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大佬总以为我俩看对眼了(穿越) > 章节目录 分卷(56)
    林照丢了手机下去,啪的一声,细不可查的响声从地面传了上来。

    他没接呢。林照面无表情地看向楼下,我的手上是他的作品,我的最后一通电话是打给他的。

    林照回头,看向贺慈,你猜猜,新闻会怎么写?

    贺慈,我要你的小艺术家,这辈子都要像你一样,永远活在我的阴影里!

    就在这里,葬送他的后半生!

    林照说完,闭上双眼,缓缓伸展开他的双臂,以拥吻的姿态向下倒去。

    下面是惊慌失措的人群,无奈的狂喊着,林照享受着下坠的快感,死之前被大家这样的关注,似乎也是件不错的选择。

    他会永远热烈明朗。

    耳边响起贺慈低哑的声音,林照看到同他一样悬在半空的贺慈,瞳孔剧烈收缩着。

    不敢相信,贺慈居然真的跳了下来,他手里紧紧攥着言喻跨在他身上的小熊针织的毛线带,另一端勾在天台凸起来的地钉上。

    两个人以悬空的姿态落在教学楼五层的窗口处。

    毛线的针织品极其结实,但负担两个人的重量,对于贺慈来说,并不是件轻松的事。

    很快,过细的承重带在贺慈手心勒出一条深红的印子,殷红地血迹透过指缝缓缓流到手腕上。

    贺慈眉头紧紧皱着。

    他不会!林照在他手里死死挣扎着,贺慈...你撑不住的,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你不怕那只手废掉吗?

    不担心言喻会嫌弃你是个废人吗?林照整张脸近乎扭曲,对了,你是个程序员啊,我差点忘了,没了右手,你能做什么呢?

    林照的不断挣扎,饶是贺慈也撑不住。

    头顶传来一阵毛线被水泥天台割裂的声音,两个人不堪重负地又往下滑了一大截。

    林照嘴角仰着得意的笑,快放手吧,贺慈,没有人会爱一个废物,你们俩总有一个人要毁掉,然后另一个人痛不欲生啊哈哈哈...

    他癫狂地笑着。

    闭嘴!贺慈没有多余的力气听他废话,掌心的血迹顺着手肘,一滴一滴地往下落。

    人群里又是一阵炸裂声,消防车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了过来,充气垫在下方以极快的速度撑了起来。

    贺慈抬头,看了眼撑不了多久就会断掉的带子,然而下方的充气垫也才充了一半的样子。

    头顶的烈日焦躁,额前的汗滴顺着侧颊往下落,贺慈忽然想起来冰箱里左边放的是昨天的剩菜,不知道他的小艺术家有没有那么聪明,要先吃右边的,是他今天出门特意做的。

    他会爱我。贺慈低喃,他会一直爱我。

    今天出门的时候,言喻亲他了,不知道明天言喻会不会更想他,但也可能会少一点想他,因为他今天说谎了。

    他不会!林照的挣扎仿佛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没有人愿意去照顾一个废人!

    包里的糖从扯出的缝隙里一颗一颗的往下掉,贺慈听不见他那些怨怼,此刻却分外怀念那颗没有被他迟到的水蜜桃味儿的软糖。

    嘣的一声,贺慈瞳孔瞬间放大。

    带子断了。

    第72章 完结

    林照当然也听到了那一道断裂的声音, 后颈忍不住微微浸出冷汗,害怕的同时,紧跟着也松了一口气。

    终于断了, 连带着他这一辈子糟糕透顶的人生。

    急速下坠的强烈感袭来的一瞬间, 贺慈下意识往人群里看了一眼, 没见到想见的人时, 不经意红了眼,那一瞬间居然还有还从心里淡出了几分庆幸。

    庆幸自己很早之前把银行卡给了他, 也庆幸他没来, 也庆幸自己在他心里依旧还是那么一个温温柔柔的人。

    但也遗憾。

    遗憾没能再见到最后一面。

    耳边恍然传来细碎的哭声和低低的喘息声。

    贺慈一瞬间几乎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直到真真切切的感悟到自己拽着的带子被人揪在手里, 恍惚间抬头, 最先看到的就是言喻那双白净的手腕上, 毛线带被死死缠了好几圈。

    贺慈!松手!言喻咬着牙。

    额角的汗水混着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贺慈的脖颈上,言喻的胳膊紧紧擦着水泥浇筑的窗台, 白色的衬衫被泛黄的窗台擦出一道不明显的裂缝, 透过那条缝隙隐约能看见被擦破皮的胳膊, 以及微微渗透血迹的棉絮边缘。

    言喻整个人一半的身子落在窗外, 好像林照稍微那么一挣扎, 三个人不到片刻都会掉下去。

    他会把你拖下去的!

    言喻使劲晃着脑袋, 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掉, 手肘上的青筋被线绳勒的凸起,周遭瘦瘦的一层皮肉凹陷下去,深红的勒痕触目惊心,越发显得他整个人清瘦的可怜。

    贺慈摇头。

    他不能在我手上出事,贺慈目光落在言喻被勒出血的手腕上, 目光里的破碎依稀可见,一点一点松开手上的线绳,我们都要清清白白。

    不要了贺慈,我不想你做好人了!

    言喻顾不得那么多,费劲儿地垫着脚,探出手,往下够着贺慈的手,他急的话也说不利索,带着哭腔,眼泪一个劲儿地往下掉,贺慈你要是敢松手,我明天就跟别人好,我把你的照片放在床头,天天看着我跟别人上床!

    贺慈我不准你松手!

    算我求你了贺慈!你再使点劲儿,往上够着我的手,言喻红着眼睛,急得语无伦次,落的脸上哪里都是泪痕,冲贺慈伸着手,没有你我不行的,我一个人不行的!

    松开他!我没那么多力气,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充气垫就在下面,他不会怎么样的!言喻腕上渗着血。

    贺慈,松手!老蒋一把抢过校长手里的大喇叭,在下面拼了命的喊着,有消防员在,他不会有事的!

    快松手,班长!

    松手啊同学!消防员也着急地在下面喊,他会拖累你们两个人!

    慈哥,你快松手,为了他不值得!

    赵轻轻几个人不由分说地就往五楼的教室里冲。

    贺慈瞥了眼下方膨胀起来的垫子,尚未来得及做出思考,耳边就传来言喻带着哭腔的委屈声,即便在烈烈风声和人群的恐慌中,也没能消逝。

    贺慈,我疼。

    他抬头,言喻冲他晃着手腕,入目可见的红色斑驳盘桓在言喻本该拿着画笔的腕间。

    他在喊疼。

    吧嗒一声,头顶一滴冰凉的泪珠溅在贺慈手腕上,渗进血液里,带着难言的蚀骨滋味儿。

    贺慈心口没来由地猛的一疼,他最受不住言喻掉眼泪了。

    鬼使神差的,贺慈紧紧攥着林照的胳膊动了动。

    他想抬手,给难过的言喻擦擦眼泪。

    快牵我!

    言喻不知道害怕一样,探着身子顺势又往下坠了些,紧紧拉住贺慈手腕的那一刻,他突然没来由地开始掉眼泪。

    难过的不想出声。

    他当初只教会了贺慈怎么学着去善待这个世界,却忘了教会他怎么善待自己。

    是以真正握住贺慈掌心的那一刻,言喻只觉得心里没来由地安稳,眼泪混着贺慈手腕上湿黏的血液一点一点往下淌着,冰冰凉凉的,他也顾不得那么多,贺慈是脏的还是干净的,都是他的。

    撑住言喻!

    身后传来几声焦急地呼喊,言喻手腕上的力气猛然一轻松,从他背后争先探出几双手,把两人先后拉了上去。

    陆宣一看贺慈和言喻满身的狼狈,心里的怒火撑不住地就想往外冒。

    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你!要死死远点,少他妈跟我们扯上关系,想脱谁下水!

    你妈的死跟贺慈有什么关系,你爸和宋美云那样,是贺慈愿意的吗?你阴魂不散地纠缠了我们这么多年,也该反省反省了,当初是贺慈自己要参加国赛的吗,是不是你那几天天天教室门口堵着他,正常人谁受得住?他为什么退赛,他家里出了事,他也身不由己,凭什么人人都要围着你们家转?他如果知道你妈是那样的,他死也不会退赛!

    林照双眼呆滞地看着面前这群人,藏在袖口的拳头紧紧攥起来,不过片刻,又像是全身的力气被狠狠抽走一般,手无力地松开。

    这间教室里,满满当当站着的人,全都在围着贺慈转,不管他怎么努力,站在人群中间那个,会第一眼被他母亲注意到的那个人,永远不是他。

    陆宣一脚踹在林照肩头,踹的他在地上滚了几遭,浑身沾满了老教室里的泥土,踹了几脚,又觉得不够解气,带着一伙人拎着林照的衣领就往隔壁教室走过去。

    言喻无暇和他们那些人去计较什么,满脑子空荡荡的,后怕地坐在地上,脸上的泪痕沾着泥,像个脏小孩似的,沉默地看着靠在墙角的贺慈,也不掉眼泪了。

    两人这么静默了几分钟,贺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他也不敢说话,只是低着头,双手合拢着,攥着言喻的手指,却又不敢用多大的力气。

    言喻一哭,他是最束手无策的。

    见他不说话,言喻抽出手,从地上站起来,一言不发地朝教室外面走过去,他觉得自己可能需要时间去重新规划贺慈对世界的定义。

    贺慈不需要多善良,如果光明正大地活下来对他很难的话。

    忽然腰上猛的被束缚,身后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腰间那双紧紧箍着他的手,生怕他离开似的,力气大的可怕。

    言喻也不挣扎,任由他抱着。

    我错了。贺慈双手交叉着,锁在言喻腰间,额心抵着他的后颈,整个人以微微蜷缩着的姿态,把言喻禁锢在怀里。

    言喻很少看见贺慈流露出这样的姿态,但他也知道,这是贺慈极其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他用我来要挟你,言喻垂着眸子,声音低低的,是不是?

    没有。贺慈回答的干脆利落。

    是吗?

    言喻的语气轻飘飘的,他以前没少用贺妗要挟你做什么吧?这次能让你退步,要么是我,要么就是你还喜欢谁?

    贺慈不说话,只是箍着他的手越发紧了。

    言喻其实也是很聪明的,贺慈教他课业的时候就发现了,很多题贺慈讲一遍,言喻就能明白个大概,第二遍第三遍换了题型,他也很少有出错的时候。

    贺慈。言喻低低开口,我不希望自己是你的累赘或者怎么样,我也不希望自己一句话会让你连你的命也不要。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觉得,在这份感情里,对你是不公平的。

    你明白吗贺慈?

    从刚才起,言喻展现给贺慈的,一直是非常理智的状态。

    这样的言喻很难让贺慈不害怕。

    言喻每次一开口,贺慈的心都是紧紧绷着的。他无法想象如果言喻真的说出了那一句我们不合适或者是我们分手吧,这样之类的话,他会崩溃到什么程度。

    你教教我。贺慈抵着他,锁着的手微微颤抖着,像个不会上学的小孩,声音近乎沙哑的恳求,我学的很快,别放弃我。

    贺慈,言喻在他怀里艰难地转身,对上那双无助的眸子时,心口还是不可抑制地疼了一下,因为你骗我...

    是,贺慈害怕的唇色也带着些惨白,下次不会了。

    低血糖的时候,贺慈总会这样,他实在被言喻吓怕了。

    所以我决定,言喻伸手,给他擦掉眼角溢出来的冰凉今天不要像昨天那么想你了。

    言喻看着贺慈那双略显呆滞的目光,像是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神色里掺杂着难以反应过来的无措和慌张,干裂的嘴唇微微颤抖着,不知道他是不敢说还是不知道怎么说。

    就这么看着他,言喻心口钝钝地疼。

    他从兜里拿出一颗水蜜桃味儿的软糖,塞进贺慈嘴里,冲他摊开双手。

    来吧,脏小孩,要不要抱一抱,

    贺慈听着言喻的话,整个人的情绪仿佛开闸泄洪的山口,紧紧把言喻抱在怀里,崩溃的一塌糊涂。

    言喻我不想学着怎么去独立,怎么去习惯有一天没有你,贺慈抵着他的肩头,汹涌的湿意渗透了言喻的白色衬衫。

    不要讲道理跟我听。

    不想听也学不会。

    不要听他们怎么说,我不在乎他们怎么看我,我是坏是好只听你讲。

    贺慈抬头,捧着言喻的脸,急不可耐地把他抵在后门口,带些干涩的唇角混着彼此的眼泪,互相触碰的那一刻,他隐藏的天性瞬间被激发,对言喻强烈的不可磨灭的占有欲,从滚烫的血液淌进身体的各个部分。

    言喻,本能让我爱你。

    **

    老蒋觉着自己能一口气爬到五楼完全都是吊着半条命在跑,即便是一早在下面瞄准了哪间教室,他也着实是没做好隔着老远一条走廊,就透过那扇透明的玻璃窗,看见贺慈把言喻抵在墙角。

    当时他还寻思说什么悄悄话呢,直到贺慈低头,言喻安抚性地踮着脚尖,仰着脑袋一点点凑向贺慈,两个人难舍难分的时候,老蒋忽然想起来那句话。

    他俩睡一张床怎么了,又不是没洗澡。

    他觉得,自己吊着半条命上到五楼,可能还得吊着剩下的半条命再回到一楼。

    紧跟着上来的当然也不止他一个,还有一堆成蜂窝一样涌上来的数不清的记者,老蒋哪敢真的让他们上去,拦在五楼的走廊口,撑开双手,拿着喇叭大喊着不要影响医务人员在教室里面参与治疗。

    丝毫不把混在记者堆里,被老蒋堵着怎么也不让进的校医放在眼里。

    听说上次在罗浮游乐场参与救猫的也是他们两个?一个记者直接转移了注意力,话筒被挤得直直往老蒋嘴上戳,我还听说他们两个是您的学生,请问您是怎么看待他们两个人呢?

    我怎么看?老蒋回退一步,想起刚才那画面他就头疼,想当年他抓初恋的的时候,这两还不知道在哪玩泥巴呢,谁能想到还真被他俩这毛头小子摆了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