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最后一只秋老虎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许浅和冯翊的订婚宴被安排在冯家的别墅举行,她对场地不怎么熟悉,所以视频的时候她没有看出任何端倪。

    她等仪式结束,在二楼一个阳台找到卫翀。

    若不是他在宴会厅那番表现,她对他兴许还会有些歉意。

    但这两个小时给足了她时间复盘。

    她这一次算是阴沟里翻了船,算她技不如人。

    许浅需要的是一场速食的恋情,既然是游戏,输赢并没有那么重要。

    卫翀听到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的声音,转过身,毫不意外她会找过来:“我应该把你当成我的女朋友呢,还是应该叫你一声表嫂?”

    许浅缓缓走到他身边:“随你。”

    虽然他在大厅的时候已经选过了。

    卫翀把手搭在栏杆上:“表嫂找我有什么事?”

    “好玩吗?”

    他对她笑笑:“你说你吗?”

    他的笑容越来越恶劣:“身娇体软水又多,玩着还不赖。”

    大概这才是他真实的面目,扮演成温柔体贴、绅士有风度的模样只是为了让她上钩。

    卫翀抛过去同一个问题:“你呢,你觉得好玩吗?”

    若不是他早就知道她已有订婚对象……怕是要被当成傻子任由她骗得团团转。

    “你原来打算骗我到什么时候?”

    许浅像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弟弟:“我骗你什么了?”

    他从那天的电话说起:“那天给你打电话的不是许望锦吧。”

    他也早就看到了她发给傅洵的回答。

    她对他只是“玩玩的”,是有多爱玩,装没看到未婚夫的电话,扭头就贴着他和他做爱。

    不止,她说很久没有谈恋爱了,要参加的订婚宴其实是她自己的,就在两个小时前,她还毫无愧色地告诉他,冯翊只是她的合作伙伴。

    “一通电话而已。”

    许浅想起那盒套,不过是鼓励她上钩的鱼饵,为了上她还特地请了假。毕竟接下去大家都会很忙,毕竟过了订婚宴的这一晚也不会再有机会。

    所以她那一秒没有看错,他的表情确实是冷的。

    她的直觉也没有错,他不把她带到卧室做,是因为在他这个有洁癖的人眼里,她只配在那做。

    医院大概也没有什么急事,找个合理的借口把她送回去而已。

    这叫什么,打雁的人被雁啄了眼?

    像这样互相把底牌摊了也好:“你可以直接戳穿我,为什么玩我?”

    她很想知道理由:“如果你是因为冯翊,没有必要,他在外面有很多女人。”

    “那你们还真是般配。”

    无非是这么几种,因为冯翊,因为小时候告白被拒,再不然就是因为无聊。

    许浅脸上又露出她标志性的酒窝:“你也没好到哪里去,知道我是你的表嫂,还跟我睡?”

    “送上门来的,没理由不要。”

    也是,他要在乎跟冯翊的兄弟情,压根就不会碰她。

    “都是出来玩,各取所需不好么。”

    既然都是图个乐子,何必玩到这么尽。

    除非他天生自尊心和道德感都强于常人,非要给她一个教训。

    卫翀嗤笑一声:“难不成表嫂这会找我,是还想再续前缘。”

    “是啊,我对你的表现还算满意。”

    如果他愿意跟她这么继续下去,她很乐意。

    “你不怕我告诉你的未婚夫了。”

    他刚刚的表现,跟直接告诉冯翊“我上了你的未婚妻”还有差吗。

    许浅无所谓:“我和他只谈利益,不讲感情。”

    卫翀愈发觉得好笑:“但我为什么要和别人共用一个女人?”

    共用?许浅微微皱起眉头。

    许浅:“因为我们对彼此都有好感。”

    “我不缺女人喜欢。”

    许浅反问他:“难道我看上去缺男人喜欢?”

    卫翀尝试理解她的逻辑:“所以你现在是在盛情邀请我做你们婚姻的第叁者?就因为我对你有一点点好感?”

    “谈恋爱和结婚本来就是两码事。”

    卫翀冷眼看她,她完全不觉得自己的这番论调有问题。

    许浅的声音没有一丝波澜:“我承认我对你的感觉不太一样,你让我心动。”

    她像解数学最后一道大题的时候写到了最后一个步骤,还不舍得轻易放弃:“我在想我可以努力改变你,或者只能努力放弃你。”

    她正在努力实现前者,后者还未到时候。

    卫翀靠近她:“你就那么自信我会被你改变?”

    许浅维持着好看的笑容:“你也可以试试改变我的想法。”

    想要验证结果,首先得入局不是吗。

    “许浅,你原来就是这样的人吗?”

    起初他还设想着她有什么难言之隐,她却坦荡荡得承认了自己只是想玩。

    他还记得二十岁的她,聪颖过人,气质出尘,是他年少时候的白月光。

    是人就都会变,他知道她也会变,但他怎么也想不到,变化会是天翻地覆的。

    他的白月光不仅想出轨,还把主意打在他身上,并且还假用了爱情的名义。

    还有另一种解释,她本就是没什么底线的人,他在年少时对她的爱慕全凭想象。

    “为什么不考虑一下?”

    “不如你替我找个理由,”卫翀颀长的手指抚上她的脸庞,指腹在她细腻的皮肤上摩挲着:“我要拿什么说服自己做一个第叁者?”

    “除了名分,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啧啧,厚颜到堂皇。

    卫翀还真就跟她杠上了:“除了名分,我什么都不用你给。”

    “如果我想给你我的爱情呢?”

    他们之间从一开始就是你瞒我骗,她对全部的谎言视而不见,竟然还要跟他谈爱情。

    到了这个时候,卫翀开始佩服她:“我已经开始好奇了,你的爱情到底长什么样子。”

    “试试不就知道了。”

    卫翀换个思路:“不如我让你选,你出去宣布订婚作废,和我在一起。”

    要她放着兆天集团未来的掌权者不选,选他么……

    “我虽然喜欢你,但没有到愿意为了你放弃事业的程度。”

    卫翀嘴角露出一丝嘲弄:“你就这么自信冯翊能给你想要的。”

    “这样吧。”

    既然爱情送不出去,许浅再给他一个建议:“我给你随时喊停的权利。”

    她拿出在生意场上谈判的气势:“这是我最大的诚意。”

    “如果你有病,”卫翀深情地吻上她的额头:“欢迎你来我院就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