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杀人魔监狱乐园(np) > 章节目录 爱你就要杀死你
    “不要把你想法强加给我。”白枫几乎冷漠地说,覆盖在她手背上的手微微一松。

    她恰时挣脱,撇过脸装视而不见的模样。

    没想到的是,脸颊上忽然传来湿润滚烫的触感,她顿了一下,依旧闭眼沉默。

    可这时,巧稚带血的掌心突然托住她的下巴,俯下身来,两唇相触之际,像是有一道电流从身体里窜过。

    唇齿之间有浓郁的铁锈味,让白枫觉得有些熟悉,不由愣神,但短暂的失神让巧稚趁机而入。

    他的舌尖舔舐着白枫的唇瓣,再如蛇一般钻入唇缝,在口腔里翻涌搅动。

    安静的医疗室里只有口水被搅动的声音。

    巧稚还想更近一步,可想到白枫布满伤痕的身躯,便只能抑制心底蠢蠢欲动的欲望,只能将这个吻更深入一些。

    深刻到让白枫牢牢记住这个触感,让她在触摸自己唇瓣的时候,就能想起他。

    “呼呼——”巧稚抽出舌头,带出一串银丝。

    “姐姐,你没反抗呢。”他欣喜地说,眼里泪花未干,欣赏着同样在喘气的白枫有些凌乱的模样。

    但白枫充耳不闻的态度,就像一桶冷水将他浇了个彻底。

    “我知道了......”他失落地起身,轻轻下了床,背对着她抚了抚被揉皱的衣服,“巧稚还会再来的。”

    “姐姐如果不想看见巧稚,就赶快好起来吧。”

    说完,他再度深深地看了已经翻过身的白枫几眼,沉默地走出了门。

    “叮——”关门的电子音传来,白枫睁开眼,带血的手指情不自禁地轻触在柔软的唇瓣之上。

    真是笨蛋。

    与此同时,巧稚关上门后,并没有离开,黑如深潭的眼瞳盯着地面,若有所思。

    “哎呀呀~怎么搞得这么狼狈?”魅音不知何时出现在楼梯口,对他揶揄道,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巧稚立刻恢复了往日的笑脸,嘴里却不留情地说:“老太婆的鱼尾纹出来了哦。”

    “臭小子,”魅音脸色一变,低声怒骂了一句,怒极反笑,“你在别处碰了钉子,就和我生气,不觉得太幼稚了吗。”

    “你管得太多了吧,”巧稚笑意不减,“而且姐姐很快就会接受我了。”

    “你是在自欺欺人吧,”魅音丝毫不信,拉低了自己的胸口,暧昧地说:“何必这么可怜巴巴地对不喜欢自己的人摇尾乞怜,跟狗有什么差别?”

    巧稚没回话,而是走到她身前,毫不犹豫地抬手覆盖在饱满的胸部上。

    魅音勾起红唇,她从来不怀疑自己的魅力。

    可巧稚下一句话就让她脸色彻底一黑。

    “脂肪含量超标会影响大脑发育,这话是真的呢。”

    他说完就毫不犹豫地转身下楼,才下叁步台阶,后方的魅音不服气地问:“我哪里不如她!”

    他再次回头,目光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你很丑。”

    “哈?”

    “眼距偏离了叁庭五眼比例一毫米,鼻子向下偏离了两毫米,哦,还有你的胸脯太大了,就跟奶牛一样呢,你难道不觉得重吗?”

    “奶、奶牛!”魅音被气得大脑一白。

    “你跟姐姐,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啊,姐姐的脸,精准得近乎完美,简简直就是维纳斯!”

    巧稚双颊忽然一红,眼神染上了迷离的神色,“我可是看到姐姐,就会不由自主地发情呢。”

    “哈?”魅音唇角不由抽搐起来,虽然知道这个孩子性格恶劣,但这种羞涩的模样还是第一次见到。

    果然是因为爱情......吗?

    真好笑!

    杀人魔之间,对于爱人的最终归宿,就是杀死对方吧。

    毕竟,死亡象征永恒啊......

    “那你可要加油咯~”魅音撑在楼梯的银色金属栏杆上,微俯下身,对着早已离去的巧稚摆了摆手。

    拭目以待。

    “很有趣吧。”

    听到熟悉的声音,魅音转身,红色蜷曲的长发如同艳丽的罂粟花海。

    她笑着点了点头,“如果我喜欢一个人,会毫不犹豫地杀掉呢。”

    “不只是一个吧。”

    “当然,一个人填不满这里哦。”她用食指点了点心脏的位置。

    *

    第二天,白枫的身体恢复了大半。

    虽然身上的伤口还在发疼,但这点疼痛对她而言就只是挠痒痒的程度。再者,这次意外她更多只是因为耗力过度导致身体虚脱。

    比起那叁位男子的惨状来说,她的伤势简直不值一提。

    不对......那叁个人,还活着吗?

    在医疗室被女医生治疗身体的时候,她问过那叁位犯人的情况。

    得到的回答却是:“已经离开了哦,他们本来就是临时转移过来的,所以没有和你们住同一片区域。”

    女医生的说辞毫无纰漏,可白枫不信她,一点都不信。

    而现在,白枫走在通往食堂的走廊上,和往常一般是下午叁点。

    垂头望着地上倒映下来的影子,她脑海里闪过一朵模糊的粉色蔷薇花。

    她也问过女医生,将她带回来的人是谁,可女医生只是笑而不语,她便只好作罢。

    反正一定是几人中的一个吧。

    排除那位坐轮椅的少年和身形纤细的巧稚,就只有弗罗,司红叶,秦无限。

    叁选一,真倒霉,叁是她最讨厌的数字。

    白枫自顾自地腹诽着,又过了片刻,才看到食堂的门牌。但不一样的是,往日这个时间段本该关闭的玻璃门,此时却是敞开的。

    有人?

    她皱了皱眉,抬脚即将踏入大门之际,竖着双马尾奔跑而来的“少女”占满了视线。

    “姐姐!”巧稚一把扑在了白枫身上,猝不及防的力气让白枫向后踉跄了几步。

    好想离开......

    白枫这样想着,也是这么做的。她强硬地掰开箍着她腰部的手臂,可这双手臂就跟焊在上面一样,愣是挪不动分毫。

    恰在这时,食堂里面又传来熟悉的嗓音,“小枫,留下来吃饭吧。”

    她愣了一下,回头看去,只见系着碎花围裙的秦无限朝她挥了挥手。

    而在那张熟悉的红木圆桌周围,坐着叁个人。

    “哎呀呀~”魅音眯着眼笑道,歪着头撑在桌面上,红色的头发散在背后,脖颈上的肌肤白得刺眼。

    司红叶也看了过来,象征性地对白枫点点头,然后面无表情侧过身,继续享用美食。

    比起初次见面那视而不见的态度,已经算是变化极大。

    而弗罗依旧捧着灌了红色液体的高脚杯,抿了一口后,忽然对着她无声地说了一句话。

    “小——猫——咪?”白枫在心里默念道,疑惑地歪了歪头。

    “这是为姐姐准备的欢迎会哦,毕竟姐姐来到这里之后,还什么都没有做呢。”

    巧稚说着牵住了白枫的手,拉着她到了最中间的空位,然后双手按住她的肩膀,让她坐在椅子上。

    “欢迎......会?”白枫看着桌上这一大桌精致的饭菜,怔愣地呢喃着。

    桌面上少说有二十道菜,道道都卖相极好。都是秦无限做的?

    她情不自禁地向正在解着围裙的秦无限看去,许是接受到她的目光,秦无限面颊微红,视线颤了一下,有些腼腆地开口:“没有让你困扰吧。”

    困扰?白枫忍不住垂下眼。

    曾经她作为插班生,也有被称之为“欢迎会”的“惊喜”,可那一次,她却完完全全地搞砸了呢。

    她很讨厌所谓的欢迎会。因为面对的都是不认识的人,却非要勉强自己笑颜以对。

    不这样做的话,那些自顾自准备一切的人就会失望,然后扣上“虚伪与冷漠”的道德审判。

    所以,欢迎会难道不就是一次考验吗?考验她是否有资格加入这个名为“班级”的集体。

    考验失败了,孤立什么的就随之而来了吧。

    “如果是我的话,的确会很困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