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求艹的美人 > 章节目录 哥哥,你可以插的深一些(晨勃给哥哥口交,
    楚觉回来的格外早。

    秋日的天气带了一丝凉气,他轻手轻脚的脱下外衣挂在衣架上,又把手里的早餐放在桌上,才在傅言生的床沿边上坐下,俯下身靠近他。

    这人睡觉的姿势极度没有安全感,被子蒙上了半个头,清俊锋锐的眉骨微弯,平白凿刻出几分拒人千里的样子,看起来很难接近。

    楚觉却轻车熟路的凑近他,手指在他眉骨的位置抚了抚,转而便掀起他的被子挤了进去。

    微凉的身体落入温暖的怀抱,一个粗大硬挺之物却硌在了楚觉腿间,直让他低笑出声。

    “怎么硬成这样?”

    “言生,我帮你解决?”

    他好听的低唤着,面前的人眼睫微动,似陷在梦中不肯醒来。硌在两腿之间的肉棒却抬了头,极度诚恳的散发出灼烫的温度,被他仔细握在手中。

    楚觉大胆的抚上那滚烫,手指揉搓了一会,便撑起被子,整个人移到了傅言生身下,将头颅埋在了他的两胯之间。

    男性的腥臊味扑鼻而来!

    第一次做这种事,楚觉有些微颤,他好看的眼眸望了一会那胯间的凸起,喉结滚动了半晌,两片红润的唇便隔着内裤落在那凸起之上,一点一点沿着肉棒的形状裹吮,把布料濡湿。

    “啧!咕咕嗯”

    “唔”

    伴随着色气的吮裹声,那性器在濡湿的内裤中越发充血肿胀,在内裤上顶起一个小小的帐篷,楚觉舔舐了一会,便叼住内裤的边缘,轻轻一扯就将那阻挡的布料扯落下来!

    那根肉刃霎时拍打在楚觉唇上!

    虽然对傅言生的性器早有准备,可是这般的长度和粗度也险些令楚觉险些退缩。

    只见那跟直挺挺的肉刃早已经涨大了数倍,形状姣好的龟头刚巧戳在楚觉的唇间,自铃口泻下来一股股透明的前列腺液。

    楚觉心里埋怨了一下这性器的形状,便伸出柔软红润的小舌,将那流着腥咸液体的龟头卷入口中,在铃口处扫荡起来,直将那根肉棒舔的湿漉漉。

    “哈唔”

    肿胀的性器滚烫,属于男性的腥味又让楚觉有些沉迷,他努力的张大嘴,用舌尖含吮住傅言生的龟头吞吃起来,唇角不自觉的流出几丝来不及吞咽的涎液,被他合着马眼中流出来的前列腺液一起吸吮入腹,喉结诱人的翻滚着。

    咕——

    咕噜——

    一声声好听的吞咽声中,楚觉的舌尖沿着龟头的边缘,细细的舔舐过那一张一缩的马眼和马眼下方的浅浅沟壑,微颤的舌尖给那硕大龟头的每一寸都涂满亮晶晶的唾液!

    紧接着,楚觉又捧住那粗大的性器往喉口送去。可这肉刃实在较常人大些,即便他张大了唇齿,也只吞进去了一小半,而粗大的龟头正正卡在了他的喉口,直让他喉间一阵紧缩!

    “唔!唔嗯”

    这一下几乎要将他激出泪来,他眼尾一红,喉间翻滚着发出几声淫荡的水声,便感觉到喉中的龟头退了出去,带出去一大片晶亮的液体。

    傅言生的声音紧接着响起,夹杂了一丝情欲。

    “楚觉你做什么?”

    ——————

    傅言生一睁眼,便看到楚觉帮自己口交的场景,看到自己的性器正被吞吐在嫣红唇间。

    一瞬间就令他脸红心跳!

    他强忍着欲火,将性器从楚觉口中抽出,硕大的肉刃从温暖之地脱离,还有着一丝轻颤。他满是心疼的斥责着:“不用你,你这样不舒服。”

    “有什么不舒服的?”楚觉手指继续攥握住那根肉刃揉捏,说:“我只知道你现在不舒服。”

    这人

    怎么就不知道自己有多诱人?

    傅言生喉间翻滚,一双眼黏在楚觉落了透明液体的唇齿间,好半晌才下定决心似的转过头,说:“你这里这么浅,也不能让我舒服,等”

    他话说到一半,就看到楚觉眼睫眨了眨,浑然不怕的凑近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摸着自己喉结的位置,再一路滑下去,将整个喉管的位置完完整整的游走给傅言生看,温柔的气息铺散而来。

    “浅吗?”楚觉说:“那你可以插的更深一些。”

    他顿了顿,唤道:“哥哥。”

    轰!——

    傅言生的理智瞬间瓦解!

    他们交往了三个月,平时楚觉会叫他“言生”,在同学面前会叫“傅哥”,晚上在一个寝室的时候偶尔会叫“阿言”,就是从来没叫过“哥哥”。

    这不含任何亲昵的称呼很少出现在情人间,在楚觉口中竟那般好听,只一声便叫入了傅言生的心里,欲火直接冲破理智缠绕在涨大的性器上!

    他想要他!

    傅言生靠坐在床边,捏住了楚觉的下巴,修长的手指抚着他的唇,在那红润的软肉上轻轻摩擦着,几下就叫楚觉情动的低喘起来。

    “唔插,插进来。”

    “咕”

    他调整了一下姿势,跪趴在傅言生的双腿间,伸出小舌细细舔舐着傅言生的手指,极具诱惑的挑逗着傅言生插进来,又在被手指侵犯时发出着好听的呜咽声,配合至极。

    傅言生就这样将手指慢慢滑入楚觉的口腔中,他指尖用力,顶开楚觉无意抵抗的唇齿,将内侧嫣红颤抖的软舌翻搅出来,在指缝间细细把玩了好一会才放过那团软肉,带出来一手的涎液。

    紧接着,那硕大便顶在了楚觉唇间!

    傅言生手掌抵着他的头部,充血肿胀的性器顺着来不及闭合的唇齿侵犯进去,龟头难耐的顶弄着楚觉柔嫩的软舌,在喉口处浅浅的顶插起来。

    啪!——

    啪啪!啪!——

    黏腻的顶插声中,楚觉的喉口全然被男性的腥气填满,他的喉间不断发出黏腻的水声,下意识的在那不断开合的精孔上嘬吸了一下,霎时叫那茎体涨大了几分!

    “楚觉!你胆子怎么这么大!”

    这一下就叫傅言生舒适的闷哼一声,他咬牙切齿的用低哑的嗓音发出着警告,开合的精孔堵在楚觉的嗓子眼,险些就泻了出来!

    他难耐的用腰间重重一顶,涨大的性器便直接穿透了喉口的桎梏,将大半个肉茎都塞入了楚觉的喉腔中,紧致腔道塞了个满满当当,直叫楚觉软了半边身子!

    他难耐的低吟一声,涨大的龟头硬生生的卡在他的嗓子眼,被他尝试着用喉间的软肉吞吐起来,痉挛的软嫩喉肉尽力的收缩舔吮。鲜红的舌尖也在茎体上缠绕了一圈,搅动纠缠着,直到晶亮的涎液聚了满口,不受控制的流淌出去。

    “唔!唔咕好大”

    “咕噜”

    楚觉喉间发出了几个含糊不轻的字音,将面前的肉棒吞吃的专心致志,口中不断地分泌出可以用来润滑的唾液,整个口腔都被他制成了天然的甬道,更方便傅言生深入。

    没一会,傅言生的性器便整个顶了进去!

    粗大的巨物被楚觉紧致的喉腔全然包裹,咽喉处更是昂起了一个优美的弧度,傅言生的肉刃毫不留情的奸淫着他喉腔中的脆弱软肉,闭合不及的双唇间流下股股的涎水儿。

    而楚觉的喉腔也将那又粗又长的性器深咽进去,温热紧致的腔壁周到的挤压吞咽,带来一阵阵极致的快感,失控的发出声声软浪的喘息。

    这人怎么这么诱人?

    傅言生想。

    以他的角度看,只能看到少年有些微长的软发,细碎的刘海将晶亮的眼眸遮了一半,还有挺立的鼻尖下不断吮裹的双唇。

    那唇深深嵌进他的两胯之中,甚至鼻子都埋入阴毛里,对那腥气没有半点嫌弃。

    想欺负他!

    傅言生这般想着,很快不满足于楚觉这个姿势,他翻了身将少年压在身下。两条腿分跨在楚觉身体两侧,更强力的撞击起来!

    “嗯啊唔!”这次傅言生性器的速度极快,硕大的肉茎将那红润的唇瓣彻底操开,一下一下凿击到红肿,发出噗嗤噗嗤的口水声。

    而楚觉也任他压着。

    他这个姿势半分也逃脱不得,索性乖巧的承接着傅言生的索求。

    软嫩的舌头一圈一圈的将那硬物舔的湿漉漉,硕大的阴茎在他口中进进出出,他温软湿热的舌头顺着茎体环绕嘬吸,将那粗大的巨物吸的啧啧作响,逐渐涨大到吞吃不住。

    透亮的涎液从唇角流出,沿着楚觉的脸颊没入颈间,勾起一道淫靡的水痕。

    “啪!”

    “啪!”

    “啪!啪啪!”

    傅言生一下下凿的极深,将那艰难承接的喉腔全部操开,在楚觉的喉间捅出巨大的龟头形状。

    而楚觉几近无声的张着嘴,在傅言生顶插中身子乱颤,大张的口腔全然无法闭合,只能被动的承受着茎体的侵犯,被抽插的痉挛。

    他的腰身似追逐肉茎般高高的昂起,一边发出着好听到极致的喘息,一边喉间用力的滚动嘬含着傅言生的马眼,直到一大团浓精被他嘬吸出来,滚烫的射入他的喉腔!

    “唔!!”

    满是腥味的精液顺着那喉腔溅射而入,全部喷入了楚觉的喉中,烫的他口中呜咽出声!

    那性器才终于从他口中抽了出来。

    傅言生一通释放的舒服,一低头却看到楚觉眼尾泛了一丝红,原本姣好的唇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摩擦的破了皮,微微泛了肿。

    而那双唇中的软舌更是被顶的形容凄惨,无力的被含在喉中,控制不住的痉挛。

    这模样叫傅言生万分心疼,他翻身松开了压制楚觉的手,手指落在他下巴上捏开唇齿仔细的瞧了瞧,问道:“疼吗?用不用上点药?”

    “不疼。”楚觉应了一声,懒散的勾了勾傅言生的性器,调戏道:“技术不错,欲仙欲死。”

    “贫吧,总有一天叫你下不来床。”

    “真的?”

    楚觉又低低笑开,他勾引人的本事不减反增,像是全然忘了刚刚被傅言生怎样毫无章法的对待,不要面子的凑近傅言生的耳边,说:“那我等着你叫我下不来床啊哥哥。”

    ——————

    哥哥。

    傅言生从来不知道这两个字有这么诱人,险些叫他忘了一会的早课,再好好把那不知悔改的人惩戒一番。他足足过了好半晌,才抑制住了欲望。

    我好难,傅言生想。

    我承受了一个人类不该承受的诱惑。

    傅言生这边极力控制着欲望,另一边楚觉已经浑然不觉的下了床,他重新洗漱了一下,就坐在桌子旁把早餐一样一样从袋子里拿出来,整整齐齐的挨个摆放在傅言生面前。

    又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碗,煮熟的鸡蛋在碗沿上轻轻一敲,黄色的外皮便磕碰出一个裂缝,被他灵巧的手指一点点剥除,放在傅言生面前。

    “吃吧,吃完我们去上早课。”他说。

    嫩白的鸡蛋滑到傅言生手中,他怎么看怎么像脱了衣服的楚觉,一时竟有些舍不得吃。傅言生好心情的用手指戳弄了一会,竟又将那蛋清也撕开,露出里面小小的一颗蛋黄。

    楚觉好奇的望过去:“怎么不吃?”

    “我在想,你跟它一样。”傅言生展开鸡蛋给楚觉,说:“看着白,里面很黄。”

    “黄咳!”

    这一句话说的楚觉呼吸一滞。他面红心跳的低下了头,装作数碗中的粥汤粒子,一双眼时不时就瞄向傅言生,没一会就见傅言生手边的手机响了起来,只见他皱了皱眉按了接听,语气中满是冰碴。

    “喂。”

    “我不回去!”

    “呵,亏你想的出来,你别忘了傅氏是怎么到你手里的,这事你想都不要想!”

    楚觉的手指攥握着勺子,眼看着傅言生眉头全部皱在了一起,脸上陡然生出了几分冰冷。

    电话的另一侧不断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带了一分不容置疑,只隐约听到几句“停掉治疗费”、“模拟考”之类的字眼。

    便见傅言生的手指越扣越紧,面若冰霜的说:“你以为这样你们就能赢?行,那就看着吧。”

    他挂断电话,闭了闭眼。

    楚觉:“怎么了?”

    傅言生:“没事。”

    “我爸说,让我和那个弟弟在模拟考一较高下,成绩高的人优先获得继承权。他知道我这两年根本没办法正常上课,又拿我妈的治疗费做要挟,逼我答应这个看似公正的要求。”

    傅言生混不在意,手指抚过楚觉刚刚推过来的碗,浅浅的盛了一勺粥,低嗤一声:“他只知道我现在的成绩很差,却不记得我是怎么考上实验的。更何况我还有你,这种要求我最不会怕。”

    “楚觉,帮我。”

    他这般要求了,楚觉便低声应了。

    少年微低着头,好看的眼眸晶亮,眼尾处还沾了丝刚才的湿气,长睫缓缓的眨了眨,姣好的唇形开启,吐出令人安心的字音:“当然。”

    这一幕怎么看怎么可口!

    傅言生喉结一滚,自己都能听到响亮的吞咽声。他眼神扫过身侧同样看过来的少年,情动之间已经压着楚觉抵到了桌沿上,双唇不受控制的吻上少年红润开合的软唇,在唇角细细舔吻着。

    而他身下的少年也挺着腰部,整个身子都和他无缝隙的贴合,两条腿勾缠着傅言生的腰身,任由他将自己压在桌面上。

    两个人到了这一步,却默契的同时停了动作,不知谁的心跳声渐起,又或者是两个人的心跳声交缠重合,总之空气中很快弥漫了暧昧的气息。

    噗通——

    噗通——

    这般过了好半晌,第一个败下阵来的却是楚觉,他唇边发出了一声极度好听的低笑,被压制的躯体动了动,却只是拿起了身边的手机,打开短信编辑了一条信息发送出去。

    “不继续吗?”

    他双唇开合,细细问着傅言生的唇角,说着惹人心动的话:“我刚刚请了假哥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