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花胜去年红(1v1年下) > 章节目录 往事
    “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到沉昭,他也才十二岁,披着貂裘大衣,被人推着轮椅来到了梅苑。”

    华阳长公主看着沉宴喜极而泣,泪眼涟涟地说:“昭儿有救了!昭儿有救了!”

    沉将军轻言轻语地哄着她,另一只手虚放在沉昭身上。

    好一出父慈子孝,夫妻恩爱的感人画面。

    沉宴开始了一天叁碗汤药的生活,他无法拒绝,也不能拒绝,每当长公主端药来的时候,那种希冀的目光仿佛在湖上凿冰,在沉宴喝完药后,长公主还会笑着摸他的头,“小晏乖,喝完吃糖。”

    沉宴陷入了一个温柔陷阱,迷得他晕头转向,甘愿沉沦。

    一日中午,沉宴又咽下了一碗药,长公主却迟迟不离去,疑惑地抬头,却看见她从身后抽出一把锋利匕首。

    “小晏乖。”

    那一日,沉宴只能记得匕首的寒光以及长公主略带歉意的眼神。

    等沉宴醒来,手臂上缠上了厚厚的纱布,还有鲜血零星地渗出,他躺在床上,双目无神,木讷地环顾四周。

    没有一个人在他身边,梅苑空荡荡的,所有的人都在等候沉昭清醒。

    沉将军牵着长公主的手,安抚焦躁的妻子。

    “别急,昭儿喝了那碗血,定能清醒。”

    章御医从房中跑出来,略微擦了擦额头的汗,“世子醒了,公主将军可以进去了,只是这两日一碗血,可千万不能断。”

    停顿了一下,章御医继续开口,“但这法子莫过于饮鸩止渴,若找不到根治手段,还是徒劳无功。”

    这一天,沉宴在梅苑枯坐了一夜,趴在门上听着外头的欢笑声。

    “今年的花比去年开的好!”

    一朵梅花落下,刚好砸在沉宴心头,他倒在门后,闭上了双眼。

    两天一碗血,沉宴变得更加沉默不语,变得更加瘦弱不堪,长公主从一天一来变成了半月一来,到最后再也不来,没人再来给他放血了,也再也没人踏进梅苑了。

    这样过了几年,沉宴想离开了,他已经十五了,可以自己闯荡了,他第一次走出梅苑,来到了外头的大院里。

    长公主正在修剪着花枝,听着下人转达着沉宴想要离去意思,冷哼一声,“告诉他,在府里待够十年再走吧,走之前再来见我一次。”

    沉宴同意了,他又回到梅苑慢慢等,等自己长大。

    春走秋来至,霜催梅花好。

    琥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沉宴抱着她哄了良久也不见好,左一句姐姐,又一句娇娇,好不容易琥珀才止住了泪水。

    “姐姐要是心疼沉宴,就多喂喂我,沉宴每天都吃不饱,好饿。”

    低哑的嗓音撩拨起琥珀的心弦,气急败坏地大喊:“色胚,每天尽想着这事。”

    似是想起了什么,琥珀连忙追问,“你七岁进来,如今十七了,十年已过,快去找长公主放你离府!”

    沉宴无奈地摇摇头,掐了掐琥珀的小脸,揩干净她脸上的泪,“娇娇,你如今几岁了?”

    “再有两个月就二十了。”琥珀回答。

    “府里女婢二十可放身契,自由选择去留,我要现在走了,你可怎么办?还是说我的娇娇不愿和我一起走?”沉宴故意板着脸正襟危坐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