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替身成了主角白月光养的鱼(穿越) > 章节目录 分卷(8)
    你是谁?

    第13章

    余锦听见了乔子衿的问话,他的心脏碰碰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对。

    而乔子衿锐利的眼神更像是向刀子一样刮到他的身上,余锦害怕对方看见自己的脸连忙低下了头,而乔子衿也再也坚持不住了低头栽倒了枕头上,酒精加上高烧让他的大脑一阵晕厥,这么狠狠地晃荡一下让他的头更疼了,他闭上眼睛想要休息一下,谁知道就这样睡了过去。

    余锦见他睡着了,也松了一口气,他这才轻手轻脚的走到床头柜那里翻找药物,很快便找到了一根水银温度计,尴尬的是这个温度计必须要夹在人的胳膊那里才能够测温。

    余锦只能再碰乔子衿一次,他已经下定决心了,如果乔子衿醒了,又问他是谁,他是绝对不会出声回答的,他要做一个安静的透明人。

    余锦堵第二天早上乔子衿醒来之后会忘记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或者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余锦走到床边轻轻的将乔子衿的被子拉了下来,乔子衿的身上还穿着睡袍,想要给他量体温,就必须将他的上衣脱下来,这让余锦有些纠结,但是看着乔子衿紧皱的眉头,这种紧急时刻他也不在意那么多了,直接将乔子衿腰间的绑带解开了,然后心一横将他的上衣拉开一些。

    余锦的手也无意间碰到了乔子衿光滑结实的腹肌,这让他不由在意心里感叹了一句:手感真好啊。

    余锦甩了甩头抛去脑中杂乱的想法,他拉开乔子衿的胳膊,将温度计放在乔子衿的胳膊下面,然后又将他的胳膊压回去,这期间他的动作非常的轻柔,乔子衿也依旧沉睡着。

    余锦趁着量体温的等待时间,去饮水机那里接了一杯温水,等时间到了他才将体温计从乔子衿的胳膊下面抽了出来。

    这次乔子衿感受到了余锦的动作,他渐渐的从昏睡中醒过来,他想要睁开眼睛看看自己身边的人是谁?

    可是乔子衿的眼皮又沉又重根本就睁不开,余锦也根本没有注意到乔子衿的挣扎,他拿着温度计仔细的看着上面的刻度,乔子衿现在的体温是39.5,发高烧了。

    余锦立马放下温度计,蹲在床头柜前面翻找药物,就在这时乔子衿也彻底睁开了眼睛,他艰难的转过头来想要看清余锦的样貌,但是只看见了余锦黑黑的后脑勺。

    乔子衿见状只能观察他的穿着,他发现余锦穿的是一身白色衣服,他记得自己的助理今天穿的是一身黑,所以这个出现在自己家里的人到底是谁?他到底要做什么?

    余锦也感受到了乔子衿的目光,还通过余光看见他从床上坐了起来,余锦害怕他看清自己的脸,情急之下便拿起旁边的购物袋套在了自己的头上。

    乔子衿看着余锦如此紧张的样子更加的疑惑了,根据他之前给修量体温的事情,他感觉对方不是坏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不肯正脸见自己,乔子衿艰难的张开嘴用略微沙哑的声音问道:

    你到底谁?

    听见他的话余锦没有回答,他只是沉默的转过来,然后对着乔子衿伸出了自己的手,又用另一只手将水杯递给他。

    乔子衿沉默的看着这个头戴纸质购物袋连眼睛都不肯露出来的人,又低头看着他手心里白色的药片,他就是大脑在迟钝也明白了对方是什么意思,他是想要自己吃药。

    要是平时乔子衿一定不会接下余锦的药,但是他本身对于余锦就有种天然的信任,又因为发高烧的缘故他的警惕心彻底消失,所以才缓慢的伸出手拿起余锦手里的药片,他的动作有点慢,因此不小心用指尖碰到了余锦的手心,他心里闪过一个念头:好凉。

    乔子衿一边想一边就着温水将药片吃了下去,余锦见他吃完药了,便去了浴室将吹风机拿了出来,然后沉默的走到床头站在乔子衿背后,又伸出用一只手按住对方的肩膀,让他不要转过头看见自己的脸。

    余锦的大力让本就虚弱的乔子衿无法反抗,他只能垂坐着感受着热风不断的吹着自己的头发,乔子衿的湿发也渐渐干了起来,这让他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

    乔子衿迟钝的大脑也慢慢开始了运转,他在思考这个照顾他的人到底是谁,可是猛烈的风不断的在他耳边吹起,将他的思绪吹的更加混乱,不知道过了多久风才停了下来,乔子衿也没有想出来对方到底是谁。

    他只能混混沌沌的看着余锦背对着他摘下纸袋,然后走出卧室,对方高挑的背影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上。

    没过多久乔子衿在药效的作用下深深的睡了过去。

    等第二天早上的时候乔子衿的烧已经完全消退了,他才彻底清醒,他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没有第一时间下床洗漱,而是坐在床上沉思。

    余锦也从鱼缸里游了出来,仔细观察着乔子衿的反应,乔子衿又恢复了往日的高冷,让余锦猜不出来他在想什么。

    此时乔子衿只是在回忆昨天晚上的事情,他隐隐约约感觉昨天晚上好像有个人在照顾他,但是他因为醉的太深,后来好像又发高烧了,他不确定是不是幻觉,是不是真的有人出现在他的身边?他可以肯定照顾他的人不是小林。

    随后乔子衿想到自己的家门是使用指纹解锁的,除了录入指纹的人能够进来,其他人是进不来的,而且他仔细看着卧室里的摆设,好像没有被动过的痕迹,不太像是有人来过。

    所以昨天晚上应该是他产生了幻觉吧。

    乔子衿想要起床喝水,突然看见了在角落中的购物袋,他突然想起来昨天晚上照顾他的那个人就是头戴这个购物袋,他记得对方好像是穿着白色卫衣,蓝色的牛仔裤,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印象了。

    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人进来的话,别墅附近的监控一定能够拍下他的身影,乔子衿打算看一下昨天晚上的监控录像,便给物业经理发了一条信息,

    物业马经理在收到乔子衿的信息时,有些纳闷乔子衿怎么又要看监控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想到乔子衿的大明星身份,在心里猜测道:难道他们小区有对方的私生饭混进来了?

    他想到小区里还有其他明星、富豪,他觉得他们小区应该在戒严一些,免得出现问题,失去购房大客户。

    乔子衿不知道马经理想的这么远,他拿到监控后便开始看了起来。

    第14章

    乔子衿仔细的查看监控,录像里面漆黑一片,但是他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乔子衿仔细的辨认着监控中的影像。

    突然一个人影从视频中出现,乔子衿紧紧的盯着这个人影,很快这个人影走到了路灯下,露出了她的脸,是一个女孩,并不是他要找的人。

    乔子衿一直坐在床上看监控,即使是快进了,他也看了一个多小时,并没有发现有人进入他的家,他记忆中的那个穿着白衣服的男生就好像凭空出现的一样,昨天晚上的一切都好像是他的幻觉一样。

    可是乔子衿的直觉告诉他昨天晚上的一切都是真的,但是他又没有证据证明这一切,这让他陷入了沉思,思考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种可能是对方是黑客或者认识黑客,将监控修改了,另一种可能就是他喝多了,误把幻觉当真了。

    乔子衿想了想便将这段监控发给了黑客朋友,请对方帮忙查看一下视频真假,很快他的朋友就给出了回复。

    black:乔,这段监控录像是真的,没有修改的痕迹。

    。:好的,谢谢。

    乔子衿并不觉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是幻觉,但是他想不通对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乔子衿不打算继续想了,他走进了浴室准备冲洗一下身体。

    进入浴室后他就将睡袍脱了下来,随后通过镜子就看到自己的肩膀处有一个淡淡的手印,他有些疑惑这个手印是怎么来的?

    他仔细回忆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这才想起来那个人在给他吹头发,为了防止自己看见他的脸,所以强行用手按着他的肩膀。

    乔子衿对着镜子看着自己肩膀上的手印,他感觉对方的手比他的小,而对方的这个行为让他不由深思了起来。

    他为什么怕自己看见他的脸,难道他们认识?

    可是他认识的人中没有可以和对方的身形对得上号的人,乔子衿可以肯定自己和对方一定有着什么联系,至于什么联系他想不出来。

    乔子衿一边思考一边打开了花洒开始冲洗了起来,过度思考这导致他洗澡的时间有点长。

    余锦见他一直没有从浴室里出来,又有些担心他的身体是不是还没有完全恢复?会不会是晕过去了?他要不要去浴室里看看情况?

    可是现在乔子衿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他不敢贸然变回人形去浴室查看情况,他怕自己被抓个正着,然后被送进警局,被渣渣于朔取笑。

    但是乔子衿一直没有出来,这让余锦的有些忐忑不安,他侧耳仔细的听着浴室里面的声音,可只能听见哗啦哗啦的声音,根本听不到乔子衿的呼吸声,余锦忍不住想到他不会真的晕过去了吧?

    想到这里,担忧战胜了他的胆怯,余锦决定从鱼缸中跳到浴室门口,用自己的鱼身一探究竟。

    随后他便漂浮到水面上然后一个跳跃,身体自然的从鱼缸中落到了乔子衿的床上,他刚想跳到浴室那里就听见了一阵走步声,乔子衿没事那太好了,不过他要余锦赶紧跳回鱼缸中。

    余锦一个弹跳便从床上飞起,飞向鱼缸的方向,但是因为时间紧迫,加上他起跳没有准备好,他的身体直接撞到了鱼缸表面,然后顺着鱼缸滑落到了地上。

    乔子衿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了趴在地上的小鱼,鱼缸距离地面至少1米的距离,小鱼从这么高的地方摔到地上,这让他不由有些担忧,他害怕小鱼的身体出现问题,因此便立马蹲下身体,将小鱼放到自己的手心里仔细查看。

    他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摸了一下余锦的尾巴,发现没有出血,小鱼的尾巴应该是没有问题,乔子衿顺着余锦的尾巴一点点往上摸,很快摸到了余锦的腹部,轻轻的按压。

    身体被人这么摸,这让余锦只感觉有些尴尬,他甩了甩尾巴抽打乔子衿的手心,示意对方不要摸了,但是乔子衿好像感受不到一样,继续的用手指检查他的身体,在他光滑的鱼身上摸来摸去。

    余锦真的想口吐人言告诉对方自己真的没有事,可惜他只能想想,余锦生无可恋的望着天花板,任由乔子衿的手在自己的腹部按来按去,他感觉对方好像在给他按摩一样,他觉得还挺舒服的。

    可是乔子衿的手指却慢慢向上,移动到了他的鱼嘴处,还用手指摸了摸他的鱼嘴。

    乔子衿想要掰开小鱼的嘴,看看口腔里有没有出血,但是余锦根本就不配合,这让他非常为难,乔子衿只能用自己最温柔的声音说道:小鱼乖,把嘴张开给我看看里面有没有出血。

    乔子衿自以为自己很温柔,实际上在他的声音非常的僵硬,要不是余锦是个成年人,恐怕会被吓到,余锦听着他的话已经彻底明白他要做什么,但是他不可能立马张开嘴,因为这样会被怀疑的,虽然他不知道乔子衿已经知道他听得懂人话了。

    乔子衿见余锦用圆溜溜的眼睛懵懂的看着自己,看起来好像听不懂自己的话,他感觉余锦是故意的,但是他也无法确定,只能重复道:小鱼乖乖张嘴让我看看你里面有没有出血。

    见余锦还没有任何反应,乔子衿轻柔的嗓音又变得有些低沉,他低垂着眼睛看着余锦说道:不然我只能使出我的杀手锏了。

    第15章

    听着乔子衿的话,余锦实在是忍不住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他在心里吐槽着:

    乔子衿啊乔子衿威胁一条鱼你可真是好样的,不知道吗粉丝知不知道你是这样的人?

    哼,我就不信你对一条鱼能够使出什么大招来。

    乔子衿看见余锦突然翻起了白眼,他更紧张了,觉得自己的小鱼是不是要死了?

    乔子衿有些心急如焚,但是医生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赶到,他叹了一口气,准备继续自己的检查。

    余锦一直不肯配合张开嘴让他看看,乔子衿只能使出自己的大招了,他起身将墙上挂着的饰品上的羽毛摘了下来,然后拿着羽毛在余锦的鱼鳍那里轻轻的挠了两下。

    轻柔的触感让余锦感觉有些痒意,这让他忍不住张嘴笑了起来。

    乔子衿的眼力也非常的好,他在余锦张嘴的一瞬间就用手指捏住他的嘴,然后扒着他的嘴仔细的看着余锦的口腔内壁有没有出血。

    余锦从来没觉得会有这种尴尬的事情发生,他想要将嘴巴合上,但是乔子衿的力量非常的大,让他根本无法合上嘴。

    昨天晚上他强硬的按着乔子衿不让对方回头,今天乔子衿按着他的嘴不让他的嘴闭上,真是天道好轮回风水轮流转啊,余锦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只是一条鱼而已。

    余锦的想法乔子衿接收不到,他非常仔细的观察着余锦的牙齿,见他的牙齿生长的非常的整齐,牙齿也非常的白皙,上面没有一丝血迹,口腔内壁也没有血液流出了,乔子衿看到这里可以暂时确定余锦的内脏没有任何的问题,便松开了他的嘴。

    余锦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感觉自己的嘴终于是自己的了,接下来自己可以回到自己的大鱼缸里了吧?

    事实证明余锦想多了,乔子衿为了在医生到来之前能够看到余锦,就又将他放入了之前的小鱼缸中了,然后便开始换衣服。

    余锦看见乔子衿开始脱衣服,就将自己的眼睛紧紧的闭上了,他才不看呢,他又不是一条小色鱼,再说都是男人他有的我也有。

    可是衣服的摩擦声让余锦更加的心痒难耐,但是他都强行忍住了,等乔子衿换好了衣服他才睁开眼睛。

    就在这时门铃也响了起来,乔子衿抱着鱼缸走到了客厅那里,余锦有些好奇他这是要带着自己做什么?

    余锦只看见乔子衿将鱼缸放到了茶几上,之后快步走到了门口,打开了房门,一道温润如玉的男声响了起来。

    乔先生病鱼在哪里?快让我看看?

    我放在茶几上了。

    邱医生转头就看见了躺在透明鱼缸中的余锦,果然如乔子衿微讯上发的一样漂亮,可是走进一看发现这条鱼看起来好像有些生无可恋的样子,邱医生便说道:

    它看起来好像有些憔悴。

    乔子衿一听这话顿时紧张了起来,他说道:我家小鱼从一米多高的鱼缸中跳了出来,他这是不是摔坏了,内脏会不会出现问题?

    当事鱼余锦听着两人的话,在心里吐槽道:被你折腾了半天能不憔悴吗?没病也被折腾出病来了。

    邱医生听着乔子衿的话便开口说道:乔先生你先把小鱼放进盘子里,底部留有一层水就可以了。

    乔子衿听着医生的话立刻就去了厨房,拿出了一个水晶果盘,在底部注入了薄薄一层的水,随后将果盘端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