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魔神的新郎[穿书] > 章节目录 分卷(4)
    奚沉深吸一口气,然后语重心长的和阿浮说:我刚打听过了,住这家,你的钱就去了一半。住对面,你得住马厩,估计还得把自己卖给客栈掌柜的十年。

    小客栈是不够气派,可打理得干干净净的,只是老旧了些,真穷苦人家是根本舍不得住客栈住的。和他之前猜想的差不多,阿浮大概是什么富贵人家的小少爷,不过这年头富贵人家阴私多,阿浮指不定就是宅斗失败的牺牲品。只要不影响到自己,对方不说,奚沉也不会非要逼问出个所以然来,这年头谁没个秘密呢,阿浮有,他一样也有。

    阿浮看了眼大客栈:它住上一晚要多少钱?

    奚沉举了一根手指:不要钱,只要一颗灵珠。

    这一片区域是散修和凡人的混居之地,最厉害的大能其实是个金丹修士,这座小城的城主不过筑基五层,城中百姓多用金银作流通的财物,修士用的则是灵珠,在这种灵气匮乏之地,一灵珠兑一百两金。

    上界修士多用灵石,即便是最差的下品灵石也可以兑换一百灵珠,但在他们这种不发达的小城几乎是见不到使用灵石的修士的。那盘踞一方天地的大耗子,在前期看着惊险,实际上也只是个堪堪筑基三层的妖修罢了。

    那大客栈设有灵阵,修士在其中修炼有增益,收费十分高昂。小客栈是寻常凡人住的,就是正常收费,便是不事生产,他们剩下的银钱还能住上十天半个月的。

    他见阿浮不再吭声,安抚说:好了,我去办住店的手续,先忍这几天。

    奚沉转身登记完毕,背了阿浮上去,又问小二要了热水沐浴。待自己洗的干干净净,奚沉问阿浮:你要不要也泡一泡?我抱你进去。一路风尘仆仆过来,衣服上都满是灰尘还有些许血污。

    后者接过手帕,然后拒绝了他的帮助:我自己来。他要求换了道清水,然后当着奚沉的面站了起来,神明强调自己身体康健:我只是之前没力气!

    就算是英明神武的神明,也不得不承认之前他佯装双腿肌无力是非常愚蠢的想法。

    奚沉以为自己被捉弄,本要生气,转念一想,也是之前阿浮在村落的时候站立过,走路没什么问题,可能是因为激烈打斗,一时间脱了力。他本来还打算明天去请木匠给阿浮打个轮椅,现在轮椅的钱省了,其实是好事。

    那行,那你自己解决,我不行了,得先睡了。之前一直绷着神经还不觉得,现在沐浴更衣结束,奚沉上眼皮就控制不住开始和下眼皮打架,他一沾到床板,就沉沉睡了过去。

    在奚沉看不见的地方,阿浮从桶内一跃而出,浑身干干净净,一点灰尘水渍也无,他看向窗外,月亮高高升起。

    而在百里之内的陈家村,一个心怀怨恨的村民怒气冲冲的关上自家大门,他打开通往地窖的大门,割破自己的手腕,用鲜血重新绘制了祖辈留下的召唤阵:尊贵的魔神大人,求求您了,把这胆敢冒充您的可恶妖怪带走吧!

    第7章 一夜暴富

    向魔神祈祷的村民姓陈,叫陈立文。他能有个听起来这么有文化的名字,是托自己的祖父的福。陈家是最先来的,起初陈家村一百户人家,都姓陈,这也使得陈家每一任村长都姓陈,唯独现任村长兼祭祀不一样,是熊姓出身。

    熊家是落难后搬来,两兄弟背井离乡到陈家村扎根,一来就成了村子里不好招惹的村霸,但在人多势众的陈家人面前,他们还是要退让几分。直到二十年之前,熊氏兄弟里的熊老二某一日恍恍惚惚的回来,转头就说自己得到了神明的教诲,成了神真正的信徒。

    陈家人信奉魔神数百年,从来未曾见过真神显灵,自然不信熊老二的胡话。可后来,熊老二拿出了神明的信物,还解决了困扰村民的难题,他一下子就成了神明的代表,把陈立文的祖父挤了下去。

    不仅如此,熊老大熊老二兄弟两个在娶妻纳妾之后,妻妾就接连着生育子嗣,一生就是好几胞胎,只用了二十年的时间,就成了村里人丁诸多的大户,而原本身高力壮凶神恶煞的熊老二,身形也越来越低,越来越瘦,变成现在贼眉鼠眼的样子。

    这些年来,陈立文的祖父和父亲先后被熊家人气死,亲戚有的倒戈熊家,反过来迫害那些曾经和熊家结过仇怨的人,有的则搬离了这个村子,选择另寻出路。

    陈立文后来意识到不对劲,可被熊家所震慑,怕自己祖坟被掘,只好委曲求全的在村子里生活。直到这一回,外来的祭品跑了,熊家人那厚颜无耻的老不死,竟然硬生生把他已经定了人家的独女推了出去,给那老鼠精做了新娘!

    他奋力反抗,却被毒打一顿,只能拖着瘸腿回家,就这样,那熊家还叫嚣着,这是看在他做了神明岳父的份上才如此,不然就他这个大不敬法,就该做最低等的祭品奴隶!

    再懦弱的人,逼到这种份上,血性也会被激发出来。陈立文怨恨逃跑的祭品,怨恨无能的自己,但更恨那妖怪和为虎作伥的熊家人。他闷着头回了家,愤怒战胜了他的恐惧。陈立文找出祖上留下来的信物,捡了坑底那些祭品的几根白骨,摆放好位置,割破自己的手腕,口中念念有词。

    魔神并不是仁慈的神,不像菩萨那样普度众生,可他们身在局中,从未见有仁慈的神救他们于水火之中,凡人使用的金银财宝并不能够打动冷冰冰的神明,陈立文能够交换的仅剩下自己的灵魂:信徒愿意奉献自己的一切,哪怕下十八层地狱,永生永世不得超生,只求您救救陈家,救救我的女儿!

    他几乎放干了自己全部的血,奄奄一息之际,还是没有等来任何动静。就在陈立文绝望至极,一道庞大的虚影浮现在法阵的正中央。

    陈立文看不清楚那张脸,可在后者出现的时候,就知道那是他这样的凡人绝对不可直视的存在,他喜极而泣,用自己最后的力气磕头。

    祖先流传下来的家训说,魔神虽然并不仁慈,但只要提供足够的筹码,可以换到想要的一切。当年他们的祖先用比生命还要宝贵的东西换了陈家后辈的性命和安宁。若非逼不得已,绝对不能和魔神做交易。在真正的神明面前,陈立文不敢有半点贪婪之心。

    这于神明而言,并不是足够一笔划算的交易。中年男人的脑袋磕在地面砰砰作响,都磕破了头,终于在失去呼吸之前得到神明的应允:如你所愿。

    谢神大恩!男人的身躯匍匐在地,彻底没了声息。他的灵魂从躯壳之中飘荡而出,懵懂的魂魄像是一团雾气,没有干过任何事的灵魂是纯白无瑕的,陈立文作为鼠妖的从犯,灵魂带了淡淡的血雾。他很快化作星星点点的魂力,融入召唤阵之间的黑雾之中。

    神并不稀罕凡人的躯壳,短暂的在法阵之中停留,如果把陈立文的尸体翻过来的话,可以看到他的嘴角上扬,是含着笑死去的。

    庞大的黑雾很快离开了那个由饱含怨气的尸骨和鲜血浇筑成的法阵,这只是一个残缺版的微弱法阵,能够幸运的召唤出魔神的投影,还是因为魔神就在附近。

    这黑雾从缝隙中飘了出去,抵达了那个千人大坑,鼠妖不过筑基,纵然是学了些邪法,能耐也过于有限,没有压制怨气的能力。二十年来,死在陈家村的冤魂近千人,他们散落的尸骸大部分都埋藏在坑底,怨气凝结成凡人看不见的庞大的血雾,在千人坑的上方久久的徘徊。

    黑雾张开了一张大口,一下子把血雾吞噬其中,体积又庞大了几分。它朝着鼠妖待的祠堂方向飘去,祠堂后方有一个昏暗的屋子,陈立文的女儿,被换上新嫁娘穿的红衣,就关在屋子里,她坐在床上,因为被束缚了双手,堵住了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坐在床上默默的流眼泪。

    带了一朵大红花的鼠妖化作人形,大摇大摆的推开门走进来,那双三角鼠目满是淫邪之色,下巴的胡须还一颤一颤的:娘子,我来了。

    这已经是他二十年娶的第一百个新娘了,在这之前,陈立文的女儿一直都被她爹保护得很好,他都不知道村子里还有这种姿色的美人。

    新娘子流眼泪流的更厉害了,要是可以,她宁愿一头撞死,也不要嫁给大祭司口中这个所谓的神明。

    但是鼠妖走到床前的时候,突然停住了脚步。他转过脑袋,打量着屋子里的摆设,奇怪,什么都没有。再转头,他抬手打开屋门,外面的月亮圆的正好,夜晚是他力量最强的时候,除了城里的那个城主,没什么人能够打得过他。

    鼠妖安抚完自己,转头看向新娘,这一看可了不得,一团黑雾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床边,把他和新嫁娘硬生生地隔开。只有老鼠偷人家东西的,还从来没有人能从老鼠手里抢东西。

    他叫了一声,召唤出无数鼠子鼠孙,冲着那黑雾扑了过去,结果这些眼泛红光的老鼠还没有碰到黑雾,全都惨叫一声,当场爆炸成了一团团血雾。

    吱!鼠妖怒了,本来就不大好看的人脸变成一个巨大的老鼠脑袋,单薄的新郎服被他暴烈的肌肉撑破,双手换成利爪直接朝着黑雾撕咬过去。

    鼠妖仍然是没有靠近黑雾就直接爆裂开,他的躯体暂时没有了,但是妖丹和魂魄还在,鼠妖终于意识到不对,转身就要逃。

    那黑雾掏出了一根血红的鞭子,牢牢的束缚住他的魂魄,鞭子上长出怨气凝结成的尖刺,鼠妖的魂魄上立马被扎出窟窿,惨叫求饶说:我就把我所有的东西都给前辈,请前辈饶命。

    黑雾的动作停住了,声音低沉如钟鸣:在哪?

    鼠妖立马把这团黑雾引入他的大本营,在这个地方,他藏着一个宝物,这是依赖于这个宝物,他才从一只人人都能够打死的普通老鼠,变成一只鼠妖,他现在还不能够完全驾驭宝物,但宝物肯定能够吃掉这团黑物,毕竟那可是真正的魔神留下来的东西。

    鼠妖迫不及待的说:我的东西都藏在那个大铃铛里了。他交给熊老二的铃铛,正是这一件法器的仿制品。

    黑雾朝着铃铛移过去,而鼠妖却口中念念有词,利用他学到的咒语驱使着铃铛。

    然而令他绝望的是,那铃铛摇摇晃晃地飞了起来,却没有如他所愿迷惑黑雾,而是落到了对方手里。

    鼠妖其实没说谎,这些年来他搜刮的好东西都藏在这个地方:就这么点。黑雾有些嫌弃,但他还是如鼠妖所愿,放开了对他的束缚。

    鼠妖知道自己踢到硬茬,转头就冲了出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冲出祠堂的瞬间,整只妖都爆成了血雾,只留了那颗小小的妖丹下来。

    流泪的新娘身上的绳子断了,她跌跌撞撞冲了出来,黑雾和陈立文的交易彻底结束。

    它卷走了鼠妖全部的积蓄,然后化成一座轻烟,飞入了数十公里的小城内。

    月光落了顺着窗户的缝隙进来,一个小黑团在月光中蹦了出来,落在了黑衣青年的肩头。

    它哇的一声张开满是细长锋利的牙齿,膨胀成一团黑雾,把一堆东西都倒在了屋子里。

    阿浮弹了弹黑雾,膨胀的黑雾再一次缩回小团,融于他的黑衣之中,他腰间的配饰下方上则挂上了一个米粒大小的铃铛,那本来就是魔神的东西,又怎么可能会对自己的主人造成负面影响。

    一觉睡到大天亮的奚沉打着哈欠醒来,脑袋是睡够了,就是昨天运动量过度,现在四肢酸痛。

    令他意外的是,阿浮已经醒了,正坐在屏风前喝茶。

    早上好啊,你想吃什么东西,我出去买。

    阿浮说:我要换个地方住。他把一个样式精美的木匣推到奚沉面前,木盒打开,里面一堆熠熠生辉的珠子,那上面散发着淡淡的灵气,他这个修仙入门的身体直接被勾起了对它的渴望。奚沉按下自己蠢蠢欲动的手,这是灵珠?!

    半晌后,奚沉压低了声音:你老实告诉我,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去打劫了?!

    第8章 下次一定

    奚沉看了眼阿浮,又看了眼匣子,那么大那么沉的一个木盒子,放在身上不可能没有任何动静。他昨天亲自背的阿浮,抱也抱过了,就差没把对方身上摸遍,赌咒发誓自己绝对没有看过这个木盒。

    而且阿浮就算是偷偷藏起了那种拇指大小的金块,这么大的盒子,怎么都不可能避开村民的耳目。

    就算是村民见识短,不知道灵珠的价值,可看着闪闪发光流光溢彩的外表也知道这绝对不是廉价品。

    要是有人丢了这东西,肯定会报官,来路不明的赃物咱们可不能要。倒不是他有多正义,这么多灵珠,肯定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东西,这种小地方的非一般人,多多少少都不太清白。只是越不清白,他们越惹不起。他们两个人,一个炼气一层的穷散修,一个间歇性残废的小病秧子,凑在一起就是穷弱病残组合,拿什么去对抗地头蛇或者过江龙。

    听到奚沉前面的话的时候,阿浮本来还不太高兴,人类行事怎么会如此麻烦?可奚沉说的偏偏还没错,昨晚他可不就是去打劫了么。准确的说,是黑吃黑,顺带解决之前的麻烦。

    当初两位实力相当的神明大战,魔神和自己最痛恨的那个虚伪神明打了个两败俱伤,因故跌落人间。因为察觉到他曾经留下的气息,他才会出现在这个破落的陈家村。熊老二之所以会觉得他是生面孔,是因为他一开始就不是村里人通过坑蒙拐骗的方式弄来的祭品。

    虎落平阳被犬欺,神落凡间遭人戏。鼠妖无法完全掌控的厉害法器,本是魔神坐骑之一脖颈上挂的铃铛,底下的人献上来的小玩具,这种魔神根本看不上眼的东西,在这种灵气匮乏的乡下地方却成了人人眼馋的宝物。就像现在,他觉得那鼠妖的身家少得可怜,拿出去都嫌寒碜,奚沉却觉得这是一笔需要靠打劫才能够得到的巨款。

    只是没等到魔神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他就碰上了奚沉,然后一路上做出了连神明都无法解释的不可思议的选择。事已至此,阿浮还是决定暂时和奚沉同行一阵。不管是他,还是他曾经的死对头,想要恢复起来都没有那么容易,他在人间的信徒偏偏比不过前者,正好可以借助奚沉作为遮掩。

    不同于那个村子里被污染的灵魂,奚沉的气息干净的不可思议,和这样的人类在一起,死对头的那些走狗也就没那么轻易发现他的存在。

    看上去柔弱无害的青年垂眸:我只是让人拿回了自己的东西,至于这木盒子里的灵珠,是它为自己的行为付出的赔礼。

    他摊开自己素白的手:你看,我多跑两步都会脱力,哪里有这个本事去打劫。

    奚沉狐疑的看他:可是你昨天昨天阿浮打人的动作可残暴了,虽然他续航能力不行,可是爆发力很强。不然的话,他也不可能选择一个需要人贴身照顾的残疾人做同伴,这个世道十分残酷,同情心过于泛滥只会丧命。

    再说了,他并不是真正穷人家出身的陈曦,都是父母娇惯长大的孩子,不可能任劳任怨伺候任何陌生人,长得再好看都不行。只有相互扶持,共同付出,才能够长久的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