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玄学大佬穿成万人嫌炮灰 > 章节目录 分卷(37)
    老刘努力克制自己大笑出声的情绪:哪里哪里,孩子自己聪明。我们当老师的,哪里出了什么力啊?个别老师甚至都没有给他上课!所以啊,全是孩子自己争气!

    可太争气了!

    下个清明,他一定要给周妖艳多少钱纸钱,好好说说这个乖孩子!

    ◎48.第 48 章

    整个A市热烈庆祝了一个星期。

    新校长刚上任, 喜气洋洋,为了辞旧迎新,外加恭喜苏蘅芜碾压隔壁学校A中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 于是108响的鞭炮响彻云霄。

    更甚者, 校长还特别去搞了两张苏蘅芜的照片。逢人就拿出来溜溜。

    你们瞧瞧哟, 这人俊俏。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说:好看是好看, 但是成绩肯定不怎么样吧?

    大部分人都是这么想的。

    上帝给了你漂亮的脸蛋, 一定不是想让你靠脑瓜子吃饭。

    然后校长笑了笑。

    嘿, 人家是A市状元!

    说完还把自己精心准备的报纸给剪了下来。

    没办法,有些人明明可以靠颜值,偏偏脑瓜子也这么好。你看看这盛世美颜,都不用p图的!

    末了还要来上一句临终关怀。

    看看人家看看你。

    别看了,你们这辈子也赶不上的。

    其他人:

    谢邀, 有被内涵到。

    光是这样校长还觉得不够。

    苏蘅芜那是多么优秀的人啊,这样优秀的人, 怎么能私藏起来呢, 一定要让更多的人看到他才行!

    于是转头,他就给行政下了命令。

    第一,搞几辆广播车,一定要每天在市区里播放!

    第二, 来几个人, 把苏蘅芜的励志故事,全部都编纂进校史当中!

    第三,搞个特大的相框,要把苏蘅芜的盛世美颜给裱起来,当然,光是裱起来还不够, 得在学校修几个雕塑,让临考学生们都去拜一拜!

    刘花花看到车子从面前经过。

    一种巨大的嫉妒升腾起来,原来世界上真的可以做到既拥有眉毛,又拥有好看的脸。

    她震惊到无语。

    脑海中轰鸣着,这个世界的声音渐渐听不到了。

    她只听到脑海里天使的声音。

    你想要什么?你要你想,一切都可以实现。

    刘花花跟脑海里的那个声音说:真的什么事情都可以实现吗?

    天使恭敬道:你可以拥有自己想要的一切。

    刘花花想:那我要变得好看一点。

    这是她欲望的第一步。

    很快,她发现了自己的变化。

    她变得好看了。

    当然,她自己并没有那么高的审美,一开始是她妈妈说,她变得好看了,紧接着甚至有星探到她家里来,问她要不要当明星。

    这下子不得了了!

    整个小区都轰动了。

    这可是不得了的事情!

    最初大家也没注意到刘花花的变化,直到这个事情发生,所有人才注意到刘花花的变化。

    她单眼皮变成了大大的双眼皮,头颅上的骨骼变得立体,眉骨带着山根挺立起来,眉目挺立、轮廓分明,浓眉大眼,又带着女孩子特有的柔和。

    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小美女啊!

    刘花花优秀的外形和成绩,让她一下子火了起来。

    家里的经济条件一下子好了起来。

    父母在想了很久以后,决定让她去当明星。

    刘花花人生改变了。

    妈妈没有时间去打麻将了,她更多的世界是在跟她的经纪人聊天、设计她的未来。

    刘花花以为遮掩挺好的,可以妈妈从始至终都没有问过她。

    妈妈只会说:妈妈都是为了你好啊!

    学业为了活动停了下来,她作为天才美少女大火起来。

    甚至还留下了很多当时的句子又想骗我生女儿!!呜呜呜,我一个成年人,居然还比不过一个小学生!!!!人间太难了,前有励志大佬苏蘅芜,后有天才少女小花花!妈妈,我想回炉再造!!

    刘花花觉得特别累,她的脾气也变得暴躁,她似乎想通过暴躁的方式来宣泄心中的不满,可是妈妈却根本没有注意到。

    这天。

    临时的一个节目吧突然要去换人。

    妈妈跟经纪人去了解了一下情况。

    对方是一个有钱人的女儿,是个星二代了。

    其父母都是娱乐圈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孩子几乎是在所有人的期待里出生的,人人都能叫得上一句女鹅~

    录节目的那一天。

    刘花花的妈摁着她的肩膀,让她好好跟别人学习、学习。

    刘花花脾气上来了,她已经好就没有受过这种委屈了!

    现在的她跟以前的她,已经不一样了!!!

    她是小公主,是应该被人宠爱着的!凭什么她要受这种苦呢?

    她的妈妈喜欢她吗?

    为什么她一点不感觉到?

    她妈妈不喜欢她任性,每次她哭闹,她便拿着尺子打她的手心。

    一边打,一边问:你知道自己差在哪里了吗?

    刘花花用着仇恨的目光盯着她,恶狠狠的说:不是你们不行吗?如果我的爸爸妈妈是她的爸爸妈妈,那么现在出现在台上的人应该是我啊!

    第49章

    如果可以选择自己的出生, 你还愿意诞生到这个世界上吗?

    哪来如果。

    电视里播放着近年来值得讨论这个话题。

    苏蘅芜当时正在剥栗子吃,剥得满手都是黑的,他不太会剥这个, 纤纤玉手用劲儿的时候, 屋子里已经拍坏了好几块桌子。

    本来四分五裂的家庭, 莫名有了凝聚力, 也让许星河第一回感觉到了一家之主存在的重要性。

    比如一向爱告状的小凌, 此刻居然拿出了自己心爱的零嘴, 哭着求他。

    求求了,再这样拍下去,家里的楼板都要顶不住里!!!

    许星河很受用,一把拎住小凌的发揪:叫爸爸。

    小凌以无比耻辱的表情,心不甘情不愿地叫了一声粑粑。

    一向跟他不合的秃子程序猿也露出恳请的眼神。

    快去把你家那位的神通给收了!!!

    许星河鼻子都快要翘到天上。

    咳, 不就是几张桌子嘛,我有不是买不起。他真要喜欢拍, 我还可以给他买个镶了钻石的。

    小凌:他可能更喜欢砸你的骨灰头, 你跟他,表白了吗?

    小孩子不懂大人的弯弯绕绕,一开口就戳人的肺管子。

    许星河呛了一下,面如厨房里那盘酱黄瓜。

    他顿的这一下, 易容局也打电话过来, 痛苦流涕。

    求求了,快让上神收了他的神通吧!!!

    第一个开口说话的人,个人情绪太过明显,于是他被上级Ko了。

    抱歉嗷,这个小同志家里是凤凰的,说话没大没小的。是这样的, 现在市区里出了点事情,比如神脉大地动脉等等,都出了点情况,我们初步估计,能搞出这么大动静的人,也就只有这位大神了为了大家的安全,能不能请你快点

    没说完,被刚才那个小凤凰打断了。

    拜托!你们夫妻吵架,你就不能快点把他哄好吗?!!!

    什么跟什么嘛。

    许星河无奈挂了电话,不得不说,小凤凰虽然脾气不好,但是这每一个字,怎么就那么好听呢!

    许星河走过去,苏蘅芜抬头看他。

    他眉眼好看,密密睫毛下面投下淡淡的光点,明明是已经看惯了的脸,许星河却觉得此时的苏蘅芜有一种过于苍白的美丽。

    没休息好吗?许星河自然从那一堆桌子的碎屑里,接过一口袋炒栗子,非常熟练的拨开,把黄橙橙的仁儿给他,问:最近那么累的吗?

    还好。苏蘅芜接过果仁儿,喂嘴里,慢吞吞嚼着。

    就这么个动作,差点把许星河给看出反应了。

    他往后退了一步,轻咳一声。

    我给你剥,把你满脸的不开心收一收。许星河又剥了两个,递给他,你不知道,你一不开心,外面天空就会跟着天气不好。

    苏蘅芜拿眼睛瞪他,那眼勾弯弯,弧度很大。

    谁能顶得住?

    许星河反正是顶不住的。

    多看两眼,又不免伤心,看不到也伤心,横竖一颗心在他身上,如果说苏蘅芜可以影响到天地,那么红尘里第一个被影响的,应该就是许星河。

    苏蘅芜慢吞吞咬完了栗子,不想吃了。

    许星河抱怨两声:跟猫一样的,吃这么点。

    苏蘅芜看他一眼,甚至都不用他开口,许星河从他的眼眸里看出了他想说的话。

    他想说,你走吧。

    许星河眼眸里就疼,他委屈巴巴移开自己的眼睛,落到苏蘅芜正在看的电视上。

    讲的是一个自杀的女孩子。

    她在极好的年华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由此引发了问题。

    很多人都说,可惜了。

    不负责任,为什么不考虑父母、亲人。

    可有个人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如果你有机会选择自己的诞生,你会选择诞生吗?

    许星河挠了挠头,没说话。

    苏蘅芜换了个频道,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他看了眼外面。

    许星河问:怎么了?

    苏蘅芜说:最近我要去一趟桃花源。

    那是一个什么地方?我怎么没有听过。

    苏蘅芜难得笑了笑:你意外跟我结缘,唯有去到桃花源,找到桃花劫才能斩断。

    这回许星河不高兴了。

    他说:我不会去的!!!

    苏蘅芜点头:好的,我自己一个人去也可以。

    这回桌子是许星河掀的,他气得眼泪都飙了出来:你就想!!!

    苏蘅芜淡淡看着他,眼里带着平时所见的温情,让人意味被深深喜欢着。但都是错觉,苏蘅芜不会喜欢任何人。

    苏蘅芜说:许星河或者说许星流,我不喜欢你。

    许星河的脸色变了又变,他一气之下,夺门而出。

    第50章

    所谓的桃花源, 其实是一群桃花妖的聚集地。

    许星河一开始还傲气,死活不愿意去,毕竟一去, 两个人之间的缘分就到头了。

    这个到头, 比不爱更残忍。

    按照苏蘅芜说的, 一旦他拿到了桃花劫, 两个人甚至不能在一起了。

    以前许星河, 只觉得爱而不得、被人拒绝是最痛苦的。

    可是没想到, 还有比表白被拒更残忍的事情。

    许星河之前跟许星流,之前见面不爽,现在只能自抱自泣。

    饶是再怎么给自己立冷酷人设,也耐不住,两个小孩其实就是个恋爱脑外加母胎单身。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 两个魂立刻合二为一,企图妨碍苏蘅芜寻找桃花源。

    一开始的时候, 两个人是这样打算的。

    苏蘅芜本人容易晕车, 所以,许星河故意让司机在颠簸的路上晃了好几圈。

    可是一圈还没有晃完,苏蘅芜脸色刷一下就白了。

    他身体纸做的一样,轻飘飘的, 可就算不舒服, 仍旧挺直脊背,薄薄嘴唇抿成一条细线,往日里嚣张的眉眼里熬着几分不舒服的神情。

    不舒服的话,可以靠在我身上。许星河看着他压抑的神情,心里面豆腐花一样,晃啊晃的。

    很难有, 也很不舒服。

    苏蘅芜拒绝了:还是不了吧。把肩膀留给更需要你的人。

    许星河难得强硬,他一把把苏蘅芜的头摁在了自己怀里。

    许星河说:靠着吧,别的人我从来都不屑给的。就算是你不愿意也好,我也想告诉你,苏蘅芜,我喜欢你。

    嗯,谢谢你。苏蘅芜不太舒服,许星河的怀抱很温暖。

    甚至能够压过人身上不舒服的恶心感。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安全感吧。

    苏蘅芜没有反抗,他淡淡笑了一下。

    许星河给他递了小瓶可乐:你慢慢喝,这东西虽然刺激了一点,不过治疗晕车倒是有奇效。

    苏蘅芜抱着小小的可乐瓶,一小口一小口的喝。

    可乐刺激,泼辣的气泡消失以后,留下的是无可言说的甜。

    苏蘅芜晃了晃手里的不明黑色液体。

    许星河把他手里的可乐拿了下来,放到一边,怕他弄衣服上了。

    苏蘅芜被拿走了可乐,手里空荡荡的,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

    许星河把自己的手递给他玩:你以前生活是什么样的?

    苏蘅芜顿了一下,合上眼,睫毛颤了一下:在一座漆黑的、没有尽头的知识之塔里。知识与世界相联系,每一年都会增加,当然也许是有人刻意将那些东西传递进来的。我一直在里面,因为有很多书,所以在里面也不知道时间过得很快。

    许星河的大手盖在了苏蘅芜柔软的头顶,他心里就很难受,在那些孤独的岁月里,也许他还没有出生。

    如果以苏蘅芜的眼睛来看一看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是不是也那么可笑,这个世界,孤独运转,世界上所有的人,为了渺小的欲望,在世间挣扎。

    而这个时候的苏蘅芜,又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在那么漫长的岁月里,他也会孤单吗?

    许星河说:你想过以后吗?以后的你会是什么样子的?会跟什么样的人在一起?又会有什么样的生活呢?你都没有想过吗?

    许星河有一点愤怒,更多的是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