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科幻小说 > 开局:一个民国位面 > 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一章:非有非无
    一小时后。

    咚咚咚...

    听着门外的敲门声,刚洗完澡的姜乐眉头微皱。

    这些二世祖太烦了,一个个不学无术,仗着老子有点权利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她是在要塞修养不假。

    会给肖司令几分薄面也不假。

    可这并不意味着,这些二世祖能在她这蹬鼻子上脸。

    “进来...”

    姜乐面色阴沉。

    她已经想好了,要真是那帮想泡她的二世祖,说什么也得让他吃点苦头再走。

    滋...

    随着低语声,训练室的电磁门瞬间开启。

    姜乐抬眼看去。

    入眼,门口站着个肥肥胖胖,一脸淫笑的胖子。

    嘶!

    姜乐倒吸了一口凉气。

    虽然她也不喜欢姓肖的,可人家说起来也算眉清目秀。

    这头肥猪从哪来的?

    好不知羞。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她就是晚上睡不着,用拖把棍解决,也好过被一只猪压在身下吧。

    “瞧您这身肥膘。”

    “一路走来,受苦了吧?”

    姜乐直翻白眼:“我何德何能,让你如此牵挂?”

    呃...

    张恒愣了一下。

    什么情况,姜乐已经知道他要来了?

    不应该呀,难道是陈抟祖师传过信?

    想到这。

    张恒虽然有些蒙,可还是回答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至于辛苦嘛,也还行,悬浮椅是个好东西,迎来送往最是靠它。”

    说着。

    张恒转了个身,给姜乐看了看身后的悬浮椅。

    “噗!”

    姜乐直接笑了:“你这肥猪倒也实诚,不过打我主意的人多了,你有什么本事,也敢来此出头?”

    呃...

    张恒有些挠头。

    什么情况,陈抟祖师还请了别人来接小师妹?

    不应该呀。

    还问他有什么本事。

    这怎么回答。

    说小了,可能被这初次相见的师妹小瞧。

    说大了,是不是又有自卖自夸之嫌?

    张恒有些为难,只能实事求是:“说本事,我只算后学之士,比不得那些大神通者。”

    “不过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呼风唤雨,散豆成兵,那只是三流小术。”

    “横跨山海,捉星拿月,说出来也没什么打紧。”

    “我虽本事不高,却也有锁拿时空,寿数无疆之法。”

    “眼下修为是低了点。”

    “不过话说回来,众生起于浮萍,事大而遮九天。”

    “我虽不才,却也有舒展羽翼,绝云气,渡黄天,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之念,就事论事,应该也能得一句未来可期。”

    “嗯!”

    姜乐楞了一下。

    呼风唤雨,散豆成兵,这些都是道术。

    后面的横跨山海,捉星拿月更是仙法。

    听完张恒这么一说。

    姜乐有些不自信了:“仙,仙,仙,仙人?”

    “是啊。”

    张恒有些懵:“我还是你师兄呢,不然呢?”

    “师,师兄?”

    姜乐傻傻的看着他。

    张恒见她有异,也是非常奇怪:“错不了的,你想想自己是不是有个前世,前世中,你是地仙界玲珑仙宗的一名弟子。”

    姜乐点头如啄米。

    张恒再道:“你在想想,你是不是最后的记忆中,得了一篇梦中修行的法术残篇。”

    姜乐继续点头。

    张恒肯定道:“那就没错了,你所修残篇,为梦经残本,你胡乱修习,以至于坠入真实梦界,不可自拔。”

    “陈抟祖师怜你还算有些天赋,特点我从地仙界而来,降临此界,度你回归,所以你叫我一声师兄是没有错的,因为我也是陈抟祖师的半个弟子,当得你一句师兄。”

    说到这。

    张恒见姜乐满脸异色,不由很是奇怪:“怎么,你不是猜到我的身份了吗?”

    “呃,这,那...”

    姜乐脸色一阵变幻,最后非常肯定的点头:“师兄,您真是慧眼如炬。”

    “是吗?”

    张恒也不在意:“很多人都这么说。”

    说完。

    张恒又回归正题:“我之前迫不得已,使用了神通,暴露在了银河联邦面前,现在联邦正在四处搜寻我。”

    “你是怎么想的,我来这方世界主要是接引你回去。”

    “现在人找到了,你要是跟我走,就将手边的事安排一下随我离开吧。”

    “不走的话,我将剩下的半篇梦经传你,等你入了门,也就能自己回去了。”

    姜乐支支吾吾。

    她来到这方世界已经很久了,对这里的一切早已经有了感情。

    眼下联邦正在与虫族交战,而且战事不利,

    想到自己的那些战友们,她怎么能一走了之,当个逃兵。

    “红尘俗事,本就是一场大劫。”

    “每一次入梦,就像是一次轮回。”

    “很多修行梦法的人沉沦其中,不可自拔。”

    “明明知道一切皆是法,却也为了梦界下的亲情,友情,爱情,甘愿沉沦,不愿再醒,此事也是难明。”

    张恒看出了姜乐的选择。

    就眼下而言,姜乐是不会跟他走的。

    对此他也有过思量,于是开口道:“这样吧,我传你下半篇梦经,你好生修炼,等到时机成熟后自己醒来。”

    “另外有一点你要牢记,你的肉身撑不了太久,最多能让你在此界停留百年,百年之后,你要是不肯回归,肉身腐朽,那就只能沉沦于此,再无回天之术。”

    听到还能停留百年。

    姜乐瞬间放下心来,喜道:“师兄,百年足够了。”

    “够吗?”

    张恒摇头:“未必哦。”

    那些修行梦法入梦之人,很多都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可现实呢。

    人生在世,有很多难以舍弃的东西。

    眼下看,姜乐只想帮着联邦,打赢和虫族的战争。

    但是之后呢,是个什么样谁能说得准。

    没准联邦节节失利,百年后,被虫族打到了母星。

    那时候的情况比眼下还要危急,姜乐现在都不想走,可能在最危难的时候离开吗?

    还有一点。

    姜乐是完璧之身,还没有家庭的羁绊。

    过几年,万一跟谁看对眼了,组建了家庭。

    夫妻二人举案齐眉,恩爱无双。

    百年后。

    二人镇守一方,犹如郭靖与黄蓉一般。

    那时,说让姜乐抛夫弃子的离开,用脚趾头想恐怕也不可能吧。

    而这。

    恰恰是梦中修行,最让人沉沦的地方。

    说未来怎么怎么样。

    未来,又有谁能说的清,都不过是走一步看一步。

    “师兄。”

    “我想好了,我还要与虫族战斗,为野人们谋取地位。”

    “这是我的誓言,我若是违背了,道心也不会圆满。”

    姜乐并不是小孩子。

    再次思索之后,反而让她越坚定起来。

    张恒见状不再相劝。

    有句古话说得好:劝赌不劝飘,劝飘两不交。

    他跟小情人正腻味着,你劝他分手,回归家庭,他只可能不认你这个朋友。

    信念也是一样。

    道不同不相为谋。

    姜乐将道心都搬出来了,张恒便知道自己无需再劝。

    “记清了吗?”

    半小时后。

    张恒将梦经下篇的功法说给了姜乐。

    “记住了。”

    姜乐轻轻点头,随后有些恋恋不舍的问道:“师兄,您能不能多停留些时日,我在修行上有很多困惑,正想向您请教。”

    张恒想了想:“我在此地不会停留太久,这样吧,七日后我再走,在这段时间内,有什么问题你就来问我好了。”

    姜乐大喜过望。

    不过相比在梦经上的困惑,她问的更多的反而是依托机甲而生的精神力修炼法。

    张恒不是机甲战士,对精神力修炼法也不熟悉。

    不过他是接触过法则的得道仙人。

    触类旁通,只需要简单的了解下,也能对其他体系有个大概印象。

    精神力修炼法。

    本质上也是沟通法则,从而产生共鸣,让机甲挥出更大功效的法门。

    而且因为创造者本身也没有打破仙凡屏障,化身神灵。

    所以这门修炼法的上限很低。

    张恒再怎么说也是地仙,战力更是直追天仙。

    虽然因为时间太短,不可能直接改写精神力修炼法,却也补充一些仙凡之别,和自己对修炼法未来的幻想。

    就这样。

    七天,一晃就到了。

    新的,更强大的精神力修炼法还未问世。

    这边,反倒是银河调查局的人先现了他。

    “张恒少校,其实你不用害怕。”

    “联邦对您,绝对是有诚意的。”

    “您展现出的个人力量令人着迷。”

    “只要您肯合作,财富,地位,甚至是权利,全都是唾手可得。”

    两名黑衣人。

    主动出现在了张恒面前。

    看着这两位自称特别调查员的人,张恒没有任何反应,表现的非常淡然:“你们弄错了,我并不害怕,只是讨厌麻烦。”

    “还有就是,我的力量无法复制,你们应该好好研究和推理自己的精神力锻炼法,打我的主意,一口吃个胖子,这是不可能的。”

    两人对视一眼,并不认同张恒的话:“科技,给了我们无限可能。”

    张恒不知可否。

    每个体系的人都说自己抓住了未来。

    实际呢,走到顶点的位面与体系只是极少数。

    不是张恒看不起银河联邦,而是这些人连宇宙归零与重启的技术都没有掌握,现在谈涉猎其他体系,优势互补确实太早了。

    科技世界,万法绝灭。

    他相信就算自己愿意配合,交出所有修炼功法,这些人也研究不出什么来。

    更何况,法不轻传。

    张恒不可能那样做。

    “张恒少校,做个交易吧。”

    “我们分析出,你的力量应该是不能轻易动用的,不然早在拉普星球,你也不会跟着屠雄一起逃亡了。”

    “现在门外的太空港中,有数百名直属于我们调查局的机甲战士,与一支协助我们的舰队。”

    “看在姜队长的面子上,我没有直接用武力解决,所以也请你不要让我难做。”

    调查局的人一脸自信,看上去智珠在握。

    张恒却不认同这一观点。

    他之前不动用力量,是没把他逼到绝境,所以没必要浪费仙魂之力。

    现在,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离开只在一念之间。

    这些人要是想对他做些什么,他不会有任何顾忌。

    银河时代。

    本就不是属于他的时代,对这里他也没有什么认同感,打个天翻地覆又能如何。

    奉陪就是了。

    “您也是有家人的,不想想自己,总该...”

    嘭!!

    这名调查员还想要说些什么。

    可不等他说完,他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炸成了一团血花。

    张恒的表情依然平静,仿佛什么也没有生过:“这是对他说错话的惩罚,若是你们觉得,我是一个会被威胁的人,那就大错特错了。”

    看到这一幕。

    剩下的那位调查员大吃一惊,下意识的摸向腰间。

    只是不等他做什么,站在一旁的姜乐便开口道:“不要太放肆,这里是东部战区,调查局在这没什么了不起,张恒先生是我的朋友,来帮我推演精神力锻造法的,你们有什么话最好搞清楚再说。”

    张恒有些意外。

    在他想来,姜乐应该会两不相帮,一脸为难。

    毕竟抛开师兄妹的名义,实际上他们才认识几天,说有多深的感情是不可能的。

    “姜队长,这是议会的命令。”

    见到姜乐出头,调查员低语道:“议会上的那些议员们,对张恒少校很感兴趣。”

    “我不管什么议会。”

    “我只知道这里是东部战区,而我是东部战区机甲大队的大队长。”

    姜乐并不惧怕议会之名,再次强调:“是我在前线,率领机甲战士与虫族厮杀,不是那帮议员老爷,你们越线了,懂?”

    “这...”

    调查员一时语塞,显得非常迟疑。

    张恒知道他很为难。

    也知道姜乐的压力不比他小多少。

    毕竟。

    姜乐的梦想是打赢与虫族的战争,还有帮野人取得合法地位。

    现在帮张恒出头,顶撞议会,对她的未来计划十分不利。

    张恒讨厌麻烦。

    也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

    见场面有些僵持,于是开口道:“小师妹,你不是想创造出,2.o版本的机甲战士精神锻炼法的吗。”

    说着。

    张恒看向姜乐:“那师兄就让你看看,什么是法则,什么是仙道的力量吧。”

    说完。

    张恒又看向那名调查员:“来吧,这将是载入联邦史册的一天,恭喜你,你即将见到神明。”

    ......

    广阔的宇宙之中。

    有战舰徘徊,有机甲环绕。

    而在他们的对立面,站着一名肥肥胖胖,看上去一脸憨厚的老实人。

    不过和机甲战士不同。

    细心的人会现,此人不携带任何装备,却和那些机甲战士一样,毫不费力的站在宇宙之中。

    “怎么,看我势单力薄,不好意思先出手?”

    张恒的声音。

    透过舰船,透过机甲,出现在所有人耳边:“那好,我先来。”

    叮!!

    张恒轻轻伸出一根手指。

    一指点出,就像击碎了玻璃一样,道道裂纹以他为中心,快向着四周扩散而去。

    下一秒。

    战舰所在的东部区域,瞬间有十几艘宇宙战舰和几十台星际机甲,无声的化为了火花。

    “这一招,叫做空间震荡。”

    “以点破面,震碎空间,绞杀区域内的一切存在。”

    “范围嘛,可大可小,根据使用者的法力来定。”

    “我这招,算是给你们的开胃菜,所以作用范围不广,只有十万里...”

    张恒一边解释,一边点出第二指:“小师妹,看好了。”

    叮!

    空间再次碎裂。

    这一次,舰队已经有了准备,开足马力就要转移。

    可看上去,他们好似纹丝未动。

    眼睁睁任由空间裂缝席卷,随后又有十几艘战舰化为了火花。

    “很好奇他们为什么不动吧。”

    “是我以时间神通,封锁了这片区域。”

    “看上去,他们好似没什么影响,实际上他们经历的是万分之一秒。”

    “我们这里过去七天,他们那才是一秒。”

    “所以看上去,他们就好似跟没动一样。”

    张恒脸色十分悠闲:“时空之术霸道,若是没有接触到这一层次,对上,可谓是绝杀,没有任何道理可讲,这是层次上的碾压。”

    轰轰轰!!

    好似察觉到了张恒的威胁。

    这一次,舰队再也不敢保留,纷纷调转主炮开始开火。

    嗖嗖嗖...

    主力战舰射的激光炮范围十分宏大。

    每一道光柱都有百米大小,如果打在星球上,瞬间就能摧毁地表,从而打断大6架,毁灭一个洲际。

    可此时打在张恒身上。

    不好意思,每一道激光炮都从他身前折射而回,从而打在了自己的防护盾上。

    一时间,几艘猝不及防的战舰直接就被打爆了。

    “这是空间折射。”

    “将空间凝结,就好似一面镜子一样,从而反弹攻击。”

    “另外,我还会空间屏障,与空间虫洞。”

    “屏障,字面意思,分割一个空间,居于其中,只要不能打破这片空间,就无法伤害到处于另一个空间下的我。”

    “虫洞,也是字面意思,我可以切开一处空间,使其与其他位置的空间重叠。”

    “打向我的攻击,就会被放逐到其他地方,我现在对这项神通应用的还不熟练,熟练的话,在我的想象中,我能将打向我的攻击,转移到其他世界才对。”

    “比如说,我在大千界与人征战,有一位大神通者引星河之水攻向我。”

    “我便能打开虫洞,将这星河之水放逐到对方主导的某个中千世界下,直接将这方世界淹没,说不得,还会有些生灵奇迹般的活下来,这这段故事记载下来,美名曰:诺亚方舟·洪水灭世。”

    张恒说着。

    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谁知道呢。”

    咔咔咔...

    张恒抬手一抓。

    这只手跨越了空间,变得无限大。

    或者说。

    那些宇宙战舰与机甲变小了。

    当然。

    这些无所谓,大小都是相对的,在道教与佛家的说法中,这一现象名为:法相在心,大小如意。

    张恒用的也不算纯熟。

    纯熟的话,理论上,他能调节万物的多寡。

    虽然不是无中生有。

    却也是非无之境,就拿天仙界中,价格昂贵的浮空石来说。

    拳头大的浮空石=小山大的浮空石=无穷无尽的浮空石。

    增减只在一念之间。

    后面。

    要是再达到非有之境。

    非有,非无。

    非变数,非恒定。

    一念花开,一念造界,那也是等闲之间。

    理论上只要他想。

    他甚至能像佛陀一样,开辟出第二个极乐世界。

    在那里。

    资源将永恒不竭,众生将永生不死。

    当然。

    现在还达不到,不过人有梦想总是没错。

    真有那天。

    三清、四帝、五老...

    “咳咳咳。”

    张恒连忙打断,口念玄词:“福生无量天尊。”

    7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