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操她(马夫h) > 章节目录 戏院看戏,玉足踩裆(微h)
    覃怀盯着她素洁的鞋面,黝黑的手掌轻轻抚了上去――

    他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只是因长年搬运草料、牵缰拉绳而变得粗糙黝黑,抚在她的鞋面上显得十分格格不入,他的手还没有她的脚漂亮呢……覃怀的目光有些痴迷,迟早他要让这双脚架在他的肩上,让它们因他而晃动……

    翩翩被他突然摸了脚,本就紧绷的神经“铮”一下断了,那只踩在他背上的脚急速收回,被他摸着的脚也同时向后一撤――兵荒马乱间,由于过分急切,翩翩被自己的裙角拌了一下,胳膊从小桃的手间滑出,仰着身子就向后倒去――

    翩翩一惊,害怕的闭上了眼睛――

    “小姐!”小桃拉拽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姐栽了下去……

    电光火石间,原本跪在地上的人突然像一头敏捷的猎豹一样扑了起来,矫健的身姿“嗖”一下向前窜了出去――

    “咚――”

    翩翩闭着眼,感觉自己栽倒了一个硬邦邦的物体上,不算太疼,但……也不太舒服,微微抬起头,

    “阿,阿覃?”

    只见阿覃正被她压在身下,她伏在他的胸口上,避免了与地面的接触,怪不得刚才她感觉硬邦邦的,原是他的胸膛……可是……翩翩想起自己沐浴时碰到的自己的胸,明明很软呀……

    小桃赶紧跑过来,将她扶了起来,焦急的左右查看:“小姐可摔着了?可觉得哪疼?”

    翩翩偷偷瞧了眼也迅速站了起来的覃怀,低着头细细道:“我没事……”随后又抬起头,仿佛鼓了天大的勇气,少女的裙子都快被她抓破了,终是看向覃怀:“你,你没事吧?”她说话时两个小梨窝若隐若现,脸颊一鼓一鼓的,十分可爱。

    而覃怀此时的站姿却有些奇怪,身子略微前倾挡在车辕之后,似乎在遮掩着什么,见她瞧过来,赶忙又重新跪在她脚边:“奴没事,请小姐上车。”

    翩翩不知道刚才是不是误会他了,他……可能只是不小心碰到了她的鞋而已,况且他还救了她……但是她也不敢再踩着他的背上车了,转而对小桃吩咐到:“取马凳来吧。”

    “是,小姐。”

    覃怀身子一僵,内心涌起失落,她不愿意踩他了吗?垂头看了眼自己高耸的裆部,想起刚才少女摔在他身上时那种绵软的触感,那两团压在他胸膛上肉乎乎的东西,就是她的乳儿吧……

    她可真软……

    身下已经硬到快要戳到了地面,他不敢再胡思乱想,快速起身,深吸一口气压下这股邪火。

    翩翩已经入了车厢,覃怀收了马凳,微微整理衣服,随后抽出马鞭,准备出发。此时小桃走了过来,压低声音警告道:“今日之事不可对外乱说,若是坏了小姐声誉,唯你是问!”幸好此处无其他下人,不然被人看见小姐与马夫摔在一起,那还得了。

    覃怀目光沉沉,并不看小桃,也未说话,只盯着方才他们摔在一起的地方。小桃知他话少,只当他听懂了,又嘱咐几句,便坐上了另一边车头:“快走吧,误了戏小姐可要哭鼻子了。”

    听到小姐哭鼻子,覃怀猛地回神,轻轻一跃,纵身跳上车头。

    “驾!”

    ……

    戏院离陆府不过叁里地,摇摇晃晃半柱香的时间便到了。

    小桃轻轻唤到:“小姐,咱们到了。”

    “唔……”车厢里女子迷迷糊糊,娇俏的应了一声。

    覃怀垂着头,嘴角悄悄弯了弯,半柱香的时间她也能睡着,真是一个小迷糊,若是以后与她单独出门……“单独”一词出现在覃怀脑子里时,一股热气霎时涌上颅顶。

    纤白的素手轻轻打开车帘,娇小的人儿从里面钻了出来,踩着马凳跳下马车,脚接触地面的一瞬间,翩翩感到一阵刺痛,其实刚才摔倒的时候她就感觉脚别了一下,不过不影响走路便没在意,而刚才那一跳,加深了这种痛感。

    “嘶……”翩翩细细的抽了一口气,小眉头蹙起来,眼眶红红的。

    小桃一惊,赶紧跑过去扶着她:“小姐怎么了?可是崴了脚?”

    翩翩轻轻点了点头,咬着下唇忍痛的样子可怜极了。一旁的覃怀拳头紧握,满眼懊悔,若是他坚持让她踩着下车,就不会这样了……

    如果翩翩知道他此时内心的想法,一定会反驳说那是因为他摸了她的脚,才吓的她摔倒,可是她不知道,此刻的她陷入了痛与着急看戏的两难境地。

    小桃查看她的脚裸,有些微微红肿,心疼道:“小姐,都肿了,咱们回去吧,回去让府医瞧瞧……”

    翩翩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听到小桃说要回去,转了许久的眼泪“啪嗒”掉了下来,娇声娇气的反驳:“不……不回去。”都已经来了戏院门口,她都已经听到里面咿咿呀呀的开场,心都飞进去了,如何想回去?况且爹爹好不容易答应让她出一次门,若是崴了脚回去,以后怕是都不用出门了,翩翩越想越急,眼泪像珍珠串一样“啪嗒啪嗒”落了下来,“我,我不回去……”

    小桃六神无主:“这……可是小姐的脚……”

    “奴会。”边上一直沉默不语的覃怀突然开口。

    翩翩和小桃齐齐看过来,目露不解。覃怀声音有些沙哑:“奴会揉脚,可消肿。”

    “放4!”未等翩翩答话,小桃大喝一声。一个马夫妄想揉小姐的脚,成何体统?

    覃怀神色未变,站在那里身长玉立,不卑不亢,任谁也想不到他会有什么龌龊的心思。

    “让,让他试试……”翩翩突然开口,细细的嗓音娇娇怯怯,若是染上媚色……一定更好听,覃怀粗喘一口。

    “小姐……”

    “不妨事,爹爹给我准备的是包厢的票。”

    戏院的包厢专门提供给达观贵人,装璜精美,环境幽雅,最重要的是,十分隐秘。

    最终小桃受不得翩翩哭唧唧的祈求,还是进了戏院。戏已开场,堂下一片喝彩,楼梯口前,覃怀背对着翩翩蹲下身子,示意她上来,台上春二娘已经出场,翩翩心急如焚,顾不得那么多,轻轻伏在了他背上。幸好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台上,无人注意这边。

    楼上的包厢十分的多,绕来绕去转了几圈才终于寻到,入了包厢,小桃扶着翩翩坐在圈椅上,翩翩皱着小眉头,撅着小嘴,显然是因为误了戏而不高兴,不过刹那,她就被戏引去了目光,脸上浮出笑意。

    覃怀俯身跪在她面前,伸手捞起她受伤的脚腕――

    “呀……”翩翩小小的惊呼,下意识的往回缩。

    覃怀收紧掌心,牢牢圈住她的纤细的脚腕,阻止了她抽回的动作。翩翩只觉得他的掌心烫人的紧,烧的她脸色绯红。

    “奴帮小姐揉开瘀血,不然回去之后会更严重,叁月之内都下不了床。”

    叁月之内?覃怀戳到了翩翩的痛处,这么久下不了床岂不是要闷坏了,而且爹爹也一定不会让她出门了……翩翩小小的鼻翼微微阖动,“你,你揉吧。”说着主动将小巧的绣鞋踩在了他的膝上。

    覃怀唇角微勾,握着她的脚,轻轻脱下了她的绣鞋,洁白的罗袜包裹着她的小脚,长度还不足他手掌,她哪里都小,小小的一只如何才能容得下他啊……

    就着罗袜,覃怀轻轻揉了揉,翩翩注意力都集中在戏台上,倒也不觉得疼,小桃目露担忧:“如何?可严重?”

    覃怀揉着掌心的小脚,低低的喘了一声,她太软了,软的他骨头都苏了……脚腕并不严重,根本无需修养叁月,只是……不这样说,哪有他此刻的福利?瞧着她聚精会神的样子,覃怀眸光微闪,低着头掩去眸中的狡黠,声音沉重:“有些严重,伤及了筋骨,需要……推些红花油。”

    小桃一听伤及筋骨,担忧不已,焦急道:“推些红花油就行了吗?”

    覃怀低低应一声,分辨不出情绪:“嗯。”

    小桃不做他想,只担心小姐的身体:“好,那我去买,你看着小姐。”说罢便急匆匆的推门出去,沉浸在戏中的翩翩并未发现这一变故。

    台上的春二娘正被自家马夫追求,马夫跪在她面前,以极低的姿态祈求她的垂爱,甚至低头亲吻了她的鞋面……看到此处,翩翩一抖,莫名想起阿覃摸她鞋面时的样子,他……他……忽然,翩翩感到脚下踩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不适的动了动,却听到一声闷哼:“嗯……”

    翩翩惊了一下,低头一瞧,只见她的脚正踩在阿覃的裆部,而他那里的衣服不知何因高高的突了起来……

    翩翩以为踩痛了他,赶忙道歉:“对不起,你,你没事吧?”大眼睛怯怯的看着他。

    不知为何,自叁天前那一幕后,翩翩对着他时总有些害怕。小脚动了动,然后顺着他突起的那部分快速滑下,欲往后缩――

    !

    这一滑险些让覃怀射出来!咬牙闷哼一声,急急的低喘,额上的青筋都暴了出来――手上按着她的脚,仰起头看她,脸上是翩翩从不曾见过的邪魅狠历,“再动,就吃了你……”

    ――――――

    作者叭叭:翩翩她真不是故意的【怼手指委屈.jpg】

    求珠珠~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