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嫁给残疾战王以后(穿越) > 章节目录 分卷(43)
    那一片皮肤皮开肉绽,隐约见骨。

    无数诡异的东西从祭台中冒了出来,尽数朝沈牧亭涌了过去。

    应少安在半空平静地看着,为沈牧亭如此惊人的愈合能力惊叹,那心里原本还带着几分不确定的希望,现在更是彻底坚定。

    应少安一把长刀猛地砍断了覆在周围的绞藤,仇轩手执长剑,剑锋横在江瑾的脖颈上,他的身上很快就爬满了绞藤,猛地刺了进去,仇轩脸上很快就布上了一层薄汗。

    仇轩在森林里迷路了,转了很久,才找到这里。

    王爷的动作快的话,今日应该就能到这里了。

    他不在乎的。江瑾看着应少安微笑,他不在乎我的死活,拿我威胁他没用。

    放了我家公子。仇轩面色苍白,并不理会江瑾,江瑾觉得应少安不在乎他的死活,可如果真的不在乎,那些藤蔓为什么独独放过了江瑾。

    应少安面色不变,那只握着种子的手却无意识地紧了紧,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

    那边沈牧亭已经撕掉了全身所有的藤蔓,整个人都变成了一个血人,他抬眸看向应少安,一把拽住一根绞藤,朝着半空的应少安就抽了下去。

    可是下一瞬,应少安周围就有绞藤覆上去挡住,沈牧亭没有伤及应少安分毫。

    荙楚三国交界处。

    伏琴看着仇轩留下的萤火,转头担忧地看着月烛溟,王爷,萤火断了。

    月烛溟看着这方森林,给我搜!

    应少安不可能抹掉所有行过的印记。

    搜仔细。伏琴也提剑跃上了树,仇轩不可能什么都不留就断了萤火。

    他在路上逡巡了一圈,最后在一个较为隐蔽的角落看到了仇轩留下的记号。

    别去,阻止王爷。简短的五个字,却让伏琴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危险,公子跟仇轩遇见危险了。

    可是,他发现了,不告诉王爷?

    仇轩,你觉得不告诉王爷可能吗?公子就是王爷的命,而你,也是我的命啊!

    伏琴!月烛溟率先看到面色微变的伏琴,纵身跃了上来,看到了伏琴旁边的字。

    那字也不能称之为字,根本就不是盛宣的字,而是他们幼时玩闹伏琴写错字的简画。

    那是什么东西?有人忽然发出惊恐的声音。

    月烛溟跟伏琴同时抬眸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就听一声惨叫传来。

    王爷

    月烛溟却都没有知会伏琴一声,纵身就跃了过去。

    伏琴紧跟其上。

    那是雕像,雕像尽数被藤蔓缠绕,细看之下那些藤蔓还是滋滋轻动,勒紧了雕像。

    啊

    又是一声惨叫,一道人影忽然从雕像中间踉跄着跑了出来,藤蔓,王爷藤蔓,活的藤蔓。

    绞藤。月烛溟立即反应过来,不要靠近藤蔓。

    可是还是迟了,那些藤蔓不止这个地方有,其他地方也是遍布,惨叫声撕裂着耳膜。

    月烛溟当初被这藤蔓折磨得三年站不起来,而今

    这件事他没给任何人提过,他也知道沈牧亭血的奇特。所以,应少安想要阿亭,是因为他奇特的血吗?

    应少安又是怎么知道的?

    伏琴,你们在这等,我进去。

    王爷伏琴怎么可能在这里等着什么都不做,可是月烛溟已经纵身跃了进去,根本不给伏琴说话的时间。

    伏琴留下来处理好那几十个兵,并把他们安顿好,嘱咐他们原地等待,这才紧随月烛溟后面进了那条雕像窄道。

    一前一后尽是竭力砍杀。

    越往里绞藤便越是密集,它们像是怎么都砍不断一样。

    月烛溟的重剑已经砍卷了刃,可是还是没有沈牧亭的影子。

    阿亭月烛溟抽空爆喝了一声。

    盘虬的藤茧中,应少安无视了仇轩跟江瑾,回首看着沈牧亭,他来了!

    应少安笃定月烛溟会来,这是他给月烛溟的机会,他也必须给这么一个机会。

    月烛溟是沈牧亭的软肋,没有这根软肋,沈牧亭不会就范。

    沈牧亭却没有说话,只是垂下了眼睫,肩膀轻轻抖动着。

    他直接割破了自己的手腕,鲜血瞬间如注般涌出,他带着那些鲜血,直接朝应少安扑了过去,你不是想要我的血吗?沈牧亭的表情依旧,我给你。

    他将血全部洒在了应少安纤尘的白衣上,那白衣上的红,如同盛开的朵朵红色海棠,那海棠转瞬又氤氲成了赤红的牡丹。

    应少安却没有低头看一眼,他要的不是泼洒的血,而是凝聚的血。

    应少安一道震天怒吼传来,月烛溟目眦欲裂。

    透过藤茧的缝隙,他看到滕茧中有一个血一样的人儿,那是他的阿亭。

    他的阿亭那么懒,轻轻碰一下他就会喊疼,可现在,他居然浑身是血,就连皮肉都翻卷了起来。

    王爷?仇轩惊恐回头,就见月烛溟提着重剑杀意凛凛,无数妄想缠绕他的藤蔓都被他的重剑斩断。

    在他身后不远处,是奋力狂奔的伏琴。

    伏琴在看到仇轩浑身缠绕着藤蔓时,那双眼睛瞬间就红了。

    他咬紧了唇,没有说一个字,他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哭出来。

    他不如仇轩刚毅,也不如仇轩能隐忍。

    沈牧亭却只是遥遥看着他,没有挪动一步,也没有过多注目。

    应少安看着沈牧亭,微笑道:来了。

    来了又如何?沈牧亭态度冷淡,这方天地的绞藤太多了,比任沈牧亭任何时候遇见的都多,他觉得,自己撑不下去了。

    江瑾知道自己改变不了应少安的想法,他要求沈牧亭吗?求他救救应少安来避免这可笑又滑稽的鲜血。

    可是沈牧亭会同意吗?

    月烛溟在他心里,当真有那么重要吗?重要到能让沈牧亭服软?

    江瑾不确定,他看到的,一直都是月烛溟在对沈牧亭付出,沈牧亭好似并未为月烛溟做过什么。

    沈公子,只要你给我你的血,我便不会对战王如何。

    你要试试吗?沈牧亭踏血而行,见应少安好似胜券在握,沈牧亭满脸是血的脸上忽然绽开了一个笑,那笑带着些许疯狂之色。

    他撕开了拦路的绞藤,步步踏血的朝应少安行了过去。

    那走下的每一步都坚韧异常。

    应少安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是轻轻拧了下眉,沈牧亭却五指一扣,大把的绞藤朝着他掠了过来,沈牧亭将他们一捆、一捆、又一捆

    原本的藤茧许是吃饱喝足,餍足得很,此时懒洋洋的。

    应少安,或许你不知道,我的血除了能治你之外,他话音轻顿,捆完最后一捆,在应少安诧异的目光下,他直接将一把尖利的绞藤朝应少安刺了过去。

    与此同时,应少安也察觉到了沈牧亭的意图,猛地捏碎了手中种子,樱色流光飘然落地。

    沈牧亭依旧在微笑,手中的藤蔓甩了几下,那四道樱色流光直接被窜成了串,挣扎在藤蔓上。

    少安

    阿亭

    公子

    几道爆喝声传来,月烛溟更是不管不顾地朝中心冲了过来。

    那围困着两人的巨大藤蔓,在沈牧亭串的同时剧烈收缩,沈牧亭更是直接朝应少安冲了过去。

    噗噗两声,两条手臂粗的藤蔓同时穿管了两人的身体。

    应少安解脱般看着沈牧亭,沈牧亭无情地抽掉插在他腹部的尖锐藤条,所有藤蔓都好似失去了生命般塌了下来。

    沈牧亭已经没有力气了,他用血喂饱了这些绞藤,让它们在消化的时候出现几分空档来点火烧了之外,他不知道还能有什么办法来杀死绞藤。

    在藤蔓塌下来的那一瞬间,沈牧亭不知道,现在的他还能不能活下去,他的视线透过坠落的缝隙朝撕心裂肺的月烛溟看过去。

    这个人啊,好似不论天堂地狱,他都能来陪他,可是沈牧亭不想他死。

    沈牧亭疲惫地闭上双眼,他累了,却也知足了。

    好歹,他也过了将近一年的正常人的日子,他本就应该死了。

    疯子、变态

    前世的画面一帧帧地出现在他脑海,再到遇见月烛溟。他的炸毛,他的好,他的迁就,他的所有

    阿溟,你知道我在你后肩刻下的印记是什么吗?

    还是不要知道了吧。

    脚底下是空的,四周是黑的,沈牧亭感觉自己变小了。

    那是一个小村庄,那是他方才记事。

    笑笑,我家孩子病了,能不能问你家牧亭讨点血。

    那个孩子好像才几个月大,见了沈牧亭就哇哇大哭。

    沈牧亭被妈妈割开手腕,放了一碗血。

    在此之前,沈牧亭不知道被放了多少血,又有多少人放弃了医生,当他灵丹妙言,病了伤了都来讨一碗血。

    此时想起来,沈牧亭感觉自己好像是被圈养的牲畜。

    后来,沈牧亭才知道,那个妈妈不是他的妈妈,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

    就连每天他去学习的地方,也是各种器械在他身上工作,他每次都非常清醒,看着他们实验自己的极限究竟在哪里。

    他们甚至给他开颅,观察他的大脑。

    很疼很疼,可是他不能喊疼,喊了疼,需要面对的就会更多更多。

    他其实非常怕疼的。

    可是,活了这么多年,只有月烛溟一个人会在乎他究竟疼不疼。

    ~

    兖常州知州府里。

    伏琴在看到躺在床上的沈牧亭眼角流下的那滴泪的时候,兴奋得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公子?公子?你醒了吗公子?

    旋即他又想起什么了一样,姿态僵硬地夺门而出,一路上摔了好几次,王爷,王爷,醒了,公子醒了。

    此时的月烛溟,正被晏十风破开皮肉,挑那一根根埋藏在身体里的绞藤。

    伏琴猛地趴在门上,泪眼朦胧地看着月烛溟,王爷,公子,公子醒了!

    月烛溟闻言直接起身往沈牧亭所在的房间奔了过去,他每一步都会留下血印,全然没顾晏十风被他的猛烈的动作在背上划下很长的一条刀痕。

    醒了,阿亭醒了?他的阿亭

    月烛溟脚步蹒跚,待到门口时,床上没有丝毫动静,沈牧亭依旧躺在床上。

    月烛溟眼中兴奋,这才想起把衣衫穿上,慢慢踱步进了屋里。

    他每一步都走得坚韧,一如当初奋不顾身地扒拉那些绞藤一样。

    晏十风随后扶着伏琴走了过来,伏琴瘪着嘴,跟晏十风一起扶着月烛溟进了屋内。

    三人到得床前,沈牧亭面容如昨,只是眼角有着明显的晶莹。

    月烛溟坐在床沿,伸手拂过他的眼角,语气缱绻,微笑道:阿亭~

    晏十风不满地看着伏琴,伏琴正欲解释,可是被晏十风制止了。

    晏十风朝伏琴示意出去。

    伏琴这才被晏十风扶了出去。

    你说你,没确定公子醒没醒,那么兴奋做什么?晏十风数落伏琴。

    可是,我看见公子的眼皮动了,还流泪了,我真的看见了。

    晏十风见伏琴焦急,随后痛苦地抱住头,呢喃道:我真的看见了。

    晏十风面有不忍,他并没有责怪伏琴的意思,只是他正在给月烛溟挑绞藤,平白被他划了很长的一刀。

    晏十风拍了拍他的肩,公子会醒的。

    我知道。公子那么强,一定会醒的,一定会的。

    你要去看看仇轩吗?晏十风突然问。

    啊?伏琴泪眼婆娑地抬起头,自回来后,伏琴一直没有去见过仇轩,他怕仇轩骂他,这次他没听仇轩的,仇轩非常生气,他宁愿面对王爷,都不愿面对仇轩的怒火。

    还是不去了吧,我要照顾公子。

    晏十风:

    他还真不明白伏琴跟仇轩是怎么回事,只能拍了拍伏琴的肩以示安慰。

    房里。

    月烛溟小心翼翼地握住沈牧亭的手,那张脸很憔悴,他的目光定定地落在沈牧亭的脸上,用长满胡茬的下巴蹭了蹭他的手,阿亭,醒来吧,好不好?我会担心的。

    每天晚上月烛溟都会过来于他同榻,沈牧亭虽然从未明言过自己怕冷,可月烛溟知道,他是怕冷的,他有时候像是什么都怕,有时候又像是什么都不怕。

    阿亭,醒来吧,好不好?月烛溟轻轻吻着他的手背,手指,吻着吻着,眼中便聚集了泪。

    沈牧亭能听见月烛溟的声音,可他觉得,那声音像是隔着一层水幕一样不真切,他四周都是漆黑的,那声音没出现的瞬间,沈牧亭都能看到黑暗中亮起了些许光亮。

    阿溟?沈牧亭不确定地喊,可那声音在他出声的瞬间便又消失,周围又陷入了一片黑暗。

    他在黑暗中紧紧抱着自己,四周都是冷的、空的。

    很快,那声音便又再次出现,阴冷空寂的四周就像是突然出现了一团明火,变得非常温暖。

    月烛溟上了榻,把沈牧亭轻轻抱在怀里,阿亭,你的手都不暖和,我给你捂捂。

    月烛溟把沈牧亭的手揣进怀里,夹住了他的脚,沈牧亭的身子温度很低。

    知道你爱干净,别嫌弃我,我实在懒得动了。月烛溟把头靠在沈牧亭的头上,双眼空洞地看着帐顶,你现在不想醒过来也没关系,我等你,等你睡够了,你就不能再这么懒了,总是懒洋洋的不爱动,身子会变差的。

    他偏头亲了一下沈牧亭的额头,我陪你睡。

    血洇湿了床榻,月烛溟难受得紧,可他不想动,如果他动了,吵到他的阿亭怎么办?他刚才说了那么多话,阿亭会不会嫌他啰嗦?

    月烛溟睡到了下午,身上的血也已经凝固,他掀开眼皮,沈牧亭依旧睡得很熟。

    阿亭,该起床吃饭了,你睡了很久很久了。月烛溟疯了一样自言自语,再睡下去,你这辈子就别想再起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