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玄学大佬穿成万人嫌炮灰 > 章节目录 分卷(34)
    大概是手气拳落太过猛烈, 王道灵咕噜噜滚出去两三米, 手里的符咒落了一地, 顺手就给贞香给放了出来。

    人间猪队友, 大概如此。

    贞香得了机会, 拎起旁边的马赛克, 冲了出去。

    王道灵晕晕乎乎之际,被安广乐大叫着不好踩了一脚。

    顿时整个人更晕了。

    安广乐追出去,苏蘅芜跟许星河姗姗来迟。

    看你们做的好事!安广乐气急败坏,原本还算好看的脸,此刻无比狰狞,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那个马赛克,背后代表着什么, 你肯定不知道吧!

    确实不知道, 那又如何?苏蘅芜并不觉得天底下有什么是自己应该后悔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安广乐被气得半死,他是阎罗十殿的人,十殿把他扔在这里, 是因为这地下有东西!你现在把人给放走了, 那玩意儿要是出山怎么办?

    无聊。苏蘅芜不太喜欢跟这种人对话。

    许星河皱了下眉,你这是什么意思?那玩意儿明明是苏蘅芜收的,你不跪在地上感激涕零就算了,居然还说是他的错!搞清楚一点!恩将仇报都是什么德行!

    许星河可见不得苏蘅芜被人这么针对,再加上许星河潜意识里面,觉得苏蘅芜是不擅长与人争辩的类型。所以觉得这股恶气, 要由自己来出。

    他想,苏蘅芜也就是这样子了。

    虽然变了个样子,性格也变了很多,但内里仍旧是那个受了欺负不知所措的人。

    他偏头去看苏蘅芜,对方依旧是淡淡的样子,让人猜不透他的想法,同时也勾起人某种隐秘的想法,想看着他那种总是慵懒的脸上,露出克制的隐忍。

    苏蘅芜在看王道灵的符咒,安广乐气得要死,只差没有吐出两口血。普通人听说异容局,无论如何也要给三分薄面,尽可能让他们办事,唯独眼前两个人,不知道从哪个乡下来的,竟然完全不知道此事。

    安广乐翻了个白眼,你们现在小小的一步走错,等里面的山灵幼胎出世,那就没有办法了!山灵幼胎,乃是天地详物,根本没办法让我们控制!

    好了。

    安广乐的意思,许星河听懂了。

    为了不让山灵出世,所以就算是工程队在这里死伤无数,也没有关系对吗?

    苏蘅芜轻轻笑起来,讥讽看着安广乐,我听说异容局,是处理人间妖异事情而存在的组织,没想到,为了镇压区区一个小孩,宁可牺牲这么多的人。真是讽刺。

    安广乐神经突突直跳。

    贞香在一瞬间听懂了话语,眼仁都瞪大了,她阴测测笑着,捏进了马赛克的喉咙,快说,你们十殿守护的山灵幼胎到底在哪里?

    马赛克呜呜呜叫着,我怎么知道哇,我死后负责看管那一块,可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山灵幼胎啊!

    贞香说,你不说,那你就去死吧!一旦没有了魂体,你转不了世以后,就会彻底泯没于大道!

    马赛克哭得好大声,给贞香指了个方向。

    他好惨,真的好惨。

    好不容易找到了女朋友,居然是个女间谍。

    人间不值得呜呜呜。

    贞香立刻往马赛克方向而去,在山行中央,看到了大地的脉动。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咳,码字时间很少,佛系更这本

    第43章

    山峦如聚, 黛色晕染,云雾缭绕。

    脉动中,一道血红色光芒逐渐清晰。

    贞香喃喃自语, 没想到, 十殿居然在养这种东西?

    山灵幼胎, 乃是天地自然孕育而出的宝物, 天生加了大地祥瑞, 受到天道宠爱, 这家伙只要一出生,就有无数人得不到的幸运和偏爱。

    九殿一直听说十殿这边在搞什么骚动作,没想到对方居然暗地里搞出了这种东西!

    不过贞香很清楚,山灵幼胎哪里是一个小小的十殿可以控制的?

    只要现在讲还没有成熟的山灵幼胎释放出来,她们九殿一定可以将十殿取而代之。

    贞香带着马赛克顺着幼胎的脐带, 找到山落里的远古大坟。

    村子名叫周家村,前不久死了几个村里人, 现在正在举行丧事。

    发黄的钱纸随风飘荡, 哭声哀嚎成一片。

    村民偷懒不想挖坑,将就陨石坠落的那个坑,将一家几口全部都埋进去。

    哭丧的人是请来的演员,一天一百块, 现在卖力哭着, 由于周家人死得太惨,一家几口几乎全没了,村里人觉得不吉利,怕几个人怨气冲天,于是特别找了两只黑狗,抹了脖子, 黑狗血往深坑里一洒。

    霎时一片诡异大雾起来,贞香趁着山灵幼胎脐带受损,立刻上前,打算用自己的魂体去撕掉山灵幼胎的供奉说白了,就是强行让山灵幼胎出世。

    至于没有到时间就出世的山灵幼胎,会产生什么后果,那些都不在贞香的考虑范围当中。

    她扑进大地血脉的前一秒,还在高兴的想着大人,我终于为九殿出了一份力。

    轰迟迟赶来的众人,只看到一片空荡荡的山坳,山灵幼胎已经完全消失了。

    安广乐拍了大腿,艹你妈的!

    他上前试图抓住罪魁祸首苏蘅芜,手还没有碰到对方,一直不爱说话的苏蘅芜,却笑道,区区幼胎,让你们慌成这样子?

    言语之中说不清楚的嘲讽和轻蔑。

    旁边的许星河默默没说话,心里想,来了来了又来了!

    安广乐说,你到底知不知道山灵幼胎到底有多么可怕?

    苏蘅芜说,嗯,跟我有什么关系?

    安广乐怒,明明是你

    苏蘅芜轻笑起来,在场的,可是你最厉害?

    安广乐想了下,按照辈分来说,自己不仅有个好职位,也有一身好功夫,算起来,当然是最厉害的。

    于是他说,我当然是最厉害的。

    苏蘅芜两手一摊,最强的你都抓不到,难道还能指望我吗?

    安广乐,

    光是嘴上功夫,干不过对方,安广乐没想到这回搞出这么大动静。还没有来得及跟苏蘅芜扯皮,突然接到了异容局上级的电话。

    你们当中是不是有一个,叫苏蘅芜的?

    有啊,怎么了?

    上级声音十分严肃,还有些害怕,你听着,不管他提出什么要求,一定要答应,不管他说什么,一定都要宠着他!

    安广乐就不明白,可是他刚才把一个上古山灵给放了出来!

    放就放了,就算是把天捅破了,也得给我宠着!!!

    安广乐怔怔,为什么啊?他到底是谁啊?

    上级沉默片刻,是你跟我,都惹不起的人。

    下一秒,安广乐的表情就变了。

    第44章

    作为一个合格的下属, 安广乐深知。无论你的上级领导发什么神经,你都要学会做他的舔狗,如果你舔不起来, 恭喜你, 趁早换下一份工作。

    安广乐这人, 油腔滑水, 八面玲珑。从刚才把事情的锅扔给别人就可以看得出来, 扔锅侠最后一定会变成背锅侠。

    深谙这个道理, 安广乐在回组织的时候,尽可能把苏蘅芜伺候得像个祖宗,让自己尽可能像个孙子,以免最后这把火烧到自己头上。

    但上头还是不放过他,如果说, 山灵幼胎。这口锅一定要有一个人来背,只可能是他。

    安广乐qwq。

    组织上头派了好大几辆车过来接他, 但由于许星河的车更贵, 搞得其他车都成了陪衬,闲着也是闲着,就拉了一大堆乡野的菜回去。

    上头人跟苏蘅芜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的,仔仔细细向对方询问了, 是否有时间、约好了餐厅, 订好了菜单,连喘气儿都要有玫瑰花的香味。

    苏蘅芜则表现得非常的淡定,说话永远不急不缓,连喝水都那么优雅。

    也就是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天壤之别。

    安广乐彻底认输,差点跪下来叫爹, 他求助无门,私底下跟群里的人说:得罪了大佬,现在还有机会吗?

    叫爹也许有机会。

    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

    你以为我是艾莉,实际我是林品如!

    安广乐气得牙痒痒,好好问候这群鳖孙。

    苏蘅芜跟异容局约好了时间。

    一路上,许星河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答应。

    你想要拯救世界吗?

    苏蘅芜从超市冰柜拿出一根大布丁,挑眉看了他一眼,我从不拯救世界。

    一路上许星河从异容局发过来的相关资料。明白了那是个什么东西,他觉得苏蘅芜这么弱这么苍白,怎么能跟那玩意儿斗争。

    那你为什么要卷入到这场斗争里去?你知不知道十殿跟九殿之间的纷争,这个跟你有什么关系?神仙打架你掺和什么?

    许星河气不打一处来。

    在村子里他看得明明白白,里面甚至还涉及到了多年失踪的冥府,甚至还有两位神仙也卷在其中,就算是他有多厉害,那总不能去跟神仙打架吧。

    而且他还是一位高龄应考生啊!好好的体验一下高考不好吗?哪个高考生在这时候还东奔西跑,让人担惊受怕?这时候就应该好好在家里享受帝王级的伺候!

    苏蘅芜让他付钱,两人并肩往回走。

    已经到了夏天,道路两边开了羊角花,粉红色花瓣飘飘洒洒。

    苏蘅芜撕开包装袋,伸出小舌头,轻轻卷着奶糕。

    那一点点红舌头,吃着大布丁的样子,让许星河看得一脸难受,他又热又燥,纸做的身体一阵阵发热,像是要烧起来了。

    苏蘅芜吃得慢,天气闷热,大布丁牛奶往下掉。苏蘅芜吃不赢,许星河哎呀哎呀叫着,伸手替他擦牛奶。

    结果这一动作,忘了自己是纸人。

    纸人沾水,刺啦一下就破了。

    法术瞬间消失,随便刮来的一阵风,将他吹起,那一刻,他看见苏蘅芜放下大布丁,用一种看透一切又淡然的神情看着他。

    你想一辈子双魂?一辈子在阴阳两界来回吗?

    这个问题,许星河很久之前就想过

    如果不是因为苏蘅芜,自己一辈子都会是一个成功的霸道总裁。

    住在豪华别墅,身边108个仆人伺候,每天鱼翅簌口,出门遇到堵车,可能还要启动一下私人飞机。

    不用担心找不到老婆,只需要担心像他这么年轻又多金的男人,难免会成为无数绿茶的目标,以及带球跑目标。

    所以也不能喝酒,只能喝自己带的茶,杜绝一切一夜情以及未婚先孕的可能性。

    如果没有遇到苏蘅芜。

    他只需要跟老爸说一声接触婚约,甚至还能彻底摆脱林月徽。

    可是

    世界好大,相遇的概率要从蝌蚪竞争开始算起。

    每天擦肩而过几百人,长到十八岁成年,能够遇过的人有***多。

    每天那么多人,唯独只有见到苏蘅芜,让他又哭又笑,死乞白赖体会无视过、恨过、爱过、怦然心动过。

    被硬生生拽回来那一刻,他想,苏蘅芜,你好残忍啊。

    你让我不得不面对自己的心,又特别仁慈的告诉我,不要再这样继续生活。

    那一刻他其实很清楚,一旦点头,两个人就再也不会有交集了。

    他可以死乞白赖的去求他,但对方呢?

    茫茫人海,擦肩而过,他将再也记不得一个许星河。

    但他什么都没问,心里越过无数次珠穆朗玛峰,行动却只能木讷赔了个笑脸,还死鸭子嘴硬:谁他妈愿意一辈子人不人,鬼不鬼?你要是早点说有方法,我早就过我的闲散少爷生活了。

    心里却祈祷:拜托了,这辈子可不要有这么奇怪的东西!

    可见口舌、心脑,不在一条线上。

    苏蘅芜没说话,掏出钥匙开门,神情从头到尾没有一丁点波动,许星河想,我现在就算血溅三尺白绫,他都不一定为我哭。

    苏蘅芜一边开门一边说:当然有办法。

    什么办法?

    苏蘅芜刚想开口,小凌圆嘟嘟的身子扑了过来,脸蛋上摸了口红。

    妈妈!

    苏蘅芜很嫌弃,把人拎开,扔给许星河,许星河拿大拳头怼她脑门,可这丫头是个傻的,红脸蛋涂着充满睿智。

    许星河嫌弃:涂什么化妆品,小心重金属!

    小凌挎起个批脸:

    许星河更烦:你这什么表情?

    小凌最近学了点成语:如丧考妣。

    许星河皱眉:什么意思?

    莫知晓刚洗完澡,湿漉漉出来,皮笑肉不笑:死了爹娘的意思。

    许星河:

    他反应了一瞬,挪到莫知晓身上,警铃大作。

    这死鬼,早不洗澡、晚不洗澡,偏偏在苏蘅芜来的时候洗澡,这什么意思?

    这难道不是吃果果地勾引?

    臭不要脸!

    许星河赶紧把便宜女儿扔给莫知晓,出声嘲讽:洗洗干净入土为安吧,你说你一个四肢健全的鬼,不投胎留恋什么世间繁华?就你那破电脑,老子能再给你烧十个。

    莫知晓抱着小凌,对视一眼。

    小凌咬字清楚:哥哥,不跟傻子计较。

    莫知晓:小凌懂得真多。

    许星河被怼得都服气了,找衣服进来给他穿好。衣服尺寸小了,衬得他像个大猩猩。

    小凌拍手:哥哥长得真像金刚。

    莫知晓气笑了:好孩子,会说话,以后这种赞美多说一点。

    小凌得了赞美,又得了零花钱,转头去拍许星河马屁:爸爸,你长得真像哥斯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