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玄幻小说 > 余下的,只有噪音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三十七章 600胜
    “当初尼克斯也是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才从‘凯尔特山’翻过,所以,我们现在最需要的不是鼓励或批评,而是耐心。球迷的耐心很重要。”

    比赛结束时,多诺万无奈地背对空无一人的侧边坐席接受采访。

    比赛刚开始的时候,迈阿密体育馆里连一个空座位都找不到。

    但比赛刚结束,人就快走光了。

    也不怪多诺万吐槽球迷“没耐心”,这要是路易,早就开骂了。

    路易同样需要接受采访。

    这是他在比赛夜里最讨厌的一个环节。

    联盟办公室里的那群人到底长着什么样的脑子才会觉得球迷喜欢看教练员的赛后采访?

    站在球迷的角度,看完一场比赛要两个小时或者更多的时间。然后,这两个小时并不是每一秒钟都很有趣。

    某些回合双方打得很差,某些回合双方明明战术都执行到位了,但就是投不进球,还有让人犯困的罚球,暂停以及暂停带来的广告时间。

    一场耗时两个小时的比赛,有2o分钟让人享受就很难得了。

    看完一场比赛,就像看完《红海行动》那种从头打到尾的动作片一样,尽管精彩,但精神疲惫。

    谁会想要看教练员在电视机前念叨“我们为什么赢/输”?

    路易觉得这种事很脑残,但他无法拒绝,因为这就是规定。

    之后的新闻布会也是如此,路易不喜欢,但不得不参加。

    杜马斯在记者面前许下一个目标。

    “我们会取代尼克斯,成为新的统治者。”

    《纽约时报》里最不缺刻薄的记者。

    “请迈阿密人在把纽约当成对手之前,先打破印第安纳魔咒再说,印第安纳·琼斯等不及要连续四年把你们干掉了。”

    印第安纳·琼斯是《夺宝奇兵》的男主角。

    同时,这也是丹尼·曼宁的外号。

    就像哈夫利切克的外号“洪多”取自电影角色一样,曼宁也获得了一个类似的外号,但不是因为他和印第安纳·琼斯很像,只因他为步行者打球,步行者在印第安纳,而刚好有个经典的影视角色叫印第安纳。

    路易对延续到场外的赛后风波不感兴趣。

    这几个月,尼克斯内部生了许多事。

    让路易欣慰的是,尤因和威尔逊之间的火药味没有赛季初那么重了。

    因为威尔逊不争,尤因能够感受到自己在统治着球队。

    这两人的紧张关系有一多半是尤因搞出来的。

    尤因老爱做些不必要的事来证明自己的地位。

    威尔逊有时候会避让,有时候不会。

    因为他认为适当的竞争有助于提升球队的竞争力。

    路易默许威尔逊的做法,全面和尤因竞争不可取,过分退让使尤因目中无人更不可取。

    对热火的赛季胜,是路易职业生涯第599场常规赛。

    全明星周末临近,尼克斯回到主场,在2月12日这一天,迎战克利夫兰骑士队。

    骑士队表面平静,心中却不然。

    尼克斯对路易的第6oo胜志在必得。

    为了达成这个目标,他们已经专注了一个多月。

    期间几次翻车,害得威尔逊剃了头。

    现在他们只想齐心协力拿下这场比赛。

    路易轮休了安吉和雷吉·威廉姆斯。

    从展联盟召回了王慕空。

    第一节,尼克斯就掌控了局势。

    威尔逊满脸肃杀之气,那种“谁坑谁死”的压迫力让队友全都打起了精神。

    骑士的新秀吉姆·杰克逊就犯了个战略性失误。

    杰克逊被安排单防威尔逊。

    和其他的新秀一样,杰克逊的无球防守很烂。

    新秀的无球防守烂就烂在想当然,他们认为nba比赛里最简单的事情就是无球防守,实际上这才是最需要下苦功和放低姿态的事情。

    大多数人从小都接受着有球的训练,一旦脱离了球,有一部分人就不知道该怎么打比赛了。

    杰克逊异想天开的无球防守,在尼克斯精细无比的配合面前如同虚设。

    坎普一个掩护就把他的身体隔开了。

    威尔逊外线接球,还来得及抬眼瞄准一下再出手三分。

    “唰!”

    “菜鸟,你这种防守是来搞笑的吗?”威尔逊诛心地说,“我投得比训练的时候还轻松呢。”

    杰克逊被上了一课。

    防守的时候,要注意掩护和挡拆,不能被威尔逊甩开。

    然而根本没用。

    尼克斯防守端,以口袋阵守了一波。

    回到进攻端,这回是米勒右翼切出绕掩护,接斯托克顿传球,再一个三分球。

    下一回合,威尔逊再绕一个掩护投左翼三分。

    骑士开始怕了。

    他们怕的不是输球,而是以创纪录的分差输球。

    因为第一节还没打完,骑士已经落后2o分,如果尼克斯按照这个力度打下去,打破小牛在1984年创下的81分分差不是不可能。

    而且,那个带领凯尔特人屠杀小牛81分的主教练,好像也是路易吧?

    有此前车之鉴,骑士更加不敢懈怠。

    斯托克顿后场推进,威尔逊呼叫掩护,骑士怕他又跑出机会出手,干脆对他提前犯规。

    威尔逊被犯规的时候,手上没有球,机会也没有跑出来。也就是说,这不是一个战术性破坏得分机会的犯规,而是预防他通过战术跑位跑出空位接球投篮机会的提前犯规。

    骑士对威尔逊的忌惮由此可见。

    由于路易很有可能在这场比赛里拿下生涯第6oo胜,所以这场本不该被全美直播的比赛,得到了全美直播的待遇。

    nbc的解说员看到骑士队这么犯规,忍不住吐槽道:“骑士队正处于低谷期,打不过尼克斯情有可原,他们应该相信路教练,不会对自己的家乡球队痛下杀手。”

    马夫·阿尔伯特话音未落,他的搭档道格·柯林斯坏笑道:“这可难说。”

    取胜是一定的,但路易要赢得漂亮,光靠阵容碾压的胜利,没有难度,也没有意思。

    要赢,就赢得漂漂亮亮,让篮球比赛的进攻呈现出独特的体育美学。

    骑士对威尔逊的犯规反而激起了尼克斯的逆反心理。

    他们的心理非常不健康,大抵是建立在一种“小样儿,竟然不乖乖引颈受戮,还妄图用犯规来阻止本大爷寻欢作乐?”的想法之上。

    好戏开始了。

    斯托克顿假意要直塞给内切的米勒传球,实则是让威尔逊绕尤因的无球掩护内切上篮。

    又一回合,威尔逊和坎普站弱侧拉开空间。

    然后斯托克顿→米勒→威尔逊之间的传切球创造出一个内切上篮得手。

    尼克斯的战术越打越流畅,此时骑士的防线从弧顶到禁区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漏洞。

    路易打了个手势。

    尼克斯以无限换防逼迫骑士单挑,连续掐死骑士的战术转移球、单挑和低位单打。

    当尼克斯全线优势的时候,路易想的依然是怎么让比赛赢得精彩。

    尤因来了一手漂亮的长传送坎普爆扣。

    之后尼克斯又守了骑士一个24秒逼得他们无法出手后,威尔逊突破上了个空篮。

    然后是个反套路,坎普高位拿球喂斯托克顿一个空切上篮。

    威尔逊抢断骑士传球,甩给快下的米勒,米勒到前场不投三分,也不上篮,而是给身后跟进的坎普空接。

    那个时候,第二节打完,骑士落后38分。

    “路教练真的会手下留情吗?”

    没有人知道问题的答案。

    既然是职业生涯第6oo个胜场,自然要以特别的方式胜出。

    尼克斯从教练组到球员,无一例外都觉得往死里打爆骑士是个正确的选择。

    骑士被尼克斯玩弄得最惨的一段如下:

    威尔逊持球被人紧盯,于是给米勒传球。

    米勒一个递手传球假动作,忽然启动,直接突破防守扣篮。

    接着尼克斯又一个口袋阵玩死骑士的进攻,尤因抓住球,来了一手跨越半场的背传。

    这个从来都不知道怎么取悦观众的混蛋,突然来了这样一手,明摆着不把骑士放在眼里。

    让骑士队绝望的是,接到球的斯托克顿,看着威尔逊临近。

    突然,他侧身,竟然也是用背传的方式为威尔逊送出空中接力。

    被当成猪狗屠宰的骑士,对于尼克斯的侮辱性杂耍无能为力。

    威尔逊左手接球,空中交右手爆扣得分。

    骑士队的心在那一刻死去了。

    终场,尼克斯以72分的优势创下了路易时代单场赢分最多的比赛。

    看着骑士队的球员麻木地走出麦迪逊广场花园,路易只是说道:“我的球员希望用特别的方式为我赢下职业生涯第6oo场胜利,他们确实做到了,这场比赛很有意思,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7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