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玄幻小说 > 我的玩家都是演技派 > 章节目录 第198章 妖魔
    随着电影的落幕,大屏幕上也出现了滚动字幕。

    最前面的是演员表,用于表彰玩家们在副本中的精彩表现。

    演员表后面也有史料原文,不过这次补充的史料并没有前两个副本那么多,大部分都还是之前电影中已经出现过的史料内容。

    毕竟这次的主角是盛太祖,作为一名帝王,他在历史中的各种言行和事迹肯定是要记载得尽可能详尽的。

    虽说史料没有进一步的补全,但观众们对盛太祖的印象,还是有了很大的改观。

    因为史料只是记在历史上的真实事件,同一件事情,不同的人理解起来也会有很大的差别。

    就比如,盛太祖杀司马延的这个行为。

    如果仅从史实记载上来看,这明显是一件很不厚道的事情。

    而史官们,对盛太祖大肆屠杀官员必然也是一种极不赞成的态度,在记录的时候,多多少少还是会加入一些春秋笔法。

    而这都会对后来看到史料的人,产生误导。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抽丝剥茧、从史料原文中还原历史的真实。

    而《暗沙》这款游戏的意义就在于,让玩家们进入到具体的情境中,重新把迷雾掩盖,让他们站在历史人物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并想通这种行为背后的深层逻辑。

    而后再通过电影的方式,让普通的观众也能用非常具体的画面,了解到历史人物做出每个决定背后的深层原因,进而与历史记载两相验证,就能更加全面地看待某个人物、某件事情。

    所以,这次对于史料的增补虽然不多,但对于许多观众来说,却从这些史料中读出了另一个他们原本未曾见过的盛太祖。

    当然了,肯定也有观众即使看了这些也对盛太祖的行为不赞同,这都没关系,重要的是所有人都能从一些新的角度去看待历史上的这些事情。

    最后,又回到了这个副本的名字。

    “襟怀草莽英雄气”。

    全句应该是“襟怀草莽英雄气,欲与天公试比高”。

    用这句诗来做盛太祖一生的注脚,虽然谈不上最全面,但却是最贴切。

    与其他的千古名君、开国皇帝相比,盛太祖自然也有许多的相同点,比如,军事实力出色、极为能打;十分勤政,治国有方;权谋出众,无人能在他手下翻起风浪……

    但这些,其他的千古名君,多半也都有。

    而盛太祖最独特的地方,恰恰在于他出身寒微,以义军的身份起兵,却又能跳出义军的身份局限。

    是草莽英雄,但却没有让自己走上其他义军、好汉的那条必然覆亡的道路,真正地做成了大事。

    而在成为皇帝之后,他却也仍旧保留着这种草莽英雄的气概,不与士大夫共天下,不向任何人、任何势力妥协。

    明明只是个血肉之躯的凡人,却总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这便是“欲与天公试比高”了。

    想要黑他的人自然能找到许多的黑点,但不管怎么说,盛太祖是一个非常具有人格魅力的古代帝王,在所有的千古名君中,也足以占有一席之地。

    而这部电影相比于之前的两部电影,在结构上又有所变化。

    这次的电影,其实更像是一档对话古人的综艺节目。

    整部电影都是用孟原与盛太祖的对话来串联的,每说到盛太祖的一些功绩,之后就会放出玩家在挑战副本的过程中的画面,作为解释。

    如此一来,观众就会对盛太祖的那些功绩的难度和意义,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当然,这次的电影也同样精彩。

    这说明不管是用什么样的形式,只要内容是精彩的,总能得到观众的认可。

    网络上,电影的热度很快暴涨,连带着对盛太祖这个人物的讨论,热度也节节攀升!

    赵海平翻了翻其他观众的讨论,现这次副本的评价,相比于前面的两个副本,又有了明显的提升。

    当然,这一方面是因为历史上真实的盛太祖的个人魅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也确实算是一个圆满的结局了。

    之前的两个大型试炼幻境,多多少少都有些遗憾。

    “事定犹须待阖棺”中,主要的角色几乎最后都以身殉国;

    “封侯非我意”中,林总督冤死狱中,邓将军也郁郁而终。

    虽说通过《暗沙》的电影给了他们一个公正的评价,但终究是有些意难平。

    而“襟怀草莽英雄气”这个副本,终于让大部分人都心念通达了。

    虽说历史上真实的盛太祖也有许多遗憾,比如皇后和太子的早亡,但总的来说,盛太祖的一生,可以说是大圆满了。

    他已经做到了一个封建帝王所能做到的极限。

    更何况《暗沙》还通过对话的方式,让他看到了数百年之后的华夏,最后一幕在兀兰土喇山,让盛太祖以战士的身份结束了这次的登场,可以说是没有任何遗憾了。

    换句话说,如果之前的两个副本更像是带点文青的艺术片,那么这次的副本就是大团圆的商业片。

    再加上盛太祖本人的高热度,讨论度自然爆表!

    “虽然已经在游戏中体验过这些内容,但通过电影来看,还是有许多新的感受啊。”

    “感觉电影把游戏的内容升华了。”

    “是啊,尤其是孟原的那三点回答,总结得真好!”

    “我之前还担心,盛太祖的这个副本,可是四种身份的多人副本,身份之间的差别极大,这怎么捏到一部电影里?要么就是篇幅太长,要么就是不同身份之间太割裂,恐怕很难平衡篇幅。没想到,竟然是用对话来串联,真的很新颖啊!”

    “这次终于看到了一个大圆满的结局,尤其是看到邓将军与盛太祖并肩作战,不由得感慨,邓将军还是生不逢时啊。若是生在乱世,岂不也是一位谷远将军?”

    “所以说,一出大戏到底是大团圆的正剧还是有缺憾的悲剧,往往都取决于皇帝。皇帝昏聩,那多半就是悲剧,皇帝英明,那就是大团圆的正剧了。”

    “接下来的一周时间,我要再把‘襟怀草莽英雄气’的这个副本给好好地打通一遍!”

    “我准备再去试试骑兵试炼。话说回来,骑兵试炼没电影是有点可惜。”

    “这种小型试炼副本篇幅太短了,不适合做电影吧。不过,以后或许会有秦开云将军的大型副本也说不定呢?”

    “不知道接下来的下一个大型副本会是什么样的。”

    “齐朝副本的话,肯定会有韩甫岳韩将军吧?但是最后的副本多半是齐朝的皇帝?那……我觉得应该会挺憋屈的……”

    “看《暗沙》的设计师怎么设计吧!”

    “话说回来,这个孟原还真厉害啊,虽然不显山不漏水的,没想到既能当演员,还能当主持人,说的真好!”

    “刚开始我还以为这是个关系户呢,结果后面才现,官方选人确实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

    与此同时,孟原看着#孟原对话盛太祖#的热搜,心情复杂。

    没想到还是引了这么大的反响……

    第一次是因为唱功,第二次是因为演技,都上热搜了。

    其实孟原本意是想低调一点的,但毕竟时间仓促,他临时决定去堵玩家们漏下的缺口,却没想到两次都引了这么大的热度。

    这第三回,孟原决定不秀唱功也不秀演技了,当个主持人、回答两句问题总行了吧?

    毕竟当时时间紧张,想找楚歌这样的玩家来帮忙也有点来不及了,更何况也不确定楚歌在主持方面的能力如何,于是就自己上了。

    本来只是想中规中矩地完成任务,却没想到效果竟然出奇地好。

    就连参商都感到意外。

    “你不是对这个世界的历史一无所知吗?怎么能回答盛太祖那么多问题的。”

    孟原轻轻叹了口气:“我也是一直在努力学习这个世界的历史好吗?

    “更何况……关于盛太祖的这些事情在网上能搜到很多讨论,稍微摘抄一下精华、凝练一下,也就有了。

    “准确地说,这对话并不是我自己完成的,而是所有盛太祖的粉丝们,和我一起完成的。”

    参商赞许地点头:“嗯,干得不错。”

    虽说孟原可以靠着归序者的天赋技能提升自己的口才、记忆力和各种其他的能力,但能达成这样的效果,也确实很不错了。

    “不过,接下来,难度应该会更高。

    “你这位新任归序者的打法,应该已经被那些大妖们注意到了。”参商提醒道。

    孟原点了点头:“我知道。

    “但也不用太担心,因为我们的状态,是无懈可击的。”

    参商的提醒当然很有道理,在盛太祖的这个副本中,孟原已经遭遇了某个上古大妖的化身。

    以他现在的实力,还没办法将这些强大的妖魔给赶尽杀绝。

    所以,其他的上古大妖肯定也会知道这位新任的归序者跟他的前辈们有很多的不同,这是早晚都会生的事情。

    那么,之后的妖魔,肯定也会再想出其他的办法来对付孟原。

    但孟原觉得,这无所谓。

    以往的归序者如果被研究透了,那确实挺危险的,因为每个归序者都有不同的风格,比如有的喜欢莽,有的喜欢智斗,或者对于具体扮演哪个历史人物,他们也都有个人的独特喜好之类的。

    所以妖魔一旦摸清楚某个归序者的行事习惯,就可以设下陷阱,一次、两次、很多次,直到这名归序者中招为止。

    但孟原不是这样。

    实际上在扮演这些历史人物的,是玩家。孟原可以根据每个历史切片的实际情况,放出最适合的玩家去破解。

    也就是说,每次妖魔遇到的玩家,都是不一样的。

    妖魔准备好的、针对上一个副本玩家的办法,对下一个副本的玩家就完全不起作用了。

    而且,孟原也没什么反制妖魔的措施,担心也没用。

    反正不管妖魔给他出什么难题,他都转移给玩家,也就没问题了。

    ……

    此时,在历史长河的另一端,一个无比庞大的上古历史切片中。

    无边的黑云从不同的方向卷集而来。

    这里暗无天日、野草枯黄,地面上甚至还布满了裂隙,宛如一片炼狱景象。

    黑云蔽日,风沙滚滚,很快,天空中形成了几张巨大的妖魔脸孔,它们互相交流着,宛如雷声嗡鸣。

    如果仔细观察,会现从四方卷集而来的黑云有着细微的差异。

    其中,有一处黑云看起来轻盈涣散,如同一阵被飓风卷起的沙尘,时而扩散、时而凝聚。

    在这股黑气中,隐约能够看到一个大致的妖魔形象。

    头似孔雀,上有峥嵘双角,鹿身蛇尾。

    在无数黑烟的包裹之中,魔气森然。

    “新任的归序者已经战胜了我的分身,打通了大盛朝的历史切片。”

    黑云翻滚中,这个信息被传递给了另外的三片黑云。

    片刻之后,其中一片黑云隆隆作响,出不屑的声音。

    “飞廉,你在做什么?我们好不容易用分身触碰到了现实,大盛朝是最前沿,你竟然如此轻而易举地就把它给丢了!”

    “无能!”

    “大惊小怪。历任的归序者也不乏能打到梁朝甚至楚朝的天纵奇才,但最后还不是被我们覆灭了。”

    另外的三个大妖态度各异。

    有的愤怒,有的冷漠,也有的满不在乎。

    飞廉就是那个用分身镇守大盛朝历史切片的大妖,看到打不过就果断开熘,此时自然要把相关的信息与其他的大妖共享。

    事实上,早在之前的归序者远征中,就有一个妖魔成功逃走,并将相关的信息禀告飞廉。

    只是那时候的飞廉对此并未特别在意,满以为自己镇守这盛太祖所在的历史切片万无一失,却没想到,自己也被这个信任的归序者以不讲道理的方式,打得落花流水。

    就如之前参商所说,这些并非那些华夏上古的人物,而是占据了这些人物形象的妖魔。

    在上古时期,部族之间互相争斗,失败一方的形象被不断地妖魔化,自然而然地给妖魔一定的可乘之机。

    于是,妖魔就顺理成章地占据了这些形象。

    妖魔本身并无相貌、名字,占据这些形象之后,就以这些形象出现。

    当然,这是大妖才有的资格。

    就如同这个“飞廉”,在上古神话中是风神,掌管八方来风的消息,与蚩尤一起对抗黄帝。

    而在妖魔之中,也负责镇守大盛朝这一门户,及时向其他的大妖传递消息。

    面对三人的责问,飞廉尖锐如同阵风呼啸的声音传出:“这个归序者与以往的不同!难以对付!

    “他似是现了某种驭人之法,那些切片中原住民的幻影,在他的指挥下战力极强,十分难缠!”

    一团黑雾不屑道:“善于操控原住民的幻影?

    “凋虫小技而已!

    “不必多虑,齐朝是我的分身在镇守,在压倒性的力量优势面前,原住民的幻影再强,也不可能翻起什么风浪!”

    飞廉的黑云在空中飘了飘,变幻一番:“不可轻敌!”

    那个大妖讥讽道:“飞廉,一个善于驱使原住民幻影的归序者,就把你吓破胆了?我看你还是多担心自己如何在蚩尤魔君那里交差吧!哈哈哈哈……”

    遮天蔽日的黑烟很快散去,显然,其他的三名大妖都对飞廉说的这名“善于驱使原住民幻影的归序者”没什么兴趣。

    黑云中,飞廉的表情不断变幻,但最终还是默默地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