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魔童降世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六章 自作聪明的凶手(第二更,求票票)
    ε=(′o`*)))唉……

    园子站在剧场的窗户旁,望着外面淅淅沥沥下起的小雨,忍不住叹了口气道:“还真的是有够倒霉的,先是生了古怪的命案,导致这场戏被强行叫停,现在老天爷又不给面子的下雨,游园会都被搞砸了。”

    “好了啦!园子,  你也不要唉声叹气了,谁都不想生这样的事情。”毛利兰拍了拍园子的肩膀安慰道。

    “目暮警官,死者的身上,现了还没有开封的糖浆和奶精。”

    另一边负责搜查证物的鉴识科人员,在死者的衣服口袋里面,现了尚未使用的糖浆和奶精。

    目暮警官闻言,  面露疑惑之色,  转头对野田梦美她们问道:“请问死者平时在喝咖啡的时候,都喜欢喝纯咖啡吗?”

    “不是,  我记得耕平平常喝咖啡的时候,都会加奶精跟糖浆的,对吧?”

    三谷阳太点了点头道:“没错,他的确是两种都会加的。”

    “那就奇怪了,他这次怎么会把这两个都剩下来了呢?”毛利小五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一脸疑惑道。

    “因为杯子里面的饮料,并不是冰咖啡,而是冰可乐。”

    站在一旁的彩子忽然出声,满脸悲伤的说道:“我故意把耕平的冰咖啡换成了冰可乐,是想要让他亲自到我这边来换杯咖啡。

    也许那样一来的话,他就会过来问我,当初为什么要解除我们两个之间的婚约的了。”

    “婚约?!”

    目暮警官他们听到这话,差点把下巴都惊掉到地上。

    毕竟眼前的彩子年纪跟毛利兰差不多大,顶多也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而死者浦田耕平都已经二十七岁了。

    “没错,我本来是准备在高中毕业以后,就跟耕平结婚的。”

    彩子一脸自责道:“可是前段时间我突然感觉很不安,上个星期就打电话,  拒绝了跟耕平的婚事。

    从那以后,我到医院去,他也不愿意见我,所以我才会这么做的。”

    “难怪!我刚才还在奇怪,为什么我的冰咖啡会变成冰可乐呢?”

    鸿上舞衣说着,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两小袋,同样没有开封的奶精和糖浆。

    目暮警官见状,忍不住有些不满道:“舞衣小姐,你刚才为什么不把这件事情告诉我们呢?”

    “我是担心你们因为这种事情,怀疑我是杀人凶手嘛!”鸿上舞衣面不改色的解释道:“万一你们以为杯子里的饮料是我调换了,那我岂不是太冤枉了?”

    “……”

    目暮警官听到这个解释,倒也没有继续多说什么。

    面对警方怀疑的时候,正常人都会想办法减轻自己身上的嫌疑,下意识的隐瞒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倒也算是人之常情。

    毛利小五郎突然叫道:“我明白了!目暮警官,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毛利老弟,难道你知道凶手是谁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死者其实应该是自杀的。”

    “自杀?!”

    “没错,你们想想看,  死者上个星期才被自己小十岁的女朋友给甩了,一时之间想不通,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就算你这么说,那也未免太勉……”

    “对了!”

    还没有等目暮警官把话说完,鸿上舞衣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转头对野田梦美和三谷阳太说道:“今天耕平好像一直在找什么东西,对不对啊?”

    “怎么了?”

    目暮警官闻言,连忙问道:“你们是不是想到什么东西了?”

    野田梦美道:“其实我们今天是乘坐耕平的车一起来的,他今天的神情看上去的确有点不太对劲。”

    “没错,耕平在开车的时候,好像就一直在想要找什么东西?”三谷阳太紧跟着说道。

    目暮警官想了想道:“既然这样的话,高木老弟,那就麻烦你带他们几个,去死者的车子里搜查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吧?”

    “是!”

    在高木警官的陪同下,鸿上舞衣三人带着他赶往了停车场。

    “那是……”

    望着高木警官他们离去的背影,服部平次和柯南的脸色骤然大变,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

    证据找到了!

    凶手这次还真的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做了多此一举的事情了。

    过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高木警官又带着鸿上舞衣她们赶了回来。

    “高木老弟,结果怎么样啊?”

    高木警官拿起装着塑料瓶的证物袋,递到目暮警官的面前道:“我在耕平先生的置物箱里,现了这个装着不明液体的小瓶子。我怀疑这里面装着的,有可能就是氰酸钾。”

    “辛苦你了,刚才鉴识小组的人,也检查过他们四个人喝的饮料杯了,全都没有现毒物反应。”

    “这么说起来的话,耕平先生应该真的是自杀喽?”

    目暮警官叹了口气道:“我想这应该就是一场悲剧的自杀案件吧!”

    呼——

    听到目暮警官的话,鸿上舞衣心中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把这些笨蛋警察给骗过去了!

    “不对!目暮警官,这次的案件可不是自杀案件,而是一件有预谋的谋杀案件。”

    正当鸿上舞衣暗自庆幸时,服部平次忽然出声道:“凶手就是你——鸿上舞衣小姐!”

    鸿上舞衣脸色骤然大变,激动的叫道:“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是杀人凶手呢?”

    目暮警官道:“服部老弟,你说舞衣小姐是杀人凶手,难道你有什么确凿的证据吗?”

    “证据就在她的身上,只要让鉴识科的警察,检测一下她的兜衣帽,我想应该可以检测出残留的氰酸钾。”

    )?Д?(

    鸿上舞衣闻言,脸色顿时变的惨白一片。

    见到鸿上舞衣那副难看的表情,野田梦美她们有些不敢置信道:“舞衣,难道真的是你?”

    目暮警官见状,忍不住好奇道:“服部老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氰酸钾是一种极难溶于冰水里的剧毒,所以凶手并不是将它放在饮料里,而是放在了冰镇饮料的冰块里面。”

    服部平次笑着解释道:“只要在冰块上面挖个洞,将氰酸钾注入到里面,然后再将带有氰酸钾的冰块,放到死者喝的饮料里,就可以让死者在吃冰块的时候,中毒身亡了。”

    7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