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参加选秀后我一夜暴富了 > 章节目录 分卷(53)
    郁黎跟随一旁的指引,点击自己的名字,显示屏跳转出音乐、舞蹈、表演三个选项。

    郁黎的舞蹈相较于其他两项一直是弱项,他果断选择了音乐和表演。

    选择过后,开始进行抽选考核的题目。

    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名字在屏幕上乱动,几秒后,只剩下两个留在屏幕上。

    【音乐:表演歌曲《空山恨》】

    【表演:演绎指定剧本《晚餐》】

    叮

    机器下方吐出两张硬质的卡片。

    郁黎心微沉,《空山恨》是一首古风歌曲,中间的戏腔部分难度极大。而古风歌曲和戏腔,恰恰是郁黎接触最少的一种。

    抽取到的剧本《晚餐》,郁黎也闻所未闻。

    怎么样?

    一出房间,j其他四个人就围上来询问。

    郁黎向几个人摇了摇手里的卡片,笑起来,很有挑战性。

    几个人点点头,第二个是唐晏进去抽取。

    卫裴青晃了晃手机,微微压低声音对郁黎说:节目组打算开始考核时,开直播。

    那节目

    郁黎微微诧异。

    卫裴青露出一个笑容,随机抽取开表演时间开直播,按韩导的话来说,就是吊吊他们胃口,也堵上一些七零八碎的嘴。

    作者有话要说:  考核期开始啦~

    然后,关于掉马

    其实一开始,想了好多种黎黎悄悄试探,裴先生掉马暴露的情节,但最终都被我一一否定了。总觉得黎黎和裴先生不应该有试探。

    两个人虽然都没有认认真真说过我爱你,但又无时无刻不在爱着对方。更何况,黎黎也不是那种特别别扭的人。所以我选择了可能趣味性没有那么强的直接询问。嗯!

    爱你们呀,啾咪~

    第61章

    五个人全部抽取完毕后, 并没有回房间休息,而是不约而同来到郁黎的训练室。

    暖白的灯光打在瓷白的地板上,反射出微微刺眼的光芒, 五个人围成一圈坐在小桌子前, 桌子上摊开放着十张卡片

    郁黎垂眸一一看过去, 神色微微有些凝重,抽取出来的考核题目对他们来说都不简单, 最快也要三四天时间才能熟练准备。

    但后天就要开始第一场考核。

    这显然也是考核组给他们的设置的第一个难题:在准备时间明显不够的情况下, 第一场很可能失败的表演到底由谁来?

    五个人, 每个人两场, 总共有十场考核。这十场考核将会在两周内全部结束。

    后天周一是第一场, 周三是第二场,周五第三场,周日第四场, 下周二开始第五场,此后的五天时间将会不间断地一天进行一场考核。

    每次考核开始前, 选手们需要至少提前十二个小时,向节目组报备考核人员以及考核题目。

    所以, 第一场谁来?

    郁黎慢慢扫过桌面上的卡片,话音刚落, 卫裴青就率先道:我先吧。

    他抽取的两个考核题目是:舞蹈《白色死亡》和剧本表演《流浪在外的男人》。

    卫裴青拿起写着剧本表演的白色卡片,掂量着继续说:我刚在来的路上了解了这个剧本, 对我来说有点难度,更重要的是, 跟我形象严重不符合。

    《流浪在外的男人》剧本表演的主人公是一个饱经风霜,生死看淡,甚至是有一点面瘫冷漠的人, 卫裴青觉得自己有点难驾驭。

    而且他台词不多,容易记,我后天去表演成功的可能性比较大,及格分应该可以。

    说完,他看着其他四个人都盯着他,不由得一笑,我这是慎重考虑,也不全是为了你们。

    我也很占好处的。

    他摸着鼻子笑容放大了一点,如果我表演的不好,拉均分的重担就落到你们身上了。我就没那么有压力了。

    郁黎目光一转,没应声,率先制止住唐晏要说的话,唐晏,你好好准备。

    唐晏算是两栖,音乐和舞蹈都没什么弱势,这次抽取的两个题目虽然有难度,但是好好准备可以出彩。

    唐晏一顿,又把话咽下去。

    黎黎说的没错。

    卫裴青见郁黎还在犹豫,思忖,甚至盯着他自己的卡片看了好一会,不由得有点急。

    我都毛遂自荐了,还不选我啊?

    郁黎微微瞪他一眼,闲就准备准备你的题目。

    我也可以的。

    文斯予撑着下巴,指尖轻点摊在自己面前的卡片。

    我选择了音乐和舞蹈,音乐《莫格利的秋》差不多可以。舞蹈《shine》对我来说,有点难了,从学会到熟练表演出来至少要一个星期,但我还有《莫格利的秋》要准备

    文斯予慢条斯理说着。

    而且,我心大,也不怕别人骂。

    被人骂这是几个人心知肚明却又都默不作声忽略的事情。第一个表演的人,如果表演失误严重,节目上线后,肯定会被网友黑到飞起,甚至会引发其他队员粉丝间的矛盾冲突。

    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都会背负着团队垫底,不配呆在这个团队这样的骂名

    这也是郁黎纠结的原因。

    如果他来表演第一个节目,他作为队长,以后翻转风评肯定要容易一点

    别纠结了。

    文斯予忽然站起来,抬起手轻轻用指尖推了推郁黎的额头。

    他看着不约而同皱着眉头的几个人,眼底浮现出一抹狡黠来。

    我就知道你们肯定会因为这件事纠结半天,这会我肯定比你们要聪明了。

    文斯予说着将摊开在桌面上的卡片翻面,只见白色刻着暗纹的硬质卡面背面,印着一个白金的印章,印章上笔走龙蛇的字迹,写着第一场,周一晚七点。

    你

    郁黎诧异站起来,忽然就想到文斯予刚刚的姗姗来迟。

    因为文斯予是最后一个进入会议室抽取,所以他来晚点,没有一个人多想。

    谁能想到他竟然偷偷提前定好了时间呢?

    文斯予收起自己的卡片,只让他们看了一眼,那没什么问题了吧?我们开始准备吧!冲!

    郁黎不说话,看过去,却对上文斯予格外坚定的眸光。

    团魂在不在呀?

    文斯予对他笑了一下,主动伸出手。

    郁黎停顿一秒,将手盖在他手上,随后是是卫裴青,唐晏,余舟。

    冲!

    文斯予积极重复,其他四个人跟着他一起喊出这一句不太符合成熟成年人身份的一个字。

    他们是一个团队。

    网络上关于《一夜成名》和yK的消息基本没停过,裴砚熙一闲下来就刷手机,看网传的各种消息,偶尔给郁黎发几条消息。

    考核期的安排他问过韩城青导演,知道很紧,所以也不愿意过多让郁黎分心。于是网络上乱七八糟跟郁黎有关的消息就成了他这段时间的消息主要来源。

    在网络上逛久了,什么都可能发现。于是,没两天,裴砚熙就顺利打入郁黎的粉丝团以及陪你粉丝团的内部

    郁黎还以为他也忙到脚不沾地,几乎要日夜颠倒。

    转眼,就到了星期一晚上。

    在文斯予强烈要求下,四个人继续呆在自己的训练室准备,没有去考核舞台。

    我要是表现的不好,你们不都成了我黑历史的记录者了吗?

    文斯予是这么说的,他坚持,几个人也只好放弃跟他一起去。

    晚上六点钟,文斯予就做好妆发,独自前往考核舞台。

    几个人的训练室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开。

    郁黎心不在焉地听着播放器里辗转绵长的戏腔,恨不得有千里眼,好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文斯予离开十分钟后,几声轻轻的敲声响起

    郁黎拉开,看见戴着口罩,穿着工作人员外套的几个人。

    换一套?

    卫裴青的声音通过口罩传过来,有点闷闷的。

    郁黎眼睛一亮,立刻接过了外套。

    单纯一个舞蹈表演,时间并不是很长,加上头尾,也就半个小时不到。

    文斯予回来时,几个人的训练室里正亮着灯,通过没关紧的缝,隐约传来乐器弹奏的声音

    都还在。

    文斯予悄悄松一口气,故意弄出重响。

    我结束了。

    几扇很快打开,光线瞬间从房间里射出来,照亮了站在昏暗走廊里的文斯予。

    回来了?

    怎么样?

    导师凶吗?

    卫裴青问的与众不同。

    文斯予故意沉吟两秒,严肃点头,随后才突然大笑起来回答:骗你的,一点也不凶。

    不凶就好不凶就好

    卫裴青呢喃着,装作不经意低头,挡住自己通红的眼眶。

    骗子,学坏了,居然会骗人了。

    还行吧,中规中矩,我觉得我可以。

    文斯予又开始回答唐晏和余舟的问话,就是分数不知道,在舞台上导演临时决定隐藏了。

    没事,还有我们呢。

    你好好休息准备下一场。

    文斯予重重点头,笑的灿烂。

    郁黎张了张口,没想到要说什么,这时手机叮咚响了一声。

    他看了一眼,举起手机,朝文斯予摇了摇,饿了没?我给你定了份夜宵,有红烧排骨。

    文斯予一愣,还未张口,鼻子忽然一酸,被压抑的,积攒的委屈瞬间喷涌而出。

    这

    他抹了一把眼泪,似乎想抑制,却没成功。

    光线、太刺眼了,我、眼睛、有点不舒服

    文斯予哽噎着,断断续续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郁黎张开双臂抱住他,其他三个人也抱住他,包裹成一个球,球的中央是文斯予。

    一会后,文斯予忽然伸手推了推周围的几个人,放开点,放开点。

    我听见敲声了,肯定是黎黎给我订的红烧排骨送来了。

    几个人一怔,后退一步,看着文斯予双眼放光地转身去看,都有点哭笑不得。

    没人问文斯予为什么哭,文斯予也没问他们为什么跟着掉眼泪。

    只是晚上过后,几个人的挤时间能力更上一层楼。

    裴砚熙拍完夜戏回来,打开手机就发现《一夜成名》又占据了好几个热搜。

    #韩导是不是翻车了#

    #yK营销太过#

    #yK成团危机#

    #文斯予是yK的败笔#

    【今晚的直播真的是尬的我看不下去】

    【u1s1,文斯予今晚的舞蹈,真的是一言难尽,我三岁的侄子跳的都比他流畅】

    【兴致勃勃的点开,最后败兴而归】

    【韩导到底在搞什么?】

    【其实《shine》很难,我学了差不多六年舞蹈了,没个半个月,这支舞跳不下来】

    【果然是捡漏进的yK,丁文洲比他有水平多了好吧?怀疑当初暗箱操作】

    微博风风火火的同时,各大视频网站也出现各种网友自己跳的《shine》一小段舞蹈的视频,更有甚者将两段视频截取放到一起,打上标题:【我是不是也能进yK了?#在逃yK选手#】

    一夜之间,#在逃yK 选手#成为网络热词汇。

    裴砚熙看完全部,立刻吩咐苏革去降热度。

    他打开郁黎的聊天框好一会,想到他们正在断网,还不知道网络上的消息,一句话也没说。

    断网确实有效减少了各种不必要的情绪,外界闹的天翻地覆,几个人毫无知觉,在别墅训练室里忙的昏天黑地。

    根据每个人训练的进度,五个人大致拟定了前一周考核的顺序。

    余舟的剧本表演第二个,唐晏的音乐第三个,郁黎的剧本表演第四个,卫裴青的舞蹈第五个。

    第二次考核直播开在了第四场,郁黎的剧本表演上。

    第62章

    剧本《晚餐》是由著名作家的同名小说改编, 篇幅不长。

    它讲诉了一个抑郁症患者在吃晚餐时遇到了自己的救赎一个高冷温柔又善良可爱的面馆服务员,他们像朋友一样相处,聊自己喜欢的电影, 交换彼此喜欢的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要走出来时他却自杀了。

    一个荒诞且格格不入的悲剧结尾。

    郁黎将原小说看了遍, 才弄懂了为什么。

    所有人都以为那是深渊里开出来的花, 只有我清楚,那不过是恶臭的淤泥换了一个模样。未明《晚餐》。

    @《一夜成名》官博:第四场考核直播即将开启, 快来加入直播间为我加油吧!【链接】

    昏暗的舞台上一片安静, 十几秒后, 响起哒哒的脚步声。

    与脚步声同时出现的, 是一束光, 照亮了舞台上放置好的白幕,白幕后站着一个高挑瘦削,长发披肩的影子。

    影子微动, 长长的裙边在空气中划出温柔的弧度,纤腰细腕, 盈盈一握。

    我第一次见她时,是在楼下的面馆。

    郁黎的声音缓缓响起。

    她是面馆里新来的服务员, 比我小七岁,温柔漂亮, 说话声音永远温和耐心,一向不喜欢与人对视的我, 破天荒地盯着她看了三秒。

    声音在舞台周围响起,不缓不急, 徐徐道来。

    简单的独白完毕后,舞台又骤然陷入黑暗,约莫半分钟后, 灯光渐渐亮起,白幕撤去,郁黎出现在舞台上。

    穿着白衬衫的未明,头发微长,低下头可以遮住大半张脸颊,他还是习惯在人群种挡住自己。

    尽管今天是来见他的心心念念的那个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