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真心冒险 > 章节目录 分卷(26)
    大众不愿承认,他们是讨厌真心的。就像让香水的味道浓烈数百倍以后,就会变成让人难以忍受的恶臭。贺言也是讨厌的,讨厌这个人像一面让他无处遁形的镜子,讨厌被照出来的那些阴影。

    别说了。

    人非草木,贺言也不是一点感触也没有。甚至可以说,他实在感慨万分,简直恶狠狠地说:妈的,没人找你下海实在可惜了。你可真是个人才。

    什么下海?崔远洵又不太明白。

    反正你别提我,离我远点。贺言说完就倒退了几步,恨不得马上跑路,我先走了!

    反正他已经做了友情提醒,崔远洵到底要说什么,他也管不着,还是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负责录制的工作人员在里面等了一会儿,还没有看到崔远洵进来,推门往外看,正好看到贺言在跟崔远洵道别。崔远洵冲着贺言点头,又跟贺言说:等会儿有个消息发给你,你收一下。

    妈的,就有这么多说不完的话吗?能不能录完了再回去聊。工作人员一边心里吐槽着,一边跟崔远洵和声细语:崔哥,该进去录了,只剩你了。

    崔远洵马上和她一起走进去,突然说:其实我们年纪应该差不多,你不用这么客气的。

    啊?对方先疑惑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哦哦,没有,现在大家都这么叫。

    社会崔哥,人狠话不多,但次次都让人瞳孔地震。

    但今天崔远洵没有说出什么惊人的话,只是很普通地表示了一下感谢,她不禁有些失望,引导着问:没有别的话了吗?比如对谁想说什么也可以讲讲。

    他们早就发现了谁是更好捏的软柿子,谁那里可以套到更多的热点。

    崔远洵听见了,看向镜头,在并不短的凝视以后,崔远洵说:没有了。

    第54章

    在把何羽鞍那部得到最高奖项的电影看完,演职员表徐徐出现时,贺言也收到了崔远洵提前预警要发的消息。

    果然是该做好心理准备,毕竟崔远洵说的是:何导不会拍你说的那个电影。

    贺言马上回复过去:这么确定?

    嗯。崔远洵说,但我不方便告诉你原因。

    毕竟这也是何羽鞍的隐私,意外知道了,但似乎不太应该再进行传播。

    贺言却没有放轻松,他的心里甚至更涌起一种古怪的感觉。这些天里,他一直都在想,何羽鞍到底是想干什么?当做一个社会新闻的素材,亦或是一个笑话?

    面前的聊天界面,那边一直显示在输入中,反反复复好几遍,才发过来信息:但我还有点事想问你,你介意我过来吗?

    当然介意。崔远洵要是一过来,站在他面前,他就只能束手就擒,一五一十地交代干净。别的破事也就算了,说什么被人听到都不算天大的事,但这个事情,并不是能这么轻松解决的。

    就在微信里聊吧。贺言说,作为感谢,尽量都告诉你。

    主要是,我觉得何羽鞍不会这么莫名其妙,他肯定是有目的。就算他不拍了,也不会说就这么轻飘飘地放下,你之前不是一直觉得他在试探你吗?崔远洵索性发了一段语音过来,介质的传播,让崔远洵的声音听起来都有几分陌生,我只看过你明面上的资料,看不出来什么,也不想背着你去查。我想,或许知道前因后果,会好很多。

    崔远洵还想说,其实自己上学的时候成绩还不错,考过很高的文化分。两个人总比一个人琢磨要快,帮着把线索串起来,看能不能找到答案。但想一想,这话有点自恋,还是不说了。

    但贺言没有回复,文字或者语音都没有。

    大概这一次,也是犯了很多社交礼仪的禁忌。那么直接地去触碰别人的伤口,他和贺言毕竟还没有熟到这个程度。但他毕竟缺乏很多经验,跟大部分认识的人,都聊不到这种话题。

    在崔远洵决定删掉聊天记录,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的时候,他终于收到了一个视频文件。

    还有一条贺言发过来的消息:文件太大了,传了半天。你自己看吧。

    一个很多年前的法治报道,画面不够清晰,曾经被当做资料挂到节目的历年库存里。当事人去实名投诉,认为涉嫌侵犯隐私,经过一番商讨以后,终于撤下。所以这件事,原本就有极少数的人是知道的。这么多年他惴惴不安,想着大石何时落下。

    留了这么久,也是时候自己看一看了。

    故事还是如贺言记忆里一样铺陈开,男人卖掉了他的第一个孩子,第二个孩子,却在第三次交易的时候被发现,逃跑的路上,他带上了女人和那个婴儿,因为那是他的生财工具。一路潜逃奔波,等到在陌生的地方安定下来,又找到新买主的时候,他发现哪里不太对了。婴儿需要被好好照顾,需要被教育,需要被扶着手臂教走路,一字一句地教说话。而不是被不耐烦地灌着米糊,根本没有人进行正常的教导,让买主都百般嫌弃,最后不愿意付钱走人。

    男人却没有成功扔掉这个累赘。因为他那个有轻度智力障碍,只会逆来顺受被他拖来拖去的所谓妻子,像疯了一般死死抱住不放,大吵大闹,几次都差点把别人引来。他只能留下,大部分时候把人关在屋里,居然就这么过了好几年,直到女人再一次怀孕,直到那晚上警车闪着车灯,开到门口。

    在报道的最后,主持人讲述着主人公的结局,女人被安葬,那个小孩被送去了福利院,等待男人的,将会是法律的制裁。这个可怖的故事,也算是得到了一个收尾。

    所以他最后怎么判的?那边的崔远洵也同步看完了视频,这么问道。

    数罪并罚,死刑立即执行。隔着屏幕,贺言可以毫无波澜地打下这些字,就像你在拍的那个短片一样,都死了,主角活下来,只有他还记得。

    如果真得罪了何导,会被爆出来吗,又或者不是何导,等他再红一点,触及到谁的利益时,会被别的有心人挖出来吗?他幻想过无数次,甚至把热搜的各种词条都想好了。

    风波刚起的时候,可能是会被同情的,再然后就会变成擦不掉的污痕,但凡行差踏错,或者和谁掐起来,怜悯会迅速褪去,这些东西又会被换一种叙述方式提起。就像水军也会一本正经地装路人开贴,探讨原生家庭带给人的影响,说有的人豪车奢牌不在意蝇头小利,有的人心胸开阔一看就是被宠大的,而有的人看起来挺好,却和谁都不是深交的朋友,充满了虚假。

    意外地,对崔远洵发过去时,他没有想这些事情。后果这两个字,甚至没有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但是崔远洵没有遵守承诺,没有像刚刚语音里说的那样,在收集完更多的素材以后,帮他寻找原因。贺言也没有催促,只是坐着,直到门铃响起来。

    他把门打开,让崔远洵进来。屋子里只有门廊的灯亮着,灯光从头顶倾泻而下,映出崔远洵的侧脸。

    贺言总算愿意承认,这是一张可以直接滚去当花瓶,没台词都有人买单的脸。

    偏偏就是这个人,还在犹豫着对他说:我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出来。但我觉得,可能需要来看看你怎么样了。

    其实也没怎么样,他甚至都没说上几句话,只是给崔远洵发了个视频而已。但是崔远洵说完,非常轻地用手臂环抱住他的肩膀。

    没事的。崔远洵这么说,他第一次需要安慰别人,只能借鉴着他看过的那些台词,已经过去了。

    贺言脑子里一片混沌,也没什么力气挣开。他感觉到崔远洵把他拉到沙发上,自己的意识却不知道飘去了哪里。

    似乎是白天的片场,他看见了何羽鞍。何羽鞍也望见了他,放下扩音话筒,平静地、无比清晰地对贺言说着剧本里的台词:

    不要杀人。

    不要后半辈子都活在噩梦里。

    那么谆谆教诲,仿佛他有的选。

    如果有的选,他不会在刚才,还在跟崔远洵撒谎。

    根本没有什么死刑立即执行,那是一场误伤,甚至没有证据能证明致命的一刀是男人捅的,刀上布满的反而是女人的指纹。即使都觉得这个人罪大恶极犹如禽兽,按照最顶格来量刑,判的也是十几年。

    并没有什么不公正的,不过既然电影里有法律之外的行刑者,现实里也可以有。

    那个人就快出狱了。

    这是贺言在二十岁即将来临之际,人生出现的另一条岔路。

    做一个被粉丝喜爱的,前途光明的,能挣很多钱的明星,又或者余生都活在杀人的噩梦里,一切都被毁灭。这么简单的选择题,有理智的人都会做。

    第一次踏进这个节目组,表演的第一场戏,主题叫作死亡。他表演了一个场景,对着幻想的尸体冷笑,说死得真好。导师问他是不是取材了亲身经历吗。他说没有,他说的是实话。

    那只是想象了无数次的场景而已。

    第55章

    崔远洵很少会有这么不自律的时候。

    没有在自己的房间睡觉,也没有像上次一样,一个人在贺言那边的沙发上借宿一宿。

    毕竟情况特殊,他完全不敢放贺言一个人呆着,而昨晚的贺言也异常温顺,完全没有让崔远洵走的意思。一来二去,两个人都渐渐困了,东倒西歪地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等崔远洵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时,天已经蒙蒙亮了,离通告单上规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

    他只能很狼狈地站起来,头发乱糟糟地跑出去。临行之前,看了一眼还在睡着的贺言,他又耽误了一点时间,找了条比较薄的盖毯。

    更尴尬的是,一出来,就看到了节目组派给他的司机正站在旁边的别墅门口,疯狂敲门。

    看到崔远洵,司机也有些不理解,又核对了一遍:不是在二号房吗?

    崔远洵不知怎么解释:快走吧,已经迟到了。

    坐上车的后座,看着司机一边发动油门,一边跟工作人员联系:已经上车了,马上就到。刚刚敲了半天门,结果我给搞错了,他在一号房。

    那边的人明显沉默了,半天也没挂电话,过了一会儿才重复地问:他在一号房吗?

    对啊,我就说怎么我敲了半天二号房的门都没人开。司机平时都是在外面车库等,这次是因为人一直没来才进来找人,只觉得是自己的失误,还有几分歉意。

    崔远洵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想解释,可那边似乎都不需要他说什么,只是说了句知道了,就挂断了电话。

    崔远洵很想找司机要来电话,回拨过去告诉对方,虽然自己跟贺言呆了一晚上,但除了轻微的着凉之外,什么也没有。但哪怕是他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个成语叫欲盖弥彰,而娱乐圈还有两个词叫夜光麻将与夜光剧本,就不要再增加夜光感冒了。

    可喜可贺的是,这个世界上,八卦的流传速度比病毒更快,车都没到目的地,杜别舟已经打来了电话。崔远洵接起来,没听到杜别舟的声音,只有细碎的响动,听起来仿佛是杜别舟被气得在磨牙想咬死他。

    杜别舟终于还是问:所以你是搞到真的了,还是突然开窍敬业得让人恐同了?

    我没有搞。崔远洵哪怕知道解释不清,还是反驳,不要这么龌龊。

    杜别舟快心肌梗死了:你他妈的我龌龊?是谁拉着贺言见完家长当晚就能进房间还被司机抓包的啊!我再晚来一天你是不是都该给我送结婚请柬了?

    崔远洵觉得杜别舟有点自恋,如果自己真要办婚礼,也不一定会送请柬给杜别舟。

    不对,不是这么回事。

    还好上次你把那群私生骂了一通以后,酒店全都把周围查过了。不然被拍了照我们还要买。杜别舟看崔远洵誓死顽抗,怎么都不好好说到底干嘛,也只能放弃,反正你给我小心点。我看不能再拖了,明天给你派的助理就会过来。我等会儿把你微信推给她,你通过一下验证。

    崔远洵以前会跟杜别舟强调,自己不需要助理,只要好好拍戏就行。但这次,他想到了这些天以来因为没有助理导致的各种麻烦和疏漏,外面越来越多簇拥的人群,似乎有人帮忙对接这些事务,也是不错的选择。于是嗯了一声,权当做答应了。

    杜别舟原本以为又要和崔远洵就这个问题掰扯半天,没想到如此顺利,也愣住了:你还真是变化挺大的。

    我也觉得。崔远洵更加温和地回答,你还记得吗?我来的那天,你还在批评我,你说我这种性格,一辈子都找不到人在一起。现在你都开始想象发结婚请柬了。

    杜别舟有些被逗笑了:我可不是那意思,现在我也不觉得你找得到。你那提的什么鬼标准,有人达到就怪了。

    崔远洵也跟着想了起来,而现在,他也会觉得是该修改一下了。

    以前真的是这么想的。崔远洵说,觉得你们这些人特别无聊,天天谎话连篇去敷衍别人。我如果非要恋爱,一定不能找这种人。

    杜别舟早就被崔远洵人身攻击习惯了,骂了句滚以后又接着问:现在呢?

    或许还有别的选择。崔远洵明白这个道理,花了比常人更久的时间,他可以说谎。只要他永远清楚自己是谁。

    似乎在并不算太久之前,贺言也同样问过他,能不能改一下这个择偶标准。那时崔远洵断然拒绝,而现在很多东西都变了。

    可是杜别舟这人简直不近人情,听完崔远洵的话,居然只说:反正卖腐的时候不要爆恋爱,不然我真会打飞的过去追杀你。

    我没有卖崔远洵话没说完,杜别舟的电话就断了。已经到了地方,崔远洵下车,正巧碰上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打了一声旱天雷。

    两个当事人,一个在睡梦之中,一个马上要去拍戏,面对一件重大事情的发生,都毫无知觉。那个诅咒,随着崔远洵愿望的改变,在空气里悄无声息地消散了。

    走进去崔远洵不禁有些羞赧,无比明显地,整个剧组都在等他一个人。

    哦,除了何羽鞍。何羽鞍看到他,问的是:贺言没来吗?

    他昨天特别累,崔远洵帮贺言请假,今天可能就不太舒服,不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