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玄幻小说 > 当琴酒来敲门 > 章节目录 第187章 工藤真的失踪了?
    原本还有些羞涩害怕的工藤新一见到她这反应,顿时什么旖旎的心情都没有。

    为什么能有人迟钝到这种地步啊!

    这个黑皮都说的那么清楚了,小兰为什么还是会往别人身上想啊!

    工藤新一很无语,相当无语,以至于表现在脸上的就是看谁都不爽的死鱼眼。

    明决看着他们的反应忍俊不禁。

    这两个人互相喜欢却互相不敢戳破,还很没自信的样子还挺有意思。

    告白了,肯定就没这么好玩了。

    “你们不知道吗?”服部平次眼睛微微张大, 看向明决。

    工藤新一的心提了起来,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小兰迷茫的看着他,不知怎么的,心里有点紧张。

    果不其然,他继续道:

    “这位先生跟我说工藤新一喜欢毛利先生的女儿呀!”

    “才没有!”

    “怎么可能!”

    两个不同的声音几乎是同时间出,听得服部平次很是茫然。

    他第一反应就是, 我被骗了?

    但低头看这两个小孩的通红的脸,他又有点拿不准,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不是吗?你们脸好红啊……”

    “不是!”两人再次异口同声,青梅竹马的默契在这种时候展现的淋漓尽致。

    听到跟自己一样的话,柯南和小兰扭头想看对方,然而两人都是一样的想法,目光对视一瞬,然后飞快的扭头看天,试图用这种方式缓解尴尬。

    服部平次对这两个小鬼的反应感到莫名其妙。

    任他脑洞再怎么大,也猜不到工藤新一居然变成了小孩子。

    和他一起变小的还有毛利兰。

    毕竟这种事情太过匪夷所思,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柯南走到窗边,试图把窗子打开透透气,以缓解脸上的热意。

    小兰走向茶水间,准备去没人的地方缓一下,顺便给客人准备茶水。

    两人十分默契的略过了这个话题,自顾自地做起其他事情。

    服部平次感觉自己被冷落了, 他头疼地捏了下眉心,再次重复起自己的问题。

    “所以,那个工藤新一喜欢的女孩子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

    “小兰姐姐去美国了,不在日本。”

    最终,还是开完窗户的柯南解答了他的疑惑。

    “这位大哥哥,你是要找小兰姐姐吗?”他的目光在服务平次身上扫视,内心涌起了极大的威胁感。

    这个家伙据说是个很厉害的侦探,虽然长得黑了一点,但保不准小兰就喜欢这种,他必须盯着你这个家伙,免得小兰看上他了!

    倒不是他忘记了小兰已经变小的事情,而是每当涉及到跟小兰有关的事情,那跟名为理智的弦就会轻易的崩断,他下意识的警惕出现在小兰身边的所有雄性生物。

    在多了宫野志保这么个人之外,他今后恐怕还要警惕一下同性……

    万一哪天小兰性取向变了,他哭都没地方哭去。

    “那倒不是,我只是想看看能不能从她那里获得一些关于工藤新一的情报。”服部平次摊手,脸上有些愁绪,“既然她已经去美国了,那看来我是注定得不到有关工藤新一的消息了……”

    “呃……”工藤新一扯了下嘴角,在他的记忆中,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 为什么这个人对他那么执着?

    “哥哥为什么一定要找新一哥哥呀?”他仰起脸, 装作一副天真的样子问道。

    服部平次感觉有点奇怪,对于工藤新一失踪的事情, 这些人怎么一副都不着急的样子?

    还是说关系并不亲厚?

    “因为他时候我认定的对手啊!如果没有了这个对手,那我以后的生活岂不是会很枯燥?”服部平次说的理所当然,丝毫没有在意另外一方面不愿意成为他的对手。

    他微微调整了一下帽子,摆出了一个帅气的姿势,说出了一句十分嚣张的话。

    “没有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我的侦探生涯会很寂寞的~”

    “呃……”

    目前还没有遭受过很多事件洗礼的柯南十分看不爽对方这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样子。

    毕竟对同样骄傲的他来说,并不是谁都能成为他的对手的。

    尽管这个服部平次在关系很是有名,但谁知道是不是沽名钓誉。

    尽管很不爽,他也不可能说出自己的身份。

    他就要看看,这个服部平次能调查出多少关于他失踪的事情!

    “明决先生,我怎么感觉这小孩看我的眼神有点不太对劲啊?”服部平次凑到一边跟明决说悄悄话。

    像是看他很不爽的样子。

    但他应该没有说什么话,惹到这小孩的吧?

    明决笑眯眯地道,像是一个事不关己的局外人,“毕竟他是工藤的头号粉丝嘛。”

    “头号粉丝?”服部平次更疑惑了。

    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他对工藤新一失踪的事情一点都不着急?

    在哪里会像一个头号粉丝的反应?

    奇怪,太奇怪了!

    他眼睛一眯,开始不找痕迹的观察这些人。

    不止这个小孩子,这位明决对于工藤新一失踪的事情也不怎么着急的样子。虽然一直跟着他在调查,但是在他脸上甚至很少能看到担忧的情绪。

    这很反常。

    莫非工藤新一根本就没是失踪!

    或者说这个男人就是罪魁祸!

    想着,他小心收敛好自己怀疑的眼神,准备多多观察一下他们。

    看看工藤新一失踪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小兰从茶水间里端出来一个托盘,上面放着几个杯子,里面都是泡好的茶叶。

    她小小一只端着个大托盘,让人下意识的担心她能不能看清前面的路。

    明决走上前去伸手接过了托盘,放到茶几上。

    “辛苦了!”

    小兰甜甜的笑了一下,对着几人道:“毛利姑父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明决哥哥你们不赶时间的话就坐在这等吧。”

    爸爸不在,新一也没有待客这个觉悟,只能她充当这个东道主了。

    “好。”服部平次顺势坐下,端起差别轻轻吹了一口。

    他今天就要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

    一边喝茶,一边试图从这两个小孩口中套取到一些情报出来。

    “你们知道工藤是什么时候失踪的吗?”

    “新闻不是写了吗?”小兰疑惑,像是不解他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服部平次眼中暗光一闪,随即很快消失不见。

    正常情况来讲,他跟一个小孩子问出这种问题,小孩子下意识的反应应该是说出日期和大致时间。

    但这个小女孩居然说新闻上都写了,要么就是心思比较多,要么就是在防备着他。

    但是,为什么要防备他呢?

    除非……

    “看报纸是早上的事情了,我有点忘记了……”服部平次挠挠头,做出一副尴尬的样子。

    “呐!”柯南适时放了份报纸放到他面前,身体挡在小兰身前,隔开他看小兰的视线。

    服部平次顺势拿起报纸,瞟了柯南一眼,没有在意对方那生怕他对小女孩做点什么的表情。

    “你们跟工藤熟吗?”他装模做样的一边看,一边跟他们闲聊。

    “我只见过工藤哥哥两面。”小兰实话实说,做出一副对他并不了解的样子。

    “只有两面吗?”

    “嗯,我是最近才来东京的。”

    “你不担心他吗?”

    小兰面露忧愁,点点头,又摇摇头。

    “虽然只见过几次,但我还是有点担心那位工藤哥哥的……”

    只见过两面而已,说非常担心与挂念,那就有些过了,但完全不关心,又显得有些冷漠。

    这样就差不多了,有一点担心,只是因为是知道的人,但因为不怎么熟悉所以并不会放太多心神在上面。

    看着这小孩这反应,服部平次一时间对自己的猜想有些怀疑起来。

    主要是在他的印象里,这个年纪的小孩子还都是比较单纯的,更别说说谎欺瞒什么了。

    还有这近乎真情流露的表现,让她说这个小朋友在撒谎,做是有些难了。

    只是想起他那句问话,还有这两个小孩子近乎同时的回答,他怎么看都觉得反常。

    他没听错的话,这个小女孩说的是“怎么可能”。

    那种着急的想要否定,甚者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怎么看都不同寻常啊。

    那个小男孩说的“才没有”也是一样着急的想要否定。

    这也挺好像没有什么问题,两个小孩子说的话而已,程度上会被人忽略掉。

    但联系起更多的内容,这就有点不同寻常了。

    “那位毛利小姐是什么时候去美国的呀?她知道工程新一失踪的事情吗?”

    正当服部平次询问起这些事情的时候,放学的铃木园子来到了事务所。

    她应该是这些不知情的人中最在意工藤新一失踪事情的人了。

    也是她第一个现工藤新一“失踪”的事。

    因此一放学她就马不停蹄地奔向这里,想要看看毛利小五郎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见到有一个不认识的人在,她有些惊讶。

    “这是?毛利大叔不在吗?”

    “这是关西的侦探服部平次,毛利先生在外面还没回来。”明决简单地给她介绍了一下。

    这里面也只有他适合做介绍这个角色了。

    “服部平次!”铃木园子眼睛一亮。

    那可是听说过这位的大名的,在关西这可是跟工藤新一同级别的存在。

    有他在的话,说不定很快就能找到新一了!

    “你好,我是新一的朋友,铃木园子!”按两步向前抓住了他的手,像是抓住了最后的希望。

    虽然新一臭屁了一点,自大了一点,让人讨厌了一点,但她一点也不想失去这个好朋友!

    一点也不想!

    “你过来是为了新一失踪的事情吗?”

    “呃,每次……”服部平次讪笑着的从她手中抽出自己的手,这姑娘未免有些太过热情了。

    对比一下这些人,这才是真正为工藤新一失踪而着急的样子嘛!

    “正好,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一下你们。”

    他再次重复了一下刚刚那个问题。

    “小兰是一个星期前去的美国,说是去美国进修空手道,她走的很突然,都没有跟我告别,我还是现她没来上课之后才知道……”说起这个,园子真的怨念满满。

    究竟有多匆忙,才没有时间跟她告别,就算打个电话来跟她说一声也好啊。

    要不是她前几天接到了小兰打来的电话,他不要担心小兰是不是跟新一一样也出事了!

    一旁的小兰面色讪讪,也有些愧疚。

    如果能告别,她也想好好告别啊,但问题是根本没办法跟她告别。

    就连电话也是因为用了新一的蝴蝶结变声器她才打的,要不然一开口就暴露了。

    “那位毛利小姐知道工藤新一失踪的事情吗?”服部平次问道。

    “毛利大叔应该没跟她说吧……”园子也有些不确定。

    他觉得毛利大叔为了不让小兰担心,应该没有跟小兰说这件情,否则小兰要急死,根本在美国待不下去。

    至于她,她并没有小兰在美国的联系方式,只能小兰打电话到她家来单向联系。

    “这样啊……”

    服部平次思索了一会儿,抬起头来,“可以跟我说说你最后一次见工藤新一时的情景么?”

    小兰有些紧张。

    如果没猜错的话,园子最后一次见新一是在放学的时候。

    当天晚上,新一就出事了。

    如果园子把当时的情景说出来,这个叫做服部平次的侦探很有可能察觉到什么不同寻常,然后推测出点什么来。

    她可从来不敢小看侦探,毕竟身边就有一个大名鼎鼎的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

    能够跟新一齐名的人,又怎么会是银枪蜡头?

    她拽了拽明决的衣摆,用眼神询问明决该怎么办?

    明决作为知晓全部的人,本身还是命理师,听他的肯定不会错。

    明决低头看了看她,揉了揉她的脑袋以示安抚。

    在原剧情里,服部平次认同工藤新一是因为对方在推理上胜过了他,找到了真正的凶手。

    随后因为机缘巧合知道了工藤新一变小的事情,两人性格也比较合得来,于是便成为了朋友。

    但现在,他完全没有见过工藤新一,之所以过来也只是因为工藤新一失踪了罢了。

    明决还真不知道他知道工藤新一变小之后会是个什么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