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杀人魔监狱乐园(np) > 章节目录 虐杀时刻
    魔狱某一处隐蔽的控制室内,洁白的墙壁上挂着二十来块电子屏幕,屏幕内显示着罪犯会经过的大厅,以及他们的卧室,甚至是澡堂。

    每一名罪犯的行踪都无时无刻展示在高清监控下。

    “啊......啊.......嗯.......”女人的娇喘在控制室内回荡,显得格外清晰。

    只见在控制台前,女医生被一个男人按在桌台上,被男人拽起一只大腿,下体正与膨胀的阴茎紧密相连,被堵住的小穴在灯光下一览无余,洞口边缘有些发黑,看起来淫荡至极。

    医生的白大褂半垮,里面的短旗袍已经被撩起来,在腹部堆积成褶皱。男人不安分的手从旗袍下摆伸进去,好不容易才摸到女人的胸脯,大力地揉搓。

    女人似有些不满意,主动伸出双臂环绕住男人的脖子,使劲往同样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身上靠,整个人都挂在男人身上,双腿紧紧叉住男人的腰。

    她靠得越近,两人相连的地方就越紧密,双方都能感觉到对方下体的毛发在交织缠绕,摩挲着对方叁角区的肌肤。

    “恩.......”男人双颊一片通红,想凑过去吻女人的唇,但最后唇印落在了女人的掌心。

    “要射快射!”女人突然伸手掐住住男人的半边屁股,血红的指甲陷入肉里。

    受到刺激,男人闷哼一声,死死地箍住女人的腰,下体抽搐得越发剧烈,表情愈加迷离,最后,射入精液。

    精液沿着大腿根滴落在地面,女医生吃饱餍足,毫不犹豫地推开男人,光着屁股坐回控制台上,翘着二郎腿,从口袋里拿出香烟和打火机,将香烟叼在嘴里。

    “老师......”男人脸上情欲未退,有些小心翼翼地呼唤道。

    女医生瞥了她的下体一眼,自然知道是什么回事。果然小伙子就是年轻气盛。

    不过她今日已经尽兴了,她可不打算考虑别人的感受。

    她的目光略过欲求不满的男子,看向他身后位于最中间的屏幕。

    这块屏幕上,显现着正侧坐在床铺上发愣的白枫。

    “老师?”男人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这女人看着没什么特别的,今日就参加游戏,会不会太早了点?”

    “白枫,”女医生紧盯着屏幕说,“我相信她是块好料子。”

    说着她将嘴里的香烟取出,“她可是A大状元。”

    “按智商没人比得过黑雪。”男人不以为然。

    “她很有潜力,你看着吧。”女医生不准备再多说,红艳的嘴唇微勾。

    310号房内,坐在床边的白枫向后翻仰,倒在床上,无神地看着灰白的天花板。

    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她没开灯,只有镶嵌着铁栏的窗外,射入一点光线。

    乌鸦在窗外飞过,寂寥地落下几声鸣叫。

    白枫沉沉地睡了过去,纵使这姿势不舒服,她却没精力去调整。

    恍惚之中,白枫半梦半醒地睡着,不知过了多久。

    “嘭——”

    这时,门外却传来一阵轰响!白枫猛然惊醒!

    发生了什么?白枫迅速起身,靠在门口,将眼睛对着门上的猫眼,走廊空无一人。

    巧稚住在叁楼的305号房,而这道声响距离她的房间很近。

    ‘今晚别出门’

    白枫脑海里闪过巧稚的话,心里疑惑更甚。

    “砰砰砰——”紧接着,门外的响声又接连响起,十分怪异。

    白枫背靠在门上,将手握住门把手,没有动,心脏却砰砰直跳。

    要不要开门?

    魔狱到底有什么秘密?

    就在她犹豫之时,门外却突然传来熟悉的嗓音。

    “姐姐......”

    巧稚?她怎么过来了?

    白枫松开握住门把的手,转过身,谨慎地从猫眼中望去。

    她看见巧稚正抱着一个布偶熊,站在门口望着她。

    巧稚的面容好像比白日更为精致,像是梳妆打扮过一番,身着洛丽塔式的黑色洋装,双马尾上还扣着镶嵌白色蕾丝边的黑色蝴蝶结。此时她却一脸惊慌,好像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姐姐,有人在追我。”巧稚慌张地喊道。

    白枫一愣,巧稚继续道:“姐姐,救救我!”

    “嘭——”话音未落,突然整座屋子都震动了一下,连天花板上都飘下了墙灰,吓得白枫捂住头,再朝猫眼望去时,巧稚已经不见了!

    不做他想,白枫果断开门,走出门口,四处张望,却无半分人影,雪白的灯光落在大理石地板上,反射过来的光线十分刺眼。

    “嘻嘻嘻——”少女银铃般的笑声在走廊上回荡。

    “巧稚!巧稚!”白枫喊道,心中有些恐慌。

    “我在这里哦,姐姐。”

    白枫闻声,却发现这声音从下方传来,她猛然低头,却看见一张惨白的人脸!

    少女的头正卡在她的双腿之间!

    “啊......”白枫轻哼一声,捂住嘴连忙后退,而巧稚背对着她直挺挺地立起,转过身,抱着布偶熊朝她慢步走来。

    空气中只有厚底鞋上的金属扣子在叮当作响。

    白枫睁大眼睛,不敢相信面前这位气息阴寒的少女,就是白日那位笑容天真的巧稚。

    而她的眼角余光,也发现了墙壁上的一个凹陷的大洞,像是被人一拳凿裂,那声响必然出自此处!

    “姐姐,从白天我就一直在幻想,你躺在巧稚身下的模样,会是什么样子。”

    巧稚停住脚步,距离白枫仅仅几厘米的距离,光线打下来的影子,已将白枫完全覆盖。

    白枫不知道她在发什么疯,第一反应就是抬手推开,可刚一抬手,一根银链不知何时缠上了她的脖颈!

    “额......”脖颈上的紧束感,和金属陷入肌肤的灼痛感,都一股脑地涌上神经,但窒息感却压过了痛感,白枫很快两眼翻白,两颊发红,浑身无力!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怎么会这样?

    这一瞬间,白枫脑子里闪过无数疑问,可眼前巧稚诡异的笑容也慢慢模糊。

    “姐姐,你会不会在半夜掐住自己的脖子?巧稚就经常这样做。”巧稚说着微微松开银链,在白枫濒死之际。

    “咳咳咳——”白枫狼狈地弯着腰咳嗽,可那银链扔套在她的脖颈上。

    才将气息顺过来,巧稚却再次扯动银链,让她再次窒息。

    如此往复了四五次,白枫感觉头痛欲裂,嘴里除了使劲吸气其余什么也说不出来。

    反而是巧稚在一旁絮絮叨叨地说:“姐姐,你知道吗?其实绞杀不是因为窒息而死,而我只要按住你的人颈总动脉,用两个手指,你就马上死了哦。”

    “呃......救......放......”白枫眼角溢出生理性泪花,想大声呼救,却没有力气。

    正当她以为自己即将被人绞死的时候,嘴唇上忽然传来一股温热。

    巧稚一只手抓住银链,另一只手从白枫衣服下摆伸进去,捏住她的胸部往后推,将她抵在墙壁上,一条腿卡在她双腿之间,让她无处可逃,同时双唇紧紧地贴住她的唇瓣。

    “呜呜......”白枫死命地紧闭嘴唇,巧稚却很有耐心,在她唇瓣上温柔地摩挲。

    今日她特地涂了最红的口脂,她想着,冰冷的姐姐若抹上正红色的口红,一定会很好看。

    可是,口红这种油脂品怎么能比得上鲜血的颜色!

    巧稚突然愤怒起来,离开白枫的唇瓣,两人同时喘出热气.

    而当白枫无意识跌落时,巧稚又拽起银链,吊住她。

    白枫再次被银链勒得窒息,嘴里细碎地呼喊:“额......放.......放开.......我......”

    恍惚之中,她却见巧稚忽然发了疯似的撕咬自己的唇瓣,直至血肉模糊,然后再次抓起她,疯狂地吻上来,在唇上辗转反侧。

    感觉到唇缝里涌进来的血腥,甚至还有被撕扯而浮起的嘴皮落在舌尖,白枫感觉一阵反胃,意识却因此清晰了许多。

    她目光一凛,身体里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整个人向前一扑,猛然将巧稚撞倒在地!

    不顾身上疼痛,白枫提腿就跑,但没走几步,一把亮晃晃的手术刀擦过耳畔,差点切断她的耳朵!

    “姐姐,你还没觉醒,不是巧稚的对手哦。”巧稚语气温柔,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她身后半米之外的位置。

    觉醒?白枫停下脚步,望向看不见尽头的走廊,她预感自己是跑不掉了,巧稚的速度和力量都远超常人。

    不!她根本不是正常人!

    “你想杀了我。”白枫语气笃定。

    巧稚沉默了片刻,随后忽然痴痴地笑了,“哈哈哈——”那笑声一会儿高昂一会儿低沉,好像转变了五六种音色。

    她笑着笑着,又用手指摸着自己血肉淋漓的嘴唇,像在享用美食一般舔舐自己的指尖,神情充满媚态。

    白枫不由自主地后退,这时,眼前一道寒光掠过,还来不及反应,又有一把手术刀从她脖颈一侧掠过,擦过她的肩膀,钉在她身后的墙壁里,她甚至看不清巧稚如何出手!

    “姐姐,我怎么会让你这么快死呢?”

    话音刚落,“嚓”的一声,两把刀分别划过白枫两侧大腿。

    白枫只得跑起来,可不管她向哪边跑,每把手术刀都能精准地擦过她的皮肤,很快,她身上布满了十几道大小不一的血痕,白色的狱服血迹斑斑。

    “啊.......不想玩了。”巧稚忽然意兴阑珊地说,白枫闻之一顿,可就在此时,手腕间忽然一凉,定睛一看,她已经被手铐拴住了!

    “嘭——”

    来不及挣扎,她的腹部又被拳头猛烈撞击了一下,她感觉胃部都在痉挛,白枫痛得面部扭曲,嘴角微张,只能发出痛苦的呻吟。

    随即身子一软,不由自主地双膝跪地,被铐住的手高高吊着,被巧稚十指扣住了手心。

    “咳咳——”白枫捂着肚子,完全说不话来。

    巧稚用能敲碎墙壁的拳头,锤在她身上,这力道之大,已经完全让她丧失了行动能力,连大脑都变得混沌。

    她完全没有反抗的可能性。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巧稚空着的左手抚摸在她的肩膀上,随后轻轻一推,她便无法控制地后仰,无力地躺在地上。

    被铐住的手依旧被迫举起,一副手铐将两人的手连在一起,月光落进走廊,打在巧稚精致的侧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