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穿书)渣攻拿了炮灰受剧本 > 章节目录 分卷(5)
    而且同时渣攻的发小也来参加晚宴,看到荆斯和纪寻这两个被他看上但都被渣攻抢走的人,顿时怒从心头起,明里暗里针对渣攻。

    总之是场狗血满天飞的大型修罗场。

    7.第 7 章

    进了大厅,猩红厚重地毯铺陈开来,用鲜红蔷薇装饰的繁复华丽的吊灯垂下根根闪烁水晶珠链,两侧罗马柱阶梯旋转而下,颇有种中世纪奢靡风格。

    蒋程黎参加公司团建时也遇到过这种场合,但这么华丽的他还真没见过。

    不过好在也不用他干什么,他只要戴着冷淡霸总的面具就可以糊弄过去,更何况他身后还有一个比他更没见过世面的,这么想着心里突然放松下来。

    见到蒋程黎,正和人交谈的荆斯和面前人道歉,转过身来找他。

    黑发青年温润一笑:蒋少这么忙还来真是出乎我意料,是我今天的最大惊喜。

    蒋程黎冷淡点了点头,顺手从身后纪寻怀里拿出一个长条盒装和礼品盒:送你的礼物。

    是一对袖扣,他让纪寻帮忙挑的。

    荆斯这才看到他身后的纪寻,见到纪寻天差地别的气质先是一愣,笑意僵在脸上,转瞬又恢复如常:纪学弟?

    蒋程黎的性子他很清楚,情人流水似的换,性格恶劣冷漠,纪寻在他身边肯定讨不了好。

    怎么,你们认识?蒋程黎佯装不知道,神情有些惊讶。

    他是我高中的学长。没等荆斯回答,纪寻先回答道。

    蒋程黎嗤笑一声,你们倒是有缘分。说完自顾自走开了。

    纪寻在背后深深看着蒋程黎的背影,那人一身纯黑,浑身上下只有露出的脖颈和手腕是白的,站在绘着天使恶魔壁画的墙前面,像闯进一团暗红蔷薇销金窟里的昏聩梦境。

    他至今也分不清蒋程黎对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他唯一能确定的是,至今为止他是感激蒋程黎的。

    至少蒋程黎给了他钱,给了他希望。

    蒋程黎走开后,端了杯鸡尾酒的功夫,拍卖会开场,他一回头发现纪寻没在他身后,目光在大厅找他位置。

    他视力很好,金丝眼镜只不过是装饰用,终于在角落看到纪寻被一个比他矮半头身穿白色礼服的少年拦住,那少年嘴里还说些什么,而纪寻面色微沉,拳头攥得很紧。

    蒋程黎定睛一看,那少年正是荆斯的私生子弟弟,在原文里也有这段,只是蒋程黎没想到他就是拿杯酒的功夫他居然也能插空找上来。

    他抿了抿唇,端着酒杯走过去。

    走近一看这少年长相十分精致,身材不高,一头栗色卷发,唇角恶劣挑起像个邪恶的洋娃娃。

    只是他和气质太过卓越的纪寻站在一起,原本的可爱就显得有些俗套。

    纪寻里面的白色衬衫一片洇湿,外套颜色深看不出来但肯定也是湿透,那少年的酒杯则是空的。

    蒋程黎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原文里这少年荆落爱跟他哥哥荆斯抢东西,知道荆斯和渣攻在一起后就也跟着对渣攻感兴趣,可惜渣攻对这种洋娃娃类型不感兴趣所以没搭理他。

    原文里宴会上他看到渣攻带着纪寻出场,就直接上去找他麻烦,用酒泼他一身。

    荆落见根本没人帮他出头后变本加厉,找人给他喂了药扔到陆战床上,最后还是渣攻把他救了下来。

    你们在干什么?蒋程黎眉头紧拧,这衬衫沾了红酒肯定不能洗干净了,好歹也是他挑的也不便宜,总归是有些心疼。

    纪寻垂眸用手帕一遍遍擦拭衬衫上的红酒渍,安安静静没说话。

    但蒋程黎从侧面能看到他睫毛在微微颤动,不由有些懊恼,面对荆落也没什么好气:你泼的他?

    蒋哥,再过半个月是我生日,到时候你可千万要来荆落眨巴着眼睛问,一脸天真,到时候你送我什么礼物,我可要比我哥的更好?

    少爷没关系,我还带着之前的衣服,去车里换了就好。纪寻见衬衫上酒渍擦不干净,收起了手帕,沉声道。

    蒋程黎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他着荆落的脸更不耐烦,又因为向来不会应付这些,手心微微出汗。

    但好在他有霸总的面具,蒋程黎嗤笑一声,神情比声音还要低冷,手中香槟顺着他荆落的头浇下:我问,是你泼的他?

    大厅里不少人都注意到这边状况,就连拍卖都暂停,荆斯看到连忙也赶了过来。

    小落,快道歉。

    荆落显然没反应过来,一片安静中只有酒滴落在地的声音,香槟将他卷发凝成一缕缕黏在额头上,脸上肌肉微微抽动。

    荆斯见状不妙,连忙拉走弟弟,唯恐他失了智再说什么不该说的:抱歉蒋少,我回去好好教训他,一会让他亲自过来赔罪。

    蒋程黎发现荆落临走时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神情怨毒。

    等他走后大厅静了两秒,随后拍卖才又接着进行。

    蒋程黎没太过在意,看着垂眸有些落寞的纪寻,不由安慰:他说的话别放在心上,衣服回去再给你买一套。

    谢谢。纪寻语气真诚。

    这事过去蒋程黎放下心来,没让纪寻再喝酒,拍卖会进行到一半他去了洗手间,刚洗完手就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等他再醒来已经身在床上。

    蒋程黎睁开眼,面前一片漆黑只有月光从窗帘缝隙穿过来,模糊能看出房间不大,是一间安静的卧室。

    蒋程黎一动就发现身上发热像是被下了药,后脑胀痛,应当是晕倒时磕的。

    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他隐约觉得这场景眼熟,自从他穿书过来已经有三次在床上发生诡异的情节。

    况且原文也没这段,被下药和送到床上的是纪寻,难道说因为他刚才泼酒吸引了荆落的仇恨,把被下药的情节拐到了他身上?

    那么过会出现在这个房间的会是

    蒋程黎连忙开灯准备下床之际,门开了,是陆战。

    作者有话要说:  攻的绿茶属性正式被发掘出来(激动苍蝇搓手手)

    8.第 8 章

    这药虽然有一定催|情效果但不强,主要的作用是让人没力气,显然下药人的意图是让他清醒着接受屈辱。

    蒋程黎气到差点说脏话,他才穿过来没几天,已经三次遇到这种被压在床上的情节。

    他挣扎着想出去,结果刚从床上撑起来就滚倒在地毯上,后脑勺结结实实砸地上,顿时痛得闷哼一声。

    门口的陆战脸颊绯红浑身酒气,看到一身西装散乱躺在地毯上的蒋程黎也是一愣,缓过神来俊朗的脸上扬起嘲讽:这就是送我的礼物?还真是让人失望啊。

    他关上门,走过来用皮鞋踢了踢蒋程黎的下巴,下巴顿时被鞋跟划出一道红痕,随后他蹲下居高临下看着蒋程黎:你这是让谁给折腾成这样?

    他扯了扯蒋程黎领带,随后又用食指关节推蒋程黎额头,说话间男士香水味混着浓烈酒气扑在蒋程黎脸上:嗤,真动不了了?

    陆战力道有些大,蒋程黎上半身被拖拽得晃来晃去,头晕眼花,顿时气得脖子通红:放开我!

    凭什么,你现在可是送到我房间的礼物。陆战唇角一勾,蒋程黎从小就高傲冷淡,能看到他气到满脸通红的机会可不多。

    酒精让陆战有些许兴奋,没想到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脸红起来也别有一番风味,他索性盘起双腿直接坐到地上,好整以暇欣赏蒋程黎这幅模样。

    见蒋程黎气到极致索性闭上眼睛不看他,陆战不由低低笑了一声,体内的暴戾因子慢慢升腾,伸腿轻轻踹一脚蒋程黎肚子:你还没告诉我是谁给你下的药。

    即便陆战力道不大,蒋程黎胃里还是有些难受,下巴上的伤口红肿刺痛,脑袋昏沉得越发厉害。

    陆战向来狠辣嚣张,同时他也有狠辣嚣张的资本,即便是对上蒋程黎也不落下风。

    他对着旁人向来不会收敛力气,这程度已经算是顾忌他身份没下狠手。

    原文里陆战对渣攻虽然是发小,但互相没有半点善意,如果不是双方都有有主配角光环早就撕得你死我活,但至少现在他不敢对自己做什么。

    蒋程黎咬着牙道:帮我把司机叫过来,我再告诉你。他不想让陆战对上纪寻,省的陆战看上纪寻又添麻烦。

    陆战看着身下发小隐忍的神情,眸色越来越深。

    他喜欢美人,尤其喜欢驯服倔强的美人,但在此之前他从未把目光放在蒋程黎身上。

    仔细看来,蒋程黎虽然不符合他的审美,但也不算难看,至少皮肤光洁唇红齿白,看起来触感不错。

    陆战摸上蒋程黎下巴处的伤痕,触感柔嫩温热,指尖向下用了两分力气,耳边顿时传来蒋程黎倒吸凉气的声音。

    他看着蒋程黎紧皱的眉头眸中兴奋愈浓,低低笑出声。

    蒋程黎咬牙强忍,早知道陆战有病,没想到这么变态:你是不是有病?

    谁知陆战不怒反笑,像是猎手被勾起血性,眼眸泛起光。

    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蒋程黎看着陆战的眼神本能觉得心头发凉,愤怒恐惧混杂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头警铃大作下意识想躲。

    正在此时,门口传来敲门声:少爷,你在里面吗?

    是纪寻的声音,蒋程黎如蒙大赦,连忙大声道:我在,你去找荆斯开门!

    下一秒,门口传来密码锁打开的声音,门开了。

    蒋程黎倒在床下,视线被床挡住,等他看到纪寻时人已经被他扶了起来,柑橙清香瞬间冲散鼻尖浓烈的男士香水味,紧绷的神经不知不觉放开。

    而一旁的陆战并没拦着,还十分礼貌让到一边,方便他扶走蒋程黎。

    等出了房门,蒋程黎回头看了一眼站在床边的陆战,眼神接触时看到他微微一笑。

    蒋程黎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差点摔倒,腰瞬间被纪寻拉住。

    揽住我肩。纪寻声音很低沉。

    蒋程黎揽住他肩头,触手湿漉漉的,这次发现纪寻身上穿的还是刚才被酒泼过的礼服,而且不止之前被泼的那部分,整个上半身包括发丝都湿透,发丝凝成一缕缕往下滴水,散发着果酒的气味。

    蒋程黎一愣:怎么这么湿,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去找荆大少爷问出来的。

    那你这么湿也是他泼的?还是荆落?蒋程黎很感激,又有些不堪气愤,不管怎么说是纪寻把他捞出来的。

    纪寻顿了顿,转过头漆黑瞳孔盯着蒋程黎,唇瓣一抿漾出似悲悯般的温润笑意,看似缱绻无害却又可不知不觉夺人性命般:是荆二少。

    蒋程黎转过头没再看他,冷声道:知道了。

    沉默着走了半路,蒋程黎发现揽着纪寻肩头有些吃力,这才发现纪寻其实不比他矮,甚至比他还稍微高些。

    到了宴会的停车场,坐上车蒋程黎强撑着昏沉给游繁打了个电话,没避讳纪寻把对荆家的计划说了一遍,最后一句让人把陆战停在停车场的爱车砸了。

    蒋程黎边打着电话,下巴上传来一阵刺痛,是纪寻上车前去医院买的药箱。

    你还带着钱,司机给你的?蒋程黎挂了电话问。

    是我自己的钱。

    纪寻母亲原本的治疗预算不够,借蒋程黎的钱已经全花完,他预支了两个月的薪水,一大半也付给了医院。

    蒋程黎挑眉,他倒是不知道纪寻预支薪水的事,只放心纪寻钱够花。

    蒋程黎说完眼皮子打架,后脑勺闷痛昏昏沉沉,头随着车左右摇晃,发现头上有一股温柔有力的力道,他回过神发现是纪寻扶着他头靠在自己肩上,就放心睡了过去,慢慢姿势演变成他躺在车后座头枕在纪寻大腿上。

    因此蒋程黎连纪寻接着给他下巴上药都没感觉,也就没发现纪寻落在他伤口慢慢变得深沉的眼神。

    9.第 9 章

    蒋程黎回了庄园,因为轻微脑震荡在家休息了一周。

    游繁去处理荆家的事不在庄园,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蒋程黎这两常常能在身边看到纪寻的身影,原本一些游繁的贴身工作渐渐由他代替。

    不过好在纪寻性子沉稳有分寸,他虽然很不适应这种做什么都让人帮忙的感觉,到也没多尴尬。

    把药准备好。

    蒋程黎洗完澡裹着浴袍,光着脚在浴室照了照镜子,这两天下巴上的伤口愈合却由红转紫,在平整光洁的皮肤上显得十分突兀,看起来像是受了多大伤一样,其实他脑后的伤早就好了,主要是下巴没法见人。

    好。纪寻在门外应声。

    蒋程黎去了卧室,纪寻已经把外敷药准备好,他坐在床上,纪寻站在他面前,因为涂药需要细致,所以他弯腰离蒋程黎很近。

    近到蒋程黎能看清他的五官和手,脖子后的纹身也露了出来,他还保持着造型师做的发型,因为刘海不方便吹显得有些凌乱,眉毛十分浓密,五官深刻精致,唇薄却有唇珠微微泛着光泽。

    他的手修长且骨节分明看起来十分漂亮,只是因为常年操劳辛苦掌心粗糙,蒋程黎还能感觉到指腹划过下巴时那种粗砬毛粝触感。

    秋夜凉意渐浓,淅淅沥沥下起了雨,卧室窗户忘了关,床帘被吹得鼓动,带进来墙外蔷薇园带着氤氲水意的香气,蒋程黎突然觉得纪寻就像一株野生的蔷薇树,繁密坚韧、漂亮却野蛮带刺。

    少爷?纪寻声音带着少年特有的清朗。

    蒋程黎一惊,反应过来他居然用蔷薇来形容纪寻,被自己的比喻吓得一愣,脸上有些不自在泛起了粉:怎么了?

    药上完了。纪寻已经直起身,正收拾药箱。

    *

    又过了几天,蒋程黎下巴上的伤好全了,又回到之前白天上班晚上四处约会赶场子的生活,每天累得胳膊抬不起来。

    中午,蒋程黎处理完积压的工作,看到手机弹出来一条消息,是纪寻的消息,说已经为他做好午饭,需不需要送过来。

    蒋程黎这几天约会喝的酒有些多,胃里不舒服,今天正好休息休息,没多想就同意。

    【过来吧。】

    那边消息回得很快。

    【半小时后到。】

    蒋程黎边看文件边等着纪寻过来送饭,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蒋程黎一高兴,直接道:进来。

    进来的却不是纪寻,而是荆斯。

    蒋程黎的笑容僵在脸上: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