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纨妓【1v1h】 > 章节目录 顶穿,汁水,痕迹
    秦延呼吸一窒,脑子里名为理智的弦顷刻间崩断,噗嗤一声,将那健壮的硕大顶进去半截。

    楚明萧身子猛烈一颤,细白的颈子抻长,红嫩的唇微张,却没发出任何声音,只有晶莹涎水顺着嘴角滴落。

    她小巧的鼻子翁动着,在急促的喘息,坠着泪珠的眸子已经失焦。

    男人把她从里到外都塞得满满当当,花腔深处叫嚣饥渴的花蕊被捣弄的入口,小口却可怜兮兮的闭紧了。

    男人还在顶弄着,叩着那宫口的门缝,一点点的朝里面挤。她失控的伸手握住男人还未进入的末端,阻止他进的更深。

    她吃不下了,再吃下去整个人就要被撕裂了。

    楚明萧失神的低下头,明明小腹没有鼓起,整个人却像被顶穿了一般。

    秦延闷哼一声,整个人汗如雨下。

    太嫩了,怎么会有这么水嫩的花穴。

    他的性器像是泡在紧窒的温泉里一般,那狭窄的穴孔努力收缩将他吞进穴腔中,花腔却推挤着他想将他推挤出去。

    如同被电流麻痹一般,男人爽的脊背的汗毛战栗,

    他缓缓的将硬物抽出,花蕊深处却又像有无数小嘴吮吸着他,挽留着她。

    “不走......”男人低哑着声音,像是在回应女人的动作。

    他将楚明萧放倒在床上,按住女人握在自己性器根部的手,“握紧了,不然就真的要捅进去。”

    娇美的人儿眼睛里又惊又俱的,手却顺从的攥紧了那滚烫的热物。

    太湿了,湿的她仿佛不用点力气就握不住。

    男人一下子将硬物撞了进去,楚明萧发出尖锐绵长的呻吟,她的五官仿佛在这一刻失灵。

    猛烈地快感不再甜蜜,尖锐的甚至让她承受不了的恐惧。

    男人缓慢抽插着,粗喝的低喘就在耳边。

    女人被捣弄的失去理智,宛如变成淫欲的化身,发出急促的尖叫,早就酸软的雪白双腿又高高的翘起,脚背绷直,脚趾在半空中蜷缩成珍珠。

    男人一下下凿开她紧致的穴,两只手灵活的挑弄着她胸前的红豆,濒死的快感让她抵抗不住的甩着头,泪流满面。

    她紧攥着性器的小手在拍打中已经发麻,男人却又加快了捣弄的速度。

    他狠狠的撞击着,楚明萧眼前一片花白,看不清身上起伏的男人,眩晕的厉害。

    她已经被操透了,从里到外,却还贪婪的放纵自己,享受着男人带给令人难以承受的快感。

    她大敞着身子,嘴里只余喘息声,心里却像被操弄的撞飞了一般。

    太淫乱了,她能感受到男人滚烫硬物上的青筋,也能摸到自己汁水的充沛。

    她的手几次因为过于湿滑而松开,却又被男人按了回去。

    男人性器还在她穴腔里抖动着,他突然猛然加快动作,肏弄撞击发出的声音不绝于耳。

    她觉得呼吸都困难了,窒息的快感让她眼前发黑,腹部已经绷到疼痛,小腿无力的悬在半空中,随着男人的动作晃动着。

    她无助微张的唇被吻住,涎水却还顺着嘴角往下流,男人粗粝的舌头搔刮着她的津液,身下却抽插的急促。

    她的身体宛如失禁一般,放浪的射出潮液,男人敏锐的顶端被击打着。

    他闷哼一声,大拇指残忍的抵在她肿胀的花核,旋转碾弄。

    胯下狠狠地挺弄进去,一股股液体喷射进她花腔深处。

    热乎乎的,大量的精液将她充斥的满满当当。

    楚明萧宛如被快感吊着的提线木偶,浑身上下被快感充斥着,她哆嗦着,颤抖着,尖叫着,宛如被高高的抛向云端。

    还未坠落地面,就觉得眼前一黑。

    好半响,楚明萧才回过神来,快感的余温还未褪去,她就感到身体的酸软和虚弱。

    男人那射了精还依旧喜人的巨物还埋在她的体内,她动了动腿。

    秦延了然,微微起身,将性器从女人花穴里抽了出去,惹得身下的娇躯又颤了颤。

    被操弄的穴口糜红一片,翁动着像个却合不起来圆洞。

    男人伸手拨开她那红肿花唇,外翻的花穴烫的厉害,被操弄的乱七八糟的,此时可怜兮兮的抖着,有气无力的收缩,挤出花腔内多余的浓白精水。

    “没有撕裂。”秦延细细的检查了一番,舒了一口气。

    含着一口温水,嘴对嘴的给瘫软在床上的女人哺了过去。

    楚明萧一对美眸半蒙半昧,困顿的厉害,但触及到甜美的水,才察觉到自己有多渴。

    她近乎贪婪地将男人嘴里的水吮吸殆尽,秦延耐心的将水一口口的喂给她,直到那娇嫩的唇瓣都肿了起来。

    楚明萧迷糊困顿之间感觉到有人给她洗了澡,火辣辣的腿心被拨开,似乎擦了药,冰冰凉凉的,但一触及到干燥温暖的床单,整个人就昏睡了过去。

    这一觉她睡得昏天暗地,窗外细碎的吆喝将她吵醒时,外面已经夕阳落日。

    楚明萧躺在床上回了神,干涩的从床上抬起头,乌发顺着肩头滑落,露出雪白细腻的肩头。

    她这一动,外面人就扭着腰走了过来。

    尖尖细细的嗓子刚一开口,就扎的楚明萧脑仁疼。

    “哎呦,我的萧萧女儿,你醒了?”

    “闭嘴。”楚明萧掐着眉心,低喝道,然而那沙哑至极的声音却没什么力道。

    她这身皮肉着实嫩的厉害,明明男人也没有过分的蹂躏,此时整个身子都红红紫紫,骨头缝里都渗着酸楚。

    腿心沁着凉意提醒着,哪里刚刚被人上过药。

    身侧的位置还有些余温,提醒她那人刚走没多久。

    老鸨自讨没趣,一甩帕子做回到桌子前,吁声叹气叫苦,抱怨楚明萧没有良心,攀了高枝就不认她这个老妈妈了,白瞎她花了那么多大洋,将她养的这般标志。

    她撩起美眸,就看到老鸨那张青青紫紫的脸,嘴角一弯又忍了回去,哑着嗓子又嗔又怨的道:“这又是在哪摔成了这样?”

    老鸨絮叨的嘴一瞥,一咬牙看着楚明萧道:“乖女儿,我好惨的命哦。”

    “不瞒你说,我这呀根本就不是摔得,这段时间我可能得罪了什么人,隔三差五的就被小混混打一顿,这样打下去,我这把老骨头迟早就废了。”

    她倒是真情实意的抹了把眼泪,试探的看着楚明萧:“要不你跟秦爷说说,让他动动小拇指,帮我查查吧?”

    “成啊。”楚明萧支着脑袋,拉了拉褪到胸口的被子,一口应了。

    “真的?真是妈妈的乖女儿。”老鸨喜滋滋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随意的嘱咐她好好休息,扭着自己的肥臀朝外走去。

    她刚出门,宁小花就推门进来了,将手中精美的食盒放在桌子上。

    殷勤麻利的将碟子摆在桌子上,头也不抬的道:“姑娘饿了吧?”

    看着楚明萧没动,她手脚轻快的给女人穿衣服。

    女人一身欢爱过后的痕迹看着有些可怖,小姑娘穿着穿着就掉了眼泪。

    如果不是为了救她妹妹,姑娘怎么回去那种地方,看看这雪白的身子都被折腾成什么样子了,尤其是昨天晚上。

    她追来的时候,隔着门窗都听能得姑娘那哭喊声,听着就惨烈。

    她一抹眼泪,满脸坚毅的道:“姑娘,你对小花有恩,这恩情小花记住了,以后你要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的,我肯定豁出命了帮你。”

    “等下次这个没良心的男人再来,我一定帮你把他挡在门口,断不会让他再碰姑娘半分!”

    楚明萧看着她那小脸的信誓旦旦,突然意识到秦延之前一直是晚上来,小花没见过他。

    忍住笑意问:“那这个没良心的男人去哪了?”

    宁小花刚替楚明萧系好盘扣,气鼓鼓的道:“刚走没多久,还要我给姑娘说一声,他要出差几日,等回来了再来看姑娘。”

    说完,小姑娘小声的淬了一句:“他也好意思说再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