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真假少爷 > 章节目录 2.被欺凌的少年
    南嘉不知道要怎么形容这件事的荒谬性。

    程似锦已经十八岁了,在这十八年期间没有任何人发现他的身份出了问题,直到不久之前一个同样年纪的少年找上了程家,程家的人才发现原来程似锦根本就不是程家的血脉,而是当初被抱错后对换位置的平民之子。

    南嘉的母亲是这么告诉她的:“说是抱错,其实那孩子是在他父亲去世后发现了他父亲留下来的东西才找来的。所以似锦他……”

    程家花费了大量的人力财力调查当初的事情,然而另外一家的母亲早在孩子很小就去世了,只有一个酗酒赌博的父亲,所以这个男人应该是故意的,为了自己亲生儿子的前途,大胆地在医院替换了两家的孩子。而他留下的东西应该也是想以后能找到他真正的孩子。

    可就连这个男人都已经在不久前出车祸死了,当时到底是什么情况无人得知。但结果就摆在眼前,在对比dnA之后,那个自己找上门的少年的确是程家真正的血脉。

    程家这段时间一直竭力隐瞒着这件事,但由于南嘉和程似锦的婚约,她们还是把这件事告诉了南嘉。

    “所以,程家打算怎么做?”南嘉很快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

    不论亲疏,那个被替换掉的少年比起程似锦来说应该是彻彻底底的受害者。那个卑劣的男人在替换了孩子之后一直对那个孩子非常差。小的时候还有虽然同为帮凶、却只是因为老实而没有阻止他的母亲偷偷照顾,但男人在妻子因病去世后一蹶不振,除了酗酒就是赌博,每天对着孩子非打即骂,要不是顾忌着万一以后程家发现了这件事,会对亲生儿子不利,大概会直接想办法让孩子直接消失。

    南嘉的母亲沉默了片刻,说:“程家打算把他接回程家和似锦一起,对外就说从前因为意外才把他放在别的地方教养,到了时间接回来的。”

    这是南嘉意料之中的答案,毕竟程家养育程似锦十八年,从情感上来说比那个忽然出现的亲生子要亲近不知道多少,而且另一对父母都已经去世了,程家不可能让程似锦一个人回到市井中去,她们又不是养不起一个孩子。所以无论是为了程似锦还是程家的名声,她们都不会让别人知道有抱错孩子这件事。

    只是不知道那个刚刚找到家人的少年是怎么想的,明明他才是亲生的孩子,却要跟罪魁祸首的孩子一起分享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真是可怜又好笑。

    *

    然而让南嘉没想到的是,那个真正的程家小少爷会过得那么差劲。

    程家主宅的庄园非常大,碧绿的草地和澄澈的湖泊,以及被围在中间的豪华大宅都看起来相当奢侈。特别是在夜晚暗下来,里面的灯光和月光交错打在草坪上,格外辉煌。

    在经过花园小径,见到那个被泼了一身酒的少年时,南嘉就很快猜到了他的身份。因为他的确和程家人长得很像,斯文俊秀的五官和他的姐姐几乎一模一样。

    说来都好笑,她是来参加程家给她们刚接回来的少爷举行的宴会,然而这位真正的少爷却有些狼狈地被几个人围在中间,在一群有钱人家的小姐少爷们里格格不入。

    像是察觉到了南嘉的目光,那个长相出众的少年隔着人群和她远远地迎上了她的视线。他的眼睛如墨玉般漆黑明亮,虽然神情漠然,但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也漂亮的惊人。他很快收回了目光,眼底平静无波地看着面前正在找他麻烦的几人。

    南嘉知道程家人长相都很出众,程似锦在其中更胜,但程似锦是那种张扬傲慢的俊朗,而这个少年并不输他,却是另一种眉目如画般的精致。而程家人几乎都比较偏向柔和,之前南嘉还以为程似锦是基因突变,没想到根本就是基因没对上。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他应该叫……

    “喻礼,你搞清楚你的身份,你姓喻,不姓程。我只有程似锦一个哥哥!”

    啊,对,喻礼。这也是个充满期许的名字,只不过这是喻父提前给自己亲生孩子取好的名字,而不是属于喻礼的。

    正阴阳怪气带着人讥讽喻礼的正是程家的四小姐,也就是比程似锦小了叁岁的妹妹,程华清。圆圆的一张小脸,还有点婴儿肥,圆溜溜的眼睛,长相很可爱,然而小姑娘今年才十五岁,和程家沉稳的大小姐还有冷漠的二小姐不一样,她是小姐脾气,平时眼睛都要长到头顶上了,而且和程似锦年纪相近所以经常一起胡闹。南嘉知道她其实没有坏心,只是小孩子气,认为喻礼回来之后排挤了程似锦。

    就像是这场宴会,为了喻礼而开,别人不知道内情,但华清知道这会让程似锦难堪。她一时没办法接受跟自己闹腾了十几年的叁哥不是亲生的,所以才会帮程似锦打抱不平。

    “你劝你别想你不该想的东西,不然我……”

    “华清。”南嘉叹了一口气,走过去喊住了她。

    咄咄逼人的程华清一愣,立马转过来,旁边她的几个小跟班也都让开了。

    “南嘉姐,你怎么没进去啊!”她兴奋地推开那几个人过来,拉住了南嘉的手,看南嘉今天穿了一身掐腰的西装,立马眼睛亮亮地说,“姐姐,你今天好帅啊!”

    南嘉看她一副无事发生的样子,看了一眼衣服上还有红酒渍的喻礼,问她:“你刚刚在干什么呢?”

    “咳、咳咳。”程华清这才想起来自己在欺负人呢,尴尬地解释,“我跟他闹着玩呢。”

    她看见南嘉仍然笑着,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这小姑娘跟程似锦一样,喜欢谁就没脾气了,而且还很注意形象,欺负人这种事情被看见还是很不好意思的……

    南嘉只是看她一眼,把她看得脑袋都快低到地里了,才走过去,从推推搡搡的几个少女少男中牵住了一直低着头沉默不语的喻礼的手。她察觉到在她握住他手的一瞬间,他下意识想把手抽回去,但最后还是仍由她握住了手臂。

    华清一直憋到看着南嘉牵着喻礼走了,才撇了撇嘴:“他不会是连南嘉姐都想抢吧?”

    “这种从小地方来的人,做这种事也不是没可能啊。”一个男生附和她的话。

    实际上,喻礼出人意料的是个优秀的少年,不仅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勤工俭学供自己读书,还要帮助自己烂透了的父亲还债。

    不过这样的优秀是在普通人眼里的而已。在这种圈子,被普通人养育十多年的孩子几乎就算上不了台面,哪怕成绩再优异又怎么样,对她们来说也不过是看不上眼的泥腿子。如果不是喻礼的真实身份,除非他长大后靠自己走上人生巅峰,不然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和程家有任何关系。

    华清觉得这个人说得很有道理,立马指派他去通风报信。

    “你快去告诉我叁哥,喻礼勾引南嘉姐去小花园了!”

    *

    里面的宴会正热闹,远远都能看见漂亮的窗户里交错的身影,但南嘉并没有带着喻礼进去,而是往花园里找了一处没人的地方,才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手帕递给他。

    她语气温柔地跟他说:“先擦一擦吧,等会去换一件。”

    一直一言不发跟着她的喻礼接过手帕,却在手帕沾上自己胸口的酒渍之前犹豫了。

    他现在的确有些狼狈,红酒浸湿了他的衬衣,透出了底下肌肉的线条,南嘉能从外套没有遮挡住的地方看见他漂亮的锁骨,还有白皙又染着红酒的胸口,以及线条和形状都非常好看的腹肌。

    看来他辛苦打工的那段日子锻炼的不错,虽然看上去像是一颗松竹,身材却恰到好处,每一处地方都足够饱满却不会过于浮夸,十分有少年感。

    南嘉笑眯眯地看他:“怎么了?放心,这是我自己用的手帕,是干净的。”

    她觉得喻礼有必要先擦一擦。

    喻礼仍然没有用那块手帕去擦身上的污渍,他看着自己染上脏污的衣服和那块洁白的手帕。就这么僵持片刻,他才低声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他声音和他俊秀的外表一样,犹如山间清流一样清冷悦耳,低声说话时像是羽毛拂过在南嘉的心口拂过。花园里只有月光照在小径,南嘉看不清他微微颤动的睫毛,但能听见他带这些紧张的语气。

    真可怜,看来他在程家这几天一定过得很不好吧。想想也是,他被程似锦的父亲那么对待,结果回到了程家,却还要被人认为是想要抢走程似锦的东西。而且对于一个从小艰难长大的人来说,上流社会的礼仪和知识他都不知道,整个程家只有他是格格不入的。

    肯定很没有安全感吧,明明他才是真正的大少爷呢。

    想到这里,南嘉轻轻地笑了一声,抬起手摸了摸他的头:“她们欺负你,我当然要帮忙了。你知道我是谁吗?”

    喻礼仿佛受惊般抬起头,原本一直漠然的、事不关己的双眼抬起来看着南嘉,像是意外她会摸自己的头,眼睛里有些慌张,更多的却是月光照在他眼睛里说不清的光亮。他张了张口,像是想说什么。

    然而还没等他说出来,一道刻意压低仍然充满愤怒的声音就打断了他即将出口的话:“——你们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