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嫁给残疾战王以后(穿越) > 章节目录 分卷(8)
    朝中大臣都怀疑是月烛溟,奈何没有证据,战王手段干脆利落得紧,表面看着不争不抢,却容不得人动他兵权分毫。

    现今唯一在外面的兵权只有方时镜手上的那一支,方时镜于那支军在边疆有调遣权,却无法离开镇守地,本质而言,那支兵依旧在战王手里。

    想出来了我还用问你吗?林绯钰快愁秃头了,束得骚包的发被他两下薅乱,看起来就像跟人打了一架似的。

    战王在朝堂的风评我知,可我不答应的话

    那就的看你跟沈牧亭的酒肉情分多深了,我回来的时候,街上都在传战王多看中沈牧亭,你今日见过,如何?

    所言非虚。林绯钰半天做不了决定。

    半晌后,林绯钰抬起眼看向林渊,爹,要不我跑吧,战王总不能为了我这么一介草民全国通缉我吧!

    到时候你爹就被放血倒挂城墙,等你来收尸!林渊立即打断他,就见林绯钰看着他,那眼神好像在说,给你收尸我都不想。

    嘿,你个不孝子!林渊顺手抄起手边拨碳的烧火棍就要抽他。

    林绯钰功夫不错,拜江湖上有名的十大高手之一静谧为师,轻功习得尤其好,一溜烟儿就没影儿了。

    林绯钰一跑,林渊方才还似顽童的脸就垮了下来。

    他自傲自己有林绯钰这么个剔透的儿子,却被他娘教养得不争不抢,成日安于现状。

    现在的朝堂,他相信凭林绯钰的洞察力知道个大概,这也是林渊愁的地方。

    不是他自夸自傲,林绯钰,当真是一块璞玉,只要好生雕琢,来日必成大器。

    但也如林绯钰所言,官场沉浮,起也一朝败也一朝。

    林渊伸手抚上鬓角,那里银丝横生,也理解林绯钰为何不愿入朝,先下为盛世,他的志向并非与人尔虞我诈,而是希望能有更大的作用。

    他表现向来风流,宣临城的烟花之地就没有他不曾涉足的地方,林绯钰会被看上是早晚的事,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那个人会是战王。

    林渊灭了炭火,命人收了亭中狼藉,那青烟随风,飘向宣临城渐渐黑下的长空。

    他立于廊下,看着青烟隐于天际,积云像是随时都要压下来般,他喃喃了一句:要变天了啊!

    ***

    积云散些了!沈牧亭仰在软榻上,手里捧着本书,那是小人书,讲得都是山精鬼怪的故事,还怪好看的。

    月烛溟就在一旁给他剥水果,不时给他喂点儿水,沈牧亭整个人都像是长在软塌上了似的,不想起身。

    依你看,林绯钰会作何打算!月烛溟轻声问,见沈牧亭嘴角流出了果汁,也在不知道怎么想的,欺身过去啜光了。

    沈牧亭把书翻了一页,瞄了月烛溟一眼,觉得这人今天好似得寸进尺了些,道:他若当真舍得下他爹,多半会跑。

    林绯钰不喜欢朝堂,也不与有官职在身的人交好,唯一一个官职加身的好友还是户部侍郎晏十风,不过会与他交好,是因为他们是发小。

    不过晏十风为官后林绯钰便离他远了许多,特别是晏十风成亲后。

    不过嘛,林绯钰并非不忠不孝之人,沈牧亭嘴角弯弯,等吧!

    战王今日见过林绯钰的事瞒不了几天,林渊若是受得住四方压力,林绯钰还能乐呵几天,不过,就怕林绯钰心疼他爹。

    而林绯钰心疼他爹是必然,谁让他是个孝子呢。

    月烛溟看着沈牧亭垂下的眉眼,真是越看越觉得好看,不由问道:下次何时予我治。

    沈牧亭从书上抬起眼,王爷就这么迫不及待?

    月烛溟沉声道:本王想站起来。

    他想真真切切的感受一下这个人,他想看他对他露出更多的表情。

    第11章 抬人

    沈牧亭闻言很轻很轻地笑了,那一声轻嗤就像小猫的肉垫,在他心上不轻不重地压了一下,随后又像是毛茸茸的尾巴,轻挠着他的心。

    王爷,你这毒没个一两年清不利索,你又坐了三年有余,药力太猛,你会连命也没了的。

    月烛溟的眼睛里透出几分失望来,看得沈牧亭脸上的笑更开了,只得顺着他搭下去的耳朵跟尾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不急。

    月烛溟扣着他的后脑勺顺势吻了下去。

    窗外起了风,风大得很,将天际的积云完全吹开,露出了漆黑的夜空。

    皇宫,御文殿。

    月凛天一身明黄龙袍,已卸冠冕,批阅奏折的手一顿,那双跟月烛溟有着三分像的眼看向堂下站着的沈蚩,眸间闪过一丝阴狠,转瞬又面露和善,笑道:此事当真?

    沈蚩垂首道:千真万确。

    月凛天那看不出喜怒的脸略一沉凝,继续批阅奏折,国公如何想?当初可是国公让朕把三公子许给皇叔的,爱卿自己的儿子自己还不了解么?

    沈蚩从他平静的语气中听出了几分嗔怪的意思来,回禀皇上,老臣自是了解的,犬子什么脾性整个宣临城人尽皆知。言下之意,便是月烛溟啜使的。

    月凛天听闻过沈家幺子的传闻,长得好看,却不是那种惊人的美貌,他的美在于笑,传言沈家幺子笑起来,那双眼睛勾人得紧,但月凛天到底不曾见过真人,加之他对沈蚩也不是全然信任

    那依国公看,朕当如何?月凛天的表现是完全信任沈蚩的,沈蚩眸间现过几分杀意,让月凛天忽而挑眉。

    有道是虎毒不食子,这个沈蚩

    不过沈蚩想要凭借这么一点就拉自己下水彻底跟月烛溟撕破脸,他未免也太看低自己了,只是月凛天并未表现出来,他反而想看狗咬狗,受制于沈蚩与右相已经让他相当烦躁,若是能顺势拉右相下水让他们跟月烛溟斗个你死我活,他顺道把兵符要回来

    思及此,月凛天打量着沈蚩的神情,准备添一把火看看,道:国公,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不止是皇叔的意思?

    皇上此话何意?沈蚩烦右相,两人在朝堂貌合神离是众所周知的。

    皇叔向来拥兵自重,腿疾之后性情更是捉摸不定,方时镜又是我皇叔手下的人,你觉得月凛天的话并未说完,他相信凭沈蚩多疑又势力的性子,必然会想很多。

    见沈蚩果真拧起了眉,月凛天觉得够了,他的钩子已经放下,咬不咬就看右相与战王联手这个凌磨两可的消息能在沈蚩心底能激起多大的风浪了。

    不过沈蚩虽多疑却也谨慎,月凛天觉得自己的下一步定当刻不容缓,月烛溟知道自己若是交出兵权又废了腿,定无活路。月凛天自登基以来并无多大作为,月烛溟在百姓心中已然是神一般的存在,他保卫疆土,却又废了腿,性子虽变得残忍暴戾,百姓依旧视他为神。

    这是月凛天不能忍,盛宣的皇帝是他,民心也应当向着他,而不是已经废了的残疾战王。

    月凛天每每思及此都感觉如鲠在喉,偏偏不论他做什么,月烛溟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后来甚至连朝都不上了,好似真真切切做起了他的闲散王爷般。

    这行为无疑是拥兵自重、挑战皇威。

    只要兵权一天在他手,月凛天这个帝王便做得提心吊胆,好似自己这个皇位在兵权下飘摇如江上扁舟,看似平静,一阵狂风来,他便会坠湖溺毙。

    而那随时可能会朝他刮过来的狂风,是那个只比他大一岁,手握重兵的战王皇叔。

    他知道月烛溟不是不敢做,而是懒得做。他跟月烛溟算得上从小一起长大的,自己在为自己筹谋帝王路,而月烛溟觉得烦。在自己尝试朝他伸出求助之手时,月烛溟直接请命上了战场。

    直到月凛天顺利登基,成了皇帝,却依旧受制于人,这种感觉让他感觉务必的暴戾,他想杀了所有挡他路的人。

    他了解月烛溟,月烛溟自然也是了解他这个皇侄的。

    皇上的意思是沈蚩疑惑地看向月凛天,就听月凛天道:国公,想必你也明白朕的意思,三公子声名在外,到底如何,国公比朕更清楚。

    他怎么可能对沈牧亭不清楚。

    这话让沈蚩的心提了起来,不得不说月凛天说得有道理,右相方棣通一直看自己不惯,沈牧亭又不讨他喜,他若是借用这一点,而战王也有心抹去所有证据,那么他查也查不到名堂来。

    思及此,对于沈牧亭敢有胆子杀対久,沈蚩便想通了,当时他被沈牧亭的变化震惊得没反应过来,现今想来,战王不是个会和颜悦色与人说话的人,沈牧亭那喜欢哭哭啼啼的性子,必然做不出来这种事。

    沈蚩的心略微沉下些许,回想起白日里沈牧亭的反应,也难为他那个废物儿子为了活下去顶着如此大的压力做戏哄骗他们。

    可转念一想,如果这才是沈牧亭的本色,那么他这个儿子,未免也太过可怖。但是这一点是沈蚩如何也不信的,一个人再能装,幼时不可能装得出来。

    当即对月凛天的推论与怀疑信了七分,他抱拳道:老臣懂了,老臣告退。

    月凛天点头,目送沈蚩离开,直到看不见他的身影,月凛天当即回身把桌案上的奏折书籍尽数扫落在地,他双臂撑在案上,双目赤红,口鼻呼出白雾,那双方才和善的眼中隐现几许疯狂之色。

    皇叔,你终于动手了么?你终于动手了,朕还以为你能忍一辈子。

    只要你动手了,朕就有机会拿回兵权,送你去见列祖列宗。

    转瞬,御文殿中便传来疯狂的大笑之声,候在殿外的太监在听见声音的那一刻便跪了下去。

    皇上私下里阴晴不定到人人胆寒,他们这些奴才成天提心吊胆,根本不知道下一刻脑袋还在不在自己身上。

    李玉想起之前因为鞋沿沾了灰就被斩首的太监,愈加不敢起身了。

    李玉。月凛天的声音从殿内传来,李玉赶紧换了双新鞋踏进殿内跪得五体投地,皇上,奴才在。

    明日皇叔是不是就要携新媳来见朕?月凛天脸上分毫不现方才会见沈国公的模样,那双眼中的疯狂让人宛若在看一尊杀神。

    若说战王是传言让人恐惧,那么月凛天的暴戾,那便是对他们这些奴才实实在在的不当人。

    李玉跟了月凛天二十二年,对这个皇帝的脾性摸得透透的,当即回到:回皇上,按规矩,确实。

    那好,明日你便去接皇叔吧,皇叔腿脚不好,作为侄子,理应好好孝敬一下皇叔。

    他口中明明说得敬重有加,偏生听在李玉耳中,像是一把把刀在他身上凌/迟着。

    李玉跪地垂首,双手仰掌,是!

    ***

    翌日,在这凛冬,难得艳阳高照,将银白的雪映得晶莹。

    他们成亲那日皇帝并未来,按规矩,月烛溟今日是要带他回宫一趟的。

    但是沈牧亭昨天被他拉着在宣临全城游街了一天,今天累得不想动,月烛溟便绝了进宫的心思。

    可到辰时末,宫里便来了个太监,备好了步撵来请人了。

    彼时,沈牧亭正赖在温暖的被窝里,听着外面尖利的声音,眼都不想睁。

    沈牧亭哼哼了两声,眉头微微蹙起,月烛溟道:你若不想去便别去了!

    我不去,你又给别人参你一本的机会?他的声音带着晨起的喑哑,秀气的眉轻蹙。

    无妨,左右这三年来参我的折子已经堆成了山!月烛溟看着他微微拧起的眉,心疼地伸手落在他眉心,想要将那浅浅的褶皱抚平,不在乎多这一份。

    沈牧亭睡眼惺忪,被月烛溟揉得眉心红了一块,又闭上了眼,声音带着晨起的慵懒:你给皇帝备了何礼?

    沈牧亭能料到肯定不是什么好礼,毕竟当初月烛溟是直接被一道圣旨逼着与他娶他成亲的,不过现在么

    沈牧亭挑起眼皮,就见月烛溟看着他的眼极深,沈牧亭:????

    下一刻月烛溟就吻了下来。

    沈牧亭被他吻得呼吸不畅,瞌睡也醒了,外面那尖利的嗓子又响起来了。

    沈牧亭颇为享受眯眼地道:再不起,那公公怕是要进来抬人了!

    月烛溟眸间划过一抹阴鸷,摇响了床边的摇铃,那摇铃以前沈牧亭没见过,侍婢闻声立即进来伺候他们起床。

    这是他第一次见月烛溟起床,沈牧亭好奇地盯着月烛溟看,却见他什么都是自己干,侍女只是备好了东西,完全不像是个残疾人。

    沈牧亭在床上滚了两圈,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缠成了一个茧,月烛溟回头的时候只看到沈牧亭露在外面的头顶跟泼墨般的发。

    先前在浴汤的一幕突然从他脑子里蹿了出来,不由得喉间发紧。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9 00:00:00~20210910 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大力出奇迹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白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陌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2章 礼太轻

    沈牧亭跟月烛溟出来时,已是巳时初。

    李玉一见两人出来立即跪了下去,连连告歉,大致说自己只是听命行事,也不能抗旨,那是会掉脑袋的。

    沈牧亭闻言轻笑一声,模样看着颇为轻松,你的脑袋很稳嘛!

    李玉看了一眼沈牧亭,面前的人模样乖顺,可那眉眼,怎么看都带着几分道不明的锐利,在那微扬的唇角下,隐约透露着几分彻骨的冰寒。

    李玉心中漏了一拍,暗衬这三公子并不如传闻那般花瓶草包,皇上了解月烛溟,他一个看着月烛溟跟月凛天长大的太监又怎会不了解。

    对于沈牧亭的嘲讽依旧扬着笑,谦恭道:王妃说得极是,那也是王爷跟皇上心疼奴才。

    一句王妃让月烛溟变了脸色,他坐在轮椅上,看着低眉垂目的李玉,抿紧了唇,从前他与月凛天关系还好时,李玉会跟在他们俩后面跑,月烛溟烦太监跟宫女,身边经常没人,是李玉照顾他颇多。

    他与李玉已经近十年不曾见过,如今旧人再见,早已没了幼时的熟络,只觉得曾今的太监现今陌生得很,也变得会虚与委蛇了。

    沈牧亭不了解这一点,只是察觉到月烛溟情绪略微起伏,轻轻捏了捏他的肩,那力度不轻不重,沈牧亭看向李玉,王爷腿不好,劳烦李公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