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录完离婚综艺后我爆红了 > 章节目录 分卷(25)
    有一会儿了。编导方小艾示意摄影师先暂停录制, 对闻晓说,刚听团队说,庄总刚到楼下, 小闻你要不要去接一下?

    闻晓拧开瓶盖,抬头咕咚咕咚喝水。莹白细瘦的脖颈上, 小巧的喉结上下滚动,脖颈上布满晶莹的汗水。

    温润的下颌线, 优美的颈线,小巧的喉结, 漂亮的锁骨。仅一个喝水的寻常姿势,让闻晓做来, 风仪秀整。

    摄影师不禁可惜,摄像机关早了, 没拍下来这个画面。

    他自己不会上来吗,我没工夫接他。

    闻晓声音淡淡,他把水瓶放在墙边, 掀起t恤胡乱擦了一把脸,五指成梳把长长的头发梳向脑后,对舞蹈老师说:老师,咱们再来一遍吧。

    舞蹈老师劝他:你已经练了两个小时,可以歇几分钟。小小年纪,别不把身体当回事。

    方小艾知道闻晓与庄锦年之间的不对付,那天在乡下的小院里这两人发生的事情,她后来也知道了。私心来讲,她也不想让闻晓多与庄锦年接触。

    可是,她是这档离婚综艺的编导,她的工作就是把综艺做到更好。正是因为闻晓与庄锦年关系紧张,这两人碰在一起才会更有看点。

    这么想着,方小艾面对闻晓时,总是多一些夹杂着愧疚的关照。是以她柔声劝说:小闻,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楼总也在这里录制,所以云总也过来了。

    闻晓眼睛一转,道:那我问问楼总,他去我就去!

    说罢,他套上浅色牛仔外套,和舞蹈老师打了声招呼,就前往楼天影的办公室。

    闻晓敲开楼天影的门,进去之后才发现,你们都在?

    云卧白和庄锦年已经在楼天影的办公室了,看样子是刚到没一会儿。

    晓晓,你找我有事吗?本来脸色发臭的楼天影笑了一下,冲闻晓招手,让他上前来。

    现在没事了。闻晓说。

    楼天影哼笑一声,听出闻晓的意有所指。

    在这间楼氏娱乐老板的办公室里,两队离婚夫夫聚齐。

    节目组:这四个人怎么又凑到一起了?

    为了同一屋檐下的主题录制,节目组特意租来三栋湖边别墅,计划每对离婚夫妻(夫)各住一栋。

    计划赶不上变化,因为闻晓繁忙而紧急的形成,在征求了庄锦年的同意下,这一对离婚夫夫的白日拍摄改在了楼氏娱乐公司。至于晚上的拍摄,他们建议闻晓和庄锦年一起去湖边别墅休息,进行晚上的拍摄。

    当然,处于对ao有别的考虑,只要两人中有一人表示要洗漱休息,便会结束录制,让两人各自回房。

    可是,没想到,楼天影在得知闻晓要在公司里录制后,也表示自己的工作很繁忙,且不方便远程处理,要求也要在公司录制。神奇的是,楼天影竟然取得了云卧白的同意。毕竟这两人可是水火不容的互相看不顺眼的关系啊?

    至于楼天影到底是不是真的有很多工作且只能在公司处理,

    节目组:咱也不敢想,咱也不敢问。

    到头来,反倒是最作的小公举程司,很是配合地和前妻展虹眉一起住进湖边别墅,开始录制。

    闻晓和云卧白打了声招呼,瞥到对方手背上的淡青色的针眼,问他:你手背上是什么?

    云卧白手腕一转,把手背藏进衣袖,道:没什么。

    而后他看向随他来的助理,说:你把文件放在这里就走吧。

    助理看着闻晓,欲言又止。

    没事就快回公司。云卧白说。

    助理忙把文件放下,转身告辞。

    乔导在一旁出声:那咱们开始录制吧?

    行。闻晓向云卧白和楼天影两人道别,回见。

    闻晓开门出去,从头到尾没看庄锦年一眼。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舞蹈练习室。

    前三天,闻晓是跟着新一届练习生们一起上基础课的,今天因为有录制,才由陈饱安排了一对一授课。

    早在庄锦年来之前,闻晓已经进行了舞蹈训练,今天的练舞份额已完成,剩下的就是声乐训练。

    闻晓喝了口水,跟着声乐老师练发声。

    而庄锦年,并没有刻意同闻晓交流,他大多时间只是在处理工作,或出门接工作电话。偶尔,会坐在夕阳照不到的角落,静静端详站在乐谱前专心训练的闻晓,银架眼镜模糊了他眼中讳莫的神情。

    出乎节目组的预料,庄闻组合同一屋檐下主题录制的第一天,如此平静地结束了。

    说平静却也不见得,两人全程从未交流过一句,都在可以避开对方的视线。

    从闻晓的眼神中不难看出,闻晓是出于厌恶。

    庄锦年的想法,却不得而知。

    就算晚上来到湖边别墅,闻晓本想早早回到自己独处的房间。没想到的是,庄锦年比他更早的,向节目组表达要洗漱休息的意思,回到卧室了。

    闻晓鼻息轻哼,和方小艾道了声晚安,回到自己的卧室反锁房门。

    第二天一早,闻晓准时来到楼氏娱乐公司打卡。

    照旧是先做舞蹈训练。

    先做的是基本功。

    在舞蹈老师的帮助下,闻晓背倚着占据整整一面墙的大镜子,慢慢劈叉下落,直到两条大腿内侧都贴在地板上,呈现标准的一百八十度角。

    还好吗?舞蹈老师问。

    闻晓点头:可以。

    有点疼也要坚持住,要跳得好必须拉开身体,柔韧度要好。舞蹈老师鼓励他,其实要想跳得足够好,十八岁练舞有点晚了。但是你身体条件很好,才三天,一字马已经很完美了。只要你坚持得住,一定能成为优秀的舞者。

    闻晓垂着头,额前的发挡住半张脸。他微微抿唇,下颌线微紧。

    我可以。他低声重复了一边。

    庄锦年放下手中的文件,冷峻的目光投向闻晓,眼神波澜微起。直到闻晓时间到了在舞蹈老师帮助下起身,才重新低头审查文件,却久久未翻页。

    闻晓做完十组柔韧度练习后,又练了一个小时的舞蹈基本动作,胸震,转颈,摆胯任何枯燥的基本动作,他都做得很认真。

    做完这些,他才稍稍休息了一会儿。他用一枚X型的黑色发卡,把额前长长的头发卡到头顶,盘起双腿坐在地上,抱着电脑观看初舞台示范视频。

    接着,舞蹈老师带着闻晓对着舞蹈视频,扒舞,抠动作。

    闻晓渐渐熟悉,迅速消化了这支舞,速度让舞蹈老师连连惊讶,感叹是个不可多得的好苗子。

    在舞蹈老师的称赞下,闻晓大笑着擦掉脸上成滴的汗珠,继续练习。

    庄锦年一直沉默着。

    他看着闻晓汗湿的莹白脖颈,跳跃时露出的纤韧腰肢,和鱼跃下潜时性感的身体wave线条

    庄锦年的眸色越来越深,脸色越来越严肃,他突然出声:

    你先出去。

    闻晓和舞蹈老师都停下动作,看向庄锦年。

    就是你。庄锦年看着舞蹈老师。

    舞蹈老师本想说什么,却在看到庄锦年眼中的不善后,突然讷讷,拍了一下闻晓的肩膀,低头走出练习室。

    他出去后,想起楼总告诉过他的,当留下闻晓和庄锦年独处时要尽快汇报楼总的话,立马给楼天影发了条短信。

    练习室一时除了音响中放着的为初舞台准备的歌曲外,再没有别的声音。

    怎么?要跟我说什么?两天了,这是闻晓对庄锦年说的第一句话。

    庄锦年起身,一步步走近闻晓,他居高临下垂眸,眼中泄出一分专横一分怒意,其余全是幽深冷意。

    当着综艺工作人员,在摄像头里,他告诉闻晓:不准跳这个舞蹈。

    闻晓撇头冷笑。要你管,你谁?

    庄锦年面沉如冰,沉默不语。

    练习室充满了窒息感。

    有病。

    闻晓翻了个白眼,嘁了一声。

    他转过身拉开姿势,继续练习,却突然感受到了,那股熟悉的、令人厌恶的,如草木腐烂的暴夏沼泽信息素。

    闻晓本就练习得很累,刚分化成omega一个月的身体这下更是支撑不住,突然顺着镜子滑到地上跪下。

    这个狗渣男,不做人,用信息素想逼他就范!闻晓的双眼闪过狠意。

    Alpha的信息素,在场的工作人员都感受到了。

    虽然节目要制造热点,可是信息素压制未免过分了些!

    方小艾和摄影师对视一眼,就要上前调和。

    哪知,更汹涌的alpha信息素扑面而来,即便是对信息素感知迟钝的beta也被强横的alpha信息素制住。

    来自庄锦年的,漫天腐烂的,灼热的信息素汹涌爆动,仿佛在告诉方小艾等人,谁上前他就要对谁出手!

    来自上层alpha的压制,让一众beta感到不适,双腿发软,竟一时间无法上前阻止。

    庄锦年则裹挟着极具攻击性的alpha信息素,心中带着一丝将omega掌控于手心的快意,半跪蹲下。

    闻晓,是你不听话。

    庄锦年伸手,去拂闻晓落在唇边的发丝。

    滚!闻晓浑身灼热难受,他勉强张开殷红的唇骂,撇开头躲开庄锦年的手。

    庄锦年手一僵,转而暴戾地擒住闻晓的后颈,把他按到自己面前。

    我提醒过你的,他趴在闻晓耳边,如恶魔低语,唇瓣张合间就要碰到闻晓的耳垂,总要吃了教训才听话吗?

    闻晓浑身发抖。

    恶心!恶心恶心恶心!

    庄锦年的信息素恶心!

    他喷吐在自己耳边的气息恶心!

    他的手恶心!

    他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都好恶心!

    闻晓怒火烧心,好似身体就要被烧成灰烬,他的眼睛赤红,在庄锦年眼中,却以为是臣服于alpha下的畏惧与软怯。

    难道要像上次那样,被庄锦年欺压得狼狈不堪,只能靠别的alpha来获救吗?

    闻晓不甘心,他从来没求过人,他更小的时候,即便明知会被打到住院,他也不会逃,因为他知道自己能把对方咬下一块肉来!

    闻晓狠狠咬住舌尖,对自己狠到唇角溢出一线血丝。

    借着钻心剧痛,闻晓迅速掳下头顶的发卡,狠狠挥向庄锦年的眼睛。

    这双道貌岸然如狼如狈的眼睛,恶心!

    猛的一声巨响,门被从外面撞开。

    晓晓!

    啪嗒。

    是庄锦年的血顺着脸畔坠落在地的声音。

    眼镜碎落一地。一条鲜红的线划过庄锦年的颊畔,像是大慈大悲的观世音挥着杨柳枝,施舍甘露时,在信徒脸上留下的恩善。

    作者有话要说:  恶心他妈给恶心拜年啦

    感谢在20210204 22:09:31~20210205 23:53: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沉棠未破暗 10瓶;? 4瓶;小小花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2章

    闻晓通红的双眼中满是狠意, 右手紧攥的发卡上,一抹鲜红刺眼。

    闻晓横眉看着庄锦年脸上的血痕,心中划过快意。

    我提醒过你的, 闻晓每说一个字, 舌尖都激起尖锐的疼痛, 但他心中带着反胜的愉悦,把庄锦年说过的话还给庄锦年, 让你滚。

    云卧白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疾步上前一把拉开庄锦年, 把闻晓扶起来。

    他轻轻从闻晓仍用力攥紧的手中, 温柔拿下染血的发卡, 轻抚闻晓的背,语气晦涩:抱歉,我来晚了。

    闻晓眼睑微垂, 轻轻摇头,和你没关系。

    云卧白心里闷疼, 他张开唇,最后还是藏下此时并不适宜的话。

    还拍呢!都给我关了!楼天影满脸阴色, 冷酷愤怒地指着墙边的工作人员,你们就任由一个alpha欺负一个临近热潮期的omega?为了拍摄连良心都不要了吗?

    方小艾和摄影师等人垂头恹恹, 不敢为自己辩解。

    呵。

    庄锦年被云卧白狠厉一拉,整个人撞到镜子上, 肩膀钻心地疼,疼到麻木。他扶着肩膀站起来, 伸手碰了一下自己的眼角,伤口疼到眼角抽搐。

    他看向楼天影,云卧白, 最后停在闻晓脸上。

    楼天影上前,挡在闻晓身前,声音因为愤怒而愈发低沉:你还敢看他?这里是楼氏娱乐,他是楼氏的人!庄锦年,他已经不是你的妻子了,他和你,没关系!

    庄锦年瞳孔骤缩。

    把乔方叫来。云卧白看向方小艾,有人在录制期间信息素失控,我身为嘉宾,建议把此人从此剔除综艺,保证我们所有嘉宾的安全。

    啊,这

    还不去?楼天影冷瞥。

    好!

    没几分钟,离婚综艺总导演乔方就面色不安地跑进来。

    哎呦,这,这这闹得!

    乔方满头是汗,一边是被云氏科技和楼氏娱乐的两位总裁施压,另一边是综艺的未来,他两头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但是他知道,这件确实是庄锦年做得不对,甚至说是让人大跌眼镜。若乔方不是导演而是观众,早就破口大骂让庄锦年下台了。可是

    乔方一时踌躇,只得先借了一间会议室,和两个副导演,以及庄锦年的编导,同庄锦年说了很久。具体说了什么,闻晓等人不得而知。

    在乔方几人和庄锦年私聊的时候,闻晓三人还在舞蹈练习室里。

    同上次被庄锦年信息素攻击相比,这一次闻晓心中并没有惧怕和悲观,而更加坚定,心中愤慨,一往无前。

    只是舌头好疼。

    闻晓拧开一瓶矿泉水,含了一口水漱口缓解疼痛,左看右看没看到垃圾桶,一口咽下去。

    妈的又腥又咸,淦。

    刚才还没觉得,现在稍稍一动舌头,就是钻心的疼,疼得他眼眶发涩,生理性地想哭。

    舌头是不是咬破了?云卧白看出闻晓的异样,关心道,张开嘴,让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