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咒术回战乙女》短篇合集 > 章节目录 裸聊
    《男人不要果聊,美女在线邀请,通讯录被复制,果聊视频被录制,以将视频转发你的通讯录的人为由,敲诈你!》你看着网上的宣传语不禁感叹道,现在的诈骗手段都玩的这么大了么,从以前的“是我,是我”诈骗,到现在的果聊诈骗。诈骗手段还真是与时俱进啊。

    不过你并不担心,作为被夜娥老师表扬过的班级里唯一的正常人,你觉得自己绝对不会被骗到。被骗也是五条悟被骗,毕竟都22岁了还是童贞,也会想看年轻女孩子的美丽果体吧。

    你打开了最近在推特上认识的单身优质男青年的聊天页面。这个人一开始只是在自己的推特上秀一秀自己的身材,不会有过多的语言和tag,但是关注他的人却很多,从名字来看,你想应该大多都是一些漫画家。

    不知道他怎么私下找到的你,虽然你在咒术师的圈子里很有名气,但你觉得这样的普通人可能不会认识自己。你和他本来像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如今能够像这样像亲友一样的聊天,让你觉得这一定是上天的安排,是命运的抉择。

    一开始你们只是聊聊天,你知道他的身体不太好,之前在工作的时候被小混混缠上,留下了旧伤,因为这个原因才会特别贫穷。你有安慰过他,有在他吃不起饭,肚子饿得咕咕叫的时候援助过他,后来你知道了他的名字,他说他叫伏黑甚尔。

    之后你就开始慢慢的,一点一点的给他打钱,这对于你来说只是任务金里面的一小部分,你觉得他住的地方太差又帮他租了房子,他慢慢的变成你心灵上的挚友。会在五条悟欺负你之后和他吐槽,会在夏油杰对你坏心眼的时候和他商量下一次怎么讨回来。你觉得你没有比现在更开心的时候了。

    其实你现在非常惶恐不安,因为甚尔在几天前向你借了一千万,出于对朋友的信任,你并没有询问他这笔钱是用来做什么的,而且直接借给了他。甚尔说如果不放心可以和你视频聊天立下证据,并且发了自己的照片给你。虽然你说不用,并且钱也不用着急还给自己,但是看着照片上的脸和身材,你可耻的心动了。

    视频的时间定在了今天,在你和五条悟还有夏油杰匆匆完成任务后,你就以有急事为借口匆匆忙忙的溜了回来。打开电脑,看到了那条反诈骗标语,但是你还是觉得甚尔不是骗子,怎么会有骗子会当受害者的心灵垃圾桶呢。你很重视这次见面,在抛下两人后,你回到住处后就开始准备,洗澡,化妆,整理头发,甚至特意在和硝子逛街时买了一件黑色吊带连衣裙。

    等你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坐在电脑前的时候,你接到了夏油杰发来的信息“祓除咒灵后,你好像很着急的样子,是有什么急事么?”。你确实有急事,但是你并不能把这件事告诉夏油杰,只能对他撒谎道“没事,只是有些累了。”

    说实话,这个借口你自己都不信,毕竟比起两个猩猩法师,你是个近战,体力多到用不完。

    回完了夏油杰的信息,你便开始了漫长的等待,时针从3指向了6,太阳向西方缓缓落下,阳光也变成橙黄色,你还是没有等来甚尔的视频邀请。你试探的问他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在看到屏幕上那刺眼的红色叹号时,你震惊的久久不能回神。

    把你从思绪里拽回来的是突然响起的门铃,急促而粗暴,你恍恍惚惚的从座位上起身,游荡着走向门口。开门,抬眼便是一脸暴躁的五条悟和虽然笑眯眯但是一脸黑气的夏油杰。你作势要关门,可是两个人根本不给你机会,下面有五条悟伸进来的脚,阻挡着你关门,上面是两个人的四只手,双拳不敌四手,门还是被两个人打开了。

    “明明就是法师怎么力气这么大,近战大猩猩。”你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念叨着。

    “啊,你有说什么么?!”五条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没有!话说你们还不进来么。”

    “那就打扰了~”

    “打扰了。”

    你都不用看就知道哪句话是出自哪个人之口。

    两个人跟随你进到你的房间,你听到咔哒一声,是门被锁上的声音。

    “找我有什么事么,还要锁上门。”你走到床边坐下。

    “没什么,就是问了问硝子你最近怎么除了任务都这么忙。”夏油杰边环视着你的房间边回答你。

    “不过你这衣服怎么回事啊,也太露了吧。”五条悟单手把墨镜移到鼻尖,蔚蓝的眼睛打量着你。

    “我穿什么衣服无所谓吧,我不是说累了要休…!!!!!你们两个不要动我的电脑!!!!!”你看着两个人向你的电脑走去,五条悟已经手快的打开了你和甚尔的聊天界面。你看着看着五条悟修长的手指熟练的滑动着鼠标滚轮,便失去了抵抗的动力,只恨自己为什么在开门之前没有关掉电脑。

    等两个人看完你的聊天记录,已经笑的直不起腰了,就连夏油杰也是笑到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笑的头发后面的小揪揪都一抖一抖的。五条悟更是直接从地上爬到你的床上,在你的床上边笑边摘下墨镜,你甚至看到了他眼角的泪花。你木着脸等着两个人最好笑到背过气。

    你等了好久,两个人终于停了下来,夏油杰也从电脑旁来到了你的身边,坐到了你的床上。

    “不过没想到你真的会和不认识的男人果聊啊,明明出任务的时候连裙子都不会穿。”五条悟伸手拂开了你肩上的头发。

    “从硝子那听说的时候我和悟都吓了一跳呢。”夏油杰向你靠近,用鼻子嗅了嗅你的头发。

    两个人把你的两只手按在床上,使你动弹不得,另一只手又同时伸向你肩上的吊带,吊带顺着你的手臂落下,上半身的皮肤突然接触到空气,你轻轻的抖了一下。

    “居然是乳贴,你也真是够大胆的。不过平常藏在衣服下面看不到,没想到还是蛮有料的。”五条悟的视线被你胸前的两片硅胶乳贴吸引。这是你为了穿裙子好看而选择的,而且大多数女孩子都会在穿吊带的时候选择乳贴,还没等你张口解释,就有人捏着你的下巴,把你的头掰向自己。是五条悟,他的目光从胸前向上移到你的嘴唇,长舌驱入。夏油杰也从身后搂住你,双手放在你傲人的曲线上,先是揉了揉,又伸手揭下你胸前碍事的乳贴,胸前的红梅已经变的硬挺。头也埋在你的脖颈处,慢慢的舔食着。

    “不过这个叫甚尔的家伙,我和杰都认识。”五条悟离开了你的唇,唇与唇之间的银丝格外的淫^}靡。

    “哪里是什么优质单身青年啊,明明连儿子都有了。”随着五条悟的话,你看到了银丝的断裂。

    “那两个小混混可能说的是我和悟。”夏油杰的声音从你的右耳侧传来,低沉的声线,混合着搅拌着口水的声音。

    不知是谁分开了你的腿,又是谁重重的咬在了你的后颈,又是谁夺走了你的第一次。等你再次醒来时,身体没有一处是不痛的,全身布满了痕迹,和硝子一起买的裙子也不翼而飞。身边两个190的大汉还把胳膊和腿都压在你身上,你想伸手揉一揉作痛的太阳穴,发现头发也混乱不堪,好像有什么东西沾在头发上又干掉了。

    你忍不住给了两人一肚子一拳,但其实在你醒之前两个人就都醒了。

    “我头发是怎么回事。”

    “是杰干的,毕竟我没有这种癖好。”

    “明明悟也用了其他地方。”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你只觉得他们吵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