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情事集(np 乱炖) > 章节目录 第一个故事:小叔子X嫂子(ntr且全员出轨)
    “菜上齐了,老公,小岩,我去给你们拿瓶酒。”苏茉一边解开围裙一边朝客厅里的酒柜走去。

    “嫂子,别忙活了,坐下来吧。”赵岩和赵林长的简直一模一样,如果不仔细分辨,连苏茉也分不出来,唯一不同的是赵林禁欲,赵岩多情,从眼神就能看出来。

    今天赵岩刚搬来,在哥哥这里住几天,苏茉对这个小叔子很有好感,脸上永远挂着温和的笑容,谈吐极有教养,为人更是谦逊有礼。

    晚上苏茉刚洗完澡,赵林就抱上来,俊美的脸不再矜持:“宝贝,生理期结束了,嗯?”苏茉羞涩的推了他一下:“讨厌,小岩还在呢。”赵林拉下她睡衣的肩带:“我们房间的隔音效果你还不知道?要不然早就被邻居听见你天天被我操的浪叫。”

    苏茉娇嗔的半推半就:“讨厌!”赵林不禁笑起来:“今天要把前几天的补回来。”说罢把苏茉抱上床,完全褪下她的睡衣和内裤,赵林也脱了浴袍,胯间粗壮的一根高高竖起,苏茉张开腿露出腿心的粉嫩:“老公~来嘛~”赵林掌着粗鸡巴蹭了蹭她的小花核,引来苏茉一阵战栗:“哈啊~”

    “啧,骚宝流水了。”苏茉娇笑着:“老公,插进来吧,小骚宝都饿了,要喝牛奶嘛~”赵林抵着她的小口,一杆到底,苏茉被刺激的抻长脖子:“啊!老公…太深了呜呜呜,不行……”

    赵林两只手揉捏着她硕大雪白的奶子:“不行什么?让你爽还不行,夹紧,老公要操了。”苏茉颤颤巍巍的缩紧甬道,赵林挺动劲腰,大鸡巴每次都深入浅出,碾过G点,苏茉忍不住扭动身子:“就是那里…喔!呃啊老公!老公好会插逼,茉茉快…不行了!啊!”

    赵林性感的低喘让她欲罢不能:“骚逼这么贪吃有什么不行的,不深一点,怎么喂它吃香肠,喝牛奶?”苏茉听罢忍不住又冒出一大股水,浇在龟头上让他差点精关不守:“小坏蛋,这么淫荡,嗯?”

    苏茉闭着眼,被男人疯狂的插逼,揉奶,整个人满足不已。“骚货,让赵岩一起来操你,操你的骚屁眼和骚嘴好不好?”苏茉被刺激的直接高潮,狠狠绞着身体里的大棒子:“好…让小岩一起来操我…”

    门外的赵岩瞳孔一缩,揉着裤裆,火气越来越大,回房给自己女朋友打电话,让她带着她闺蜜过来。

    偷偷把两人带到自己房间后赵岩忍不住扯着女朋友陈蕾,把她的头按到裆下,陈蕾帮他脱下内裤,白净的小脸埋进黑硬茂密的耻毛中,迷醉的磨蹭。她一只手扶着鸡巴,侧脸不断在鸡巴上蹭来蹭去,赵岩仰着头,下身硬邦邦的充血,白渺渺也脱了衣服从后面抱住他,一双爆乳贴着他的裸背,咬住他的耳朵舔舐。陈蕾已经很久没有被赵岩叫来过了,她一口含住尖端,如饥似渴的含弄吸吮,哧溜哧溜的声音刺激的赵岩眼睛都红了,他挺动劲腰在陈蕾的口中尽情驰骋,白渺渺往身下一抹,手上沾满了粘腻的淫液,她搓了搓两只手,从赵岩腋下穿过覆住他的胸肌,涂抹的到处滑腻,连那红褐的坚挺乳头也被粘的拉丝,她两条腿缠在赵岩腰上,剃了毛的逼磨蹭他的尾椎骨,赵岩一下软了身子,爽的全身颤抖,白渺渺闭着眼睛紧紧抱住他,身下的淫液一波一波涌出来,不多时已经被她抹遍他整个上半身,赵岩靠在她的豪乳中,狠狠一挺,白稠的精液便射进陈蕾的小嘴中。

    陈蕾狼狈的咳嗽,嘴角挂着浓稠的白浊,颇有些凌虐的美感,赵岩踩着她的肩膀让她躺在地上,脚底板踩住她激凸的奶头,她早就湿透了,又被这样刺激,忍不住叫出声:“哈啊…给…给我…”赵岩满身淫液,在灯光下反着淫靡的光:“给你什么?”白渺渺捧着奶子跪坐在他旁边,俯下身舔含他的乳头,赵岩嘶了一声,抓住她肥嫩的奶抓揉:“骚货,跟你闺蜜抢鸡巴?”白渺渺媚笑:“才没有呢,蕾蕾累了,好闺蜜不就是要帮帮她嘛~”“嗯?怎么帮?”赵岩挑起眉头,看着白渺渺背过身坐到他怀里,挑衅的瞧着地上的陈蕾,陈蕾红着眼瞪她,白渺渺耀武扬威似的抬起肥硕的屁股,无毛的小嫩逼抵住一柱擎天的头,当着她的面呲溜一下滑了进去,一小片淫液飞溅而出,赵岩释放般的喟叹一声:“真湿,渺渺的水怎么这么滑?”白渺渺感受到体内的充实感娇柔的靠在他的胸膛上,妩媚的抬起脸亲他的下巴:“哥哥那里好大,不湿会把渺渺弄坏的~”陈蕾坐起来扇了她一巴掌:“贱人!你就这么淫荡,勾引别人的男朋友!”

    赵岩一只手握不住她雪白的大奶,也在上面拍了一下:“就是!小贱货,就知道勾引我,跟蕾蕾说,你是怎么勾的!”白渺渺抚了抚火辣辣的脸,一边吞吐着身下的巨大,一边娇喘连连的讲述,声音媚的滴水:“怎么能怪人家?明明是那天蕾蕾姐姐喝醉了,哥哥也是,然后来摸渺渺的奶,渺渺看见哥哥一个人躺在卡座上,裤裆都涨的好大啊,看着渺渺的奶,渺渺怎么忍心让哥哥寂寞难耐,可是姐姐又不能满足哥哥,渺渺就把哥哥的宝贝放出来啦~呜哇!哥哥!好重啊!”

    赵岩听得口干舌燥,忍不住狠狠抖胯,激的白渺渺娇躯颤颤,淫水潺潺:“嘤~然后…然后渺渺就…就帮哥哥舔大鸡巴,哥哥被渺渺舔的好粗啊,然后渺渺就脱掉小内裤骑哥哥啦!呼啊~哥哥用力!呃…啊啊!!然后…啊!然后就像骑马一样在哥哥身上摇摇晃晃,哥哥把头埋进渺渺的奶子里,还吸渺渺的奶头,可是……呜呜渺渺没有奶,哥哥吸的好用力,下面也顶的渺渺好用力,渺渺喷了好多水,把哥哥的裤子都打湿了!后来哥哥把渺渺按在卡座里操,呜呜呜可是酒吧还有好多人,好多人看见渺渺被操了!然后渺渺被操的半晕,又看见一个好性感的姐姐,来找哥哥搭讪,姐姐就靠在沙发上,他们在姐姐旁边做,抖得姐姐的身体都歪下去啦!那个性感姐姐还用姐姐的外套擦下面呢!”陈蕾气的浑身发抖,看着面前被男人抛上抛下的白渺渺,和后面被她的淫语刺激的性欲大涨的男人,如同冷水浇头,心里也如坠冰窖。

    粉嫩的逼口被一个尺寸惊人,青筋盘绕的巨棍撑的极大,白渺渺丰满的身躯颤颤巍巍的,白嫩的小脸上满是餍足和爽利,赵岩兴奋极了,把白渺渺猛地放到陈蕾身上,陈蕾被猝不及防放倒,他半跪在白渺渺身后大力抽插,最底下的陈蕾被迫抱了满怀香腻,白渺渺的手指不停挑拨她:“蕾蕾姐姐~快…快来一起和渺渺快活啊!咿呀!太快了呜呜呜!”

    白渺渺突然绷紧身子,狠狠缩紧内壁:“嗯…啊啊啊!!要到了!渺渺要到了!!”赵岩全根拔出然后狠狠提竿入洞,直捣黄龙,白渺渺尖叫着,下身喷水,嗞的他们满腿满地,然后扭动着身躯想躲避着灭顶的快乐,可赵岩依旧狠干,白渺渺脑中一白,黄色的尿液混着喷着的淫水儿射出来,她哭叫着,因为男人还未释放,赵岩毫不顾忌,把她的两条腿架在肩上,斜插着挺进,陈蕾也被尿了一身,她抱着崩溃白渺渺,脸埋进爆乳中啃咬,赵岩的卵蛋拍打她的花核,她早就高潮了。

    叁人如同叁明治般交缠在一起,赵岩趴在白渺渺身上,巨根操的却是底下的陈蕾,白渺渺的身体一耸一耸的,但她已经没有力气了,眼里满是呆滞。陈蕾却爽的不行,白渺渺软绵绵的,而赵岩却是硬邦邦的:“哈啊!操蕾蕾啊……好爽!!”

    而另一边的赵林和苏茉也正干的难舍难分。

    苏茉坐在赵林身上,下身吞的极深:“老公…老公…进到茉茉里面了!唔哇!好深!!”赵林耸动着腰身,脸上不见禁欲,只有无限痴迷:“宝贝喜欢吗?喜欢老公操逼吗?要来了,牛奶喂给宝贝!”他狠狠往上一顶,苏茉被射的神魂颠倒,眼泪止不住的流。

    咱们就是说,这个脑洞真的莫名其妙,写的时候本来只是个简短的小叔和嫂子,结果……啊就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