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真假少爷 > 章节目录 8.共犯理论(h)
    虽然只是南嘉的普通朋友,但秦绪已经认识她至少十年了。

    他比南嘉高了一届,因为两个人都是成绩拔尖到连老师在上课时都会夸奖的优等生,所以经常会有人拿她们两相比,或者把她们两个人拎出来一起说。但是很少人知道,同校一整年,她们连认识的程度都算不上。

    秦绪真正熟悉的人其实是程晓星。虽然他从小到大都是冷淡疏离的性格,但因为从小在一个大院里长大,又有着同样强势的背景,所以只是靠一些人情关系他和程晓星就能算得上是同个圈子里的朋友了。南嘉这个名字在他印象里除了‘成绩很好’以外,还是‘程晓星弟弟的未婚妻’。

    就像南嘉说的那样,她从来没有瞒着别人自己有未婚夫的事情。所以有时候秦绪还会听见自己的几个朋友聊天的时候说,要是她没有未婚夫就好了。秦绪几乎是左耳进右耳出,他从没觉得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不过他一直都觉得南嘉应该是个性格很不错的人。因为无论是从程晓星那里,还是他的同学那里,都能听见她们说:“南嘉真是个温柔又正直的女生啊。”

    而她们见面的几次,无论是南嘉帮着老师做些什么、在学校的组织活动里短暂共事之类的,她都和秦绪在那些人口中听到的一样,温润谦和,光风霁月。无论什么时候都是笑盈盈的,对谁都客气又有风度。只不过秦绪一直跟她像是两条平行线,互不相识。

    他也从来没有认为自己必须和她认识。

    他的人生从很小就由长辈帮忙规划,他会就读B大的法律系,毕业后进入相关单位,走上一辈给他铺好的仕途。秦绪也足够优秀自律,一直都超常地完成了目标。高叁那年,由于他已经保送B大,所以很多时候他的时间都可以自由支配,所以他只是普通地挑了一个没人的时间去了学校的图书馆。

    他很清楚地记得,那时候他正在找的那本书叫做《论犯罪与刑罚》,他一直没有找到那本书,却在走到角落时听见刚刚来的地方传来了稍微有些耳熟的声音。

    “……我也没办法啊,你想我怎么样呢?我跟你说过的,我有未婚夫了。”

    秦绪并不是一个喜欢偷听别人私事的人,然而他此时走出去很明显不是个明智的选择,所以他打算等她们走了之后再离开,然而另一个声音却让他更加的熟悉。

    “我知道啊,但是你不是说你喜欢的人是我吗?我不想再这么偷偷摸摸地跟你见面了……”

    如果没听错的话,说话的男生是秦绪认识的人。和秦绪同一届,父母都是地位很高的外交官,每次秦绪见到他,他都是一副眼高于顶的样子,长了一张好脸,脾气却不怎么样。秦绪还从来没听过他用这种……奇怪的语气说话。

    “不要闹了好不好,我是喜欢你,但是婚约不是我能决定的,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秦绪听见南嘉的语气还是像平时一样慢条斯理又温柔,“你说这种话我很为难,如果你非要这样的话,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太喜欢你了,我不要跟你分手。”

    秦绪皱着眉从书架的空隙看过去,果然看见身材高挑的少女跟比她高了些的少男在阴影处挨得很近。

    南嘉有些苦恼的样子:“怎么能说是分手呢,我们只是朋友而已。你说喜欢我,但却总是做这种让我为难的事情,我以前都不知道你是这么自私的人。”

    “……我错了。南嘉,你别生气。”

    “你就是仗着我喜欢你,总做这种让人伤心的事情,也就只有我受得了你这样。”南嘉叹了口气,稍微靠近了些,在他的脸颊落下了一个吻,“好了,以后不要说这些话了。”

    “对不起,我总是这样……你上次不是说喜欢那个A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吗?她这段时间访华,我知道她会参加一个演讲,我带你去好不好?”

    “哎,这样很麻烦你吧?”

    “怎么会!我们……我们是朋友啊。”

    “嗯,那真是太好了。”南嘉又亲了他一下,不过这次落在了他的唇上,“你真可爱。”

    “……”

    一阵窸窸窣窣的衣服摩擦声之后,秦绪听到了低沉的轻喘,还有唇齿相交的亲吻声。等那些声音都随着脚步声远去消失时,已经不知道过去多久了。

    虽然秦绪不是个会置喙别人私事的人,但就算是他也不可能当做什么都没听见——那个男的脑子是不是出了点问题。她说的话很明显就不对劲,没有朋友会做这种事情。

    然而等他从角落的书架后走出来时,他以为已经离开的南嘉就靠在刚刚挡住他的书架旁边低头翻着手上的书。

    “秦绪学长,好巧啊。”南嘉抬起头,慢条斯理地把手上的书合起来,对着他露出了一个笑容。

    “……你都听见了是吧?”

    而她手上那本书,就是那本秦绪找了很久都没找到的《论犯罪与刑罚》。

    *

    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秦绪又恢复了平时克制禁欲的样子,和走在前面的南嘉隔着一个算得上疏远的距离,招呼都没打就直接带着他的那群助理走了。

    看得赵思夏有些忧心,虽然她才刚刚走出大学校园没多久,但是从小的耳濡目染让她知道,多个朋友多条路,像是嘉嘉姐这么正直的法官,在工作上多交朋友才好啊,关系好肯定比关系差要方便。

    南嘉看见她还有点意外呢,问她:“怎么还没下班?”

    “我等你呀。”赵思夏乖乖回答,“咱们一起下班嘛。”

    南嘉有点好笑,赵思夏有人来接,而她自己开车回家,她们一起下班也就只是一起走到法院门口而已。赵思夏大概是把她当做了新交的好朋友一类的角色,也很正常,因为虽然南嘉的职位是法官,而她的团队是法官助理和书记员,但以往她带的助理和书记员不合适的话她就会让人调走,所以留下来的她助理基本都是很有资历的,有好几个都比她大了很多,跟赵思夏可以说是隔了辈。相比起来南嘉算是跟她年龄差距比较小的一类。

    但南嘉并不讨厌这种好朋友黏黏糊糊的感觉,她还挺喜欢赵思夏这种性格,喜欢谁就粘着谁,不喜欢谁就不怎么搭理他。有时候觉得谁的态度或者工作有问题都是直接说的,虽然作为一个新入职的人比较得罪人,但因为她的背景,其他人也只能客客气气的。她其实很多时候知道怎么样才不得罪人,但是她不想那么做。

    南嘉很喜欢年轻的小姑娘独有的少女感。少女感是一往无前的勇气,是绝不低头的4意,是未经驯化的无畏,仿佛世界在她眼中任由她闯荡。这种傲气在很多已经被社会磨砺的成年人身上是看不见的。

    “好,走吧。”南嘉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了一下,跟还打算加班的助理打了声招呼就带着赵思夏往外走了。

    等又一次看着小姑娘蹦蹦跳跳地上了门口那辆白色牌照的车,南嘉才想起来一件事。

    一直到停车场,南嘉拉开了停在角落的一辆轿车的车门,还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坐在主驾驶位的秦绪已经换了一身西服,语气冷淡地提醒她:“安全带。”

    “这种事应该由你来做吧。”这么说着,南嘉就自己扣上了安全带,然后问他,“小夏认识你,你应该也认识她吧?你知道她家是做什么的吗?”

    正在倒车的秦绪不知道从她的话语里想到了什么,从后视镜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又移开,抿着唇说:“别问我。”

    那看来是知道了。他这态度让南嘉有些意兴阑珊,“你总是这样,所以才没人喜欢你。”

    “你觉得没人喜欢我?”

    从上学到工作,无论是以他的家世背景还是长相资历,秦绪从来都不缺追求者,也就只有南嘉能说得出这种话。

    南嘉漫不经心地看着窗边闪过的霓虹灯,语气带着笑意,“反正我是不怎么喜欢你。”

    秦绪不想理她,一言不发地打着方向盘。一直到把车开到她家车库,秦绪俯身过去帮她解开安全带都没跟她说话。

    “生气了?”南嘉笑盈盈的,“我只是不想骗你而已。”

    没等秦绪说什么,她就推开车门,若无其事地转移了话题:“你们男人就是喜欢瞎想,我只是觉得小夏她人不错。”

    “虽然她总说自己不适合刑庭,但是在我看来她很有潜力,比你这种没有人情味的人适合当法官多了。她大概可以说是知世故而不世故。如果以后经过磨砺能成长起来的话,我很期待她的未来。”

    “……”跟在她身后的秦绪面无表情地说,“你一定要用我来作对比?”

    “因为是实话啊。”南嘉等他进了电梯才刷了卡按了楼层,“你还是比较适合当检察官,反正也不需要有什么人情味。”

    南嘉并不和家人住在一起,平时都是自己独居。虽然她家算不上什么豪门权贵,但是她自己买一套房子没什么问题。身为一个经常在法庭上被人威胁‘好好判’的法官,她住的地方重视的除了安全性就是隐私性了。一梯一户、监控严密、完善的安保系统、加密的指纹门锁,都是她给自己的安全保障。

    她可不想自己的目标还没实现就被人一刀抹了脖子。

    秦绪也懂她的‘规矩’,站在一边等她输完密码才跟着她进去——身为一个普通朋友,他当然没有南嘉家里的密码。

    “你只是喜欢检察官的制服而已。”他无情地戳穿了南嘉,一看就没信刚刚南嘉说什么不想骗他的话。

    在门关上的瞬间,他的手臂被她握住,猛地压到了门上。

    “你……”

    他刚刚张口,却不料南嘉柔软的唇把他剩下的话都堵了回去。不像是办公室那个浅尝即止的吻,这次南嘉撬开了他的牙关,在他的口腔里攻城略地,手也不闲着,在他的身上游弋着四处点火。虽然南嘉的胸并不大,但是她不穿内衣,所以秦绪很明显能感觉到她柔软的乳房正在他的胸膛上下磨蹭着。

    ……就像是在那个傍晚的图书馆里一样,她咬着秦绪的唇说:

    “既然被你发现了,那就没办法了。”

    不过和那时不同的是,秦绪脑子只空白了一秒,很快不甘示弱地反攻回去,托着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跟她纠缠到了一起。有力的手臂紧紧搂住了她的腰,炙热的掌心在她的腰上来回摩挲。

    在那本《论犯罪与刑罚》的第叁十七章,作者只是简短地论述了共同犯罪的危害。而因为秦绪发现了南嘉的秘密,所以只能被她拖下水,设身处地的学会了什么叫做共犯理论。

    秦绪的喘息声越来越重,攥着她腰的手却因为突如其来的心烦意乱暴起了青筋,干脆直接搂着她的腰把她托了起来。南嘉也没在意,等他把她从玄关抱到了沙发,才翻身压住了他,一边吻他,一边扯着他的领带,再把手探进了他衬衫的衣摆。

    比起他总是冷硬的语气,南嘉还是比较喜欢他柔软又有弹性的胸肌,把他总是贴身剪裁包裹完美的衬衣都显得布料紧绷,容不下一只手的挤入。手背上是紧绷的衬衫,掌心则紧紧贴着他细腻的肌肤移动,看起来就像是用力抓着他的胸乳在掌心揉捏。

    “唔……”

    他重重地喘了一口气,放在她腰上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双唇用力地抿着,像是在努力克制着不要发出淫乱的呻吟。而他胸前的那两粒却早已诚实地挺立起来,随着胸膛的起伏上下摩擦着她的掌心。

    南嘉把手稍稍抬起来,没给他反应的时间就曲起了膝盖,隔着西装裤顶弄着他早已蠢蠢欲动的部位。几乎是瞬间,让人难以抵抗的欲望就席卷了秦绪全身,他微微弓起了背,喘息声也变成了滚烫如火的低沉呻吟。

    “秦检察官,看看你,总是摆出一副高不可攀的模样。”南嘉捏住了他的脸,不让他低下头去,语气戏谑,“结果只是随便摸摸就硬了。”

    他被她掰着脸,只能抬起眼睛看她,眼眸黑漆漆的哑声叫南嘉的名字:“……别说这种话。”

    “别生气嘛。”南嘉把手从他的衬衣拿出来,无视他下意识挺起胸膛想要追随她手的动作,握住了他放在自己腰间的手,带着他伸进了自己的衣物中,“你看,我也湿了。”

    就像是她说的那样,在他相比起来粗粝许多的掌心接触到柔软又湿润的穴肉时,她还缓慢地来回磨蹭了一下,让秦绪那双修长而又指节分明的、仿佛天生适合握笔的手沾满了她的水。

    秦绪像是无可奈何般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神沉下去,顺着她的意,让自己的手指上沾满她的水液后揉弄起了她的阴户,用指缝夹住了她充血的阴蒂,让他炙热的体温点燃她的欲望。

    “啊……”难以抵抗的灼热感觉冲击着大脑,南嘉的大腿紧紧地夹住了他的掌心,喘息着靠在他的肩头,手指乱划着他的胸还在笑,“秦检察官,你真好用。嗯……也就比按摩棒差一点。”

    “南法官,你能闭嘴吗?”秦绪自己硬得生疼还只能蹭着她的大腿用手给她弄,全身上下的血液简直是一边气得往头上冲,一边硬的往身下冲。

    要是南嘉知道,肯定要说果然男人的脑子和鸡巴也没什么区别。但她正爽着,所以只是用双腿磨蹭着,配合着他的手摩擦自己的阴蒂,让自己被卷入熟悉而混浊的情欲。

    南嘉愉悦的喘息声和咕叽咕叽的水声把空旷的客厅染得淫靡又色情。

    终于,在她死死地夹住他的手、抬着腰顶弄住他的掌心之后,南嘉高潮了,她颤抖的呻吟着,把脸埋在了秦绪的肩膀上,手上还不忘掐住了他的胸口,揉捏着发泄淹没她的快感。

    如果说刚刚只是被她弄湿,等秦绪把自己的手抽回来的时候可以说是没有一处不是湿润的,他也不知道南嘉这么多水从哪里喷出来的。他的下身还硬的发疼,存在感十足地顶在南嘉的腿上。

    南嘉缓过来了之后喘着气在他唇边落下一个吻:“……秦检察官,我发现我还是挺喜欢你的。”

    “不过,你还是自己解决完快点走吧,不然我怕让我未婚夫知道要误会了。”

    ————————————————————————————————————

    她交朋友的能力一直可以的。

    南嘉姐姐这种时候还惦记着自己的未婚夫,真是个好女人啊!而真少爷,说不定还在挨打(……)

    这章5K,二合一,因为明天要更隔壁,还有个短篇要写,所以大家有缘再见吧(喂)如果珍珠够了我会来加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