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初秋知深冬gl > 章节目录 情人节特别篇
    昏黄的灯火映着欢声笑语,年轻貌美的姑娘们不掩闺色。巫马冬亦歪着脑袋,任由秋式微捏着她的耳珠摆弄。她看着那姑娘们嬉戏打闹,好不欢乐,侧头看着自己可爱又妖娆的姑娘:

    “其实你有没有想过,做环采阁的老鸨?”

    秋式微没有听清,索性一下子翻身窝进她怀里,她抬起头,那人眸光闪烁,像一头灵动的麋鹿。

    “什么?”

    “其实我可以买下环采阁,让姑娘们留在这里,陪着你,我们哪里也不去,就这样过一辈子。”

    秋式微一愣。

    “式微姐,叁小姐,要不要一起划两拳先!”

    温浅一下子蹦到两人面前,她笑嘻嘻地拉起秋式微的手,脚步已经带上醉意。

    “可是我不会划拳……”

    巫马冬亦挠挠头,面露难色。秋式微很少看她出糗的样子,咯咯笑个不停,她拍拍温浅的小魔爪,示意她稍稍等候,然后对着巫马冬亦吧唧来了一口。

    “哎呀~”

    巫马冬亦脸色绯红——这大庭广众的……

    “我去玩一会儿,你和苏老板慢谈。”

    话音未落,温浅就急不可耐地拉走了秋式微。

    巫马冬亦和苏去斜坐着看的起劲,男人划拳,往往口沫横飞,高声乱嚷,撸起袖子的时候,汗毛黑的乌漆发亮,让人看的糟心。这几个姑娘团在一起,娇俏地呐喊着,一截莲藕般的玉壁露在外面,挥舞的时候,眼珠滴溜溜的一转,鬼主意就来了。若是赢了,就高兴的蹦哒着,杏色的薄纱衬得暂时的胜利都可爱至极,闪着狡黠光芒,喝酒的人也不客气,仰头豪饮,酒,调皮的溢出红唇,顺着天鹅般的脖颈,品尝了极致的香软,滑入了饱满间的一线。

    豪气不比大老爷们少,可几分妩媚柔软更比豪气来的沁人心脾。

    “叁小姐,苏老板,快来快来,干看个什么劲儿啊。”

    那一群姐妹划的尽兴了,偏还不行,红着脸嚷着把她俩摁在桌边。

    苏去的本事都是酒桌上碰出来的,巫马冬亦一个新手,自然惨败连连,一壶酒很快见了底,连秋式微都调侃她中看不中用。

    巫马冬亦进京述职的事情,水州传了个遍,姑娘们闹着说着不知道怎么就扯上了这个。

    "叁小姐,听说你入京述职要带着式微,真的假的?"

    "消息还挺灵通的,"巫马冬亦淡淡地笑着看着秋式微,"再见面可就两个月后了,你们若是想她,可以写信。"

    "哎,若是我有像叁小姐这样的红颜知己…"温浅托着腮,故意大声念叨着,一旁的老相好苏去黑了脸,手上用了叁分劲儿,在她腰腹上一旋,温浅就怪里怪气痛呼起来,姑娘儿们笑作了一团:

    "浅,你还不知足啊!"

    "就是,我们却还只能接散客。"

    "小浅你又卖乖,姐姐要生气了!"

    "哈哈哈……"温浅伏在苏去身边,弯着眼睛开心的不行。

    "啊!冬亦,你还没见识过式微姐跳舞吧。"苏去揽着温浅,对巫马冬亦说。

    巫马冬亦挑了挑眉,对秋式微说。

    “你瞧,你的秘密还真的是不少呢。”

    "式微姐姐跳一曲吧!"

    姑娘们有意起哄,眼睛里冒出蓄谋已久的绿光,簇拥着秋式微从巫马冬亦怀中起身,只留下了一件纱袍。温浅执起一旁的琵琶和古琴,纤手一挑,丝竹声起。

    红衣罩体,修长的玉颈下,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素腰一束,不盈一握,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裸露着,就连秀美的莲足也在无声地妖娆着,发出诱人的邀请。红衣上金丝翔鹤与她的舞姿相比,似乎也逊色了许多。她的墨眸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

    巫马冬亦的视线紧锁在她身上,秀气的眉头挑起,满目皆是惊艳。

    曲到高潮,琵琶弦紧声如雨,古琴弦驰急如风,她步若轻莲,旋转而行;腰若无骨,发尾几欲触裙带,身却作腾起。巫马冬亦褪去去罩衫,束袖而迎,托举起她时,竟有花瓣轻盈之感。

    她与秋式微偷话:“若非春宵得一见,不知人间半点愁。"

    曲毕,巫马冬亦看着面前如水的可儿人,一字一句道,"宁负良辰美景,不负美人。"

    身旁的莺莺燕燕又跟着呢喃几遍,全都艳羡起来。秋式微痴望着面前绝美的面容,全没了平日清冷孤傲的气场。

    没想到,巫马冬亦平常一副木讷又清愚的样子,说起情话这么动人。

    "叁小姐,来嘛,作诗嘛!"

    不知谁说了这最后一句,所有人都安静地看着巫马冬亦,就连秋式微也满目期待。

    杯中微凉的青梅酒还未滑过喉咙,竟勾起叁分醉意。撩人灯火之下,巫马冬亦漆黑的瞳孔中映出这世间唯一的绝色,她心中的绝色。那种感觉像是在扬子河上漂荡的一叶扁舟,被卷入了月色的漩涡:

    她忽地想起,初见那晚,傅子瑜对她说的话。

    我写不出。

    面对着秋式微的时候,她甚至没有组织语言的能力,也只剩这句心甘情愿的认输:

    “我写不出。”

    水州第一才子当真写不了美人?

    非也。

    写不出的,不是惊世之貌,而是心上人。

    在所有人婉惜时,秋式微笑了起来,她看着同样噙着笑的巫马冬亦,亲了一下她的右颊。

    "啊唷,式微姐姐,你这么迫不及待了?哈哈哈哈……"

    一群人笑着揶揄起秋式微,巫马冬亦也跟着笑出声来被秋式微一顿白眼,一众人打闹着好不有趣。

    酒不知过了几巡,一屋子人喝得都醉醺醺的,温浅挂在苏去身上,喃喃说着什么,酒量出其得好的,便面色如常地扶着姐妹回了寝屋。

    巫马冬亦今晚喝的也不少,脑子有些混沌不清,她努力站起身,想帮忙扶起几个喝大的姑娘。

    "叁小姐,还是我们来吧。"

    "冬亦,你照顾式微吧,她酒量不好。"

    苏去驾起喝得昏天黑地的温浅,笑着拒绝她。

    "嘤~叁,叁小姐,春宵一刻值千金啊。"温浅晃着脑袋嘀嘀咕咕,哪怕挂在苏去身上也不老实,总觉得自己能再喝下一坛。

    巫马冬亦被她可爱的模样逗笑了。

    "借你吉言。"

    巫马冬亦弯腰捞起迷迷糊糊的秋式微,走至门口,又回头轻笑道:"诸位早些歇息。"

    回到厢房,房中早已备好热水,巫马冬亦摇了摇已经睡着的秋式微,见她毫无反应,苦笑了一声。

    巫马冬亦将她放在软榻上,开始帮她脱衣服。

    哎!酒量不好还喝那么多…幸亏酒品还不错,没有操起盘子砸人,或者耍疯之类的。

    "嗯…冬亦不许喝!不行,我来我来…"

    扒着扒着,秋式微翻了个身,叨咕起梦话来。

    巫马冬亦弯了弯眼睛,眉间尽是宠溺。

    "好好,不喝。"

    "冬亦冬亦~"秋式微唤她。

    "我在。"

    "愿负良辰美景,不负美人。"

    沐浴完已是午夜,巫马冬亦连头发都来不擦干就与秋式微睡下了。可到了后半夜,秋式微醒了过来,故意像一只小猪一样拱来拱去。

    秋式微揪揪巫马冬亦的头发,嘴角挂着一抹浅笑。头发被打出蝴蝶结的小人儿终于被弄醒了,迷茫的不行,惺忪着双眼,看着昏暗中更显妩媚的秋式微,傻笑一声,把她揽得更紧。

    "开始喜欢这里了?"

    "嗯,"巫马冬亦点点头。

    "你和温浅关系蛮亲密的,她知道你是公主的近侍吗?"

    "没有,她家在前朝是皇族,可惜落败了,家里本想她入宫,挽回颓势,但她不愿,才逃到这里。若是她知道冉璎是公主,我是秋国公的女儿,大抵不敢与我们有来往,"秋式微叹了一口气,又接着说道,"她们若非迫不得已,又何必到这儿来?可是,若不是环采阁,沦落之人又在何处得以相逢?"

    这是这个时代女性的悲哀,她们的命运一生都被各种教条束缚着,卑贱的活在条框里,无法挣脱。就如同秋式微所言,若没有这环采阁,这些女子要么嫁给一个素昧平生的人,相夫教子,一生只有丈夫和孩子;要么不知死于何地落魄一生。

    "虽然表面上你对她们冷冷的,但其实你也很关心环采阁很关心陪着你的这些人,不如坦诚相见告诉她们吧…"

    "我要怎么说?陪公主微服私访吗"

    "冉璎是皇族,微服私访不对吗?"

    "皇族?呵!"秋式微嗤笑一声,讥讽通,"只是摆设罢了,有的只是名号。她吃穿住行甚至是骗来的,若叫她为这些可怜的姑娘赎身,大抵还要向老鸨打欠条呢。"

    "别再这样想了,我不是已经答应你会为她们赎身了吗?"

    "十万两白银,你真的不要和我讨价还价一下吗?"

    巫马冬亦笑着摇摇头,在她光洁的额头轻啄一下。

    "我一直想问,你帮冉璎出逃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秋式微浑身一颤,乌黑的瞳孔刹时间失去光亮,耳边巫马冬亦的声音逐渐远去。

    漆金雕龙宝座上,那个男人穿着明黄的衮服,张牙舞爪的蟠龙,似乎快要冲破金银丝的束缚吞噬掉他,伏在他脚边的大臣和他的儿女们,觑着他的皇座和龙袍,眼睛里散发着莹绿的光,就连身旁的太监们都微微偏着头,盯着龙袍的一角。

    她也跪在他脚下。

    "为结两国永世之好,朕将五公主冉璎嫁给梵山国王,封号永乐,叁日后启程。"

    陪嫁的,就是自己了…

    她想起造反一事败露的那天,母后坐在窗边吹着埙,一边吹一边哭,泪水落在案子上,积蓄得像一湾明湖。

    "天下人都希望自己生于贵族,享荣华富贵。可是谁又知道我们的苦呢?宫内的人,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仆人换着花样讨好主子,官宦们处心积虑地结党营私,皇帝一边希望儿臣们团结互爱,一边不停此较,挑选太子。冉璎从未想过皇位,却也被暗算,争权夺位…"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造反是弥天大罪,所以我并不恨。可我不能接受女人作为的皇权陪葬品。父亲要造反时,母亲拼死反对。他许下了伟业宏愿,可是到头来,连亲人的性命也保不住。"

    秋式微的眼中涌出泪水,巫马冬亦紧紧抱住她,鼻子一酸,也落下泪来,她轻轻蹭蹭秋式微柔软的头发,坚定道

    "我不会的!"

    秋式微听到她的话破涕为笑,抬起头,认真地看着一脸紧张的巫马冬亦:

    "你要干嘛?"

    巫马冬亦为她拭去脸上的泪水,她微敛着秀眉,满目心疼:

    "我要保护你啊,谁敢利用你,我就让他粉身碎骨。"

    看着她如此认真的模样,秋式微心头一动,差点又落下泪来,她撇撇嘴,嗔道:

    "真是傻得惊天动地。"

    傻?

    怎么是傻呢?

    哼!

    巫马冬亦眯了眯双眸,报复似的吮住她的唇,直到两人无法呼吸才放开她。湿吻朦胧了她的双眼,深情又色气,秋式微有些呼吸不畅,她捏住巫马冬亦精巧的下巴。

    "如此热情啊~"

    "对你热情而已。"

    秋式微一个翻身跨坐到她身上,凤眸半睑,睨着一丝挑逗。她俯下身,温热的吐息拂过巫马冬亦小巧的下巴,纤手在她身上勾挑几下,衣衫便尽数褪落了,秋式微抚上她白皙的饱满,揉捏着顶端的嫣红。

    "嘤咛~"

    巫马冬亦的声音绵长性感,目光中带上了几分妩媚。

    秋式微俯身,粉嫩的乳头含在口里有种快要化掉的感觉,她卷弄着乳头,细细地在乳晕上打转,舔过那突起,  回到乳头上重重地吸吮,让她更加挺翘。

    "哈!"她突来的重重一啃,让巫马冬亦敏感的乳头感到疼痛,身下的花穴因为刺激而倏地一紧。

    残存的酒意很快就灼烧着心头,面前的美人比酒更要惹人遐想,巫马冬亦被她撩得喉咙发紧,可刚要翻身,就被秋式微摁了回去。

    "你不许碰我~我要先来!"

    可恶!这家伙……

    秋式微伸出手在她的小腹画起圈圈,又痒又热的触感刺激着巫马冬亦的神经。

    巫马冬亦的身体不可自制地轻颤起来,她揽着秋式微的脖颈,话在溢出红唇的那一刻化为娇呤。

    "哈~啊~"

    顺着诱人的腹线滑到她情动的源泉,修长的手指挤入她的紧致,重重地摩擦,将她丰沛的水液搅弄出来,下身传来嘖嘖的响亮水声。

    "啊…慢些~"

    太快的速度她跟不上去,她喘息着,低声求饶。

    秋式微一双凤眸中满是宠溺和痴迷,她握住巫马冬亦的纤腰,手指在她腿间抽动按压着。

    她看着巫马冬亦隐忍的模样,性子里那些掠夺的东西慢慢充斥了这一刻,她加快了手下的动作,也更加用力了。

    "啊!"

    突然全身紧绷地弓起来,紧致又湿软的地方舒服的滴出水来,又强烈地抽搐着,绞紧她的手指。秋式微轻笑着亲吻她的耳朵,然后向旁边躺去。

    突然身前一暗,巫马冬亦的手已经捏着她俏皮的鼻尖儿了,好巧不巧隔壁传来了温浅的声音,软着颤得像储满水的云朵像绷紧的弦。秋式微想来不是脸红羞涩的主,可双颊却偷偷温热起来。

    巫马冬亦沙哑的声音格外诱人,伴随着呼吸间微微的酒气,牵起她本就旺盛的情欲:

    "怎么,羡慕了?别急,夜可还长着呢~"

    作者有话说

    没想到吧,我更新了!

    为了纪念伟大的微博情缘(真没想到借着狗哥的地方被小可爱抓包了)并庆祝情人节,更新了一篇特别篇,上一文凌珞去了哪里呢,和本片苏去温浅有些关系,这一对篇幅少,但很关键。

    为啥要情人节过去的时候更呢,害,我和我老婆腻歪会儿就给忘了(别打脸)。

    开学延迟了,之后会恢复到一周两更以上。回到学校就不敢说了,唉,没办法,我课余时间可怜的要死。

    还是请大家给我多多评论收藏,有珍珠的给投两个吧,《南雀北雁》《屠苏》会尽快更新!

    一挽云吞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