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真心冒险 > 章节目录 分卷(32)
    浑浊的空气在喉咙里流过,贺言低着头,跑得连肺都在发痛,听到崔远洵在用远远异于平日的声音说话,手指向他,贺言演杀人犯。

    半小时后,难得黑脸的贺言从大楼门口出来,理都不理拥堵的人,径直上了车。

    李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着十足低气压的贺言,小心翼翼地安慰:言哥,试镜不顺利没关系,我们还有好几个递过来的本子

    谁跟你说不顺利了。贺言阴沉沉地,但总算还是说了话,当场就定了角色。

    啊,那不是好事吗?李深更不解了。

    当场定了反一。贺言笑出来,是被气笑的,说我神来之笔,绝对能大放光彩,没有必要争男一。我有病啊!第一部 电影演个杀人犯反派,我草!

    那是拒绝了?

    没有。贺言往后重重一靠,用手背挡住眼睛,看不见光亮,继续不知道在咒骂着谁,他妈的,从来没遇到过这种傻X,跟他说半天,演戏演戏就他妈知道演戏!知道怎么安慰人吗?有脑子吗?情商低得要命!没救了!

    真是见鬼了,自己怎么会跟这种人说一堆废话,还浪费了一笔包场的钱,咖啡厅送来的饮料都一口没喝,钱全打水漂了。为什么最后又真的听了崔远洵的,重新来一次试镜。为什么又会答应演个反派。自己一个顶流,一个青春偶像,一个各方面数据吊打崔远洵的明星,怎么这么听这个傻X的话。

    见鬼了。

    江晋文学城网友不交流专区

    类别主题作者发贴时间回复回复时间

    闲聊救命,两个地方出发,最后同一个航班回去,这是去干什么了?[3]==20XX0XXX 00:15 874 20XX0XXX 23:34

    闲聊贺言今天头一次脸色难看成那样,居然还有cpF在嗑糖,脑子有坑吧[2]==20XX0XXX 15:22 346 20XX0XXX 16:58

    闲聊首页别粉粉黑黑了,来看看贺言给X县特殊教育学校捐助三百万设立帮扶奖学金的新闻==20XX0XXX 16:22 58 20XX0XXX 16:41

    瓣豆小组原子核救助站

    都能先后穿同一个这么难看的小众潮牌了,这还不嗑?

    1楼

    楼主,都不是同款你还能嗑?崔哥都在机场自己承认是接的推广了,还说回头去要钱

    2楼

    崔哥如果缺钱为什么接这种,他就不能接几个正常商务大使吗?我们这些自动长成的韭菜很久没被割了,有一丝丝寂寞

    3楼

    别说大使了,杂志能安排一下吗?@时尚莎芭婚庆公司能不能动一动,电子刊也行啊

    4楼

    让我再去私信主理人求他送同款t给崔哥

    5楼

    他们一天天到底在干嘛,上午崔哥赶飞机还在提言宝开玩笑,下午言宝就黑脸回节目组。决赛的时候还能有互动吗?每天都在赛博忧虑,这种心情,谁懂

    6楼

    不要被xnb影响了,或许是因为别的事情呢?

    决赛肯定有互动啊。他们组就三个人,希望昼哥自觉一点站边上,毕竟美图秀秀的消除笔也不太好用,很花时间的

    第64章

    今天的录制任务是,完成节目组热评前三里粉丝提出的要求。

    据说其他两个都是贺言粉丝的,第三是向崔远洵提出的:画一个节目录制以来印象最深的场景。

    工作人员把笔和纸递过去,看崔远洵涂涂抹抹,却隔了好几分钟都没有交出成品。

    有这么难吗?不就随便画几笔简笔画的事情?

    他忍不住走过去看,注意着自己的脸不进入镜头,远远地站在边上看,却还是很惊讶:原来你会画画?

    虽然看不真切,也能看出来崔远洵画的居然是具体的景物,已经有了轮廓。

    学过一点。崔远洵没抬头,继续用那支不顺手的水笔画着。

    怎么会学画画呢?敏感的工作人员马上想到了切入点,现在的娱乐圈,当红艺人能不写错别字都实属不易,崔远洵居然提都没提过自己会这个。

    小时候想把别人的表情都画下来,好好研究。崔远洵说着,笔停了停,所以那时候最不喜欢说谎的表情,因为看不出来。

    这是崔远洵做过的许多尝试之一。

    他把每个人的表情画下来分类,想着可以据此总结规律,在合适的时候做出合适的反应。不同时候需要有不同的笑,表达不高兴的时候又该怎么拉下脸让人知道生气。有时候会成功,有时候也会犯错。

    人们总会说谎,总会言不由衷,当戴上那层虚伪的面具时,他就会判断失误,总把恶意当做好心。他当然讨厌不诚实的人,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说谎的人,是什么心情就准确地表达出来,他就不会那么多次地受挫。

    这是他以前的想法。

    画完了。崔远洵递过去。

    一张纸上分成了左右两个画面,左边是放在茶几上的啤酒,右边是天台上的烟盒。又抽烟又喝酒,原来这就是崔远洵参加节目以来记忆最深的场景吗?他哪怕画个游乐园的气球也好啊!

    虽然这么腹诽着,工作人员还是要强忍住,对崔远洵说:对着镜头给大家展示一下吧,也可以讲讲原因。

    崔远洵倒突然有了点自觉:这样他们是不是看不太懂?

    他又把纸平放在桌子上,加了一句话。

    可是,这似乎并不能让观众们加强理解,反而只增加了理解难度。

    在画面的空白处,崔远洵写了一句话:

    电影如果不是一种记录,就是一种梦。

    这是伯格曼说的,崔远洵还在无效解说,我最近才有一些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因为实在读不懂,工作人员也没追着让崔远洵再解释是什么含义。心里吐槽着最烦装逼的人,又还是毕恭毕敬把崔远洵请出去。

    崔远洵一出门,姜鑫就把手机递过来:崔哥,杜总的电话,打了好几次了。

    崔远洵接过去:有事吗?

    我不是跟你说了不要随便操作吗?!杜别舟怒气值满点,你又发什么疯把你前排的评论全删了?

    什么?崔远洵也有些惊讶,我以为那是你买的机器人,全都发一些没有逻辑重复的话,我都看不到有价值的东西了,就删了。

    他妈的!那是控评,控评你懂不懂啊!人家给你做数据,你给全删了,你怎么不上天呢?杜别舟骂完,又鬼使神差加了一句,这里不是让你真去天上的意思。

    我知道什么意思,我又没傻。崔远洵问,那能恢复吗?

    算了,有些事情明星本人不好出面的。杜别舟又开始教导崔远洵一些基本道理,等我找个太监帮您老人家传达圣意。

    很快,新中国的第n个宦官就诞生了,姜鑫的新微博出现在了页面上:

    @小助理姜姜:

    不要担心,没发生什么!老板的意思是说没必要控评,更希望能跟大家在评论里当朋友聊聊天。如果有被删了评论的小可爱也不要伤心,小助理给你一个拥抱~

    热评第一是:

    哥,删了就删了,拥抱就免了吧,不要恐吓我们。自从看到你真人以后我连夜删除叫你助理小姐姐的微博和评论!

    姜鑫看起来不是很开心,但无人在意他的感受。聪明的杜别舟已经趁机又让团队买了新的话题热搜宣传崔远洵拒绝控评,内娱活人再次+1。

    崔远洵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却又说不清楚。

    好像自己的每一个举动,无论原因为何,最后都变成了程序的一部分,需要换取点什么。人好像就这样,变成了人设。

    崔远洵很想请教一下对此应当最有感悟的贺言,可贺言又不知道为什么在生气。

    还是另外找个话题发过去吧。

    崔远洵想起今天刚完成的任务,打了一行字:

    节目组让画印象深刻的场景,我把你画上去了。

    贺言回复得很快,内容很短,只有一个问号。

    这是上次不让你在视频里提我的回击吗?

    贺言打完这行字,又全部删除,改成了:随便你吧,画了什么?

    刚在里面,忘了拍。据说明天就会发。崔远洵又说,给新一期节目预热。

    因为这句话,贺言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

    第二天当节目组打着庆祝粉丝满XXX万的名义放出花絮任务时,他连自己的都没来得及看,就点进去看了崔远洵的那个,给崔远洵贡献了直拍播放量。

    想象中的各种惊人之语并没有出现,贺言看得满头黑线,截了图过去:这就是你说的画了我????我呢???

    都是跟你有关的,崔远洵回了消息,在你的房间里喝酒,还有跟你在天台上。你不记得了?

    那你说得仿佛会出现我的脸似的。贺言争不过崔远洵,我心脏病都要出来了。

    当时没有参考,怕走形了。你可以过来,我对着你画。

    还真考虑过啊!!!

    贺言又气又笑,看着截图里那张只有他和崔远洵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画面,以及那条微博评论里粉丝们的连串问号。

    还有,画面里的那句话。

    如果不是一种记录,那就是一场梦。

    这的确是崔远洵说给他的。

    还有前天,演完那一场酣畅淋漓,崔远洵纯粹给他打辅助的戏以后,在下来的电梯里,崔远洵跟他说过的:

    我以前去上表演课,老师让我们演自己最难受的时候。我是最后一个上去的,演的是初中的时候,听到亲戚劝我爸妈再要个孩子,在听到他们回答之前,我走了。演完以后,我感觉好了很多。我觉得,你也可以试一试。

    崔远洵相信很多贺言不信的东西,他信演戏能治疗人,能拯救人,这个一直不太正常的人,找到了途径可以安放自己的不对劲。

    贺言不信这些,成名、赚钱、万千宠爱,哪一样都比演戏本身重要。这么久的时间里,贺言都是靠着自己,一步一步从泥潭里拽出来的。人从来不该期待被别人拯救。

    但是起码,在他跌跌撞撞走出来以后,是需要去洗个热水澡的。否则,就只能永远被困在那个夜晚,带着一身的泥污。

    门口突然响了两声,贺言放下手机,走了出去。

    没有人在外面,只有一张画了图的纸,贴在门上。

    背面写着:

    我找节目组要回来了,送给你。

    第65章

    在何羽鞍叫人把这次的剧本送过来的时候,贺言正在他的房间里接待心理医生。

    那位心理医生上次展现了他丰富的神棍技巧,这次照样带着塔罗牌上门,依然没有算成。不是因为贺言不信鬼神,只是好像不太信外国的。

    医生,你会观落阴吗?贺言问。

    医生怀疑贺言有什么口音,谨慎地回答:我很保护病人隐私的,从来不会录音,不需要关。

    看来是完全不知道了。贺言只能给他科普来自中国的封建迷信:就是一种仪式,传说能让活人意识到阴间去,见到去世的亲人。

    医生哪里会这种东西,却很敏锐:你是有什么心结吗?

    算是吧。

    这种什么仪式都是骗人的,没必要信。还是要进行心理咨询更靠谱。心理医生居然在这种时候突然有了职业操守,认真地跟贺言这么说。

    不用,贺言一口回绝,对你们不放心,怕明天就被泄露出去了。

    他以前可能会婉转一点找理由,但最近发现,或许也不用太给面子。

    我口风很严的。医生为自己争辩,看贺言仍然没有商量的余地,又退一步,那我给你做个催眠?你一看就是长期睡不好。

    贺言原本想继续拒绝,听到最后一句话,马上要说出口的推辞又停下了。他想起上次也有个人这么跟他说过,那一晚上,他睡得很沉。

    那试试吧。

    他又预先给手机打开了录音功能,摆在心理医生面前。按照要求放松下来,靠在柔软的沙发上,闭着眼睛。没过多久,他又看到那条长长的河。

    贺言倒退着走,走到河的起点,又看见那道水闸,矗立在那里,他的双脚被冻住一般,没法再继续走,只能仰头看着。

    我现在过得很好。贺言犹豫着说,变成了明星,很多人喜欢我,马上要去拍电影了,喝口水都有人递过来,什么都特别好。

    水流声轰然作响,但他得不到回答。

    我也有了朋友,不太聪明,有点轴。但可能也挺适合我的。贺言声音很轻,真的挺好的。你呢?你怎么样?

    闸门终于落下。

    贺言望见对面的人,那张这么多年,他一直以为自己忘了,却原来始终清晰记得的脸。憔悴、温柔,如果她曾经被好好地对待,也会很漂亮。她经常呆呆地坐在床上,一坐就是一天,有时候突然醒过神来,看着面前的他,又露出一个笑容来。

    女人现在就站在那边,对着他这样笑。

    他一直没有叫过她那个称呼,没有人教过他,等他学会的时候已经晚了。

    妈妈。贺言这么叫。

    还是那么笑着,水声的轰鸣里,女人的身影渐渐消失。

    贺言靠在沙发上,头微垂着,已经进入了梦里。他就像每个正常睡着的人一样,面无表情,闭口不言,只有均匀的呼吸声。

    突然间,贺言闭着的眼睛有眼泪流出来,一直滑下来,滴在手背上。

    是隔了这么多年,终于掉下来的泪水。

    剧本也送到了崔远洵那里。

    崔远洵翻了一下,很是不解。

    最后总决赛,他还拖了这么多天,就是这么个翻拍剧本?

    啊,这是翻拍吗?我怎么感觉没听过?姜鑫踊跃提问,来给崔远洵展示自己没读过书的空空大脑。

    男主角突然被两个警察抓了,在传唤的四十八小时内,要找到男主角犯罪的证据,这是剧本的开头,看起来并不新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