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玄幻小说 > 从全真掌教开始纵横诸天 > 章节目录 第二〇八章 让子弹飞一会
    林清玄传给阳顶天尸解仙法后就飞身离开了。

    飞在空中,林清玄不断地把白云抛在身后,心中也在揣摩着自己的谋划。

    按照林清玄的规划,将世界从凡俗的武侠世界提升为高武甚至仙流要做的工作有很多,其中最基础的就是推行仙道筑基法门,这样才能有更多的天才踏入仙流,壮大修仙长生之路。

    人的寿命不过百年,便是不停服用灵药,加上筑就仙基,能否活到两百岁也未可知。

    而如今全真教入道修炼便是易筋锻骨章这等提升资质根骨的奇功,还有诸多以太素化生功为总纲的筑基仙功也都是把人根骨经脉提升到巅峰的神功。

    因此说此时的武林上,一流以上的人物根骨资质都差不多了,支撑他们走到最后的反倒是悟性。

    林清玄作为开创仙路之人尚且还在摸索不朽阳神之道,所以除非是天才中的天才,能有着远常人的悟性,不然其余人等想要在有生之年修成不朽阳神,不异于痴人说梦。

    所以在仙道想要大昌,修仙之人想要增多,在不能大量延长人生命的情况下,令人转修一世就等于变相延寿了,所以对于大多数筑就仙基的修士而言,跟筑基仙法配套的就必须是能令凝集了神念的修士转世重修的尸解仙法。

    所以说,虽然太素化生功和以它为总纲演化而来的众多筑基仙法以及尸解仙法相比起林清玄、周伯通、杨明所创的《太始仙功》、《玄天剑经》,不管是高深程度还是威力神通都远远不如,但是在林清玄的眼中,这两套法门才是世界进化提升的最稳固的根基。

    因此林清玄才愿意把尸解仙法传给终南、峨眉和明教,他相信这个法门在数十年后将会在天下武圣高人中成为人人必备的无上法门。

    林清玄很清楚自己能修炼到阴神境界,还是靠的周伯通和天演镜,若是不利用世界上无数天才来共同努力推演,这个不朽阳神之法也不知道在几十年上百年后能否创出。

    林清玄不想等,更何况自己推演的阳神是否真的能不朽,是否真的能长生不老还未可知,到时候多半还得推演出更往后的境界心法了。

    这些工作林清玄之能寄希望于世界的升级。

    林清玄朴素的认知是,既然武功之道是千百年来的各派高人所创,而且种种神功层出不穷,那就说明天才总是不断涌现的。

    若是自己把武道提升至仙道,将此世界的武学一脉提升为由武入仙,那整体基础提升,这些能创出无上武典拳经的天才高人自然就能创出别具一格,高深莫测的仙经天书了。

    林清玄脑中想定了主意,飞行的度不知觉的也不断加快,想到自己撒下的种子不知何时才能长成参天大树,他忽然想起了一句话:“让子弹飞一会”。

    筑基仙法、尸解仙法就是林清玄改变世界的两颗子弹,只不过这场世界升格的大变革绝非一两代人能做到,所以林清玄所能做的只有静静的修炼,同时冷眼旁观,让子弹飞一会……

    过了一日后林清玄就到了紫霄宫,他不耽误时间,直接显圣在乌虚法身前,也见到了乌虚法和丘阳齐等十五位阳字辈的弟子。

    众弟子拜见祖师的时候,林清玄正想着吩咐乌虚法去搜集奇珍异宝和诸多珍惜矿种,神念就已经察觉到了紫霄大殿下的宝库中已经多了不少大如拳头的玄铁和两袋金刚砂、两个镔铁大斧,其余的精铁、赤铜等也有千斤以上。

    林清玄顿时心有所动,挥袖将众人托起,问道:“明儿什么时候来的?”

    乌虚法恭声道:“杨师弟是两个月前回来了,给我了玄天剑经就去峨眉山看望郭襄女侠了,据峨眉新任掌门风陵师太说,郭襄女侠已经得杨师弟庇护转世重修了。”

    林清玄微笑点头,问道:“明儿是不是将玄天剑经完善了炼剑之法?”

    乌虚法最近正在修炼玄天剑经,闻言忙把怀中的剑经取出来,这是一本用未知动物皮子缝制的秘籍,很厚重,每一页上都是杨明以利器贯以至阳真气在上面书写的小字。

    林清玄粗略一翻就见整体没什么变化,就是后续多了十几页内容,都是以冰川、岩浆洗练神剑之法和铸造伴生宝剑之法。

    全真真传弟子都要学习炼丹之术,有此基础再兼习铸剑之法倒也正常。

    林清玄将秘籍抛给乌虚法,然后微笑道:“你们好生修炼,咱们全真教的三大仙法便是根基。”

    乌虚法仔细的把秘籍接过放进怀中,点头道:“弟子明白,我有生之年只怕是练不成多大名堂了,还需要尸解仙法再修一世……”

    林清玄对于乌虚法此言不置可否,可以说在林清玄的看法中,能不需要转世重修便有机会走到摸索不朽阳神境界的唯有张三丰和杨明两人了,乌虚法虽然基础扎实,悟性也不错,但是终究差上一筹。

    林清玄和周伯通两人把太始仙功练到了最高深的地步,这玄天剑经自然是只能修炼其法,而不能遵循其道,是以这次来只准备给李莫愁和小龙女找寻宝兵。

    若是重新炼制终归耽误时间,林清玄想起来自己当年赐给尹志平的那把九真剑正巧可以给李莫愁来用,心念一动就在紫霄宫云房的墙上现,拂袖道:“你们好生修炼,老道去矣。”

    说完林清玄就化作清风消失不见了。

    乌虚法等白苍苍的老道跪下道:“弟子恭送老祖师。”

    林清玄卷了九真剑,想起就在绝情谷里有两把神剑蒙尘。

    如果没有自己出现,这两把剑就会成为杨过和小龙女的配剑,两人以这对宝剑施展玉女素心剑法战胜公孙止。

    不过现在世事变迁,绝情谷早已消亡,这两把宝剑却不曾显露江湖,倒不如去看看。

    林清玄随机就飞入东北的绝情谷,不过半个时辰就用袖袍卷着两把看着长短粗细一模一样的连鞘长剑飞上苍穹。

    得了宝剑,林清玄也不耽搁,过了一日夜就回到了昆仑秘境。

    从空中甫一落下就看到草庐的小门被风劲推开,李莫愁和小龙女飞跃而来。

    远处几声猿啼,白猿儿也手脚并用的冲来。

    一黄两白的三团云雾就争相到了林清玄面前,林清玄伸手拍拍白猿儿的头,有搂了搂李莫愁,微笑的冲小龙女点点头。

    “师哥你回来的可真快,还不到三天就找到宝剑了吗?”

    李莫愁明明早就看到了林清玄腰间挎着的九真剑和背上的两把剑,但却偏偏要故作不知的问出来。

    林清玄呵呵一笑,袖袍一展就将三把剑平平托在身前,软绵绵的袖袍好似桌面长盘托起三把宝剑。

    林清玄微笑道:“这把九真剑是我少年时在古墓的祖师兵器库所得,材质非凡,乃是削铁如泥,不朽不腐的宝贝,后来跟随我斩魔扬善数十年,最后赐给了志平,正巧给莫愁你祭炼为伴生宝剑,修炼玄天剑经,不过你须得先练出剑意方可。”

    李莫愁亲手拿起九真剑,微笑道:“如此最好,这剑是你用的,我用它伴生再好不过。

    林郎,这两把一模一样的剑有什么从哪来的?是给龙儿准备的吗?”

    “这两把宝剑是我偶然所得,也是世上难得一见的至宝,一个名叫君子剑,一个叫淑女剑,乃是一对,龙儿你的玉女素心剑法早已窥得阴阳剑意,正要祭炼这两把宝剑。”

    听到林清玄的话,小龙女微显羞涩的点头,然后白绫一展将两把宝剑拉到手中,抖开剑刃,凭空的冒出两股寒气。

    两把剑既无尖头,又无剑锋,圆头钝边,倒有些似一条薄薄的木鞭,一把在剑身上刻着“君子”,另一把则刻着“淑女”。

    “林大哥送我的君子淑女剑很好,我很喜欢。”

    小龙女微笑着收好两剑,抱着就飞身去了她以前独自修炼的一个石洞,显然是准备独自静修玄天剑经了。

    李莫愁见师妹走时嘴角微翘知道她定然心满意足,不知如何欢喜,自己虽然也有一把九真剑,而且师妹她自觉去闭关也颇为懂事,但胸中仍旧略显憋闷。

    默念道经半晌李莫愁才算平复了心情,心中暗骂铸造宝剑之人多事,非要刻上君子淑女的名字,正应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平白的让林郎给龙儿献了殷勤。

    林清玄倒是没有在意两把剑延伸出多少东西,不过他也察觉出莫愁似乎颇有不畅快处,就问道:“莫愁你修炼又有瓶颈障碍了吗?”

    李莫愁轻轻摇头道:“那倒没有,不过没有你在旁边修炼起来不畅快。”

    林清玄微笑点头:“那还不好说,我这就好好教你修行。”

    两人说着话就走进草庐,坐下后不等说话李莫愁就抱住了林清玄。

    林清玄看着李莫愁眼中的柔情就微微一笑,神念一动便施展太始幻境罩住了草庐,以免泄露了不该传出去的声响引得小龙女看到听到,届时难免失礼尴尬。

    直到布好了手段,林清玄这才吻上李莫愁粉嫩的红唇。

    之后便是窸窸窣窣和喘息之声……

    (赤鸾香帐,红被翻浪的事情我以为看官老爷们都不喜欢,是以就自作主张,一概以太始幻境遮盖了。)

    ……

    修行不计年,在林清玄和李莫愁、小龙女在秘境中修炼神功的时候,秘境之外的昆仑山的一处险绝之地却走来了一个扛着棺材的俊秀男子。

    站在光明顶的大殿前,范遥运气长啸,片刻间就有十余个高手带着百十名教众弟子才能够光明顶冲出来。

    为的是生着一头淡金色须的谢逊,他旁边是杨逍、韦一笑和五散人等,见到范遥众人都哈哈一笑。

    “范使者回来了!”

    范遥与杨逍、韦一笑、谢逊的感情都算不错,后来虽然因为紫衫龙王黛绮丝跟众人闹翻,但是与谢逊却不曾生出矛盾。

    如今时过境迁,范遥虽然性情乖张偏激,但是也早已放下了几分仇怨,将肩上的棺材小心翼翼的放下,他微笑道:“诸位兄弟,阳教主已然宾天,这边是他老人家的金身。”

    众人闻言大惊,忙冲到棺材前,谢逊亲自上前搬开棺盖,见到里面躺着的果然是阳教主,只是他老人家形如骷髅,面容可怖。

    谢逊沉声问道:“范右使,教主他老人家失踪多年,你是在何处见到了他?当时他老人家可还在世?”

    范遥从怀里取出阳顶天亲笔信,递给谢逊,他们几人看后就知道阳教主消失的前因后果,纷纷怒骂成昆,谢逊的脸色更是变得无比难堪,他的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咬牙切齿的攥紧了拳头。

    韦一笑这些年因为从仙人遗蜕处琢磨出的不少仙法,早已把修炼寒冰绵掌的暗伤治好了,与谢逊的关系也越深厚,扬了扬手中的教主亲笔信,他朗声说道:“教主遗训是让范右使做教主,谢三哥做副教主,我老韦不大认识教主他老人家的字迹,请谢三哥看看吧,当年你可是最得教主器重喜爱,定能认出教主真迹。”

    自从数年前谢逊和韦一笑带着从青牛宫流水真人处抢来的仙人遗蜕和从百损道人弟子鹿杖客手中抢来的屠龙刀回到光明地后,两大法王联手就压服了教中的光明左使杨逍,五散人等本就跟两位法王交好,所以很快教中就成了谢逊主事。

    现如今范遥带着教主遗体和遗训回来,当其冲的便是谢逊了。

    谢逊闻言结果书信又仔细看看,而后沉声道:“这确实是教主的真迹,我谢逊岂是贪恋权位之人?既然教主有遗训,自当遵从,杨左使您看呢?”

    杨逍无法接掌教主宝座,对于是谢逊做教主还是范遥做教主也不在意,点头道:“正当遵从教主遗命。”

    谢逊和杨逍、韦一笑三人就带着五散人等下跪叩见新教主,范遥不敢拖大,上前亲手将众人托起,然后才低声道:“诸位都是我教的骨干,也是阳教主最欣赏的弟子,他老人家坐化前还有遗训让我口头带给大家。”

    谢逊点头道:“此处不是说话之处,咱们入殿再说。”

    五散人亲自上抬起了阳顶天的棺材,众人6续入殿。

    范遥走入圣火大殿后就看到大殿之上竟然放着一具水晶棺材,里面依稀可见是个白色须的老人。

    落座后,谢逊先解释道:“好叫教主知道,这水晶棺中是我五年前在汴梁城青牛宫抢来的仙人遗蜕,就想着从这不腐不朽,宛如活人的仙人遗蜕中摸索出修仙之法,这几年我和韦四弟、杨左使、五散人等都颇有所得,等下一一说于教主知道。”

    范遥心中虽然颇为好奇,但是也知道轻重缓急,点点头就沉声道:“阳教主失踪引得我教中四分五裂,殷白眉也叛教离去,谢三哥你和殷二哥关系最好,还请与他说说重归本教,一切既往不咎。”

    谢逊笑道:“应有之意,弟子不敢瞒教主,这两年我已经跟二哥联系过多次,他也确有归教之意,有您这句话,他一定欣然应诺了。”

    “如此就好。”

    范遥长叹道:“诸位都是咱们明教心腹,以后切不可同室操戈,让咱们的对头大呼痛快。”

    众人慌忙起身道:“弟子有罪,请教主责罚!”

    范遥轻轻摆手,道:“诸位快快请坐,我呀告诉你们一个本教的大秘密。”

    众人小心翼翼坐下,就听范遥说道:“四年半前,我和教主遇到清玄帝君老祖师下凡,老祖宗垂怜阳教主,就赐下一门尸解仙法,练成以后便可转世重修……”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内心十分激动。

    范遥轻笑道:“咱们教主练成了,半年前我就助他转世而去,他老人家不仅传我教主宝座,还收我为徒,传授了大九天手、乾坤大挪移、三垣烟霞变以及尸解仙术。”

    众人听后都欣然大笑,杨逍更是抚掌笑道:“该当我明教大兴了。”

    范遥微笑道:“诸位法王使者都是本教高层,恩师生前命我接掌教主后将诸多神功仙法都传授给你们,只有尸解仙术不传,谢三哥、韦四哥和杨左使,你们若能学得大法,只怕最多三十年便能筑就仙基了,到那时阳教主转世之身也该武功大成了,那才是本教真正大兴之日!”

    众人都下拜致谢,然后又说了会闲话,话题就扯到了大相国寺辩经大会上了。

    谢逊冷笑道:“那些佛门好深的算计,不过据说是当时清玄老祖下凡显圣后就全都拜服了,原本我听说此事时还不敢相信,既然阳教主跟教主您都遇到了清玄老祖,看来大相国寺显圣一事乃是当真的仙迹了。”

    大相国寺辩经在江湖上流传的版本是全真教胜了,至于清玄帝君下凡显圣的传说并不为众人所知,范遥长久隐居更是无从得知了,闻言大感好奇,问道:“谢三哥,你说说,那大相国寺辩经之事的经过,清玄老祖师又是如何显圣的?”

    谢逊于是就把自己所知的事情仔细说了,等到得知方升大显神威时众人都惊叹这个少年非凡,待到听说方升施法请了清玄帝君老祖师下凡后众人更是大喜,后来就是老祖师以仙法将众少林寺和大轮寺的高僧拉入秘境试炼,最后众僧臣服,万法归宗,全真教此奠定仙宗之基。

    人人听得心痒难搔,只恨不得亚能亲眼看到仙人的风姿,谢逊正要说话,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三声大笑——“哈哈……”

    大殿之内只有就坐的几人,并无人在身后,身后只有一个盛放仙人遗蜕的水晶棺。

    听到这三声大笑,所有人都脑后寒,范遥、谢逊、韦一笑等都起身转头,却见水晶棺的棺盖骤然飞起将大殿房顶炸开大洞,等到烟尘散去,水晶棺之内哪里还有那位仙人遗蜕的踪影?

    所有人面面相觑,神色骇然。

    过了许久,范遥才缓缓说道:“传我命令,自今日起,明教弟子蛰伏各地,待殷二哥归教后,我与诸位兄长一同参修神功,二十年内不成神功不能出关!”

    “弟子谨遵教主法旨!”

    7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