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杀人魔监狱乐园(np) > 章节目录 恶之纯粹
    “哎呀,别晕啊,游戏还没开始呢。”黄毛男抓着白枫的头发将她晃来晃去,兴致勃勃地说。

    “别废话了,赶紧把她给我杀了!”后面的肌肉男双手一直护着裆部的位置,苍白的面色使得黝黑的皮肤都被提亮了几度。

    黄毛男转头对他不屑地笑了一声,“你与她之间的仇恨关我什么事?老子只想让自己爽一把!”

    说着,他大手一挥,将白枫仅剩的衣服撕碎。

    “你他妈就这么看着!”肌肉男很快就反应过来,这小子居然在旁边看戏!害得他!

    “我可不知道你老二会遭殃,”黄毛男头也不回地说,一松开手,白枫的身躯便立刻软摊了下去,“再说了,屌都没了,真是丢我们强奸犯的脸,我要是你,就自己找个地把自己解决了......”

    话音未落,身后忽然传来“嗤”的一道古怪声响。

    声音很奇怪,听不出源自何物,但此时此刻,空气却异常地安静下来。

    黄毛男身子猛然一顿,作为犯罪者的预感,他明显地感知到,一股危险而冰冷的气息如烟雾般缭绕在四周的空气中,让他连呼吸都慢了半拍。

    他的脖子好似机械转动一般“嘎吱嘎吱”地朝后方扭动,但眼角余光才掠过来人的衣角,左眼便被沉寂的黑暗完全覆盖。

    有一枝带刺的蔷薇,狠狠扎入了他的眼球里。

    “呃——”他立马痛得放声大叫,但很快喉咙也被新鲜花朵的枝干捅破,直达深处。

    最后,嘴里只能溢出细碎的呻吟,“呃、呃、呃......”他另一只完好的眼睛,却清晰无比地看见,与他一同前往魔狱的强奸犯,喉结处被插了一支蔷薇花。

    这是他临死前看到的画面。

    只因,翠绿色的带刺枝干已深深捅入了他的脑浆,他甚至还来不及挣扎,整个人便“嘭”的一声倒在地上。

    左边眼眶和嘴唇处,粉色的花朵在血肉上扎根,娇嫩花瓣的映照下,男子青紫色的皮肤、面部紧绷结块的肌肉、凸起的右眼,都显得愈加恐怖。

    浓郁的腥臭味充斥在半空,白枫艰难的抬起头,眼前却只是浮现着一道重影,看不真切。

    但她能分辨出,这是一位男子,且正慢慢向她靠近,沉静的脚步没发出一点声响,好似连尘土都没被掀起半分。

    紧接着,她被来人抱起,动作温柔而有力。同时,一股清淡的花香萦绕在鼻尖,几乎盖过了弥漫的铁锈味,却让她更加昏昏欲睡。

    “谁......”白枫虚弱地开口,并不在意自己在男人怀里几乎是全裸的状态,而是强撑着抬手,拽住男人胸前的衣襟。

    可男人只是沉默着,步伐不紧不慢地抱着她走出了温室。

    温室中,只剩下了叁具冰冷的尸体。

    “看来我该走了。”女医生有些无奈地说,拿起身侧的遥控器,“叮”的一声,将投影的画面关闭。

    男医生却迟迟没有回过神来,直到女医生将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他才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恢复意识。

    随而,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女医生,颤抖着嘴唇,“这、这还是人吗?”一个人的反差怎么会这么大?

    “这就是实验的厉害之处哦,”女医生双手捧起男人的脸,一脸陶醉地说,“这个世界没有比恶更纯粹的情感了,你说是吧?”

    “嘛......毕竟你是新人,还没有亲眼见证过,真正的杀人魔啊......”

    说完,女医生松开掌心,男人却有些迷茫地跌坐在椅子上,看着她推开控制室的大门,直到身影完全消失。

    *

    叁年前,初秋,xx中学,早上八点。

    上课时间,走廊里很安静,白枫一边走一边拢了拢身上宽大的校服,最后停在半掩着的教室门口。

    现在推开门很不合时宜,何况老师说过,迟到了就自己站在门口罚站一节课。可天气转凉,走廊上的风格外的多,吹得她不由自主地“噗嗤”了一声。

    这一声响得突兀,教室里瞬间骚动起来。

    与此同时,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脚步声愈来愈近,白枫抬起头,就看到一脸厉色的老师投来恼怒的目光。

    老师没说话,只是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眼,目光在她发青的嘴角停顿了几秒,叹了口气后,才无奈地吩咐道:“进来吧。”

    白枫便跟着老师一同进了教室,同学们纷纷投来目光,眼里的情绪如同被搅动的剩菜,很恶心。

    她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想将书包放进抽屉,却因为抽屉被塞入了太多纸团而寸步难行。她便无所谓地将书包放在脚边,包底沾上了地板上的灰色污水也毫不在意。

    但因为课桌被轻微地抖动了一下,抽屉里的纸团不可避免地掉了出来,白枫伸手捡起沾了水的纸团,又顺其自然地打开。

    ‘去死去死去死!’

    红色的墨迹被水打湿,晕染开来。

    字迹还带着明显的稚气,字体圆润,笔画清晰,可以想象得出,写这张纸条的人有多么认真。

    没感觉呢......白枫暗忖道,一股失望的情绪从心底里滋生。

    她将后背放松地贴在椅背上,仰着头看着天花板上的白色灯管,老师讲课的声音好像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完全消失。

    直到下课铃响起,脑中就像“嚓”的一下溜过一段电流,才与外界重新接通了开关。

    “跟我们出来。”这时,两个少年不知何时站在了她桌侧,脸上带着刻意的焦躁,用压低的声音厉声道。

    演技真拙劣......白枫在心里嘲讽,身体却毫不犹豫地站起身来,跟着两人走出教室。

    在这个过程,教室安静了片刻,直到叁人的身影完全消失。

    白枫被带到了静止进入的天台,也不知两人如何拿到的钥匙,这倒让她有些意外,心中燃起了微弱的期待感。

    却不想,两名少年同时噗通一下跪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