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女高中生勾引老师之后 > 章节目录 爹太猛玩弄女儿晚上还可继续cao妻
    朱诚射精后满意且满足的起身,用女儿扔在一边的裙子擦了擦鸡吧,然后穿裤子,看了一眼瘫在床上劈开双腿喘息下体不停流出他精液的的女儿小玉,转身打开了窗户,临走前他戏谑的说到:“我帮你开窗通风了,要不屋子里全是你的骚味。这件事不许告诉你妈妈,不然后你好受的。你休息一会就赶紧起来吧,你妈一会回来了,在她回来前你起来把你身下那床单放洗衣机里洗了,要不那么多骚水,开再大的窗户也有味道。”说完便带上的房门走出房间去了。

    小玉趴在床上动弹不得,她留得满脸是泪,身体还在高潮后余留的快感不停的细细颤抖,她的阴道口一张一合,吐出一股股亲生父亲的精液。她躺了一会,终于恢复了一点力气,她慢慢起身,擦干净下体的各种液体,穿好衣服,抱着湿漉漉的床单和校服去了浴室。

    不久后小玉的妈妈余月月就回家了,那个时候小玉刚好洗完澡,穿着睡裙走出来,朱诚也准备好了晚饭,一家人坐在餐桌上吃饭。像往常一样,小玉和妈妈坐在一边,爸爸坐在对面。

    吃饭时,小玉有点心不在焉,她满脑子都是放学后接连发生的这些事,有些食之无味。正在她走神时,她感觉有东西在碰自己的小腿,她忙低头一看,是坐在对面的爸爸的腿,她小心翼翼的抬头看爸爸朱诚,发现对方根本没有看自己,而且笑眯眯地看着妈妈和她有一句每一句的聊天。

    爸爸的腿向上,分开了小玉的腿,她根本不敢反抗和出声,就这样任由着爸爸的脚抬起撩开裙子,踩在了自己的内裤上,那没有穿袜子的脚很干净却也很粗犷,脚趾很大,爸爸的脚趾一下下隔着内裤剐蹭着小玉的阴唇阴蒂,让小玉脸上发烫,身体发软,两腿开始颤抖。

    朱诚的脚灵活的动着,他的脚趾在女儿大腿根处徘徊,从侧面拉开内裤,脚趾摩擦没有内裤保护的阴部,那里慢慢就磨出了水,湿漉漉的打湿了脚趾,最后朱诚坏心眼的用大脚趾直接钻进了阴道,一抽一插,他竟然开始用脚趾干起了女儿。

    小玉坐立难安,身体小幅度的扭动,虽然大脚趾的大小可比鸡吧差远了,但是现在她也确确实实的在被操,而且就坐在她妈妈旁边,这种刺激她跟本承受不起,没被玩弄几下,她就咬住下嘴唇,双腿大张的颤抖着高潮了。她压抑着喘息,但是呼吸还是粗重了起来。

    理论上,这一系列动作,就算小玉压抑着动作和声音,但是还是可以被身边的妈妈轻易发觉出不对劲。但是小玉的妈妈却没有任何表示。为什么呢?因为她也正在被操,被她的丈夫,小玉的爸爸,朱诚,用另一只脚的脚趾操弄着。

    这对母女,被同一个男人用不同脚操着,都因为陷入了快感而无暇顾旁边亲人身上发生的事情。所以她们俩其实都多多少少发出了一点声响,她们却互相听不到,只有坐在对面的朱诚,把这副绝美景象尽收眼底。

    小玉身体敏感优先高潮,等到她缓过来时,马上站起来,说自己吃饱了要去做作业了,马上逃离了餐厅回自己房间去了。而小玉的妈妈余月月还沉浸在快感中,她下身穿的是西装短裙,和黑色连裤袜,刚开始吃饭的时候朱诚就开始伸脚摩擦她的下体,那个时候她就自己偷偷伸手到桌布下自己的双腿间扯开了黑丝,勾引地看着自己的老公,引诱他快吧脚伸进来,但是面上还有洋装和朱诚聊天几句保持日常的样子。等到小玉走了,她颤抖着象征性的嘱咐了两声,接着马上又沉沦到快感里,餐厅已经没有别人只有他俩,两个人的动作都开始明目张胆起来,余月月干脆把裙子拉扯到腰上,双腿大大的张开,脚抬起放在座位上,小穴完全的暴露出来,接受老公的玩弄。而朱诚干脆收回脚,他撩开桌布钻到桌子地下,把下面黑丝露出的缝隙撕开更大,拉开内裤对着妻子的下体又舔又扣,余月月隐忍着声音,呜咽着在丈夫的嘴下高潮了。

    等余月月缓过来后,害羞的和朱诚一起整理餐桌,在推椅子的时候发现了地上的水。

    “哎呀!地上怎么这么多水,难道难道这是”

    “小骚货,这当然是你刚刚高潮喷出来的水了。”

    朱诚一把搂过老婆,掐着她的屁股,余月月害羞地把脸埋进丈夫的项窝里。

    “讨厌!都怪你!让我喷了好远”

    她不知道,她确实喷了水,也喷了不少,但是全都喷到了丈夫朱诚的嘴里,那些水都是自己的女儿小玉的。

    两个人收拾了餐厅厨房,就准备回屋开始夜间夫妻生活了。朱诚偷偷的给女儿小玉打去一个语音电话,等到小玉接通后,他把播放音量开到静音,把手机偷偷藏在了枕头地下。而小玉,在她房间正做着作业,今天的事情让她本来就没办法集中注意力,结果这事爸爸还打来了语音电话,她接起来放到耳边,却听到里面穿来医疗摩擦的声音和妈妈的喘息声,她大惊失色,手中的笔吓得丢了出去,而她的双腿也忍不住加紧。她又湿了。

    平常,朱诚余月月夫妻俩晚上做爱是不刻意控制音量的,但是毕竟主卧和小玉的房间隔着两道门,声音也没有那么真切,但是现在,手机里的声音让小玉感觉自己就躲在他们的床下偷听爸妈做爱,这让小玉再也写不下去作业了。她本可以挂掉电话不去听这些,但是她缩起身体,忍不住,屏息凝神的去听手机里面传来的动静。

    “老公~快~我要忍不住了!我快要不行了,你快点,快点来操我呀~”

    “骚货,每天都要男人操,刚刚的高潮还没有满足你么,现在还这么饥渴。”

    “当然了!刚刚那怎么够呢!我要大粗鸡吧操才够,其他的都只能解解馋,喂不饱我的!快,快进来呀老公,快啊啊啊!进来了!好大!噢噢噢老公,好满足~~好美~~你操得月月好美啊~~”

    “骚老婆,幸好你嫁给我了,要不我这根大鸡吧就要天天去草别的女人了。”

    “臭老公!说什么呢!啊啊啊~不许去操别人!只许操我~当初不是,哦,不是你追求的我么,啊,啊~~要不是你娶了我,我这个小逼就要去服侍别的男人了,啊~~你也赚到了,好不好!”

    “骚逼老婆,还有力气反驳我,看来是我不够用力,让你还有力气挑衅我,看我不操死你!你这个骚女人,嫁给我之前骚穴都被那么多男人享用过了,那么多男人都没有我能满足你,只有我,只有我才能把你操死,插死你这个贱货,捅死你这个荡妇!”

    “老公!老公噢噢噢!我错了!我错了老公!我不行了噢噢噢~太美了,太美了!我要被你操死了!我要死了老公呜呜呜啊啊啊~~~”

    夫妻二人的吼叫呻吟声音,加上那抽插声与徐徐的水声,毫无保留的传到了他们的女儿小玉耳朵里,小玉早已不在书桌前坐着了,而是躲进了被窝,一边听着这些淫言浪语一边扒开了自己的睡裙,对自己上下其手地弄着。

    妈妈的呻吟声音逐渐高亢,爸爸的咒骂声音也越来越狠厉,最后在妈妈一声无比高亢的浪叫声和爸爸巨大的低吼声中,二人只剩下了粗粗的喘息。

    “哦~~哦~~~老公,好爽呀,讨厌,你又射到我里面了。”

    “有什么关系,反正又不会怀孕。”

    “哎呀~~说到怀孕,你今天干嘛那么凶狠地玩我的胸部啊,唔是不是想起我生完小玉的时候,在哺乳期的时候胸部敏感的不行,被你一玩就高潮。”

    “是啊,我最喜欢你那时候敏感的奶子了,真让我爱不释手。”

    “要不你把绝育去了,咱们再生一个,这样你就能在我生第二个的时候再玩我的胸部了,哈哈哈~”

    “瞎说什么呢,小玉都高中了,再生第二个两个孩子年龄差距也太大了。骚老婆,你哪是想生孩子,你只是想被老公玩坏吧!”

    “老公~~坏老公~对了,说到小玉,小玉今天洗床单了!我不是前几天刚给她换的新床单,怎么今天就洗了,是不是嘿嘿,她情窦初开开始自慰了,不小心把床单弄脏了,所以才去洗的。”

    “有可能,不过这样正常,你像小玉这么大的时候,都不知道和多少男人做爱过了。”

    “哎呀~臭老公别打趣我了啊,今天你的精液怎么变稀了,怎么回事?”

    “我今天太想你了,在你回家之前我已经自己撸了一发,要不我干嘛在吃饭的时候就玩你的逼,还不是因为早就想肏它了。”

    朱诚说谎了,他今天的第一泡浓精射到了女儿逼里面。

    “哎呀,好老公我今天也好想你,要加班的时候就开始心猿意马了,要不怎么可能让你在餐桌下面那么玩我。哈哈。”

    小玉听着爸爸妈妈做爱后亲密的夫妻对话,慢慢从高潮余韵中缓过进来,她慢慢起身,收起身下已经湿漉漉的自慰垫,卷起来扔进垃圾桶。这是她好早之前就偷偷买的,自从她开始自慰,知道自慰时流水容易弄脏床单就偷偷买了很多一次性吸水自慰垫,不像妈妈说的她今天才情窦初开,她已经自慰好几年了,今天被爸爸强奸没有准备,才会弄脏床单。

    小玉挂断了和爸爸的语音通话,这时她才看到,数学老师在几十分钟前发来了几个音频,她打开一听,里面竟然是偷录的自己被强奸时哭喊浪叫的音频!虽然不是视频没有画面,但是内容依旧香艳。音频文件附带的,还有老师威胁的话语。老师让她不要把二人做爱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否则,这个音频他就会发给学校里的每一个人。

    小玉又羞又怒,她不想被老师摆布,就因为老师对她做了这些,才导致她被自己爸爸都强奸了,她准备第二天就去找校长,举报老师的所作所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