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 章节目录 第942章 打草 (求订阅、月票)
    “别躲了。”

    江舟收起那本书册,忽然开口说道。

    将军府宏阔的门户旁,那只巨大的金石异兽之下,一只圆脑壳探头探脑地走了出来。

    “你怎么出来这么快?那老头儿没见你?”

    燕小五挠头道。

    果然,明明他和燕不冠见面已经过一个时辰。

    就是不知道,被影响范围有多大?

    不过,哪怕只是一座将军府,也是难以想象的恐怖……

    江舟没有回答,却是忽然问道:“你在玉京有没有仇人?”

    “啊?干什么?”

    燕小五一愣,不明白江舟的脑回路,怎么就拐到这儿来了?

    不过还是道:

    “开什么玩笑?五爷我交游广阔,人见人爱,朋友满天下,怎么可能有仇人?”

    江舟道:“有谁看不顺眼的,恨不得把他脑袋塞进皮燕子里那种最好。”

    燕小五不满道:“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我……”

    江舟用一种鄙视的眼神看来,顿时令他吹不下去了,声音稍弱:

    “有倒是有……”

    说着眼睛就往身后的将军府瞟去。

    “……”

    江舟面皮微微一抽:“除了你爹。”

    燕小五刚张要说出口的话顿时被堵在嘴里,一口气差点没喘匀。

    拍了拍胸口顺着气,没好气地道:“怎么?你还想给我去报仇出气不成?”

    他数着手指道:“那就多了,西岭侯府的千秋胜、千秋赫兄弟,镇北侯府的韩延信,荣德侯府的长子、武凉伯的独子、熙宁伯家的……”

    十个手指头数完了,又开始反着数,来回点了三遍都没说完。

    江舟听得脸色越来越黑。

    “你是把玉京城里的勋贵都得罪遍了吗?”

    这数二三十个人,全是武勋子弟。

    这小子真的是大将军之子?

    燕小五大咧咧地摆手道:“那倒没有,大概也就七八成吧,这些混蛋都是向那老头子和我那几个所谓的兄长摇尾乞怜的狗东西,”

    “五爷把他们当兄弟,他们为了前程出卖五爷,一个个的明里对五爷客气,暗地里怕是都在等着看五爷的笑话,”

    他磨了磨牙道:“这些龟孙子联合起来搞了个博戏社,还拿五爷来博戏下注,”

    “我也不瞒你,这次跟你一起回京,就是想让你替我教训教训这些龟孙子,出口气,不过,我也就是想想罢了,那些人一个两个的还好,加起来可不好对付,你不用担心,我不会……”

    “行,我给你出这口气。”

    “坑你的……啥?”

    燕小五勐地刹住车,睁圆了眼看过来。

    江舟笑道:“看什么?说说吧,这些人住什么地方?”

    燕小五愣愣地下意识指着东边说道:“都在朱雀桥南边的金鼓大街,那是京中鼎鼎有名的勋贵一条街,城里有头有脸的勋贵几乎都住那地儿……”

    江舟朝他所指方向望去:“那地方人应该不多,地儿也够宽敞吧?”

    “那当然,这么大的京城,那地方就占了将近十之一二,就住那么几十户人家,你说能不宽敞?”

    玉京城纵横皆有千里,几十户人家住的地方就几乎是别的地方一座大城,确实够大。

    江舟满意道:“如此正好。”

    燕小五还没搞明白:“你到底想干嘛?喂,你可真别乱来,就算要给兄弟出气,咱别明着来,待我找个机会,一个个给那些龟孙子套麻袋,”

    “千秋业那老头儿可护短,而且向来没大没小惯了,可不会因为是小辈的事儿他就会袖手,咱可别去搞他……”

    “那就先从他开始吧。”

    他还真煞有介事地盘算起来,但话还没说完,便见江舟遁空而起。

    不由一惊:“喂!京城不让飞空!”

    不过江舟已经去远,他只好大声叫道:

    “兄弟!你悠着点!小心***界!别让城防禁军逮住了!”

    “什么人!”

    江舟身形才腾空,眨眼便听闻一声暴喝,在玉京上空炸响,滚滚如雷。

    “人皇脚下,禁一切神通道法!岂敢违逆!”

    “给本将拿下!”

    燕小五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脸色微微一白,眼珠子急转动,接着拔腿便往朱雀桥方向跑去。

    将军府中。

    燕七欠身立于书房前,燕不冠刚刚打开房走出,抬头看向东边。

    “将军,这天波侯不是因长乐公主而来?怎的跑去为五少爷出头了?”

    燕七微露疑惑。

    燕不冠嘴角微微一动:“倒是有些急智。”

    燕七微一寻思,便明白其中之意。

    不由皱眉道:“未免太过鲁莽了,五少爷不过是顽意之言,他也是公侯之尊,一品真修,岂能跟着如此胡闹?”

    “哼。”

    燕不冠微露不悦:“顽童?你不必为这逆子开脱,若非这逆子还有些作用,我岂还能容他?”

    两人说话间,江舟已经到了燕小五所说的朱雀大桥之上。

    正如燕不冠与燕七之言,燕小五确实是有用的。

    这里是玉京,他想动手,不是那么容易。

    更何况,他的目标是长乐公主,帝芒老儿最宠爱的帝姬。

    仅仅是护城的***界,就不容易对付,何况还不知道藏着多少高手,都绝不会坐视他对长乐那贱人下手。

    过了这一阵,冷静下来,江舟心神也恢复了正常。

    丢人。

    太丢人了。

    面对面坐着就被人吓成这样。

    还是道行太浅。

    燕不冠的话十句他有九句都只当过耳风,不是不信,只是他说是他说,自己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但唯有一句他还是放在心上的。

    那种所谓的“降世神通”确实是能不用就不用。

    江舟不惮以最坏的心思来揣测人心。

    人心莫测,何况仙心、天心?

    燕不冠会有这样的“忠告”,必定是知道什么,只不过没有明说罢了。

    最后还用那种方式将他“送”出来,像是在防着什么,以他的境界,什么东西能让他防备至斯?

    恐怕除了天上的,就是那些“古仙”了。

    退一万步来说,那些大老全是好心,一个个都追着他喂饭吃,为他保驾护航,任他驱使……

    但她们太强大了,让她们在自己身上进进出出,那对肉身精魄、神魂灵思都是一种摧残。

    还是尽量靠自己吧……

    这也是他带着燕小五一起入京的原由,要不然他带个累赘干什么?

    江舟这一下打草惊蛇见效极快。

    只是飞在空中,便得无数禁卫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如同一道道细流,转瞬便汇聚到了朱雀桥周边。

    ***界也开始运转。

    恐怖的力量陡然降临。

    这不是普通的法界禁制,是牵引周天星辰之力为用。

    磅礴无边,无穷无尽。

    仅只是这法界之力,若是没有解决之法,他恐怕连威烈宫都走不进去。

    江舟扫了一眼四周涌来的禁卫,又看了一眼头上亿万星辰。

    张口勐吸。

    顿时方圆数十里地,狂风骤起,倒灌而来。

    江舟的身形也如同充气一般,见风便长。

    十丈、百丈、千丈……

    瞬间之间已逾千百丈,仍在继续疯长

    待禁卫军围过来,便现眼前已是一尊脚踩大地,胸腹高入云霄之上,高近万丈的巨灵之神!

    如此一尊巨神的出现,令大半个玉京都震动起来。

    住在金鼓大街上的武勋们更是如此。

    只不过这些武勋可不是寻常老百姓,反应也不是惊恐畏惧。

    反倒是引得许多人暴怒。

    “何方狂徒!”

    “敢跑到你爷爷家门前撒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