看书楼 > 玄幻小说 > 高考前,20年后的我发来短信 > 章节目录 第186章 黑鹰坠落、置业
    小玉和奶奶瞎扯好了一会儿,才在奶奶黄素英的一再催促下,嘟着小嘴把手机还给陈宇。

    “喂?妈。”

    陈宇接过手机,开口打了个招呼。

    黄素英:“儿子,我听说你这几天在练枪法?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可不能做傻事呀,你两个还小呢!你要是出事了,你有想过那两个孩子怎么办吗?你那么大的事业,  我跟你爸可没办法接手呀!”

    谁打的小报告?

    陈宇沉默几秒,呼了口心里的闷气,表情有点无奈,“妈,你想什么呢?我就是练着玩而已,我能做什么傻事啊?你别多想!”

    黄素英:“我别多想?荣光跟我说,你最近天天练大半天的枪法,  工作上的事,都交给其他人打理了,你以前可没这样做过,你这样让我别多想?我怎么能不多想呢?”

    “荣光?他跟你说的?”

    陈宇没想到打小报告的人,这么快就被他知道了。

    黄素英:“怎么?他是你徒弟,他看你最近这样,担心你,想让我们帮忙劝劝你,不行呀?你可别罚他!荣光他也是担心你,你别不识好人心。”

    陈宇抬眼看了看天花板,叹道:“妈,放心吧!有什么事,我会让别人去做的,了不起也就是花点钱的事,我练枪法,也不是为了杀人。”

    “真的?你没骗我?”

    黄素英将信将疑。

    陈宇嗯了声,“没骗你!”

    黄素英:“不行!我还是不放心,  要不然这样,我明天就来魔都看着你,  要不然我没法放心,  晚上都睡不着。”

    陈宇皱眉,“妈,你来魔都,不疑怎么办?让奶奶和我爸照顾那小子?他们行吗?”

    不疑,是他和汤虹洁在这个时空生的儿子,全名陈不疑。

    被安排在老家徽州府上学。

    黄素英:“没事,不疑也不小了,再说了,咱们家有保姆,我来魔都,没什么不放心的!反正就这么说定了,我明天就来看着你。”

    陈宇:“……”

    听老妈这语气,陈宇就知道她铁了心了,想劝她别来,难度太大。

    心里暗叹一声,他选择妥协,“行吧!既然你非要过来,  那就来呗。”

    黄素英:“嗯,那就这么说定了。”

    陈宇这里刚结束与母亲的通话,  小大人似的坐在椅子上吃饭的小玉就眨巴着大眼睛,问:“爸爸,奶奶要来看我吗?是不是奶奶要来看我了?”

    陈宇看向她,微笑点头。

    小玉立马就兴奋了,放下手里的勺子,两只小手一阵鼓掌,雀跃欢呼:“耶!太好了太好了!奶奶要来了,等奶奶来了,我要奶奶带我种菜,我要跟奶奶学种菜!”

    陈宇哑然失笑。

    他“记忆”中,女儿小玉暑假的时候,跟他回老家待了一段时间,就爱上了种菜。

    但她种菜和别人不一样,她不仅会把菜种得很深,种完不久,又会好奇地把菜挖出来瞅瞅,然后再种下去。

    他当时看她这样,都为那些菜感到悲哀,当时他觉得要是那些菜会说话,大概会说:但求死,不要这么玩我们了。

    他和女儿这里饭快吃好的时候,管家姜绣过来了。

    她带着一名女佣过来。

    一来就示意那女佣带小玉去花园玩,等小玉走了,姜绣来到陈宇身旁,低声说:“宇哥,后天就是夫人的忌日了,该准备的东西,我都让人准备好了,你还有什么别的吩咐吗?”

    夫人的忌日?

    陈宇心里一阵怅惘,他手里的筷子停下,怔忡片刻,才微微摇头,淡淡地说:“没别的吩咐了,心意到了就行,其它都不重要。”

    姜绣点点头,迟疑着又说:“宇哥,你最近还好吧?我看你……好像经常走神,晚上也那么大强度的锻炼身体,白天还老是去练枪法,宇哥,我很担心你。”

    陈宇笑笑,还是摇头,“没什么,就当我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吧!人嘛,总有情绪低落的时候,你不用担心。”

    姜绣还是担心地看着他,欲言又止。

    ……

    深夜。

    陈宇又在楼下的健身房疯狂健身、打沙包。

    一直把自己折腾到筋疲力尽,他才去泡澡、休息。

    转眼,时间来到汤虹洁的忌日。

    陈宇提前跟母亲黄素英说了,让她早点带着小玉出去逛街,等她们走了,陈宇才在二三十人的陪同下,出去祭奠汤虹洁。

    这二三十人,大部分都是保镖,岑柔也来了。

    姜绣、岑柔、姜荣光、姜荣军、姜荣平等人全部随行。

    去往墓地的路上,坐在防弹车里的陈宇沉默良久,才开口打破沉默。

    “小柔,我让你联系的组织,没有变卦吧?”

    岑柔摇头,“没有,那些人本来就是亡命之徒,为了钱,他们什么都敢干,咱们承诺的酬金不少,他们不可能变卦的,您放心!”

    陈宇微微点头。

    见陈宇不再问什么,岑柔就低下头,拿出手机不知给谁着信息。

    郊外,一座青山下。

    陈宇一行人从车上下来,保镖们立即四散去周围警戒,最终只有岑柔、姜荣光、姜荣军、姜荣平、姜绣他们几个陪着陈宇来到一座墓碑前。

    这里不是公墓。

    整座山头,只有这一座墓。

    汤虹洁的身后事可谓办得很不一般,但再不一般,也没法让她死而复生。

    陈宇怀里捧着一束百合花,低眉垂眼地走到墓碑前,望着墓碑上汤虹洁的黑白照片,看着照片里她依然年轻的脸,陈宇心中很不是滋味。

    虽然他知道只要自己离开这个时空,汤虹洁可能还活得好好的。

    但……

    他和汤虹洁毕竟有几个时空的感情,她曾是他的妻子,这个时空也是,看着自己的妻子以这样的形式,出现在他眼前,他心里真的有悲恸的感觉。

    他弯腰将怀里的百合花摆在她的墓碑前,抬手擦拭她照片上的灰尘,轻声道:“师姐,我真不知道娶你为妻,会给你带来这样的厄运,是我没保护好你,我心里有愧。”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想到的是——如果自己最近这一次与2o年前的自己联系的时候,没有编故事引导2o年前的自己,娶汤虹洁为妻,汤虹洁大概率不会身亡。

    默了默,他又说:“不疑和小玉,都挺好的,你可以放心!还有,咱们来生再见!”

    他说的来生,指的是下一个时空。

    但他这些话,听在岑柔、姜绣等人的耳中,却是另一番意思。

    等陈宇起身后退半步,岑柔也上前献花,然后是姜绣等人。

    每个人都给汤虹洁献了一束花。

    之后,他们又都站到陈宇身后,

    而陈宇呢?

    他并没有急着离开,就那么沉默着站在汤虹洁的墓碑前,一动不动,似一尊雕塑。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岑柔身上的手机响了,她赶紧拿出手机接听,听了片刻,她挂断通话,上前一步,来到陈宇身旁低声说:“宇哥,得手了!”

    陈宇闻言,本来低垂的眼睑微抬,目光瞥向她。

    岑柔微微点头,低声又说:“真的得手了,目标没有逃脱。”

    陈宇嘴角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微微颔。

    他的目光又看向汤虹洁的墓碑,露出更大一些的笑容,轻声说:“师姐,你安息吧!我已经让仇人付出代价,以后还会让他们付出更多的代价,请你相信我。”

    说完,他又看了一会墓碑上的汤虹洁遗像,然后转身离开。

    一个多小时后。

    网络上突然出现一篇惊爆很多人眼球的特大新闻,被国内外许多权威媒体所报道。

    ——“米国国务卿在出使中东访问时,所乘飞机被袭击,飞机凌空爆炸,机上所有人员无一生还。”

    这篇新闻一在国内传扬开来,顿时引起轩然大波。

    很多小伙伴都被惊呆了。

    多少年都没出过这样的大事了?

    或者说米国自建国以来,何曾出现过这样的大事?

    国务卿竟然遇袭身亡?

    还有随行的一众高官,也无一生还。

    不仅国内,全世界的网友都被惊呆了,包括米国的网民们,也被惊得瞠目结舌。

    谁那么大胆子?竟敢袭击米国国务卿所乘的飞机?

    随着时间推移,那架飞机上的高官身份,被一一扒出,每一个名字被扒出,都震惊到无数人。

    很快,当天下午,就有几个组织站出来,表示对此次事件负责。

    米国上下震怒,严惩凶手的声音,甚嚣尘上。

    全世界都在议论这次袭击事件的时候,陈宇又出现在准星射击训练场中,手持一支短枪,对着远处的枪靶,砰砰砰地不断射击。

    他的表情很平静,平静到近乎冷漠的程度。

    他的枪法不算好,打出去的很多子弹都脱靶了。

    但没关系,他有的是钱,可以不限时间地任意训练。

    而且,他练枪也不是为了成为神枪手,他只是借着练枪,来集中心神,排除心中的杂念,避免自己的精神出现异常。

    ……

    2o13年.\n

    京城,傍晚。

    时空的另一端,18岁的陈宇开车来到汤虹洁实习的公司楼下。

    当刚刚下班的汤虹洁拎着皮包从大楼里出来的时候,陈宇降下驾驶座的车窗玻璃,探出脑袋,对汤虹洁露出一抹阳光的笑容,挥手呼唤:“师姐!师姐!这边,这边!”

    刚刚走出大门的汤虹洁闻言,目光四顾,很快就看见车里探出脑袋的他。

    当然,陈宇的呼唤,也把其他几个刚刚从大楼里出来的上班族目光吸引过来。

    这些人看见阳光帅气的陈宇,也看见他开的黑色宝马suv。

    有人撇嘴咕哝一句:“该死的富二代!”

    有人惊叹:“人生赢家啊,草!”

    也有女人羡慕地自语:“这车真漂亮……”

    刚刚从大楼里出来的人里,正好有一个是和汤虹洁一个公司的女同事,此时这位女同事走到汤虹洁身旁,低声问:“小汤,这是你男朋友呀?挺帅呀,还这么年轻就能开宝马,你这是早早就挖到一个金龟婿呀!这么看来,你平时藏得可真深呢!我之前还以为你话那么少,很可能还是单身呢!”

    汤虹洁瞥她一眼,淡淡笑了笑,也没接她的话,只是对她挥挥手道别,“王姐,明天见!”

    王姐无语。

    汤虹洁却已经大步向陈宇的座驾走去。

    最近她和陈宇的感情稳中向好,虽然今天是陈宇第一次来接她下班,但她本身就不是喜欢客气的人。

    既然他来了,那她就上他的车。

    就是这么简单。

    至于这一幕被同公司的同事们看见了,会不会被同事们在背后非议?

    她根本懒得去想。

    她从来就不怎么在乎别人的眼光。

    她向来只在乎自己的日子是否过得让自己满意。

    而这,大概也是每一个性子清冷的人,所拥有的心态。

    如果没有这样的心态,那就很难保持清冷的性子。

    绕过车头,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汤虹洁坐进车里,关上车门,目光瞥向陈宇,“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接我?其实不用的,我自己坐车去学校就好。”

    陈宇一边驱车离开,一边笑道:“天天来接你,我确实没那么多时间,但偶尔来接你一下,我还是可以的,再说了,今天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所以还是直接来接你,比较方便,嘿嘿。”

    汤虹洁有点好奇,“你想带我去什么地方?”

    陈宇:“等到了,你就知道了!放心,是好事。”

    汤虹洁蹙眉,谁都讨厌别人卖关子,她也讨厌。

    但她的性格,让她即便好奇,也不会一再追问。

    大约半个小时后。

    车子开到一座四合院的围墙根下。

    陈宇将车子熄火,一边解自己的安全带,一边对汤虹洁说:“师姐,到了,下车吧!”

    “这是哪儿呀?干嘛带我来这里?”

    她疑惑询问,手上已经在解安全带。

    陈宇嘿嘿一笑,有点得意,“你下车就知道了!”

    说着,他先了下车。

    汤虹洁带着一脑门的疑问,从车上下来。

    结果她看见了什么?

    她竟然看见陈宇拿出一串钥匙,走到这四合院的大门处,用手中的一把钥匙打开了这四合院的大门。

    看见这一幕,她惊讶地停下脚步,有点傻眼地看着陈宇的背影。

    陈宇回头对她灿然一笑,连连招手,“师姐,来呀!快进来看看喜不喜欢。”

    汤虹洁:“???”

    这一刻,她脑中的疑问更多了。

    迟疑着,她有点愣神地走上门前的台阶,走到陈宇身旁,被陈宇牵小狗似的,牵住她的手,带她进了这座院子。

    一进门是一面影壁,影壁上浮雕着一副图案,还有一个大大的“福”字。

    “师姐,你走快点呀!”

    陈宇一边牵她进去,一边催促。

    汤虹洁懵懵地跟着他走进院子,终于问出一个问题,“这是哪儿呀?你怎么有这里的钥匙?你干嘛带我来这里?你不打算跟我解释一下吗?”

    陈宇嘿嘿笑着,停下脚步,伸手指着眼前的四合院,“师姐,这座院子现在是咱们的了,我已经买下来了,怎么样?喜欢吗?”

    汤虹洁怔怔地看着他,呐呐地问:“你、你买下来了?那得多少钱啊,你有那么多钱吗?”

    陈宇笑得很开心,“把‘吗’字去掉!师姐,我不得不恭喜你,你找了一个很有钱的男朋友,你这个男朋友真的很出色啊!我都佩服你的眼光,这么跟你说吧!哪怕你后半辈子什么都不干,还整天败家买买买,你男朋友我也能负担得起!怎么样?开心吗?哈哈……”

    他自己很开心,所以就连说出的话,都带着一股欠揍的味道。

    很嘚瑟。

    能在京城这种地方,买一座属于的四合院,他心里确实很满足,很得意。

    因为这是他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

    而今,他实现了。

    汤虹洁蹙眉看着他,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了。

    原以为他能买得起宝马,已经很难得了,对他的身家,她也多少有些估测。

    今天之前,她以为买了那辆宝马之后,他身上就没多少钱了。

    没想到他竟然还能买得起四合院?

    这年头的京城四合院可不便宜。

    大概是因为过于惊讶,她竟然忘了笑话他刚刚的自吹自擂。

    她愣愣地向前走去,看看正屋、看看厢房、厨房等地方。

    老实说,她有点失望。

    因为这四合院看上去,挺旧了,还没她家的小二楼漂亮呢!

    但也因为旧,这四合院似乎有些历史底蕴。

    “这么旧的房子,你买下来打算住吗?这里住着……好像不是很舒服吧?”

    看了一圈,她皱眉提出疑问。

    陈宇笑着搂住她肩头,“没事!我已经打听过了,这里可以重新装修,只是不能随便瞎装修而已,回头我找个专门修复四合院的公司,来把这里好好翻新一下,到时候我保证这里会很适合居住,会住得很舒服!”

    说到这里,他笑嘻嘻地在她脸上啄了一口,笑道:“师姐,到时候你就搬过来,咱俩一起共享这人世繁华,嘿嘿,怎么样?”

    汤虹洁看了看他,嘴角微微上扬,转过脸移开目光,淡淡地说:“到时候再说吧!我要考虑一下。”

    陈宇哈哈笑了,因为他已经看出她的口是心非。

    他忍不住又狠狠地亲了她一口。

    “师姐,你太可爱了,哈哈……”

    7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