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玄幻小说 > 从崂山弃徒开始 > 章节目录 第46章 魔界四圣之朱煌
    赵无极观察到这无形异火是以生灵血肉为燃料,心中有了计较。他背负双手,大摇大摆往极乐佛堂走去。

    但行动间,浑身散出阴冷死气。这正是崆峒山阴阳五行诀的妙用,转阴易阳,转生为死。

    又因为当初那块藏有阴阳五行诀的玉珏沾染过沈墨的魔意,所以残缺, 赵无极干脆就顺势将这门残缺的阴阳五行诀补全为魔功,是以将大阴阳手和阴阳五行诀魔功融合出来的七杀神拳,实则是七杀魔拳。

    他身上的阴冷死气和一股潜藏的冰冷无情魔意结合,不断接近极乐佛堂。那股无形的火焰沾到他身上,却被死气阻隔,没法继续燃烧下去。

    同时魔意冰冷绝情,正是克制生灵血肉的生机勃勃, 周围那无形的火焰, 仿佛潮水般散去。

    即使暗中观察的沈墨, 都不禁对赵无极高看一眼,在没有天子望气术的情况,赵无极经过一番试探就找到这拜火教大智经演化而来的朱颜白骨火的破绽。

    这朱颜白骨火正是以生灵血肉为养料,不停壮大自身的邪法,修炼到高深处,整个人便是火中精灵,即使炼炁大成,有望突破炼神之辈,被有成的朱颜白骨火一扑,也要当即血肉精华被火焰夺走,即使炼神遇到,也要麻烦不已。

    赵无极以死气为表,魔意为核,皆是朱颜白骨火没法燃烧的事物,自然就过了极乐佛堂外围第一道难关。

    其实这本是拜火教或者朱煌给沈墨准备的。

    佛堂大门无风自开。

    赵无极负手走进佛堂,面色平静淡然, 看向佛堂里的神龛处,里面阴影深沉, 佛龛前四盏灯没有一盏亮起。

    “出来吧。”

    一个黑袍人影缓缓出现,声音苍老沙哑,

    “后辈,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赵无极深沉地看向对方,“你的样子似乎有些面熟。”

    黑袍人影语声沙哑,“崆峒派的小辈,你应该听过黑日蚀心大法。”

    赵无极:“原来是蚀心老魔。”

    他说到这里,神情冷漠,又淡淡道:“你算什么东西,三十年前就被正邪两道追杀,不得不逃亡西域的废物,如今成了拜火教的走狗,你倒是能耐起来了,还敢在我面前装腔作势。”

    原来蚀心老魔乃是三十年前邪魔外道里极为出名的人物,那时候就有突破炼神的资格,按理说被正邪两道追杀,应该有机会“死而后生,破而后立”, 成为真正的炼神, 可现在赵无极看到,只有失望。

    不过是借助魔界朱煌的力量,才把自身气息提升到了炼神而已,若是对付炼神以下的人物,还能装一下,遇上他赵无极,有什么资格拿大?

    小辈?

    谁是小辈?

    蚀心老魔被赵无极目中无人的态度激怒,他自然能看出赵无极为何对他不屑,这深深刺痛他身为魔道大佬的自尊心,居然敢骂他废物,蚀心老魔语声嘲讽,“你以为你有多厉害,不过借了崆峒山的异宝,方有今日的力量,比起我,你能强到哪里去?我叫你一声小辈,那也是给你们崆峒派面子。”

    赵无极冷笑一声:“狐假虎威的废物,能与我这真正的蛟龙相比?话不多说,今天要放出关在佛堂里的黑狐王,你要是识相就滚一边去,若是不识相,我就送你去十八层地狱。”

    蚀心老魔虽然有听闻赵无极的名头,却没想到这小子狂妄至此,果真不把除邪君之外的任何人放在眼里。

    他守在极乐佛堂,本是奉了拜火教主地藏沈小风的命令,于此守株待兔,等待邪君到来,没想到邪君没来,倒是视邪君为平生第一大敌的赵无极来了。

    他不欲节外生枝,还想劝(拳)退赵无极,让他好自为之。

    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一点都不尊重老前辈。

    蚀心老魔心火腾起时,赵无极已经一记七杀魔拳轰杀过来,根本没有提前打招呼,完全没有高手的风采。

    且不讲江湖规矩,偷袭他一个老前辈。

    蚀心老魔的黑日蚀心大法立时动,本来昏暗的佛堂,一下子变得无比漆黑,好似所有的光线都被蚀心老魔吸走。

    而在这漆黑的环境里,蚀心老魔却能如鱼得水。

    可他还是没有避开赵无极的一拳。

    七杀魔拳拳意勃,仿佛充塞整座佛堂,无所不至。拳意爆,粉碎黑暗,佛堂在短暂的漆黑之后,再度出现光亮。

    蚀心老魔不得不在施展身法没有摆脱七杀魔拳之后,选择硬抗。带着黑色蚀心魔火的掌力拍出,如潮水般卷向七杀魔拳。

    七杀魔拳沉重如山,蚀心魔火爆如洪。

    两者碰撞,产生气流激荡。

    可是这气流激荡没有往外扩散,反而被一股莫名的涡旋吸力牵引,往交手的两人内敛。

    这正是七杀魔拳的可怕。

    拳力出时,不会往外扩散,而是劲力内敛。既伤人也伤自己。可终究是伤人更多!

    蚀心老魔受到这股气流激荡的反扑,猝不及防之下,气血沸腾,真炁运转出现大问题,一口老血不由喷出。

    他还没来得及再次反击。

    赵无极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他头顶,一脚踩在他头上。

    蚀心老魔好似木桩子一般,被踩入佛堂的地面里,仅仅露出小半截身子。

    赵无极缓缓落在蚀心老魔面前,

    “告诉我黑狐王被关在哪里?”

    赵无极负手而立,脚踩了踩蚀心老魔的脸,对这三十年前的魔道老人,极尽羞辱。

    但魔道最是尊崇丛林法则,弱肉强食,天经地义,赵无极的羞辱,反而彻底击溃蚀心老魔的心防。

    “你把神龛上的佛像打碎就可以见到了。”

    赵无极:“算你识相。”

    他一脚踢碎蚀心老魔的颅骨,却能将其伤而不死,劲力运用妙到毫巅。倒不是他故意留下祸患,而是如此一来,蚀心老魔背后的人物要救下他,势必付出极大的代价。

    而且有阴阳暗劲潜藏在蚀心老魔身上,下次遇到,要取他性命,易如反掌。

    他赵无极一腔热血,却不是没脑子。

    但动拳头更爽快。

    赵无极一拳轰碎佛龛的佛像。

    那佛像粉碎,先见到的不是黑狐王,而是一根森白的手指骨,朝着赵无极点杀过来。

    手指骨沉重而缓慢,可是四面八方有恐怖的压力挤压向赵无极。

    而手指骨点杀的过程中,有恐怖的火焰出现,似乎要将虚空都点燃,佛堂的空间变得邪异扭曲。

    赵无极心中生出极度惊悚的感觉,他知道真正的考验到来了。

    七杀魔拳毫不犹豫地全力催,轰向那一指。

    可是在他出拳的刹那,劲力不再内敛,而是被这可怕的一指彻底吸走,同时火焰翻腾,一场恐怖的爆炸出现,气浪翻滚,刺目耀眼的火光朝四周散开。

    在气浪的激荡下,赵无极也稳不住身形,往后倒退几步。

    指骨吸收赵无极的七杀魔拳之后,火焰燃烧剧烈,缓慢地出现一个模糊人影,一双邪异的火眼,尤为突出。

    恐怖恐怖恐怖!

    令人窒息的压力,让赵无极不自觉屏住呼吸。

    他知晓自己迎接到了有人以来最大的挑战,且胜算几乎是没有。

    “神话果然是邪君那样的人物才能加入,这样的考验,如今的我要通过,怕是连一丝可能都没有。”

    不过他还有两次复活的机会,因此并不是真正的绝望。

    紫寿仙衣并非一定要通过裁缝缝补才能复活,那只是加快了这个过程,即使没有,也会在某个角落,缓慢地吸收日月精华,进行“复活”,只是过程会很长。

    但再次死而复生,他的实力也会大增,有过交手一次的经验,赵无极自问仍有战胜对方的机会。

    这一次就当做试探。

    为了加入神话,他情愿浪费宝贵的“复活”机会,直面可怕的火焰人影,不肯退走。

    在窒息的死亡压力下,赵无极依旧负手而立,全身的潜能被调动,他要榨干自身所有的潜能,与这恐怖火影绝命一搏。

    “崆峒派的紫寿?”邪异恐怖到极点的火焰身影居然开口说话,声音充满魔性,好似也有火焰一样,能点燃人的气血。

    赵无极平淡回应,“不错。”

    “人间的小神将,看在你们崆峒派祖师的份上,你滚走吧。这个地方不是为你准备的。”邪异恐怖的魔音徐徐出,好似一座大山压在赵无极身上。

    “你在等邪君?”

    “可以这么说,我不想浪费力气在你身上。”

    赵无极冷笑:“看来你就是传说中魔界四圣之一的朱煌?”

    “你见到的只是我留在人间的一根指骨而已,若是真正的我,此刻你已经是飞灰。”邪异恐怖的压力愈沉重,赵无极感受到一股可怕到极点的灼热,他身体似乎都要燃烧了。

    赵无极:“大言不惭。”

    佛堂的火焰温度陡然上升许多,“看来许多人已经不知晓魔界四圣到底有多么可怕了,人间的小神将,接下来你会后悔。”

    赵无极不为所动,眼前只是朱煌的一根指骨所化,他要是被惊走,还能有脸加入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