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玄幻小说 > 从县令开始的签到生活 > 章节目录 第八百六十二章 我这是为你好
    “师父,到现在你都不肯多看我一眼,我哪一点比她差了?”

    衣衫半解的少女脸上充满了魅惑,企图勾动中年人的心弦。可对方脸色平静,精神力量稳得不可思议。

    对此,少女也不意外,只是轻轻一笑,继而又开口说道“师父,不知道当年穆丝烟大婚之日,有没有后悔草草嫁于他人。”

    “当穆丝烟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承欢的时候,有没有记得与师父双宿双飞的日子,会不会把那新郎当作是师父。”

    “师父,你觉得呢?”抬头看向中年人,少女不由轻轻皱了皱眉头。

    自己这样千娇百媚的美人在他面前想要自荐枕席,不能动摇他也就罢了。

    即便是提起昔日的旧爱,即便那是他爱而不得的终生遗憾,他的精神力量都始终圆满无缺。

    自己这个师傅,还真是正人君子,正的让人讨厌,还是那么的不解风情。

    “师父啊,有一些事情你或许不清楚,我也瞒了你很久。今日师父注定陨落于此,当徒弟就一口气全部告诉你吧。”

    “师父只知道穆丝烟结婚三载便抱病而终,却不知道她其实并非病重而亡,她是被省省折磨死的。”

    说到这里,少女不由摇了摇头,仿佛在为昔日名动一方的美人叹息着。

    只是这叹息之中,多少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在里面。

    “穆丝烟所嫁之人乃是青玉楼少楼主,其人表面温文尔雅,实则为人歹毒,既善妒又无情。”

    “对了,说起来我的第一次,也是被他强行占了。”

    围绕着中年人转了几圈,少女随后突然一笑,好似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当初,我偷偷去青玉楼看望师父的这位旧爱,想要看看他过的如何。”

    “却没想到这位少楼主竟然那么大胆,色心一起就不管不顾,夜间偷偷来到我的房间。”

    “本来第一次是想留给师父你的,可没想到被他侵占。”

    “师父啊,我为了你可付出太多了,现如今不过是要你一点功力你都拒绝,真是无情。”

    “不过也没关系,当初那位少楼主虽然恶心,但也足够大方。我之所以能够功力一日千里,还要多些这位少楼主相赠。”

    “同时,我又不经意间悄悄告诉了你与穆丝烟的旧事。”

    “哪想到此人竟然如此善妒,即便是妻子身体纯洁但心中有他人都不行。”

    “后来我就听说,这位少楼主与穆丝烟摊牌,大骂她是不洁之人,而后冲动之下竟是对她拳打脚踢。”

    “穆丝烟也不知是心有愧疚,还是默认了此事,对此并不反抗。”

    “渐渐的,这位欺软怕硬的少楼主胆子也大了起来,拳打脚踢后来就变成了日日折磨。”

    一边说着,少女一边注视着自己的师父。此时对方的精神力量已经有所波动,自己的师父终究不是无情之人。

    两人气机交锋,自己一隐隐占据上风,只差对方露出一点点破绽,就能让她彻底击溃。

    而后吞噬掉自己师父的功力,让她完成蜕变,真正走上江湖的巅峰。

    何况在自己身后,还有一个强的不可思议的前辈在。有他指引,自己何愁不能一飞冲天。

    这一段时间灵气暴增,无数人乘风而起,而自己定能在这无数人中独占鳌头。

    当自己这位便宜师父心神动摇之际,其实就已经输了。现在就只差一把火,就能烧透他最后的防御。

    “师父,我听青玉楼的下人说,自从青玉楼的少楼主知道你们之间的事情后。”

    “每到夜晚,都能听到从他们少楼主房间里传出来的凄惨哀嚎声。穆丝烟是何等人物,若是一般的折磨,又怎么会让她哀嚎。”

    “师父完全能够想象得到,那时的她经历的都是些什么。”

    “啧啧,想她穆丝烟在江湖上也多少有些名气,不知是多少青年少侠的梦中情人。却不想每日过的,竟然会是这样的日子。”

    “我还听说,当年穆丝烟身死之时,浑身上下无一处好肉。”

    “本是洁白如玉的身体,遍布的却都是鞭伤,齿痕等等。即便是私密之处都没有放过,满是烫伤刀痕。”

    “如今想起来都让人扼腕叹息,实在是太惨了!”

    注视着自己的师父,感受着那明显已经有所波动的精神,少女微微一笑。

    “听闻穆丝烟临死之时,还紧紧握着师父你送给她的手帕,那应该是伱们初次见面时相赠的东西吧。没想到,她能留到自己死的那一刻。”

    “每当夜深人静,师父在辗转反侧饱受相思之苦时,你可知你的旧爱正在遭受着无穷的折磨。”

    “或许那时候,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想起的也是师父你吧。可惜,在她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始终不在。”

    “说到底都是师父你的错,以你的实力,什么穆家什么青玉楼,只不过是一剑之事,谁敢与你作对。”

    “也正是因为你,那青玉楼的少楼主可不敢把气撒在你身上,所以他的气只能撒在穆丝烟身上。”

    “可你明知心爱之人要嫁人,你却不敢去抢人,甚至连见一面都不敢。你就是个缩头乌龟,是个懦夫,是你害死了穆丝烟,害死了那个满心都是你的女人!”

    “师父,你可还有脸面活着?”

    原本抵抗防御的精神力量出现明显剧烈的波动,那一闪而逝的震荡却被少女给抓住了。

    他们功法同源,对彼此之间最是熟悉,这以精神力量为主的功法最重心境。

    何况,之前她偷袭得手,又暗中下毒,现在她亲爱的师父只能靠精神力量保护自己。

    所以,当对方波澜不起的心境出现波动,当他的精神力量动荡之时,也就是他落败之际。

    “师父,胜负已分,成败已定,你输了。真是可笑啊,你这一生都毁在她手中,最终身死也是因为她。”

    “我知道师父现在追悔不已,活着只会是日日饱受折磨。吞噬了师父您的力量送您一程,我这也是为您好。”

    “你这身力量当弟子的要了,既然你不给,那就不要怪当弟子的自己拿了。这过程痛苦了些,还请师父见谅!”

    正当少女要一鼓作气将中年人拿下的时候,在两人身边多出了一個人,一个吃瓜吃了一段时间有些看不下去的人。

    “姑娘,好歹他也养了你这么多年,还无私的教了你这么多年。你这刚吃饱饭就要砸锅摔碗的,不合适吧。”

    “你是谁?敢坏老娘的好事?”

    “好好的一个姑娘,一开口就让人讨厌,实在是让人喜欢不起来。”

    “你费尽心机想要吞噬自己师父的力量,难道就没有想过,自己这也是在为他人做嫁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