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大佬总以为我俩看对眼了(穿越) > 章节目录 分卷(11)
    贺慈握着笔尖的手顿了顿,片刻,后颈处泛起浅浅一片粉红。

    他不做声地在本子上落下一小段话。

    言喻声音不小,连带着后排的陆宣也听见了,桌子敲得咣咣响。

    哦呦?!

    赵轻轻嗅着爱情的味道,特意从前排滑着板凳飞了过来,对啊,言喻就是觉得贺慈长得好看啊,生活中并不缺少美,只是缺少言喻这样发现美的眼睛!

    赵哥你不懂,言喻胆子不小,口嗨调戏你慈哥呢,不怕他拖着你出去打一顿?陆宣搬着板凳坐在他俩过道中间,随手卷了本书递到贺慈跟前,诶哥哥哥,言喻说你好看,说你长他心坎上了,你有什么想说的嘛?

    言喻淡淡哼一声。

    他的小马夫才不会打他咧。

    贺慈眼皮也懒得抬,伸手挡住了陆宣热情的轰炸,没感觉。

    隔壁的言喻瞬间瞪大了眼睛,拉着长长的调子,啊了声,撑着下巴,一脸委屈地看着贺慈,慈哥,你心里到底装了多少人啊,我这就被挤出来了?恁要是没事,给我捡回去呗qAq...

    贺慈面色一如往常,没什么多余的表情给他,随手替换着下节课要用到的书本。

    边上的陆宣挑挑眉,一眼就看出贺慈心不在焉,下节英语,这大哥拿了本物理出来,不是闹着玩呢。

    陆宣发誓,有生之年,他都没见过贺慈这幅样子。

    戏谑的目光落在言喻身上,陆宣难得正经打量了他一回,要真是言喻的话,那这玩意儿也太甜了吧。

    好吧。言喻见他不说话,一下就萎了,瘫在桌子上冲贺慈眨眨眼,我太可怜啦,只能自力更生自己往慈哥心里爬了嘤嘤...

    宋默在桌肚下面狠狠掐了把言喻的大腿,你怎么不一把骚到外太空呢,贺慈你也撩,真是不怕死我跟你讲!

    我怎么听年级里的人说,你和许政一分手了?

    那些东西你不拿回来了?

    言喻疼的脸色一变,唔一声就要去打宋默的手,是真疼啊那一下,他眼泪都要出来了。

    是分了,我还挺难过,毕竟那么多...算了不提了。

    陆宣一听这消息,心里那颗熊熊燃烧的八卦之魂瞬间又爆发了,转过去就和言喻唠了起来。

    我靠,两年了都,你就这么分手了?陆宣越说越兴奋,他仿佛看见了他大兄弟成功上位的美好未来。

    可不是,言喻叹一口气,瞥眼抓住他眼里那阵兴奋,您能别这么兴奋么哥?两年又不是两天,多少心力都进去了。

    三十万又不是三十,说能回来就能回来。言喻也就是看穆远和许政一不爽,膈应膈应那俩,这钱能要回来那就要,要不回来,全当给原主积德了。

    想活下去还得靠他自己啊。

    言喻话音刚落,陆宣骤然觉得身后一冷,回头一看,果然是贺慈,这会儿发现自己拿错书了,正换书呢。

    陆宣不着调地摸了摸后脑勺,寻思他哥脾气现在已经这么大了吗,书拿错了也要发个脾气?

    果然是夏天快到了,闷得连贺慈也坐不住了。

    贺慈眸色淡淡,看不出喜乐地收拾课本,放回桌肚的时候,像是磕着了什么。

    拿出来一看,是一袋子的纱布和药酒,袋子口上粘着一张便签,便签的粘性已经不是很好了,看样子已经放了很久了。

    【慈酱,做饭切到手一点也不丢人的耶。】

    短短几个字,写的圆润又齐整,连最后的句号,也是规整的好看。

    口罩下的唇角轻微的抿着不起眼的弧度,贺慈敛眸,又把东西放了回去。

    言喻会买这些东西大抵是因为陆宣。那天他和林照出去以后,陆宣把后来的事情也讲给他听了。

    贺慈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只是没想到单纯如言喻,竟然真的去买了。

    中午的铃声犹如放饭一样。

    铃声还没响完,一大堆学生已经簇拥着跑到楼梯口了。

    宋默刚想转身喊言喻去吃饭,结果还没动弹,就听着身后传来言喻又撩骚的声音。

    慈酱!

    言喻靠着桌子撑着手肘蹲在贺慈边上,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直直看向贺慈,恰饭饭?

    边上的陆宣顺手捞起言喻的腰就往外走,你慈哥不去餐厅吃,宋小胖,历大星,架走!

    自打上次运动会的事情发酵以后,班里几个男生空前的团结起来,尤其是言喻撺掇着打了场排位,革命的友谊瞬间建立起来。

    宋默本来还觉得陆宣这人难以接近,毕竟和贺慈玩得来,成绩也不赖,哪里跟他们这群渣渣有共同语言,结果一场排位,大家有了共同骂娘的目标。

    得嘞!

    慈酱!言喻一边痛苦地挣扎,一边抓着贺慈的桌子不肯松手,快救我!

    贺慈淡淡瞥了眼陆宣捞着言喻的地方,不到一个小臂,就能捞紧,宽大的校服围着腰折了几折,还是宽。

    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贺慈眸色暗了几个度,落在正在和言喻硬抗的陆宣身上。

    让他自己走。

    陆宣一愣,还没想通这话什么意思,抬头一对上贺慈那漆黑的眸子,浑身一冷,脑子还没反应过来,胳膊已经下意识地放了下来。

    言喻又浪了是吗?历泽明一边从裤兜里掏饭卡,一边跳上多媒体的桌子上拿教鞭,在地上敲得响,吾儿不孝,为父以鞭揍之!

    我靠!言喻惊了,一把拿过桌上的饭卡,撒腿儿就往外跑,你们以多欺少,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

    赵轻轻拉着薛雅在后面笑的直不起腰,轻点打,言喻受不住!

    一伙人一窝蜂地追着言喻走出去,整个教室一下子空荡了起来。

    贺慈出去洗了餐具,他没有在学校吃饭的习惯。

    家里小姑娘因为眼睛有问题,又不喜欢吃药,所以贺慈每天都会起得很早,想办法把能融化的药放进小孩的饭里,有时候时间早了,也会给自己做一份。

    时间一长,也就不去餐厅了。

    昨天小姑娘吵着要吃东坡肉,贺慈没办法,只能连夜买了些食材,看了半宿教程,早上给她装齐整了,这才去学校。

    他这个人本来就不好接近,那些想借着吃饭名义打好关系的,也就慢慢打消了这心思,贺慈在班里也越发显得不近人情了。

    贺慈刚打开食盒,就听着前面阴阳怪气地说话声。

    不至于,真不至于,餐厅饭也没多贵,何必穷到这种地步,天天带饭来教室吃,现在难道不是人人奔小康吗?

    刘耀峰一向跟李少杰走的进,自从那天李少杰竞选班长的事落空以后,他记恨言喻的时候,也顺带记恨上了贺慈。

    他一开始的时候,想跟着混的并不是李少杰,毕竟谁是班长谁在这个班有优势,当初他天天跟在贺慈屁股后面,结果一个半月除了公务,贺慈也没怎么跟他说过话。

    倒是招惹了不少背地里看笑话的。

    贺慈眼皮也懒得抬,这种场景他见得多了,无甚好奇,他甚至不记得刚刚说话的那位叫什么名字。

    打开饭盒的一瞬间,东坡肉的香气瞬间溢了出来,除了饭有些凉。

    贺慈这才微微蹙眉,他的饭盒和贺妗的是一起买的,他的饭凉了,贺妗的也应该热不到哪里去。

    该给小姑娘买个新的了。

    擦个黑板,等会该上课了。李少杰拿起手里的板擦,随手丢给了刘耀峰。

    李少杰看刘耀峰也不怎么顺眼,但是只要能膈应到贺慈,他也没什么。

    没吃午饭在教室里补作业的高心怡有些看不下去了,诶,教室里有人吃饭呢,擦什么黑板,大家等会还要午睡,怎么就上课了,再说校规也没规定不让在教室里吃饭吧?

    李少杰回头,瞥了眼后排的贺慈,粉笔灰会飘到后面吗,老师天天吃粉笔灰也没看有什么?

    贺慈舌尖抵着上颚,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短暂地划过一抹不耐烦的神色。

    贺慈放下手中的饭盒,慢条斯理地卷了卷手肘的校服,却也没卷多高,堪堪到手腕,朝着李少杰走了过去。

    难不成咱们贺慈班长就这么金贵,老师都没关系就他...

    话还没说完,李少杰被人在身后猛踹了一脚,往前狠狠一趔趄,栽倒在多媒体桌子上,腰直直撞在了凳子上。

    身后的言喻一手揣着从餐厅打的饭,一副无辜样子眨眨眼,坦然收回踹到半空的脚。

    李同学,粉笔灰也不贵,你留着自己吃吧,啊?

    作者有话要说:

    言口歪眼斜喻:谁也不准欺负娇娇酱!

    第17章 电话

    中午的太阳不算很大,但也绝对不算小。

    言喻手里揣着饭,像是一路小跑回来的,连额角都渗出些许汗珠,亮晶晶地挂在鬓角处。

    他进来的时候,带过来一阵轻风,吹得贺慈脸上的躁意顿减。

    目光落在言喻手上透明的玻璃饭盒,贺慈忽然想起那个清凉的午后,清澈的少年音透过机械声传过来。

    言喻说,他要和他一起排队吃饭洗碗。

    言喻!

    李少杰疼的半天转不过身,但也不用转身,一听那个让人讨厌的声音,就知道踹他那一脚的到底是谁。

    偏言喻还不知道害怕一样,捞紧了从食堂阿姨那里借过来的饭盒,放在隔壁桌子上,还压本书捂严实了,这才放心的走到人跟前。

    歪了歪脑袋,冲着李少杰眨眨眼,哎呦呦,我踹哪了啊这是,疼成这样?

    要不这黑板我替你擦吧?

    言喻好心地给他打了个招呼,转身就拿起板擦,在李少杰趴着的教案桌上使劲拍了拍,顿时飞尘四起,呛得李少杰灰头土脸直咳嗽。

    言喻你发什么疯!

    李少杰用校服一抹脸,握拳就往言喻脸上招呼,我看你是在找死!

    贺慈眉心短暂地一蹙。

    李少杰拳头还没来得及落下,就已经被人紧紧箍在了半空,动手的人丝毫没想收敛气力,不到一会儿,他的手肘已经开始泛青了。

    宽大的身影挡在言喻身前,带着强烈的压迫感,贺慈神色敛着,混黑的眸子荡出几分不明的凶狠。

    李少杰抬头,对上贺慈那张阴晦的脸,不住地往后缩了缩。

    动手有没有分寸?

    贺慈带着居高临下的意味,逼迫地李少杰不敢直视他,却又不知道看向哪。

    身后的言喻看不到贺慈的神色,只知道他现在情绪不大好,连自己也训上了。

    言喻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他又不是傻子,那一拳他肯定能避开的啊,娇娇酱的胆子也太小了。

    哎呀,知道了,下次轻点踹他嘛,言喻心里憋着气,用脑袋撞了撞贺慈的肩,使坏一样,就没想着收敛,喃喃道:你凶我干嘛,都说了不经凶不经凶,还那么大声...

    轻微的麻意从肩头传了过来,带着些骄矜的小脾气。

    贺慈凶狠的神色骤然一怔,硬生生被身后的言喻打了个措手不及,转头时还带着些茫然。

    我没凶。

    言喻啊一声。

    讲台底下围观全程的高心怡终于忍不住把录了全程的视频发给了赵轻轻,顺带举了个手,那个,言言啊,贺慈他真没凶你...人搁那儿和李少杰说话呢!

    ...

    言喻哪还好意思,再厚脸皮这会也知道要面子了,红着耳根咳了两声,走到贺慈和李少杰中间。

    踮起脚就往人贺慈胳膊肘上拍了拍。

    贺慈:??

    你还说我咧,言喻抬头,盯着贺慈管人家李少杰胳膊上勒的印子,你轻点,没点儿分寸。

    贺慈校服袖口卷了一截,这会子一伸手臂,手腕那块就遮不住了,言喻微眯眼,像是在手腕看到了什么,等不及他细看,贺慈已经把胳膊给收了回去。

    知道了。

    李少杰撑着发酸发疼的胳膊和腰,看着这两个人一脸淡定的在他这个受害者面前交谈,人都愣了。

    高心怡:???贺慈这么好说话吗?

    她一脸懵地给赵轻轻发了条消息。

    【高粱饴:我天,你今天中午为什么要去吃饭啊啊啊啊啊!!】

    【轻轻小仙女:???老哥,我是人不吃饭我会饿死。】

    【高粱饴:我德玛我已经吃撑了,快告诉我言喻和贺慈到底是不是真的!!!!】

    谈起这个赵轻轻可就不饿了,放下扒饭的手,发了个链接过来。

    【轻轻小仙女:[链接]他,东北矿场之王,是东三省最强最权的Alpha,而他,只是矿场上一个默默打工被人欺凌的小矿工omega。某天,发情期的Alpha矿王在窑矿里强行占有了小矿工omega,那一夜他拥有了他,而他,为他流泪。从此,他逃,他追,他们都,插翅难飞!】

    【轻轻小仙女:赐予甜蜜时刻,你,值得拥有,给爷磕!】

    高心怡作业也不写了,一脸兴奋地点开链接,然后一秒不到,又迅速合上了手机。

    等等。

    赵轻轻是不是磕错了,为什么那个东北矿王会是...言喻?!

    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转身做矿主的言喻,低头看了眼手表,已经十二点半了,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言喻忍不住咂咂嘴,他都要饿死了,从书本下面拿出自己的饭盒,又走到贺慈的位置上,把贺慈的饭盒压在自己的上面。

    回头,看着讲台上一脸冷酷的贺慈,腾不出手召唤贺慈,只好晃晃脑袋。

    走了慈酱。

    贺慈点头,也没问他要去哪,跟上了他的步子。

    高心怡:??贺慈怎么可以这么乖,Ao世界观要崩塌了,别搞她啊喂!

    言喻你们到底把我当什么,你就不怕我告诉老蒋吗!

    身后传来李少杰的怒吼,结果两个人没一个搭理他的。

    **

    言喻把贺慈带到了自己的宿舍,反正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住,也不用担心会打扰到别人。

    两个饭盒排排放在书桌上,言喻一边指着自己对面的位置让贺慈坐,一边打开饭盒扒了一口米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