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杀人魔监狱乐园(np) > 章节目录 人类是由发疯的古猿进化而来
    位于魔狱东南方建筑的二楼,是一座藏书馆。这里的藏书出乎的多,共计有二十排书架林立。

    白枫的手指划过或薄或厚的书脊,最终落在一本英文名为“Brain  neuron(大脑神经元)”的书籍上。

    她伸手抽出这本书,翻开目录,扫了几眼后,不由蹙眉。

    经常看书的人会知道,评判一本书好不好,从目录就能看出。

    所以白枫很快就判断出,这只是一本天马行空的娱乐读物。因为这本书扉页的第一句写道:

    “man  evolved  from  a &nbspmented  ape(人类是由发了疯的古猿进化而来)”

    “madness  is  a  major  trend  in  evolution(疯狂是演化的主要趋势)”

    快速地扫完扉页上的内容,可以看出,作者想表达的是,精神疾病是人脑进化所产生的副作用,所以精神病患者的大脑会更加发达。

    而进化的方向就是大脑开放的过程,所以未来人类的演化终点就是属于疯子的世界。

    “疯狂......”白枫默念道,“啪”的一声单手合上书页。

    这个结论是否可取她不可置否,但对于那句“人类是由发了疯的古猿进化而来”的话,她觉得有些可笑。

    人类是群体性动物,群体的发展意味着存在稳定的秩序。试想,一个散漫的团队怎么可能会有长远的发展?

    而精神病患者,也就是常人眼中的疯子,不可否认的是,他们之中的确有天才,但由于他们的大脑神经太过活跃,使得思维比较紊乱、跳脱。

    这一类人,本身就与秩序相背离。

    所以这本书,前提就是错误的。

    得出判断,白枫讥讽地轻笑一声,正要把书放回书架第叁层这个位置。

    但抬手的时候,她不禁一想,这种毫无价值、漏洞百出的书籍,不该占据书架第叁层这么好的位置。

    出于自己的顽劣心态,白枫踮起脚尖,空着的手抓住架沿以稳住身体,另一只手将书本高高举起,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将书放到了最高的一层书架上。

    虽然书本还有半边落在外面,但白枫突升的兴致很快就烟消云散,自然就懒得再关注这本书有没有放好。

    毕竟她还有事情没有做完,而她已经在藏书馆耗费了一个上午的时间。

    为了查询“BncS”背后的秘密,她翻阅了上百本书名内含有这几个字母的原版英文书籍。

    从自然科学到远古文化,甚至怪诞奇闻,一个都没落下。

    可惜并没什么收获,但也情有可原。

    只凭借四个缩写字母,就真的能那么轻易地从汪洋书海里挖掘出魔狱的秘密吗?

    白枫心中了然,但她还是走到了下一排书架,目光在书脊上来回跳跃。

    直到又看到本有关神经生物学的书籍,她才停下脚步。

    这本书要厚上许多,至少叁百页的厚度。白枫紧紧握住了书的边缘,加了些力道,才将书抽出来。

    却没想到,忽然有一道奇怪的呻吟声从书架后方传出。

    “恩......”女人的声音听着有些痛苦,却又饱含欢愉,伴随着口水的搅动声和喉咙的吞咽声,一具白花花的肉体从书架的空隙中投射过来。

    是魅音,发生了什么?白枫微微弯起腰,从缝隙中看过去。

    只见魅音双膝跪地,身上不着一缕,她的双手不留缝隙地交叉握着一根粗大的阴茎,伸出猩红的舌头,垂头舔舐没完全露出的大龟头。

    这条舌头灵活得像蛇,舌尖一会儿用力地钻在包裹着龟头的包皮缝隙里,一会儿柔软地舔过茎体,甚至侧着头用牙齿轻轻地撕咬,她每一次撕咬,都能看到阴茎跟着抖动一分。

    可尽管魅音这么卖力的舔舐,男子也并未发出一声轻哼,或有任何动作。

    于是魅音更加卖力,她松开扶着阴茎的一只手,转移到阴囊上,用柔软的掌心细细揉搓,同时用红色的指甲刺激着囊上的褶皱。

    感觉嘴里的东西有了些微的反应,魅音心中得意,将嘴唇大大张开,一口将阴茎包住,直至捅到了喉咙眼。

    她下意识的干呕一声,可与此同时,裸露的下体忽的喷出一道水来。

    本已准备抽身离开的白枫顿时愣住,双目注视着魅音毛发旺盛的下体。

    而男子这才哼了一声,不过不是动情,而是带着讥讽。

    由于缝隙狭窄,白枫的可视范围不大,因而她只能看见男子精瘦的小腹,肌肉分明的臂膀,和一根未完全勃起的阴茎。

    可她莫名有种被盯着的感觉,真奇怪。

    白枫将书抱在怀里,正要转身。

    而就在她转身的时候,男子忽的抬起手,落在魅音的头顶,随即用力一按。

    阳具在嘴里更深了一寸,而魅音却霎时翻白了眼,嘴角“呜呜呜”地发出难耐的低吟,涎水溢出嘴角,顺着下巴、脖子、锁骨,滑入乳沟。

    听到这似在挣扎地声响,白枫跨出的脚步又缩了回来,不过她只是背靠在书架,听着身后的动静。

    男人的手里的力道沉重如山,魅音的呼吸都无法顺畅,直至属于窒息状态,她的身躯开始痉挛起来,双手双脚四处拍打抽动,可下体的淫水却泛滥成灾,在光滑的地板上反射出晶亮的光泽。

    就在魅音即将因过度窒息而昏迷之时,男子终于放开手。

    “咳咳咳——”魅音“哇”地一声吐出阴茎,匍匐在男人双腿之间猛咳。

    可气息平顺之后,魅音脸上的痛苦消却得意思不慎,转而是满脸红润,眼神魅惑,好像刚刚差点窒息而死的人不是她。

    “真是变态啊,对着一根没有勃起的阴茎高潮。”男人感叹了一句,站起身。

    嗓音有些熟悉,却比之前多了几分冷漠,白枫抿了抿唇,抱着书籍转身离开。

    “你今日好像没什么兴致。”魅音说着舔了舔嘴角,将涎水舔回嘴里。

    “我的注意力都在一只小猫上了,对你提不起兴趣来。”男子调笑道。

    “真过分,你这不变相说,我已经没有魅力了吗。”魅音娇嗔道,用两根手指捡起地上散落的衣物,慢条斯理地穿戴。

    她的目光掠过后方的书架,最后定格在一块极窄的缝隙中,嘴角勾起。

    白枫若有所思地穿过一排排书架,低着头看着脚边的路。

    魅音和弗罗是这种关系吗?不过两人居然在藏书馆苟合,还真是大胆。或许他们根本不关心会不会被人看到吧。

    就像小时候,继父和母亲总喜欢在厨房里做这种事,明明她就在客厅里,甚至厨房的门还未紧闭。

    母亲的淫叫如同海上的波浪,一波一波地传过来,就像电视机开放地声音再大,也不能掩盖一丝一毫。

    或许这种事就是做给别人看的吧。白枫不由自主地想。

    “嘭——”由于没看路,白枫的肩膀撞到了书架上,她下意识倒吸一口冷气,并没有叫出声来,只是站在原地揉了揉肩膀。

    但她没发现,头顶上有一半书籍正摇摇欲坠,直到听见“啪嗒”一声脆响,她循声而去,却见那本印着熟悉封面的书本砸了下来。

    白枫来不及躲开,只能闭眼承受头部重击。

    可疼痛感迟迟没有到来,她这才睁眼,只见书已停在半空,被男子骨节分明的玉手握着。

    这双手是上帝制造的艺术品,手指修长纤细,指甲圆润泛着珠泽,手背上的皮肤比女人还白净细腻。

    “谢谢。”白枫朝来者微微颔首。

    “举手之劳。”司红叶漫不经心地回道,快速瞥了白枫一眼后,便翻开手里的书,微微垂头。

    他丝绸般的长发也跟着垂落,本别在耳后的一丝秀发如瀑布倾泻至耳畔。他的神情有些慵懒,像一只高傲的黑猫。

    他的态度极为冷淡,白枫反而松了一口气。可见他又如此认真地阅读这本被她唾弃的书,心中有些奇异的感觉。

    或许在她浅薄的刻板印象里,认为司红叶这种一看就出身不凡的贵族少爷,是不会看这种除了打发时间一无用处的娱乐读物的吧。

    但许是白枫眼神过于明显,在她即将转身离开之时,司红叶头也不抬地说:“这书很有意思,不是吗?”

    “您指的是?”白枫收回脚步,很好奇他会说出什么见解来。

    司红叶依旧没抬眼,只是缓缓念道:

    “man  evolved  from  a &nbspmented  ape(人类是由发了疯的古猿进化而来)”他的发音是标准的英音,听着很舒服。

    白枫蹙眉,感觉有些失望。

    这时司红叶却忽然合上书,凝视着她,徐徐开口:

    “我们这群人,在发疯呢。”

    白枫一愣,回神时却见司红叶已将书放回,转身离开。

    她下意识抓住了他的衣摆,问:“你知道什么?”她目光灼灼,攥住衣角的手指用了力,极瘦的手背上,青筋盘旋而出。

    司红叶已停下脚步,微偏过头,目光在白枫的这只手上流连辗转,片刻后才淡淡地回应道:“你有一双好手呢。”

    白枫再次愣神,但这时司红叶已经抽出了衣摆,消失在层层书架中。

    她不由抬起手,掌心上下翻飞。这双手很瘦弱,虽然手指纤细,但手背上的肉几乎只剩下一张皮,看不出什么美感。

    也是个奇怪的人。

    白枫摇摇头,目光却再次掠过那本书,她鬼使神差地抽出这本书,一同抱在怀里,踱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