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咒术回战乙女》短篇合集 > 章节目录 《校园if》乙你棘电车丼
    周一的电车,总是拥挤又无序。

    你独自一人穿过街道,走向站台入口,身边也都是和你一样的学生,还有脚步匆匆的上班族。

    平时都是你们叁个人一起乘车去上学,但今天只有虎杖兄弟被五条前辈提早叫去训练,所以才会变成只有你孤零零的一个。

    走下楼梯,穿过人群,“滴”的一声,通过闸机走到站台,等待熟悉的那班电车。

    偌大的站台,只有学生们交流的声音,今天的站台和以往有些不同,你总能感觉有有人在看你,视线打在你身上,专注且灼热。

    转过头,却除了整齐的西装之外什么发现也没有,你只好把头转回来,但在回头的瞬间又能感觉到那道炽热的视线。

    你甩了甩头,告诉自己可能只是错觉,便又专心的等起了电车。

    今天的电车来的很及时,当你觉得自己要被那道视线穿透的时候,电车行使的声音就从远处传来了。

    走进车厢,还是一如既往的拥挤,平时都是虎杖兄弟站在你的两旁为你抵挡住来自周围的压力,虽然你也拒绝过,但是却被两人一起否决了。

    你被挤到了电车门和座位的夹角里,相对闭塞的空间让你觉得很不舒服,身前上班族的身体快要贴了上来,过于的刺鼻的气味让你有点窒息。

    腿上突然传来被触碰的感觉,你下意识的又往角落里缩了缩,可是被触碰的感觉却更加清晰。你看向堵在你前面的上班族,普通的西装,普通的长相,就连耳朵上架着的眼镜也是不能更普通了。

    他仿佛注意到了你在看他,他慢慢抬起头对你微笑了一下,仿佛在看不到的地方不停的抚摸着你的腿的人不是他一样。

    你又将书包向下挡了挡,希望这样他就能放弃,但是事与愿违,这种程度并不能阻止他。

    这拥挤的车厢让你动弹不得,你只能祈祷有人能阻止他。

    “在这站一起下车吧。”你听到熟悉的声音从近处传来,睁开因为害怕而禁闭起的眼睛。

    “乙骨前辈!狗卷前辈。”你惊讶的喊出对方的名字。

    “不用了,对不起!”你看着对方仅仅是被高中生抓住就落荒而逃的成年男性也没有阻止。

    “乙骨前辈,狗卷前辈,谢谢你们。”把放在腿前的书包又抱在胸前,你向两个人道谢。

    “没什么,倒是你,经常会遇到这种事么?”乙骨前辈看起来很担心你的样子。

    “没有的,平常都是和虎杖同学他们一起,不会遇到这种事的,只是今天他们被五条前辈叫走了,只剩我一个人。”你摇头解释。

    “那今天就由我们来保护你吧。”站在你身侧的狗卷前辈提议到。

    “真是个好主意。”在你还没来得及拒绝的时候,两个人就已经做好了决定,让你无法拒绝。

    于是就变成了乙骨前辈站在你面前,狗卷前辈面对着你,站在你身侧,将你包围了起来。

    保护你的人变成了虎杖兄弟以外的其他人,实在是让你有些害羞。

    “前辈,我自己一个人没…噫!”膝盖附近有传来了被触摸的感觉,你瞪大了眼睛惊讶的看向现在你面前的乙骨前辈。

    “吓了一跳么?”乙骨的脸上挂着与往常一样的温柔笑容,这让你想起了刚才落荒而逃的上班族。

    “乙骨前辈请不要这样…”你低下头小声的请求着。

    可是这并没能让他停下,反而放在膝盖上的手慢慢的向上摸去,大腿后方也有手摸了上来。

    “唔!连狗卷前辈也…”两个人像是事先约好了一样,瓜分了你的两条腿。

    你紧紧的保住了书包,指甲用力的嵌进了皮制的书包里,在书包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月牙型的痕迹。

    两个人的手不断的向上,已经伸到了裙子里面。

    “会被其他人…看到的…不要…”你不停的请求两个人可以放过你,声音却戛然而止,因为你感觉到有一只手已经触碰到了你的内裤。你踮起脚尖,想要逃离却无济于事。

    这个逃避的姿势并没能坚持很久,小腿传来了酸痛的感觉,你还是落了下来。本来和内裤拉开距离的手指,由于你的的放松下来的姿势竟然直接滑进到了内裤的里面,直接摸到了你的胯骨。

    你想要作势挣开,却发现因为两个人和你的距离越来越近,直接压在了你的身上,让你动弹不得。

    耳边传来两个人的轻笑声,让你觉得毛骨悚然,比面对上班族时的恐惧感还要更甚。

    裙子下是不停的摩擦两只手,耳朵里是电车行驶的轰鸣声,面前是平时温柔的前辈的脸,身侧是话少却有些调皮,却也对你温柔的另一位前辈。

    在经过了五条前辈和夏油前辈,还有虎杖兄弟后,你对这种事变得没有一开始那么抗拒了,但是还是希望他们休息一下场合。

    周围都是学生或是上班族,有背对着你们的,也有抵挡不住困意小憩的,只要动作稍微大一些就会被人发现,或许是在这种场景下回让人变得更加敏感,臀部上传来的触感好似被放大了数倍,你喘息着,忍耐着却又忍不住沉沦在这快感之中。

    突然你被乙骨前辈按着肩膀转向了狗卷,你抬头看着眼前穿着高领外套,遮住下巴和口鼻的前辈。他也低头看向你,空闲的手拉下来挡住一半面庞的衣领,整张脸都向你靠近。你把头往后仰去,希望可以拉开你们之间的距离。

    “不要动。”他的话语好像有魔力一般,只是说出来就让你马上就停下了动作,乖乖的保持着仰视他的动作。

    其实就算狗卷前辈不这么做,你和他之间的距离也并不会拉的太开,你的身后就是紧贴着你身体的乙骨前辈。

    “唔…”及时你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在狗卷前辈亲上了的一瞬间,你还是紧闭上了眼睛。

    狗卷前辈的舌头趁你震惊时长驱直入,不断的掠夺着你口腔里的每一个角落。灵活的卷起你的舌头,扫过你的每一颗牙齿。

    他的舌头好像一条贪婪的蛇,不断的用舌尖描绘着你的上颚,用舌根撬开你的嘴巴,无情的吞噬着你口中的空气。

    你的大脑因为缺氧而昏昏沉沉,却也能清楚的感觉到又有手伸到了你的裙子下面,用力的揉搓着你的臀肉。

    等你觉得臀肉麻木的快要没有知觉的时候,这只手又穿过唯一的防护,直接触碰到了你的臀瓣。

    骨节分明的手指向你的后面探去,从来没有被人用过的地方被乙骨前辈的手指抵住,惊吓之余你不得不向狗卷前辈的怀里缩去,却发现腹部被狗卷前辈硬挺起来的肉柱顶着。

    “不要…后面…求求你了…”你希望你的求饶可以让他放弃。

    “我,比较想要你的处女呢。”乙骨前辈的话好似恶魔的低语,让你不禁颤抖起来。

    “恶趣味。”你盯着狗卷前辈说话时一张一合的嘴,发现狗卷前辈的舌头上有着样式罕见的纹身。

    两个人之间的对话让你发觉自己的反抗是没有意义的,你就要在此时此地,在陌生人的注视下被两个人进入。

    “放松点。”站在你背后的乙骨前辈一边舔舐着你的耳朵一边说到。

    可是这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事,虽然现在没有人注意到这个角落,但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人看到情况是在是让你放松不下来。

    在你后面徘徊的手指伸到了前面,摸了摸已经分泌出蜜汁的花蕊,当蜜汁完全湿润了他的手指以后,这只手又再次的回到了后面。

    突然进入后面的手指让你觉得不适,紧皱着眉头却无处可逃,只能默默的忍受。你不敢出声制止,甚至不敢用力喘气。

    你突然听到了拉链拉开的声音,有什么湿湿滑滑的东西打到了没有裙子遮挡的腿上。内裤被拉开,炽热的肉柱不断的前后摩擦着娇嫩的花蕊,阴蒂传来的快感,让你快要站不住,只好抓紧面前人得衣襟,握在手里的书包也早已被扔到了脚下,孤零零的躺在地上。

    “唔…!”

    被湿润的花蕊淋湿的肉柱突然进入,强烈的快感让你差一点就叫出来,还是狗卷前辈在进入之前就低头含住了你的双唇,才避免你们被周围的人发现。

    后面的手指么从一根增加到两根,不适的感觉也在慢慢减轻。变成叁根的时候,却慢慢的有了一些快感。你对于自己身体的转变有些不安,那里明明是不可以感受到快感的地方。

    在你身体里扩张的叁根手指退了出去,取而代之的是你熟悉的触感,它抵在你的后面,陌生的恐惧感让你想发出声音,却全数被狗卷前辈吞到肚子里。

    扩张后的进入异常的容易,甚至没有让你感觉到一丝的不适,比手指更为粗长的物体带来了不一样的快感,这快感让你对自己的身体感到陌生和害怕。

    因为接吻而缺氧的大脑变得昏昏沉沉,加上身下的快感甚至让你忘了你们是在电车里。下一秒,你的头被强行拉开,分开的唇间甚至拉出了一条银丝。当你以为自己终于能畅快的呼吸时,你的下巴被乙骨前辈掰向侧面,你的唇又再一次被封住。

    电车行驶时的震动,还有两个人不停向上顶弄,让你觉得自己此时就是大海上的一片孤舟,无依无靠。

    两个人的配合说不上的默契,时而一进一出,时而同时进入,巨大的快感将你吞没。高潮时,你的大脑一片空白,颤抖着。收缩的内壁挤压着,吸允着在你身体里的肉柱,也让他们同时到达了高潮。

    与体温不同的两股液体喷射在你体内时,又让你到达了一次高潮。

    你们叁人的衣服还整整齐齐的穿在身上,却只有下身泥泞不堪的连接在一起。

    周围的人也好像并没有发现你们,你的内裤被归回原位,分不清是谁的液体濡湿了内裤。

    你们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下了电车,你说想要处理一下走进了车站的厕所,却不知两位前辈也跟在你身后。

    理所当然的,你们迟到了。面对着五条前辈的询问,你也只好撒了谎。

    “我在电车上碰到了痴汉,是两位前辈帮助了我。”你低着头,希望五条前辈可以相信。

    “我当然相信,毕竟我们的经理最可爱了。”五条前辈的话让你觉得自己被看穿了。

    “明明我在的时候没有这种事的,对不起下次不会让你一个人了。”但却在虎杖悠仁的道歉声下不了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