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玄学大佬穿成万人嫌炮灰 > 章节目录 分卷(23)
    道士在旁边叽叽歪歪做法。林月徽越想这事儿越诡异,系统,我觉得事情有点奇怪。

    具体哪里奇怪,林月徽自己也说不上来。

    系统123说,毕竟是灵异区,宿主不能指望这里跟以前待过的地区一样。

    也是,毕竟是来受惩罚的,又不是来享清福的。

    任务难一点也正常。

    刚才那个人提到异容局,异容局是什么地方,我们能过去看一看吗?林月徽仔细回想着刚才的话,想着要不要去找找那个唯一能开口说话的人。

    系统123说,异容局,根据资料检索,似乎是一个调查灵异现象的组织。名气相当大,工资待遇也很好。要想进入这个地方,必须要通过特殊人员的推荐,异容局不接受任何记者采访,有官方微博和网页,要想进去找人,估计是不太可能,除非你本身就是灵异现象。

    那不就轻松多了?林月徽想,我确实本身就是个灵异现象。就算他算不上完全灵异现象,旁边不还有个流落街头、无家可归的傀儡师吗?

    等道士做完法,林月徽不得不给了他一大笔钱,钱货两讫后才离开,结果刚出门,就听到系统播报说,高亮注意!对手进度条一下子飞升,竟然已经到了百分之50!

    不得不承认,林月徽慌了一下,但也真的只有一下。

    现在他的进度条是百分之九十八,只差最后一丁点。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一下子冲上来,但走在前面的人,总能够有恃无恐。

    林月徽笑了下,不管他,现在就算再蹦跶,还能超过我的百分之九十八吗?现在的我,已经差不多知道了真相,只差填上结果了。

    系统123提醒道,宿主需要现在填上答案吗?

    林月徽恶趣味道,先放着不填答案,我还想看看我的对手是谁呢!这样,我先好好等一等,等到对方百分之九十了,再填上答案。这样,我就能看到对方功败垂成,伤心欲绝的样子了!

    系统123,

    想到自己刚才损失的一大笔钱,林月徽问系统123,最近有什么未卜先知的技能点吗?

    花费100个积分,林月徽点亮了自己经济方面未卜先知的能力。

    然后他就得知

    苏蘅芜那套房,即将拆迁!

    这件事情调查到这里,又到了该回学校的日子。

    许星河回来的时候,苏蘅芜正在看书,看的是玄学转运之术,旁边零零散散扔着些黄纸和朱砂,场面一度很诡异。

    你是打算去天桥下面给人算命?许星河言语带刺,一脸不爽,大尾巴夯吃夯吃砸墙。

    苏蘅芜连个正眼都没给他,他怎么说?

    靠着苏蘅芜指的方法,他去见了当地城隍老爷。

    城隍小仙告诉他,离魂只是暂时的,关键在于他跟世界的背面有因果,如果想要斩断因果,需要去桃花源。

    桃花源,有缘自会遇见。

    任凭许星河抓着城隍小仙又捶又抓,对方都只是用高深莫测的样子,冷静的说,一切自有定数,天道早已经注定。

    等于屁话。

    最后在许星河的铁拳伺候下,城隍小仙终于拿出了一个比较靠谱的东西一封可以让他进入异容局的介绍信。

    人间自然有异容局管理,如果你真的想要寻找破解之法,就去这里吧。

    城隍小仙用可以称之为诡异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他一遍,最后深深倒吸了一口凉气,你周身圣光普照,这缘分好得不得了!这都不要,我真不明白你们人类,想要什么那什么,可以让我抠一点下来吃吗?

    许星河低头一看,自己身上发着光的供奉,来源于苏蘅芜。他并没有特别向苏蘅芜讨要供奉,但仅是靠在旁边,就自然沾上了一部分供奉。

    想到这里,许星河的脸更阴沉了,他一把挥开城隍小仙笑意盈盈的脸,俊俏脸庞一沉,恐龙尾巴重重拍打着地面,说出了那句名台词,这福气给你要不要啊!

    城隍小仙当即捻着胡子,摩多摩多。

    许星河拳头硬了,学什么不好,学什么小日本!

    城隍小仙,你这孩子,懂不懂文化交流啊,死直男!

    两看相厌,不欢而散。

    许星河朝着苏蘅芜扔出一封信纸,让我去找异容局。不过我想通了,既然有这么一朝,肯定还是有他的用处。只是这副破破烂烂的身体太不好用了!

    想到这里,他觉得还是怪苏蘅芜。

    眼神中自然带了些怨念。

    苏蘅芜今天大概心情好没由来那种,兴许是窗外开了一簇郁金樱,红蕊绿瓣、重重叠叠在一起,格外好看。

    他冲着许星河勾了勾手指,过来。

    干嘛!许星河不情不愿,别扭动着肥胖的身躯,脸上情绪千万个不愿意,却还是一步一个小脚印的挪了过去。

    其实他注意到,苏蘅芜并不冲动,情绪也极少有起伏,大部分时候,他都情绪内敛,整个人看上去反应很慢。

    这样子的苏蘅芜,让许星河觉得特别没意思,有种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打到空气的感觉。

    气也气不起来了。

    尤其是当你对着他发脾气对方只会含着浅浅笑意,用那双深邃眼眸看着你的时候,你会凭空生出一种灵魂被剔出来,从头到尾洗涤一遍的通透,怎么忍心还骂他呢?

    果然,人都是颜狗。

    他也是。

    不能免俗。

    苏蘅芜真好看。

    好看的苏蘅芜,伸手从旁边拿过一道黄符,像个刚上路的新手一样,一边研究着书本上的东西。

    许星河心说,他不会根本不会吧?

    结果一看,似乎还真的不会,只是他做事神情特别认真。

    低垂的眉眼和色泽渐深的睫毛,伴随疏落的光芒,留下一道极为流畅、精致的弧线。

    他偶尔从口中泄出的叹息,都让人不自禁屏住呼吸,如果打扰,那就是罪过。

    就勉强原谅他的无知,放纵他的好奇罢了。

    凭借跟书上的对照,苏蘅芜终于摸索出来一点门路,然后拍手道,竟然这么复杂!

    你研究半天,就研究出了这个?许星河无语至极,但想着对方其实脑子并不灵光,就原谅他了。

    苏蘅芜动了动嘴唇,柔软浅色的唇弯出一个别扭的弧度,他像是有些不爽符咒的复杂,我当初设定这个的时候,真的没有想过后世的人,会把这个搞得这么复杂。

    吹,接着吹!你看天上有牛在飞,那是因为你在下面吹。许星河并不喜欢整天吹牛逼的人。

    怎么说呢,就你那个小身板,还说什么你设定,真当自己是天王老子、世界创世啊!

    苏蘅芜对于许星河的话,向来不在意,对于他来说,就跟听别人放屁一样稀疏平常,而且他也从来不指望许星河能说出什么好听的话。

    他并不喜欢跟人口舌上喋喋不休,能用举动证明的事情,他一般先动手,后动口。

    现在,他拿起一张黄纸黄纸也是多余的,随后在上面轻轻画了一个一字,然后扬着给许星河看。

    许星河皱眉,连尾巴都因为震惊,弯成了一个卷。

    他看了眼旁边书卷上的文字,一脸难受,你是想帮我恢复灵体之身?

    书页上是这么写的,恢复灵体之身,需要巴拉巴拉巴拉,什么五行天干地支,集齐阴阳火财,然后沐浴焚香,虔诚的用陶桂木和兔毛制成的毛病,在丝绢上写出认真画符。每一笔,需要敬畏天地,需要敬畏人伦天长,需要在血脉中通达天人之气

    虽然许星河也看不懂,但他觉得,不管怎么说,也不应该是眼前这位画符这样随便找的厕纸、最便宜的毛笔、十分漫不经心的态度以及非常敷衍画出来的扭曲的一个一字。

    许星河:要不我给你出学费,你先去青城学一学?

    苏蘅芜反倒很疑惑,为什么?

    许星河想说,还不是因为你菜!但看在苏蘅芜那张盛世美颜的脸上,后半句没说出口,也可能是因为没来得及。

    下一秒,平地刮起无尽罡风。

    明明什么都看不见,却邹然感觉到一股压力。

    皮肤受到压力骤然往内压缩,不仅如此,他感觉到自己动不了了!

    紧接着他听到苏蘅芜叹了口气,小脸皱巴一起,哎,得先画人形,所以我才讨厌啊

    等等!

    你现在才去画人形啊? 整理

    我还在罡风里凌乱着呢!!!

    许星河微笑,很好,男人,你故意想引起我的注意!

    假发,飞了。

    棉花,散了。

    许星河觉得自己快死了,苏蘅芜才拿出自己的得意作品一个火柴人,引魂入体。

    在许星河人形逐渐清晰的时候,另一边的许星流灵魂一痛,脑袋里窜出十八个铜人,齐帅帅唱着南无阿弥陀佛。

    许星流:

    紧接着一个巨大的佛印腾空而起,烙印在他身上。

    如果不是因为灵魂被强行分离,这道佛印应该会强制一并打击,但此刻,因为缺少了一缕魂魄,导致佛印的针对性偏离,落在许星流身上的封印居然失效了。

    许星流大脑一阵眩晕,昏了过去,与此同时,异容局察觉到天降异象,纷纷站了起来。

    唔有什么不太妙的事情要发生了。

    异容局多位能人匆匆从座位上走过,各个数据板上闪动着,坐标轴对应城市,一个指向恶意,一个指向目标,此时,一个巨大的恶意正在形成。

    哎,又到了我们出动的时候了。

    很烦,加班费安排上,谢谢。

    翌日。

    头一回做人不得不屈服于学校制度的苏蘅芜,没精打采回了学校。

    喂喂,今天应该是你们考试出成绩的日子吧!恢复成人形,但仍旧以鬼魂形式存在的许星河,皱着眉头看向了学校公告栏。

    作为一进门就能看到的荣耀之地,这里素来是学霸学神露脸显摆的地方。

    此刻,上面正贴着林秋彦的照片。

    这人一脸冷漠,五官硬挺且清傲,浑身青春气。眼眸看人,带着几分轻蔑和不屑,从头到尾都写着对人的轻视,且眼神还能发出声音切,你算个什么东西。

    许星流动了动唇,翻了个大白眼,跟苏蘅芜说,你们学校现在都只有这种货色,想当年你哥哥我贴在这里的时候,那可真是天降异色,喜鹊天天绕着学校飞哎你走什么?懂不懂尊重别人?

    苏蘅芜凝视那张照片良久后,直接无视许星河的叨叨,径直走了。越相处越不难发现,许星河就是个话痨、暴躁、自恋的死傲娇,充分贯彻纸老虎的秉性,一戳就破。

    穿过熟悉的走廊,进入教室,彼时无数目光投射过来,然后匆匆转过去,大家都在焦虑的讨论着一模答案和成绩。

    来得早的人已经收到了课代表分发下来的标准答案,一般今天晚上,各科老师会来讲一下这次考试试题,差不多一晚上过去,所有人对自己所处的位置都有了一个基本认知。

    中下层的基本没什么大的变化,唯一能够期待一下的是那些突然冒出来的黑马。

    尤其是这次,在苏蘅芜放下狠话以后,更多的人都在看他的笑话。

    一个女生点出了所有人的心思,听说这次,林秋彦考得不错。

    有一个人打破了局面,剩下的人也都开始议论起来。

    他的第一名应该很稳吧,听说这次数学大题他都全部都做出来了,只错了一道选择题。

    这次选择题难度太高了,老师都说超纲了,怪不得他啊。

    别说那些大神级别的了,要知道这次数学我几个都有问题啊!

    几家欢喜几家愁,为了能够让学生提前适应高考难度,以及希望学生能够通过第一次考试看清自己的想法,一模的难度偏高。

    甚至出现了不少超纲题。

    老师都懂,一模是故意打击学生信心,好让接下来学生复习更有针对性,二模相对来说更接近高考难度,三模用来给学生增加信心。

    而现在的情况就是,一模难度超纲,尤其是周妖艳制定的英语试卷,许多英语老师都觉得难度过高。

    周妖艳并不觉得,从本质上来说,她就是故意的。

    一方面是显示自己水平,一方面也是为了拉低整体成绩,只有大家都觉得难的情况下,何军才能有效拉分。

    何军以前英语成绩就好,就算考得好,也不会引起太多人怀疑。

    没错,周妖艳漏题给了何军。

    其他老师来找周妖艳理论,周妖艳也有自己的说法。

    我们学校英语一直被其他兄弟学校碾压,不就是每次给学生准备的试题太简单了吗?如果我们学校英语难度再不跟上其他学校,以后升学率上难说啊!

    上次突然心梗送进医院恢复后,周妖艳总觉得自己做了个梦梦到自己被车撞死了,醒来后却什么事情都没有。

    她并没有多在意,毕竟某一天做梦,梦到自己死掉这种事情,在一个成年人日常不爽的时间里,仅仅只是让你拥有一个不太美妙的早晨。

    虽然中间因为校长老婆,有了一段不太友好的经历,但也因祸得福。校长觉得亏待了她,所以答应要将公开课交给了她。至于其他老师说什么试卷出题太难啊,这些在校长看来都不是个事儿。

    有些不信邪的老师,就去跟校长说:周妖艳根本不会教书!他完全无视我们教学定下来的指标,非要一意孤行!这次一模,多少学生叫苦!

    校长很烦这种不懂事的人,随便翻了下汇报上来的成绩,脾气不怎么好:就算是这样,不也有几个学生考得不错吗?这样子才是他们的真实水平!再说了,让学生们认识一下自己的问题所在,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这下子,别的老师也没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