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玄学大佬穿成万人嫌炮灰 > 章节目录 分卷(31)
    见到了鬼?

    干这一行的,对这个很忌讳。尤其是开山动土,如果遇到这种事情,大概率是不详。

    本来想着外包给第二个探索队,结果第二队遇到了更恐怖的事情。

    第二队活下来了一半人,但所有人都需要心理辅导。

    有人说自己看到了外星人,有人说自己见到了异形,有人说自己见到了猫脸老狗甚至还有人说自己见到了派大星。

    主负责人赶紧去补了啥叫派大星,这一看不得了,整个人都不好了,赶紧到处找天师、玄学道长。

    一见面就说,海星要去抓水母了,大师快想想办法啊!

    一来二去,来了两三个道长,没顶用,进去了就没出来,有的出来了以后,还要主负责人做心理辅导。

    上头指标轻轻一划,说哪天完成,就得哪天完成,只能提前不能推后。

    眼见着时间越来越近,主办方越来越头大,甚至打了最后,为了能够镇压这尊不知道到底是海绵宝宝还是派大星的货色,差点把本市所有的天师都请了个遍。

    有个傻子去淘宝上找天师,还跟对方约好了时间。

    主负责人知道这件事情,当然是把对方臭骂一顿,但想着都已经给过钱了,也就接待了下来。

    接待来的那天,下着雨。

    整个芦苇村弥漫着一股咸鱼味道,主负责人在村口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大师。

    这几位大师,分别是,顶头上司派来的异容局玄学大佬,一个是隐士家族的术者,还有一个自然是淘宝捡回来的骗子。

    老大,听说这次异容局会出面啊。

    负责这次工作的阿峰,非常自豪道,可不是嘛,事情闹大了以后,多亏一个亲戚认识异容局的人,才勉强把这件事情交托给上面的人。反过来一想,既然能请得动异容局,说明事情也不小。

    都死了好多人了,这事情上头再不来管一管,就说不过去了。

    阿峰叹了口气,再不管管,恐怕

    没等他说完,远远来了辆车,特别豪的那种,一看就是全国没几辆的。

    阿峰倒吸一口凉气,赶紧把自己拾掇干净,脸上笑容堆了起来,满面春风的迎了上去。

    哎呀,山路有点难走,你们一定辛苦了吧!

    豪车在村口停了下来,随之下来两个人。

    蛮年轻的,一个容貌迤逦,一个桀骜潇洒,后者扫过周围,皱了下眉,就这?

    讲真,当男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种莫名想揍他的冲动。

    但现在不能,阿峰堆着一脸微笑,赶紧把人给迎进去,大师一路上辛苦了吧。

    是有点,你们这一路可够颠簸的啊。三句话让人想揍的人,正是暂时拥有身体的许星河靠着苏蘅芜亲手折的纸人。

    许总来了村,那是带着上级巡视的态度。

    一看这里,又破路又颠簸,打生下来没受过这种苦,加上又潮湿,纸人关节活动不开,觉得不舒服是从外到内,再由内到外。

    可对着苏蘅芜,又不敢发脾气,于是乎,所有的愤怒都冲着负责人。

    许总发话了,你们工程真要缺钱,我倒是可以给你资助一笔。

    阿峰表面笑嘻嘻,心里mmp,把眼前大傻逼从头看到尾,难道他们驱邪除魔不是冲着钱来的,还能是普度众生来的?

    谁有病,那可真是一目了然。

    一对比,就觉得许星河旁边那位,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少年也许是个助手,显得尤其顺眼。

    对方本来就瘦弱、纤细,五官十分精致,尤其是一双上挑的狐狸眼,柔柔弱弱的,让人生出一股怜爱之情,虽然对方是个男人,但呈现出来的温柔感,让人如沐春风。

    阿峰就跟他说话,村里面穷,没人修路,现在靠着马上通路,应该能带动一下本地经济。一路上辛苦了吧,这里也没什么招待的,本来说让你们先休息一下再过去看现场,但上头实在是等不及了。

    苏蘅芜轻轻摆了下手,没事。

    等一会儿其他大师也来了,你们先见个面,然后一起商量一下,这次是个大家伙。阿峰添油加醋说了一通,趁着现在人没来齐,阿峰叫助理去买了点当地特产,甜口蜜饯果子。

    蜜饯果子拿牛皮纸包着,上头还有一层糖霜,阿峰递给苏蘅芜,尝尝看,这里的特产,味道还不错。

    苏蘅芜咬了一口,甜弯了眼睛,确实不错,你要尝尝吗?他跟许星河说。

    许星河把他伸过来的手一拍,我才不吃这些甜不拉几的东西,娘们兮兮的!

    好哦~他见许星河不爱吃,自己坐在旁边一口口吃了。

    很快,其他大师也来了。

    阿峰心里已经有了定数,觉得最后那个开车小破车的人,一定是淘宝店那个,所以没给什么好脸色。

    异容局的人,看着对方冷言冷语,心里缓缓打了个问号。

    几位大师都已经到了,不如大家把身份亮一亮?阿峰说这话的时候,又给苏蘅芜塞了把蜜饯果子。

    第38章

    众人都说好。

    随后开始了简单的自我介绍。

    玄学隐士家族那个说, 我乃道君的第三百代传人王道灵,在山上的时候,我掐指一算, 山下有一个妖物出世。

    大师可真是有点厉害啊!阿峰真情实感的赞美道, 随后视线看向另一个。

    异容局说, 异容局, 安广乐。

    阿峰拍手道, 异容局啊啊!您就是异容局的!

    他手里还捏着半包蜜饯果子, 整个手都僵住了。

    您可一定要帮帮我们啊!他僵着脖子转了下头,看到旁边那位年轻的少年,少年坐着,白玉似的手指捏着个蜜饯,衬得手指更加白皙了。

    阿峰问, 请问你是

    苏蘅芜抬了下眼皮,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我是一心一意淘宝店店主, 苏蘅芜。

    阿峰默默把蜜饯果子收了回来,想了下又全部递给了他,吃吧。

    几个人介绍完了彼此身份。

    阿峰带着三位大师去见那个出事的隧道。

    这边山峦层层叠叠的,隧道已经搞了一半了, 结果遇上这档子事。

    王道灵一走进这里, 顿时整个人都难受起来,阿峰察觉出了他的状态,问道,大师,怎么了吗?

    王道灵神神叨叨地说,这里阴气弥漫, 恐怕是怨气已久,看来不好对付啊。

    那怎么办啊?阿峰被这个妖魔鬼怪折磨得要死,心态都要搞崩了,不管花多少钱,只要能搞定这件事情就行。

    他的想法也简单,花多少钱那都可以上级报销,但是处理不了这件事情,恐怕他的工作都要保不住。

    王道灵说,我们祖上有道法符咒,定能够稳住妖物,只是符咒一张成本太高,会搞得我元气大伤。所以你懂的。

    话说到这份上,谁还会不懂呢?

    阿峰瞬间明白了,放心放心,只要道长帮我把事情解决,一切都能到位。

    王道灵当时就笑了,笑得很开怀坑到大款了,终于可以养得起师兄弟了!

    阿峰又让助理去周围镇子上买了几只鸡,让人赶紧扒皮抽骨拿灶炖上了,打算等人去干正事的时候,好好弄一顿。

    许星河听到他叫助理去买东西,很自来熟的拉过助理,列出一长串名单,让助理去买。

    助理在旁边很不耐烦,你干嘛啊,我又不是帮你跑腿的!

    许星河生得浓眉大眼,天生一股王霸之气,再加上最近受到苏蘅芜灵血的滋养,生长得越发红润。

    又不是不给你钱。许星河看了眼旁边助理打算开的车,挑了下眉,把车钥匙往助理那一丢,就跟自己家似的,你开我车去,快一点。记得多买只老母鸡,如果遇到有老山农拿来卖的山参也记得多买点,还不知道要在穷乡僻壤待多久,先得把伙食搞上去。

    助理很无语,接过车钥匙后看到的豪车,让他真的不明白,像许星河这种人,为什么还没有被打死。

    我不是

    许星河,你是!钱要是不够,给我说一声。顺便你要是想买点什么,也可以随意。

    助理,我不是给你服务的!

    我懂,你当然不是为我服务的,我们都是为人民服务的。许星河戏谑半晌,拿手机给人转了账转账的时候他的钱跟许星流其实是共通的,所以这边一刷卡,那边立刻就知道了。

    只听到叮咚一声,助理低头一看,刚才想说的话,瞬间说不出来了。

    没办法,他实在给得太多了!

    另一边。

    许星流收到了短信,他皱了下眉头,有点山雨欲来的意思。

    秘书在旁边战战兢兢看着老板的脸色,心里默念的声音从微表情心理学到加油鹿小葵你可以的,最后变成24字核心价值观。

    对方非常优雅地点了下手指,指尖敲在桌面上,发出一点点声音。要知道这双手,上可主宰全公司命脉,下可主宰她的饭碗。

    在看到对方反应以后,秘书立刻上前,总裁,有什么事吗?

    许星流没看他,只是盯着短信看了会儿,说,让1组做一份淘宝电商玄学板块的发展前景给我。

    玄、玄学?秘书觉得许总疯了。

    许星流冷声,不要质疑我的决策。

    秘书只好通知下去,心底阵阵嘀咕:许总之前怎么越来越冷了?以前性格不还挺温和的?现在怎么就跟去南极旅游回来带了土特产一样?

    她当然不敢想太多,只能做一个乖巧、懂事的秘书。

    人走后,许星流看着那条短信,垂下了眼眸。

    他脑子里偶尔会闪过苏蘅芜那张脸,以及一些画面他趴在课桌上,阳光细细碎碎洒在他身上,他半张脸露在阳光下,睫毛被染成金色,从额头到下巴线条柔和美丽,许星河站在他身边,伸出手把他碎发勾到耳后。

    许星流觉得那个动作,也许是他想做却没法完成的,所以有点遗憾,甚至觉得不公平,经由许星河的眼,他能共享一切,但无论是嗅觉、触感还是视觉都像是在让他做梦。

    洞窟很黑,前几个工程队进去出事了以后,这里就封了,暂时不让任何人进来。灯光线路什么的都没来得及安排,基本是什么都看不到。

    几个人一进来,就感觉到一阵阴风。

    阿峰自觉是个普通凡人,没敢往前走,只能把几个祖宗送到这里。

    他搓了下手,不好意思的说,就在前面了,道长们自己往前走吧,我就不送了。希望各位道长旗开得胜,如果真的对付不了,也不要勉强。

    他的话意有所指,在他看来苏蘅芜这种年级轻轻的,能有几分真本事?但一想到孩子年级轻轻就要出来混饭吃,又觉得于心不忍,希望他能够早点看清大人的世界,趁早回去好好学习。

    他把苏蘅芜叫过来,给他塞了一把蜜饯果子,语重心长,你要是不行,就旁边看着,给大师们打打下手,别莽头莽脑撞恶鬼跟前去,保命要紧。一会儿回来了,哥哥给你吃蜜饯。

    苏蘅芜用狐狸眼古怪地盯着他,一面走一面跟许星河说,我看起来有那么像他弟吗?

    许星河眼神怪异,撇了下嘴,那哪能啊?我看他别有用心,说不定是个弯的!

    可我算了下,他以后婚姻美满,一儿一女。

    许星河后槽牙磨了磨,你还替他算命!

    苏蘅芜,顺手。

    旁边王道灵比苏蘅芜大一点,在山上养成的小孩心性,听到苏蘅芜随后给人算命,登时从中闻到一股凡尔赛的味道。

    王道灵,啧,不是吧?你还能徒手给人算命?我还从来没有听过哪一家有徒手给人算命的功夫,你莫不是个骗子吧!

    早在山上的时候,就听过山下有很多冒充他们同门的人,到处招摇撞骗,搞得他们正经玄门的也受到牵连,下山后还要被迫考《马克思远离概论》,他刚下山那会儿不过就摆了个地毯,好了哇,被城管追了三千里,缴获了他的作案工具神算子帆和众筹出来的二手皮草。

    所以当他意识到对方年纪轻轻不学好,是个骗子的时候,王道灵被城管追了三千里的辛酸顿时出来了。

    王道灵委屈,我最讨厌骗子!

    苏蘅芜还没有反应,许星河倒是拳头硬了。

    以前他还跟许星流那货还没有彻底分开的时候,对着外人还需要一番虚情假意,但现在完全不需要了,不高兴了就揍人。

    王道灵挨了一拳,虫牙松动,一下子就崩出来。

    他从小到大挨的拳头不算少,以至于没脸没皮的叫着,哎嘿,不疼,一点也不疼。

    说完,又挨了一拳,这回是结结实实打哭了。

    准确来说是打吐了,王道灵一边吐一边哭,打脸就打脸,你知道骗一顿饭有多不容易么?都怪你们这些骗子,搞得我们现在正经生意都不好做了。

    他的怒气是冲着苏蘅芜的,刚吐完,浑身上下一股酸水味,你们这些越说越玄虚,实际上呢,不就是欺负人家那些不懂玄学吗?你说你空手算,我看你空手算个屁!

    苏蘅芜想了下,真要算起来,眼前这位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同行,也许还能算得上他的第n代弟子,但别哭了。

    苏蘅芜拿出一张纸,替他把眼泪擦干净,难得耐心地解释,我不是骗子。只是强得过分了一点,你不理解是应该的。

    你还是别开口了,我怕我忍不住拿桃木剑插死你。

    苏蘅芜弯着眉眼,唇角勾了勾,那你多多加油。

    王道灵被气得话都不想说了,他转过头去看许星河,结果许星河那傻缺还一副心满意足的逼样双手抱在一起,瞳仁里竟然还隐约发光,可见是被完全洗脑的可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