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求艹的美人 > 章节目录 结局:哥哥,我好吃吗(视频被哥哥控制按摩
    距离模拟考还有三天。

    班里的学习气氛空前的浓厚,楚觉微低着头攥着手机,屏幕在他手中时亮时灭。

    他身边的位置空了四天,和傅言生的最后一句对话也停留在了四天前,微信里他整理好每一科的笔记发过去,都如石沉大海般没了消息。

    一节课上完,坐在楚觉前桌的胖子神秘兮兮的回了头,环顾了一圈后压低了声音,说:“觉哥,我听说这次模拟考是全市联赛!”

    “全市联赛?”

    “对,不但全市统一出考题,还会拉一个全市的成绩榜!唉我可不想丢人现眼。”

    能进实验的,成绩总不至于丢人现眼,可如果傅言生发挥失常,该有多难堪?

    楚觉咬了咬唇,他随意回了胖子一句,手里已经打开了和傅言生的聊天窗口。他输入了几个字,想了想又删掉换成别的,如此几次,指尖都被他捏的有些发白了,也没有按下发送键。

    发“加油”有些老套,发“考试顺利”又无聊古板,总不至于把之前的笔记再发一遍吧。

    其实他最想说的,也不过是一句“我想你了。”

    想他。

    想去见他。

    楚觉把头埋在臂弯,默默叹息一声。他心里想着溜出去的可能性,最后编辑了几个字,下定决心的将手指按在了发送键上方。

    然而还没等他发出去,手机提示音就发出“叮”的一声,沉寂了四天的窗口跃然出一行字。

    “我想你了,来视频吗?”

    楚觉愣了半晌,不确定的眨了眨眼。他仔仔细细的看着那行字,好看的睫羽轻轻颤动,唇角也缓缓勾起,无声的轻笑了一下。

    骨节分明的手指万分好看的落在屏幕上,楚觉点了几下,认真的发送了一个字——

    “好。”

    ——————

    宿舍里渐起难耐的喘息声。

    手机被楚觉摆在了书桌上,屏幕上是和傅言生的视频通话,毫不遮掩的照着他的下身。

    他两条腿分的大开踩在床沿上,一只手臂支撑着身体,另一只手则隔着衣料抚摸着穴口。

    剪裁得体的衣物勾勒出他修长完美的身材,腰部的位置也落下一个诱人的弧度,就连两股之间的衣料也被楚觉的手指按压的嵌入进去,把阴部的结构完完整整的勾勒了出来。

    “嗯唔,好痒让我脱了吧。”

    楚觉摸了一会,内里就不知何时湿了一片,在裤子上留下了湿痕,只得软声请求了起来。

    “想脱吗?”

    “嗯。”

    “就这个角度不要动,全部脱光。”

    傅言生的话语间多了些诱哄的意味,楚觉眸间被情欲染的迷离,他知道傅言生想看什么,乖乖的一颗一颗去解衬衫的扣子。

    修长的手指每解开一颗,就袒露出一大片秀白细嫩的皮肤,在空气中微微战栗。

    没一会,衣服就被他全部脱了下来,楚觉移动了一下手机,让镜头刚好对着他的菊穴。

    几天没吞吃过性器的菊穴似乎较往日更加紧致,在镜头前如同呼吸一般紧张的翕张,轻轻蠕动着,内里红嫩的穴肉在吞吐间清晰可见。

    屏幕中傅言生的喉结翻滚了一下,说:“再靠近些,拿到快递了吗?”

    楚觉有些微喘:“拿到了。”

    “打开。”

    他回寝室的时候,也收到了一份快递,快递沉甸甸的,没有发件人的名字。

    这快递里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看来就是傅言生发的,楚觉依言爬起身,拿过快递用剪子拆了开来,却在看清里面的东西时手指一顿。

    里面是一根按摩棒!

    这按摩棒的样式跟人的性器差不多,甚至比傅言生的阴茎还要大,上面凸起着狰狞的颗粒和硕大的龟头,形状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哥哥,”楚觉喉中干涩,被这巨物骇的几近失声,眼睛不自觉的躲避了开来,软声道:“你不是还要照顾傅姨?今天也有些晚了,要不”

    “不晚。”屏幕对面传来一身低沉的笑。楚觉抿了抿唇,不死心的说:“那傅姨总在?”

    “她不在。”

    傅言生转动了一下镜头,将整个房间照了个遍,状态肉眼可见的放松,说:“她最近恢复的不错,还在医生那里进行恢复治疗,一时半会回不来。”

    “楚觉,逃是别想逃了。”他边说边抬手展示了一下手中的控制器:“乖一点,我就慢一点。”

    这按摩棒的开关在傅言生手里!

    他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会欺负人了?楚觉认命般的低了头,心里却渐生出一股隐隐的期待。这种被傅言生掌控的方式让他有些兴奋,伸出手指触摸到按摩棒,把那骇人的巨物握在了手中。

    “张嘴。”

    “舔湿它。”

    “镜头靠近些。”

    手机里传来一个接一个的命令,楚觉一一照做。他把按摩棒移到嘴边,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嗯哈”形状姣好的双唇诱人的泛着红润,伸出一小节软舌,色情的嘬吸含弄着。

    楚觉把那按摩棒的部分吞入了一些,舌尖一点点的卷含着龟头的位置,横扫过上面一颗颗凸起状的颗粒,没一会就将那按摩棒舔的湿漉漉。

    按摩棒的龟头位置沾满了残留的涎液,傅言生满意的看了看,说:“用手指撑开穴口,插进去,乖。”

    “嗯唔”

    伴着一声轻喘,楚觉用手指拨开了已经浸的湿润的穴口,把按摩棒抵了上去。

    这巨物刚刚贴上那粉红的褶皱,就被楚觉分泌出来的淫液涂抹了一圈,饥渴难耐的穴肉蠕动着收缩起来,直接吸入了半个龟头!

    可这按摩棒又实在太大了,仅仅进去了半个龟头就将楚觉菊口的褶皱几进抚平,半分也进不去了。

    “唔好痛,哥哥帮我,哈!帮我插进来,太大了嗯啊”

    楚觉细碎的喘息着。

    镜头中傅言生也将一只手放在了性器上,指尖轻轻揉捏着铃口处,口中发出满含欲望的轻喘,才用另一只手握住了控制器,说:“我帮你?”

    他说话的同时,手指已经碰触到控制器的开关,按下了震动按钮!

    “唔!嗯啊!”

    细微的震动声传来,楚觉的腰部猛然一挺,按摩棒在他的体内有规律的前后震动起来,一下一下深凿开他的内壁,拓宽紧致的甬道。

    带着凸点的巨物如同有生命一般,在他的穴中涌动着前行,发出“啪啪啪”的击打声。按摩棒的底座更是有着类似囊袋的凸起,这凸起狠狠地撞击着他脆弱的穴口,没一会就将那褶皱撞的泛红!

    啪!

    啪!啪!

    剧烈的震动下楚觉几乎散了架,他的手指掐捏不住按摩棒,只能有着它在自己体内横冲直撞。

    “哥哥,唔嗯要操坏了,太深了”

    楚觉口中抑制不住的吐出淫词浪语,两条腿拼命的夹紧,痉挛的穴肉吞吃着震动的按摩棒。

    而那按摩棒在全部插入到楚觉体内后就骤然停止,紧接着傅言生似乎按了什么按钮,那巨物便在他的穴中剧烈旋转跳动起来!

    “不,不行太快了”

    “嗯嗯啊!”

    它顶插的点恰好是楚觉的敏感点!

    楚觉的穴中被刺激的流出一股股淫水,顺着按摩棒和肉壁的间隙缓缓流出,逐渐浸湿了床单。

    他修长的手指一根根的落在床单上,在抓握间逐渐泛白,额间的碎发也被冷汗沾湿。敏感之处被按摩棒的龟头反复碾磨,发出令人羞耻的水声。

    “不要,要操破了,哥哥太深了!”

    随着他淫荡的低吟,镜头对面的傅言生握着阴茎撸动,声音低哑:“转过身,爬着。”

    楚觉被操的浑身没了力气,闻言又只得勉强爬起身来,挺着臀部对着镜头。

    他弯下腰腹,菊穴中夹着一个不停颤动的按摩棒,穴口的里侧含着满满黏腻的汁水,每一次抽插都会带出来一些,黏稠黏腻的淫水顺着穴眼的位置流泻而出,再顺着腿根滴落在床单上。

    而傅言生动作不停,他调了一下手中的控制器,直接将速度开到了最大!

    “唔啊!”

    楚觉尖喘出声。

    按摩棒上的凸起剧烈的碾磨着他的每一寸穴肉,突如其来的快感席卷了他的全身!

    他极力忍耐着口中的淫乱呻吟,身体已经在按摩棒的震颤下不停的痉挛抖动,被一波波的推出去,一直低垂的性器竟然在这个过程中慢慢昂立起来,颤抖着落下一股股的前列腺液!

    “嗯!”

    “嗯!”

    “嗯啊!”

    他口中再难发出其他的声音,只有一声声破碎的呻吟。后穴在翻搅间吸吮含的越发的紧,昂立的性器也在一次停顿过后,猛的射出一大团精液!

    他被按摩棒操射了!

    不止如此,那按摩棒里竟然还做了仿生的设计,在他射精的同时喷涌出一大股滚烫炙热的液体,如同精液一样灌入他的肠道深处!

    他的肠肉被烫的抽搐绞紧,淫荡的白色液体争先恐后的从他的穴口挤出,黏腻的滴落。

    楚觉的穴肉不停的震动收缩,直到穴中再喷不出一丝淫液,那按摩棒才停了下来。

    “别动,就这个姿势,拔出来。”

    楚觉几不可闻的应了一声,用两只手扒开了含着按摩棒的肉洞,抽搐的媚肉展现在了镜头中。

    他摸到了按摩棒的根部,失了力气的手指拔了几次都没拔出来,反将按摩棒陷的更深。

    待到最后拔出来时,沾满淫液的巨物像舍不得分离一般,拉出了一长条晶莹的银丝,暧昧的顺着穴口滴落下来,发出响亮的“啵”的一声。

    楚觉这才彻底失了力气,软倒在了床上。

    一场情事过去,镜头内外都有着难耐的低喘声。傅言生似乎也在这个过程中射了精,两个人都拿了纸巾仔细清理着。

    窸窣声中,镜头对面传来一声轻叹,傅言生的声音较往日温柔了些,说:“就这样吧。”

    楚觉一顿:“什么?”

    “我说,就这样在一起吧。虽然没有太好,但也没有很坏,楚觉我懒得欺负你了。”

    ——我懒得欺负你了。

    楚觉呼吸一滞,心脏也在此时猛烈的跳动起来,似乎整间寝室,哪怕空气中都充斥着他愈加剧烈的心跳声,昭示着他的欢喜。

    他从没想过,同傅言生在一起以来听到最好听的情话竟然是“我懒得欺负你了”。或许是因为傅婧的病情有好转,或者是因为他真的把冰块捂化了一些,但无论是什么原因

    无论是什么原因。

    傅言生都愿意跟他在一起了!

    楚觉的双眸一瞬间变的透亮,姣好的双唇开合,认真的回答道:“好。”

    ——————

    捅破心事后的时间变的尤其难熬。

    他们一有空闲就会视频,心照不宣的避讳了所有有关楚旬和关悦的事。

    傅婧在的时候,楚觉会同傅言生研究考点,给他讲题。傅婧不在的时候,两个人就会来一场隔着屏幕的情事,每一次都会以楚觉失了力气收场。

    傅言生太能欺负人了,楚觉想。他手指动一动就能操的自己连连求饶,可他自己却衣冠楚楚,连衬衫都不皱一下。

    然而抱怨归抱怨,楚觉每一次也都乖乖听话,傅言生的要求依旧是一个不落。

    时间越长,楚觉越想他。

    模拟考时学校给傅言生单独安排了监考老师,特意允许他在医院考试,楚觉则在教室里,一边写着考题一边算着时间。

    然而一直到考完试的第二天,高三学生才真正的解了禁,成绩也便是在此时出了。试卷的判定由全市十二所学校的老师加班加点的完成,大榜以最快的速度挂在了公告栏上。

    可楚觉无暇顾及。

    他很急。

    急着去医院,急着去见傅言生。

    急到走在路上有一个人撞来都没看见,就这般被撞了满怀。那人身量比他高一些,温热的气息全部吞吐在他的耳边,被撞了之后却不急着离开,而是舔了一下他的耳垂,说:“怎么不看成绩?”

    成绩大榜就在楚觉旁边,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不知多少人,时不时还会发出一声惊叹。

    他刚要偏头去看,耳边的热气就已经顺着他的颈间一路向下,那人明明比他高,却故意把颌骨放在他的肩上,说:“我饿了。”

    “吃什么?”

    楚觉下意识的问。

    那人舔了舔唇,故意往他怀里靠了靠,说出来的话一瞬间就令楚觉脸红心跳,“你,好吃吗?”

    ——————

    这次的亲吻异常热烈。

    两个人翻滚在寝室的床上,没一会就把彼此的衣服脱了个精光,楚觉的双腿张的大开,把被子都压出了一个凹陷,细细低喘着。

    “唔!唔嗯哥哥慢,慢一点”

    “啧唔咕”

    他的口腔的每一寸都被傅言生的舌尖侵占,吻的又狠又急,只能发出一声接一声细碎的呜咽。

    傅言生把楚觉吻的喘不过来气,又用手指沾了润滑剂,顺着楚觉紧紧闭合的穴口向里推动,指尖时不时就在楚觉光滑细嫩的软肉中按摩碾压,搅动出阵阵淫荡的水声。

    他暂时放过了楚觉的唇,一边用手指向里侧继续突进着,一边叼住了楚觉的耳垂,向里吹了一口又温热又长的气,说:“想我了?”

    “想。”楚觉喘息着答:“很想。”

    “那今晚就把你全部填满,好不好?”傅言生抽出了被润滑剂沾的晶亮的手指。

    之前的按摩棒被楚觉视频时用了很多次,每一次都被操的失神,早就心有余悸的藏了起来,此时却不知被傅言生从哪里找了出来,借着润滑的作用插进了楚觉的菊穴中!

    “唔唔哈!”

    即便被这按摩棒操过很多次,楚觉紧致的穴肉还是还是很难将这巨物吞吃进去。

    他被傅言生推的身体不断后移,按摩棒上狰狞的龟头和凸起的点更是对他菊穴的考验,足足旋转碾磨了好久才将这巨物完全含入。

    而傅言生将按摩棒插入后,却没急着抽插。

    他将楚觉摆成了一个趴在床上的姿势,后臀高高的撅起来,穴口处插着按摩棒。而他自己的性器则在被他撸的昂起后撬开了楚觉的唇。

    “嗯唔!”

    属于男性的腥膻味萦绕鼻间,楚觉低喘一声,张唇将傅言生粗大的性器含了进去。他温热湿滑的舌头认认真真舔舐着,仔细卷过流着前列腺液的龟头,将铃口处的液体一卷而入,毫不嫌弃的吞咽。

    胯下的舒适领傅言生低喘出声。

    他按压住楚觉的后颈,硕大的性器在楚觉口腔中九浅一深的插着,没一会就插到喉口,一贯而入!

    于此同时,他也打开了按摩棒的开关,直接将震动调整到了最高档,粗大的按摩棒霎时在楚觉体内旋转操动起来,一下一下挤压着每一寸敏感的软肉,配合着喉口的性器同时进出!

    “嗯!嗯啊!”

    “唔!”

    楚觉的双眸睁大,整个身体都被捅插的颤抖,喉腔和肠道都在被两个巨物强行侵占。

    他湿窄的菊穴中按摩棒剧烈的旋转颤动,将原本紧致的甬道狠狠撑开,粗大狰狞的龟头更是顶着他的敏感点一顿乱撞,直插出股股淫液!

    于此同时,插入他喉口的性器也不停。两根异物从两个不同的入口插入楚觉的体内,如同打桩机一般狠狠侵占着每一寸软肉,顶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唔!唔啊哥嗯”

    楚觉喉间发出呜咽,双眸逐渐失了神,全身的感官似乎都聚集在两处被抽插的地点,清晰的感受着那巨物是如何奸开他的每一处紧致,在他体内毫不留情的占有侵犯,打砸到淫水飞溅!

    他平坦的小腹和优美的喉间更是被顶出形状,似是要他的身体记住一般,每一次都顶的极深。

    就这般共同操了百十下,傅言生的性器才到了释放的临界点,他最后在楚觉的喉间冲刺了一段,便将精液全部射入楚觉到底喉腔!

    楚觉的身体倏然绷紧!

    他高吟了一声,甬道中也同时喷涌出一大摊黏腻的淫水,竟是生生被操到高潮了!

    高潮后的楚觉脱了力的软倒在傅言生怀中,滚动着喉结将口中的精液全部吞咽下去,此时才想起来傅言生这会应该在医院陪傅婧才对,就低声问着:“你怎么回来了?”

    傅言生:“我妈出院了。”

    楚觉:“真的?”

    看到楚觉眼底迸发出的欣喜,傅言生捏住了楚觉的下颌,一双眼直直看进楚觉眼底,说:“我妈出院了就会重新拿回傅氏。”

    楚觉:“嗯。”

    傅言生:“楚旬和关悦都会一无所有。”

    楚觉:“我知道。”

    傅言生:“你也会一无所有。”

    说到这里时,楚觉已经低低笑开了,他唇角的笑意异常好看,唇间呼出的热气简直要吹尽傅言生的心坎里,他说:“他们的东西都是抢来的,本来就该一无所有。可我不一样,有一个人是我倾尽全力,费了心血才得来的,哥哥我有你啊。”

    “刚才在成绩榜前你问我好不好吃,现在换我来问你,哥哥,我好吃吗?”

    傅言生收回了手指,捏着楚觉下巴的指尖转而抚了抚他的唇,说:“好吃。”

    好吃极了。

    ——————

    一个月后。

    傅婧以雷霆手段收回傅氏的事,一时间在a市传的沸沸扬扬。她是如何忍气吞声三年,又是如何在短短一个月之内拿回股份,顿时成为了各大媒体争抢的话题。

    在傅婧的第一次发布会上,史无前例的来了半个娱乐圈的记者,镜头和话筒齐齐对准了她。

    傅婧缓缓微笑,点头示意。

    与在医院不同的是,此时的傅婧举止大方,动作优雅得体。

    她身着一件一字肩的蓝色礼服,每一个微笑都恰到好处,不慌不忙的回复着记者的问题,没一会就将几个问题全部回答完,引来一阵惊叹。

    发布会即将散场,却有一个记者突然发出提问,“我听说您的儿子也非常优秀,在医院照顾了您三年,但最新一次的模拟考中,依然取得了全市第一的好成绩,请问一下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傅言生就站在台下等待,霎时,所有的摄像机都对准了他,没有得到消息的记者窃窃私语起来。

    傅言生:“是并列第一,谢谢。”

    记者:“就算是并列第一也很优秀,您是如何平衡照顾母亲和学习的时间的呢?”

    傅言生抬了抬眼,这场发布会的时间过于长了,他早早就看到楚觉溜进来,拿着两杯饮品坐在角落里等他,一颗心早就在那边转了不知多少圈。此刻耐着性子,故意看着楚觉说:“家教教的好。”

    “家教”在角落抱着杯子,默默地摸了下鼻子。

    这人

    故意的吧。

    见傅言生不愿回答,记者悻悻的住了口,又换了一个问题:“据说您的父亲楚旬和您的继母关悦是净身出户,傅氏如今只剩下您和您母亲两人,不知短时间内有没有新的打算可以分享一下?”

    傅言生低笑一声:“两人?”

    这个关注点让记者一时间发了愣,傅婧却已经拿起了话筒,笑吟吟的回答:“有三个人。”

    发布会现场的记者面面相觑,他们想破脑袋也没想出来傅氏的第三个人是谁。

    而在挤得满满当当的会堂里,偏冷的灯光下,傅言生的目光穿透人群,直直落在楚觉的身上,眼底的笑意霎时迸发出来,神采奕奕。

    “还有一个人。”他拿起话筒。

    在闪光灯下,傅言生坚定的说出接下来的话,郑重的仿佛承诺。“他叫楚觉,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傅氏的第三个人,同时也是我的”

    爱人。

    心动之人。

    永不背弃之人。

    楚觉你听到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