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好好活着 > 章节目录 第441章 推辞
    第441章 推辞

    见媳妇儿还是不太明白,李楚又仔细的跟她解释了一遍。

    这下丁秋楠才是彻底听懂了。

    听懂了她也就不感兴趣了,外边的事儿,那都是老爷们的事儿,更何况这还不是她家的事儿。

    如果不是因为这是她最好的朋友家的事情,丁秋楠可能更不关心,连问都不会问一句。

    另外一边许大茂骑着自行车带着娄爸,刚走还没出胡同呢。

    “大茂,咱还得先回家一趟。”

    “怎么了爸,回去干嘛?”

    “咱得把那份承包合同拿上,要不然说不清啊,还要把钢厂的那份也拿上。”

    “行,爸您坐稳了啊,我骑快点。”

    翁婿俩最后赶到纺织厂家属院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十一了。

    也不管别人睡没睡了,把家属院大门叫来,跟门卫大爷说是食堂有事儿,必须要找后勤曹主任,顺利的进来之后,跑到那曹主任他家门口,“咚咚咚”的就是一阵敲门。

    说句实话,半夜三更的,曹主任打开家门之后,看到是承包食堂的人过来了,当时是很懵逼的。

    可是当娄爸跟他讲清楚来意之后,他更懵了。

    为什么要主动找娄爸承包食堂,曹主任肯定清楚,这下猎物都钻进套里了,怎么可能再让跑了。

    曹主任刚说了一个不同意他们不承包了,没想到人家直接就把钢厂的承包合同甩出来了。

    “曹主任,这是人家钢厂跟我签的承包合同,你自己看看,看看人家盖的是啥章,你再看看你们盖的是啥章,怎么地,你们纺织厂的后勤办比钢厂的后勤办牛啊。

    我这大晚上跑过来不是来征求你曹主任的意见的,我是来通知你一声,从明早的早饭开始,我就不管了,食堂后续该怎么办,你曹主任自己关心吧,我娄某人不伺候了。”

    曹主任都听傻了,这还是他之前见的那个人吗?

    怎么变化这么大的?说话这么硬气?究竟生什么了?

    “老娄,你别激动,别激动,有什么不满意的,咱们慢慢商量吗,总能商量到一个大家都满意的地步,是吧。”

    “曹主任,不是我老娄驳你的面子,而是你们纺织厂根本就没把我们放在眼里。

    你自己看看,我们当时承包人家钢厂食堂的时候,冶金口的领导可是有亲自批复的,盖的章也是人家厂里的大章。

    你再看看你们厂,你们这是寒蝉谁呢?我今天也不跟你吵,这件事儿就这么过了吧。”

    说完娄爸就站起来示意许大茂跟他一起走。

    一直抓不到说话机会的曹主任,这下才慌了神。

    这可不敢让走,他们走了明天的早饭咋办,下夜班的人要吃,早上来上班的工人要吃,如果没有饭,那些工人能把他这个后勤主任,撕吧撕吧炖的吃了。

    “老娄,老娄,先别忙着走,有什么要求你就提,明天的做饭可不能耽误了啊。”曹主任一把拉住娄爸的胳膊,不让他走。

    “可以随便提要求?”

    “你尽管提,明天我就去给厂长汇报,抱证尽量满足你的要求,但是你也不能太过分了。”

    “放心吧曹主任,抱证不过分。就两条,一是承包合同必须要换,换成厂里的大章子,二就是,你们厂是属于四九城轻工局管理的,我要看到他们的批文。”

    ……

    这个要求难吗?其实按照正常流程走的话,这些本来就是正常程序,根本谈不上难。

    问题是他们现在弄得着,本来就是为了整人的,目的不纯,根本就上不了台面。

    “老娄,这是我们厂的事情,怎么还要轻工局审批啊?我就把这个章子给你换了,你看怎么样?”

    “曹主任,我也跟你说句实话,我信不过你们厂子,没有轻工局的批文,我是肯定不会承包的,你们另请高明吧。”

    这次曹主任拉都没有拉住,娄爸和许大茂直接就走了。

    曹主任直接就麻爪啦,这下咋办?

    没有整到别人就不说了,反而还把自己给架到半空中啦。

    这个锅他曹某人可背不起,还是找厂长汇报吧。

    他急忙穿好衣服就出了门。

    厂长家就在旁边单元三楼,曹主任是一路小跑过来的。

    厂长看着眼前的曹主任,恨不得把茶几上的烟灰缸,扔到他的脑袋上。

    稳了稳心神,厂长才开口问道:“你是说那个老娄的态度很强硬?”

    “是啊厂长,相当强硬,我让他提要求,他直接就甩给我两个条件,而且是缺一不可。还说他是过来通知我的,不是跟我商量的。”曹主任的心里苦啊,他什么受过这种委屈。

    “唉”厂长叹了口气:“这个老娄看样子是有高人点拨了,要不然,就凭他那贪婪的模样,怎么可能说不干就不干了。”

    “厂长,那咱们现在怎么办?明天的早饭我还得安排好呢。”

    “这样啊曹主任,你等会儿先去后边楼上,给炊事班杨班长说一声,暂时先恢复成以前那样,明天上班咱们再商量一下吧。”

    厂长现在头也大,他这次之所以要整娄爸,就是他后边的人打过招呼了。

    这下该咋跟人家领导说啊?

    本来还有毛巾厂呢,这不用说,那个老娄,肯定也不会要啦。

    到底该怎么跟领导解释,他把曹主任打之后,坐在客厅里,冥思苦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什么好说法。

    转念又想到刚才想过的事情,老娄的后边是谁?

    这次又是谁给他出的主意。

    这个老娄的背景,他们特意调查过,没有什么深厚的关系。

    无非就是当年捐赠家产的时候,被领导点名表扬过而已。

    当年的捐赠,还有眼前的推辞,无一不透露出这个老娄身后,肯定有个高人在给他指点迷津。

    否则的话,估计在那几年就能把老娄弄死。

    唉……还是先想想自己的后路吧,别人会不会有事儿他不知道。

    他这次可能要被干掉半条命啦。

    那边娄爸和许大茂走出家属院后,齐齐的叹了口气,这事儿算是过去了。

    后边还是乖乖的把钢厂那边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