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穿书)渣攻拿了炮灰受剧本 > 章节目录 分卷(49)
    味道还算可以,你尝尝。蒋程黎尝了一块,眸子亮了起来。

    他虽然心里还有些在意助理的事,但毕竟不是他的员工,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下定决心在任务完成之前这段时间要多帮纪寻看着他周围的人,防止他被欺负。

    纪寻闻言,眉头慢慢舒展开来,自己也夹了一块。

    正此时,蒋程黎放在桌上的手机一阵震动,点开一看手机上传来一条消息。

    信息只有四个字:【程程,午好。】

    在他认识的人中,会这么叫他的只有顾苏白。

    他有些后悔,不应该跟顾苏白扯上关系,免得他过几天就找他说要合作。

    蒋程黎皱了皱眉,就听到纪寻的声音传来。

    有人给你发信息?

    蒋程黎想到纪寻看不见,就。

    嗯。蒋程黎点了点头,给纪寻碗里夹了点菜。

    是少爷你的朋友?纪寻好像对那个人很感兴趣,又问了一句。

    蒋程黎也有点烦这个顾苏白,此时也只是敷衍应了一句:算不上是朋友,就是个认识的人。

    这话音刚落,顾苏白新一条的信息就又发了过来:【程程,什么时候有时间?】

    蒋程黎拧着眉头,打字给顾苏白回消息:【你找我有事?】

    【我说过我会帮你,找个时间我们聊聊。】

    蒋程黎知道顾苏白跟纪寻有纠葛说不定还有什么旧仇,想借着他的报复纪寻。

    但他就只是个做任务的,也不想来个人突然跳出来扰乱他计划,到时候再破坏了他在纪寻心中的形象,完成任务不知道是什么猴年马月。

    所以他打定主意找个时机把顾苏白解决了,在手机地图上挑了个离纪寻公司遥遥相隔五十公里外的咖啡馆:【下周二下午三点,南平区可唯咖啡馆见。】

    【好。】

    少爷?纪寻的声音传来。

    蒋程黎回过神,这才注意到纪寻的视线落在他手机上,没多在意把手机放在桌上:回他消息走了会神,怎么了?

    再不吃饭,菜都凉了。纪寻温润一笑,唇角纹路柔和。

    蒋程黎本来以为自己会没什么心情吃这顿饭,但这道蜜汁排骨出奇和他胃口,到最后居然也吃撑了。

    这家店还算不错,蒋程黎摸着肚子,靠在纪寻办公室沙发上长长舒了口气,我还挺想跟他学下怎么把蜜汁排骨做的这么甜而不腻。

    以后有的是机会。纪寻笑意更深,眸中划过一道晦涩。

    蒋程黎满意点了点头。

    下午蒋程黎先回了酒店,在脑海了把系统叫出来:【那个顾苏白有什么弱点?】

    顾苏白找他的原因还是他之前说的那些话,让顾苏白以为他们是同盟,可以一起对付纪寻。

    既然他打定主意要解决顾苏白这个麻烦,自然要先做好准备。

    【你指哪方面的弱点?】系统这些天一直没动静,再出现连声音也变得懒洋洋。

    【他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最害怕的东西是什么?】蒋程黎顿了两秒。

    【最害怕的东西是纪寻,最想要的】系统说到这沉默了几秒,才道,【是纪寻拥有的东西。】

    【啧。】蒋程黎听到这看顾苏白越发不顺眼,原来是一个整天惦记着别人东西的红眼病,关键惦记的还是纪寻的东西。

    蒋程黎根据现在的情势估测,最快的解决方法是让纪寻找人警告或者收拾他。

    但狗急了还会跳墙,顾苏白现在什么也没做,警告顾苏白未必会放在眼里,找他麻烦也没理由。

    到最后,最方便的方式还是他跟顾苏白闹翻,警告他别再找事。

    蒋程黎想好了对策,就开始在他的账号上发一些暧昧似是而非的话,上传的照片也时不时露出两个人在一起生活的痕迹。

    他知道顾苏白能看到他的动态,故意□□裸把这些东西露给他看,意在告诉顾苏白他叛变了,让他做好失去他这个同盟的准备,最好赶紧死心。

    等下周和顾苏白约好的时间到了,蒋程黎等中午纪寻去公司后,自己叫了个车去了约好的地点。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flag立住了!

    顺手插上明天的,也至少是3k。

    124.第 124 章

    路上蒋程黎接到纪寻一个电话。

    少爷, 你没在酒店?

    蒋程黎没有遮掩:我去见一个认识的人,马上就能回去了。

    好,我等着你, 纪寻应了声, 中午想吃什么?

    蜜汁排骨。上次那家的味道不错, 不过让助理提醒那家厨师别再上那么深的色。经纪寻这么一问,蒋程黎肚子顿时有些饿, 现在是下午一点, 但他还没吃中饭。

    他还有些想念之前那道蜜汁排骨的味道, 现在只想赶紧找顾苏白说清楚回酒店吃饭。

    蒋程黎挂了电话, 等到了咖啡馆, 稀稀拉拉的座位中,蒋程黎找到了已经等在那的顾苏白。

    顾苏白视线略过蒋程黎颈侧的一处红痕,瞳孔缩了缩。

    你还是和他在一起了?顾苏白脸色凉了下来。

    蒋程黎有意让顾苏白发现, 当然直接承认。

    他推了推墨镜,食指轻点了桌子两下, 并没有跟顾苏白长谈的意思,连咖啡都没喝:咱们长话短说, 我来这是想告诉你,我跟纪寻在一起了, 跟你也不再是同盟,你再跟我这说什么不该说的, 小心我直接告诉他。

    那你的公司不要了?他能骗你一次,就不会骗你第二次?顾苏白冷笑了一声, 垂下眸子轻缓搅动咖啡。

    蒋程黎闻言掀起眼皮,或许之前的他对纪寻来说有可以骗的东西,但现在他两手空空, 唯一的两千万也已经给了纪寻,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可以让纪寻骗的。

    而且就算是他被骗了,只要能完成任务那也算是他赚了,到底谁骗谁也说不好。

    不过他还是对顾苏白说的骗第一次有些在意。

    他知道的是原来公司是他的,但后来纪寻成了公司的主人,但中间具体怎么做的却不清楚。

    蒋程黎心里倒没在意公司的事,他只不过对纪寻对他的态度到底是真是假有些在意。

    想到这,蒋程黎被勾起了好奇心,但也仅限于好奇。

    他为了从顾苏白嘴里套出话来,换了张面孔,手摸了摸咖啡杯壁:他是怎么骗我的?

    顾苏白见蒋程黎终于对他的话起了兴趣,挑了挑唇角,刚想开口就见到咖啡馆门口进来了一个熟悉高大的身影。

    顾苏白唇角笑意更深,刻意往前倾了倾身体,离蒋程黎的脸有些近。

    蒋程黎蹙了蹙眉头:你干什么?

    不过很快顾苏白就退了回去,靠在椅背上:你都和他在一起了,我告诉你这些事,不就把你们拆散了?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们会不会散?蒋程黎被顾苏白这磨磨唧唧的态度扰得眉头蹙紧,你爱说不说,不说我走了。

    蒋程黎说完就想起身,但被顾苏白攥住了手腕。

    也就是说你对他根本没有那么在意,既不在意之前和他发生过的事,也不在意会不会和他分开?顾苏白看着蒋程黎身后越来越近的身影,眼尾弯出了笑纹。

    蒋程黎简直要说脏话,但他确实对之前的事有那么些在意,最后顺着顾苏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正此时,蒋程黎就看到顾苏白缓缓露出了一个笑容,目光却不是落在他身上,而是他身后。

    那笑容的含义很复杂,有嘲讽、恶意,还有嫉妒。

    蒋程黎也下意识跟着回头,见到的就是一脸冰冷的纪寻,手里还提着一个保温桶。

    这一刻,蒋程黎有点懵,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讷讷张了张嘴。

    就连他也没想到,场面会有如此狗血。

    他和初恋见面手也被他握着,结果被现任当场抓获,关键的是,刚才初恋还对他说了不少现任的坏话,他光听了没反驳,也不知道现任听见了多少。

    蒋程黎现在也来不及想纪寻是怎么找到这的,是跟踪他还是跟踪顾苏白,他现在想的是他剩下的那些任务铁定没有戏了。

    他满脑子都是煮熟装好在盘子里的鸭子,飞了。

    蒋程黎视线划过纪寻手里拎着的保温桶,他认出还是上次那个,猜着又是那家厨师做的蜜汁排骨,脸上堆起了笑:是蜜汁排骨?我帮你拎着。

    但他手刚碰到桶提手边就被纪寻躲开。

    纪寻脸上毫无表情,没听见蒋程黎说话似的,转身把桶给了身侧的助理:去和司机分着吃了。

    蒋程黎顿时愣住了,本来是纪寻买给他的午饭,现在却给了助理和司机,下意识伸手想拦,但触及纪寻凉凉的眼神就收回了手。

    助理连忙笑着点头,他馋老板手艺很久了,当即就拎着桶回去找司机。

    就连纪寻,瞟了一眼蒋程黎也转身就要走。

    蒋程黎看着情形,纪寻果然是听到他们的谈话。

    但他还不死心,毕竟他的任务还差不到十次,现在让他跑了可能这辈子都完不成。

    蒋程黎急跟上纪寻,边走边解释:那家伙心黑的很,他想害你,我刚才的话都是哄那家伙的。

    见得不到纪寻的回应,蒋程黎还用左手尾指去勾他手背,被纪寻躲开,他就直接握住纪寻的掌心死不松开。

    纪寻停下来,望着蒋程黎心虚紧张又倔强的神情,脸上毫无表情,只轻缓道:我要回去了,你还跟着我做什么?

    蒋程黎怕纪寻甩开他再也不见他,连忙双手扣住纪寻的手腕表示他的决心,力道有些自己也没意识到的大,大有就算助理来拽他都要死赖着纪寻身边的意思:我跟你一起回去!

    说完又睁大眼睛小心注意着纪寻的反应,小声祈求:我错了,你别赶我走。

    纪寻眸中不知划过了丝什么,像是不像在被人围观的情况下跟蒋程黎争执,没说话但也没再强硬要挣开蒋程黎的手。

    只是在蒋程黎没注意到的时候,他扭回头望着还坐在原地的顾苏白,对上他的视线,唇角缓缓挑起了一抹笑意。

    助理刚帮纪寻开了车门,蒋程黎就先一步钻了进去,见纪寻还在外面站着,怕他把他扔在车里自己不上来,连忙朝他招手:进来啊。

    纪寻倒也没让蒋程黎等太久,上了车坐在他身侧。

    蒋程黎一路上没再敢说话,看着放在前座的那个保温桶,心酸又心疼,连带着对助理的印象更差了。

    他在脑海里问系统他和纪寻之前到底是怎么回事,免得一会解释的时候出了问题。

    到了这个时候,系统也没有多做隐瞒,把之前的事跟蒋程黎讲清楚。

    【所以他没有骗我?】蒋程黎听完之后,莫名松了口气,心里有股抑制不住的窃喜。

    【没有,经过我事后分析来看,他从一开始就脱离了同人文的控制。】

    【为什么?】

    【就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已经成了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子,只有他的存在才能保持这个世界的稳定运行。】

    蒋程黎听得似懂非懂,还想再问,但公司已经到了。

    车子停下来,纪寻下了车。

    蒋程黎顿时急了,连忙摇下车窗问:你晚上还回不回酒店?

    纪寻转回头看了蒋程黎一眼,神情晦涩:回。

    蒋程黎这才放下心。

    等纪寻一走,车子继续开回了酒店,蒋程黎趁着助理没注意把保温桶提走。

    他吃完饭之后,就开始计划等纪寻回来要怎么办,结果等着等着就躺床上睡着了。

    等他醒来时,天已经黑了,房间里也一片黑暗,十分安静。

    他按亮手机,发现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蒋程黎瞬间清醒过来,心脏砰砰跳的厉害,纪寻还没回来,把他丢在这了?

    蒋程黎那一瞬间心像是被人挖空了块,不过很快,他听到沙发上传来清浅的呼吸声。

    他蹑手蹑脚过去一看,才发现是熟睡的纪寻,借着月光蒋程黎看到他双眼阖着,纤长浓密,俊美如同暗夜中的妖物,那双经常蹙着的眉头此时平整放松,让他比白天看上去柔和许多。

    说出的话不可能收回,总会留下痕迹,现在纪寻只是不想跟他睡一起,再过几天就是不想看见他。

    蒋程黎狠了把心,反正他的任务次数剩下的不多,不如趁现在纪寻对他没那么排斥的时候直接做完。

    蒋程黎轻手轻脚翻出他上次没用完的药,兑在水里划开,打算装作不小心把纪寻吵醒然后骗他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