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魔神的新郎[穿书] > 章节目录 分卷(10)
    青年的手指移向了手机上某个蓝色的购票软件,但是他的手指不知道为什么,怎么都点不了确认成功。

    越是着急越是无法成功,他打算打电话让自己的爸妈帮忙购票,结果手机却掉落在地上,因为整座楼都开始天摇地动起来。

    画面开始摇晃,世界也开始分崩离析,这一次他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另外一张熟悉的脸,不是老爸老妈,而是书中剧情重启来没有提到过的竹妖阿浮。

    阿浮总是不苟言笑的脸上头一次有了奚沉能够看得懂的巨大波动,对方看上去是真的很高兴:你可算是醒了!你吃了那果子神魂不稳,我帮你稳固了一下,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果然,之前的那个才是梦境,因为梦见你完全没有那种脚踏实地的真实感,除了特定的几个人之外背景全都是模糊的。

    奚沉不免沮丧的摇摇头,情绪有些低落,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在他摇头的时候,阿浮脸色一下子非常难看,但是这个难看不是对着他来的。

    魔神:怎么回事?他是不是得再抓一些人来试验一下?!

    就在他解释两句的时候,久违的对话框再一次出现了,看着上面的文字,奚沉不受控制的变成了震惊脸。

    第19章 下一站,成婚

    【一觉醒来,奚沉的修为已经超过了他昔日的兄弟,一跃成为变成了金丹修士,要是两个人见面,龙长鸣一定会吓一跳,他怎么都不会想到,昔日里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尾巴,有朝一日修为竟然反超自己】

    对话框闪烁几次,却没有出现剧情需要奚沉更改,取而代之的是醒目无比的通告。

    【由于奚沉的快速提升,本对话框需要重新优化,优化之后将调整权限】

    通告结束,这个不靠谱的对话框就下线了,剩下奚沉眉头紧锁,被这个重磅消息砸得晕晕乎乎。

    修为睡了一觉突然提高本就奇怪,但他那是泡了传说中灵气非常充足的极品灵泉,从炼气到筑基,修为也只是一个小幅度的跨越,勉勉强强说得过去。可现在,他又睡了一觉,然后从筑基变金丹,就算是书里面的男主也没有这种恐怖如斯的修炼速度!

    不正常的东西总是会让人担心的,奚沉心里忐忑,可看着一脸关切的阿浮,顿时感觉暖暖的。他本来觉得阿浮不说话,冷冰冰的根本捂不热,现在看来,这些都是自己的错觉和以貌取人带来的误解,阿浮也许是个外冷内热的人,反正比这个不靠谱的对话框是强多了。

    对话框的内容除了他之外的其他人都看不到,奚沉也不打算对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说:没什么,我就是发现自己的修为突然提高了,一时间有些恍然,好像自己梦都没醒似的。

    都说修炼太快,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容易根基不稳,徒增心魔。奚沉都不知道,他之前陷入现实世界之中到底是真的回去了,还是困在心魔设下的幻境之中。都说本体和心魔会有心电感应,他也没察觉自己身体里有另外一个自己。

    当着阿浮的面,他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还是有印子,而且痛得很明显,看来梦是真的已经彻底醒了:你知不知道我这一觉到底睡了多久?

    他看了眼周围的摆设,屋子里好像和之前没什么不一样,应该不一样吧,奚沉不太确定。

    你睡了足足两天两夜。阿浮不太放心的抓住了奚沉的手,再次探查了一番,确定奚沉没有任何问题。

    魔神看着奚沉的背后,那些被他抓来,改造的乱七八糟修士,还躺在屏风后,有的人一只脚都露了出来。窗户突然砰的一声打开了,奚沉瞬间被这扇很作乱的窗户吸引了注意力。

    奚沉!

    阿浮的声音把奚沉的视线从窗户拉到他的脸上:怎么了?

    一阵大风骤起,吹起了两个人的头发:起大风了。

    在奚沉转过头的一瞬间,那些已经失去自己使用价值的修士化作了烟尘,魂魄重新投入轮回之中。魔神现在心情还算不错,放了这些人一码,给了他们投胎转世的机会。

    不过他们都是些罪大恶极之人,有天道记着他们身上的因果,就算是再入转世轮回,他们也将成为供人驱使的畜生,或者人人都可以践踏的石子路上的一颗小石子。

    真的起了风,外面的庭院中开着花的树木,借着风力把沁人的香气送了进来,奚沉把自己凌乱的发丝撩到耳后,再看阿浮,风中看美人,对方的身上好像带了动漫里的柔光滤镜,一瞬间天朗气清,风清云淡,整个世界都平和又美好,人世间所有的烦恼都消失了。

    之前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也都仿佛被这阵风吹散了,奚沉很快为自己的沉睡一个最合理的解释:你给的那个果子带来的灵气太多了,我一时间承受不住,可能就需要了比较长的时间消化。

    书里的男主角经历机缘动不动就是飞上三天三夜,七天七夜也很常见,只是两天而已,比他预料的时间要短的多。

    对了,你也吃了那个果子,身体有没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当初的果子是两个人一分为二,阿浮也吃了一半,既然是魔王才能够承受的好东西,就算是竹妖也应该承受不住才对。

    后者摇了摇头:我没事。

    我先前不过是筑基,现在已经是金丹修为了。奚沉看向窗外,来来往往的客人脑袋顶上仿佛冒出了之前没有的字样:筑基中期,筑基前期,筑基后期,中间夹杂着几个少量的炼气后期修士。

    其实奚沉修为虚高,空有金丹修为,却没有金丹修士应有的实力,毕竟他战斗经验太少了,以前又是生活在和平年代,经历了陈家村的事情,也没有办法让他完全改变思维。不过往好的方面想,虚高也是高,修为可以震慑宵小,吓退一些不知道他底细的人。

    目光再转回到阿浮身上,什么都看不到,他感知不到对方的具体修为,说明阿浮的修为比他高。想想也是,阿浮修为本来就是筑基期以上,和他相差了一个大境界。

    阿浮,你能告诉我你现在修为几何吗?

    这座城池里金丹期修士看我的修为在筑基期。

    他和奚沉不一样,那个果子对他来说用处不大,这具身体的确修为停滞在筑基期,但是因为他的神魂是神之体,只要灵力足够充裕,他可以使用出半神之力。当然,使用不是没有代价的,打一次架,这句捏的不太好使的身体就会变成木偶一般的傀儡,破破烂烂毫无知觉。

    阿浮说:也许是因为我身体的体质比较特殊,那果子对我来说起不到太大的用处。

    修为境界也代表不了什么。奚沉感觉阿浮并没有说谎,他可能戳到了对方的伤心事,忍不住干巴巴的安慰。

    对了,咱们明天去城外打妖兽,赚够了盘缠就离开邺城吧。他看外面已经恢复了正常人员流动,看来城主府的人也没有敢关这些修士太久。

    趁着现在城里乱,卖完一波东西他们就走,免得又出了岔子。

    好。阿浮爽快应下,都听你的。

    我想想,卖了些妖兽,咱们可以去买一个更大的储蓄戒,然后装一些材料,到下个地方卖。

    每个地方产出是不一样的,他从书里剧情知道一些有价格差的材料,正好倒卖一波,赚上一笔钱!

    奚沉为了未来做计划的时候,龙长鸣也已经结束了陈家村之行,没了鼠妖作祟,又有附近其他的妖精顶上了鼠妖的位置,但是他们的实力远远比不过鼠妖,彼此间还产生了内讧,这让之前成功蒙蔽了龙长鸣的阴谋在一开始就被彻底粉碎。

    来到这个村子的龙长鸣总感觉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东西,在捡到陈曦的物件的时候,他终于知道自己失去了自己唯一的兄弟。

    尽管悲痛,可人终归是要向前看的,龙长鸣没了缺点之后,心变得坚硬如铁。他很快的做出了和原著一样的选择,决定前往邺城。因为之前和他交手的桃灵,就在一起被困的那段时间,对他提及了邺城的宝藏。他要变得更强,找出复活陈曦的办法。

    魔神在抓走那几个人的时候,龙长鸣已经在前往邺城的半路上,在神明捏碎几人之后,他心中生出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和怅然。

    龙长鸣握紧了手中沾了血的黑色重剑,总感觉自己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可是他失去了养父,失去了对他多有照顾如同母亲的陈婶,又失去了好兄弟陈曦,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孤家寡人,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好失去了。

    如果对话框还在的话,奚沉就会收到剧情被更改的提示,因为这里面有一部分角色是男主必须要经历的磨难。

    作恶多端的鬼修,伪善的一方之主,原本给男主设套罪魁祸首都死了,没了上位者镇着,下面的人就乱了起来,一群乌合之众闹的鸡飞狗跳,也改变了龙长鸣的命运线。

    但是奚沉什么都不知道,在顺利的斩杀了两天两夜的妖兽之后,他终于还清了之前用阿浮的那些灵珠,在摊子上用低价淘到了一个上品的储物戒,就朝着剧情中的就朝着下一站出发。

    第20章 猫新郎

    前往邺城的时候,奚沉坐的是马车,去第三站苗城的时候,临时决定更改了出行方式。

    咱们御剑飞行过去,一路上可以练习御剑术,顺便还可以斩杀妖兽。

    从邺城到苗城,要经过十座大山,五条河川,五座森林。横竖他们行李不多,不如轻装上阵,又可以赚钱,又可以历练。

    阿浮还是一口应承下来,半点没有犹豫的回答:好。

    他回答的这么干脆利落,让准备了一肚子腹稿的奚沉一时间无话可说,他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是在和你商量,不是通知你,你不用一定都依着我,要是有什么更好的想法都可以提出来。毕竟你比我活的长,经验也更充足。

    经过了他突然昏倒的事件之后,阿浮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之前说话从来不打招呼,一言不发就拎着他进池子,夜里冷不丁外出,也不留张纸条知会一声。可现在阿浮仿佛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去哪里都跟着他身后,像是自己变成了一个玻璃娃娃,不小心就会摔个粉碎。他好歹是个金丹修士,在修真界勉勉强强能够算的上个中层选手,哪里有这么脆弱。

    你想想看,刚开始的时候,是不是你先倒下,还是我背着你出的陈家村,而且我现在是金丹期了。

    金丹期有多强大呢,奚沉瞄准了妖兽境的一只筑基期妖兽,这妖兽是筑基后期修为,外形像是一只大型的穿山甲,浑身都披着坚硬的铠甲,尾部一扫,边上的巨石便被尾风瞬间劈成粉碎。如果陈家村的鼠妖在此,它肯定会被这穿甲兽咬碎。

    奚沉不太熟练的驾驭着一把平平无奇的小木剑,摇摇晃晃的飞到穿甲兽的上方,他赤手空拳的直接砸在对方最坚硬的尾部。

    啪嗒一声穿甲兽的尾巴断了一截,直接掉在地上。小眼睛的穿甲兽低着头,呆呆看着自己断落的尾巴,又抬起头,看着在上方的人类修士。它惨叫一声,直接用前爪刨了个大坑,钻地跑了。

    奚沉被扑了一脸的土,两只手下意识捂住耳朵,以抵御穿甲兽的声波攻击。等灰尘散去,他轻咳两声:你看,我都说了,我没你想的那么弱,一拳打在穿甲兽身上它都会哭。

    阿浮便不说话了,只默默瞧着他,直到奚沉被看得消音为止。

    他强行转移话题:好了好了,我们不说这个话题了,继续赶路赶路

    说是御剑飞行,但实际上他们只有一半的路在飞,时不时还得停下来补充采办资源,有比较顺畅的路就选择驾驭疾风马。

    这马儿日行千里,只是不擅长跑山路,身子骨也娇弱,碰上极高的山脉,还不如他们自己飞来的快。花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一路上磕磕碰碰的,奚沉境界修为没再增加,御剑术倒是练得像模像样,心境也提升许多。他以前是个连杀鸡都不敢的人,现在各种乱七八糟的妖兽糊脸也能面不改色。

    在荒芜的山神庙中歇了一晚,两个人没也碰上什么美艳女鬼,次日一大清早又接着赶路,这次他们顺着山路而下,奚沉终于看到了一片波光粼粼的海域,细白的沙滩上立了一块三丈高的山石,上面上书四个字木海之境,这正是苗城的标志。

    奚沉兴奋的拍了拍阿浮的肩:木海,是苗城,阿浮,咱们到了。

    他们顺着山石往内看,就看到一片极其宽广的沙滩之上,到处都是来来往往的修士,因为是傍晚,他们正好赶上出海的人回来,一艘艘大小灵船相继靠岸。

    戴着渔夫帽,肌肉散发着漂亮蜜色光泽的船夫拉着绳把船只停靠在岸。

    沐家的船来了。在小船停成一排之后,令奚沉无比震撼的大家伙慢慢从海边驶来,明明是修真界,可因为那些擅长机关之术的修士,奚沉一瞬间以为自己进入的是赛博朋克的世界。

    这艘巨轮足足有一座小山那么高,奚沉目测了一下,长大概五百米,船身部分高出水面一百米,层数都达到了惊人的二十层。

    构建船身的并不是什么现代科技文名,而是古人就能造出的机关之术,除此之外是各种大小叠加在一起的阵法和闪闪发光的灵石。

    远远看着,奚沉就看到了甲板上一颗璀璨万分的上品灵石,在原著当中,这样的上品灵石只能驱使这艘巨轮行驶十分之一的航线,但却比他和阿浮目前的全部家当还更多。

    难怪当初把经商称之下海,从这就是贫富差距!奚沉骨子里无产阶级的血液沸腾起来了,看着那灵石羡慕的要命,什么时候他也能这样发达,上品灵石说用就用。

    邺城靠山吃山,妖兽基本都在各个山脉之中出没,产出主要为山间各种猛兽以及各式各样的山珍。但苗城却不一样,苗城靠海,信仰海神,妖兽在浅海深海出没,采集到的材料也多为海产品,比如说蚌精产的彩珠,海蜘蛛的丝线。

    邺城倚靠这一处小小的灵脉,能够留住的只不过金丹修士,苗城海路通畅,占地面积和繁华程度都比邺城高近十倍,城主乃是元婴大圆满修士,据说苗城家族之中,还有个大乘修士的前辈。不过不管是在哪座城池,修士的修为和数量,都是呈倒金字塔形的,奚沉这种小小的金丹修士属于最多数,这让他和阿浮的存在会变得不起眼,却不至于被人看不起。

    奚沉震撼完,心思立马回到正经事上:咱们也去淘点海货。

    刚下货是最好淘东西的时候,因为很多船只为了省力气,就会把东西便宜卖,而且海货新鲜,质量还好。那些最好的东西,船家都会提前藏起来,不过就他们现在的家当,最好的东西奚沉把自己卖了都买不起。

    他挑来挑去,选中了一对子母螺,朝着子螺说话,母螺就能听得见,是件和电话差不多性质的法器。不过子母螺信号接受能力非常强,还带定位功能。佩戴子螺的人不管在哪,母螺都能够感应到,为母螺佩戴者指引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