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A的挨肏方式(炖rou) > 章节目录 ⒳γùzんαíщù.cしùⓑ电影院)粗口凌辱/鞋
    方片a眉梢往上扬,很好,等的就是你们这句话,拉开上衣的拉链,里面的运动短背心包裹住的大胸一弹跳两下。

    左右两边的小哥,第二次愣住了,盯着那不似男人般的大胸。

    嘴巴还未合上,方片a对自己的造成的结果很是满意,接着拉住领口的位置,往下拽若隐若现的大胸被灰色的运动背心按扁,就像家里刚蒸好的白面馒头一样。

    “哇哥,你这胸在哪做的。”左边的小哥惊讶的嘴都合不拢,这不科学啊!

    他笑笑,“你可以摸摸看。”

    左边小哥小心翼翼的伸手,碰到q弹的大胸,吓得缩回手,又有些不甘心,手掌用力捏住他的奶子,左摇右晃,手上的触感不像是假的。

    这是真肉!

    右边的小哥也跃跃欲试,伸出手直接就上,丝毫没有一点的犹豫,有些粗糙的手掌径直伸到他衣服里,抓住那团白皙的肉。

    越捏越觉得不可思议,这奶子不像是锻炼出的胸肌,也不像女孩子的胸部那么柔嫩。摸上去光滑又不失硬度。

    手指甲扣到凸起,又揉又掐。最终他也得到与同伴一样的结论,这个大奶子是真肉!

    两人都恋恋不舍的收回手,坐的比较远的俩小哥眼红的也想凑热闹,声音都变大了,“哥,我也想摸摸。”

    另外一边的也不甘示弱,紧跟着道:“我我也要摸摸。”

    但明显这个是四人中最弱的,可能不愿被同伴抛下,就也想跟风尝试。

    方片a温和的对两人笑笑,很是大方的说道:“来吧,不然一会儿就摸不到了。”

    电影院的座位特别的拥挤,一个不管拥挤直接夸过朋友的大腿,捏住他一边的大奶子,另一个快速绕到后座,从后面揉掐住他的胸。

    右边的小哥撑着脑袋,想了想,“哥你把这些玩具拿到电影院来,是想做些什么?”

    “呃当然呃用来玩的。”头顶上方的小哥捏着他的奶头狠劲的掐,仿佛手里掐的是橡皮泥是的。

    还不等小哥再问,他把两只魔爪不着痕迹的拍开,“别着急,电影才刚开始。”

    说完两人都回自己的座位,他声音不大不小的对几个人说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一会儿我们玩个游戏,编个号,”指着左边的说:“你是一号,他是二号,”转过身,又指着右边说道:“你是三号,他是四号。”接着坐直指了指自己,“至于我就当你们的猎物。比一比你们谁先射,玩不玩。”

    男生永远会为了比一比这三个字给刺激到,立马一个个满眼都跳跃着火光,激情四射。

    异口同声的说道:“比就比。”

    一号小哥想到自己在小电影看到的情节,“哥,你把衣服都脱了。”

    方片a很听话,上衣拽掉,裤子蹆掉。一双修长又匀称的大腿露出来,四人分分口水直流,这可比小片里看到的还要诱人。

    四号小哥掏出手机,方片a冷厉的扫了四号一眼,吓的四号把手机默默地揣进兜里。

    “玩游戏,要的是真诚。”

    剩下三人赶紧点头,生怕他不更他们玩了。只有四号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垂头丧气的。

    “四号,惩罚你最后才能碰我。”

    这话直接让四号热泪盈眶的望向他,忙不迭地点头,生怕自己晚一秒他就把话收回是的。

    本想掏手机的二号,摸摸的把手机又塞回兜里。

    三号从前面捏住他的奶子,“哥,我想看看你的屁眼子,想看看那里是怎么把小玩具吞进去的。”嘴上说着手指用劲儿掐着他的奶头,猛的拉长,看奶头弹回去,然后不等奶头有所缓解对着跳动的奶头狠狠地的扇一巴掌。

    方片a望着三号似笑非笑的眼睛,奶子上的灼热痛感,让他小穴湿哒哒的挤出不少淫液。在对方戏谑的眼神中,他从座椅上站起来,转身趴到椅背上,屁股对准大屏幕。

    “一号把小玩具拆开,二号你到他后面,四号你到我的位置来。”

    三号把几个人安排的仅仅有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负责的位置,三号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他的身后,手掌拍着他挺翘的屁股,示意他把腿分开一些,他乖乖照做。

    看他这么乖,三号蹲下,在电影屏幕的照射下隐隐能看到两个东西,感觉不太对,伸手一探淫水滴他一手,顾不上那么多,双手掰开,一根手指塞进了满是淫水的小穴。

    “唔哥怪不得你要买玩具。”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三号尤其的兴奋,对准他的逼口就连着抽了几下,不重但足够羞耻。

    “呃”逼口碰到温热的手掌,每拍一下都让他逼穴夹的更紧,不过不得不说被拍逼的感觉还挺舒服。

    “哥,既然你是猎物,那接下来哥就是我们虏获的贱逼母狗了。”说着对准禁逼的逼口狠厉的抽了三下。

    “贱逼母狗,把贱逼张开,让哥几个好好看看看你的逼洞。”几个人排着对瞧着他的逼口,只要他的逼口一缩,三号就会用巴掌让他张开逼。

    “啊疼,疼啊。轻点。”他感觉自己的逼口已经被抽肿了。

    他喊的起劲儿,三号扇的更起劲,“疼,贱逼母狗只是疼的话,怎么会流这么多淫水。”说完对着逼口又是两巴掌。

    他拼命的摇晃的屁股,想要躲避疼痛的巴掌,看他摇的这么欢快,三号对着大屁股就是几巴掌,觉得巴掌太轻了,三号蹆掉自己的球鞋,对准大屁股就抽了上去。

    “母狗不乖。要惩罚,三十鞋底我抽一下你晃一下,少晃一次,用鞋底抽贱逼一下。听明白了吗?”说着一鞋底就砸他雪白的大屁股上。

    “嗷啊听明白了。”好羞耻,被学生的鞋底抽屁股,表现不好还得被抽贱逼,哦,小穴直接泛滥成灾。

    鞋底每砸到屁股上一次,他就晃一下屁股,这场景就仿佛一条狗在迎合主人的鞭子。

    “一。”

    清晰的报数声带着揶揄,从头顶上方穿到他的耳中。臊的他脸已经红透了。站在他前方的四号小哥,一手按住他的背,一手偷偷摸摸的抓住他的一半奶头,顺便帮他报数,负责监工的工作。

    偶尔会有严厉的指责和刁难,“屁股没摇,贱逼在加一下。”手指不老实的捏住他已经变硬的奶头,惩罚似的加重力道。

    “嗷呜~轻点,轻点。”

    鞋子砸到屁股上羞耻感比疼痛更甚一筹,每一击都让他的小穴更敏感,他甚至希望对方抽烂他的屁股,来满足小穴内的空虚。两个挺立的奶头被四号肆意揉弄,粗暴的脏话加上前后的凌虐。小穴很诚实的汇成一汩汩滴落下来。

    四号抬起他的脸,一双桃花眼里满是欲望,伸手扇了他一巴掌,换来一句,“贱货。”

    脸颊上的刺痛让他有些压抑的呻吟像是发情的狗,冲破喉咙。

    “啊~好爽啊!扇我的逼脸,快扇啊啊!”屁股上猛的一击,紧接着脸上传来啪啪声,响亮又刺激。

    “这逼是真骚!”

    三号冷冷瞪着四号,“你要是不想玩,现在就给老子滚出去。”

    四号伸出的巴掌立在半空,看着眼前发情的人,他自己的小兄弟早就顶在裤裆上,想要掏出大棒子狠狠插进男人的嘴里。

    “二号,你过去。”说完一鞋底带着凶狠砸到他的屁股上。

    “三十下打完,有二十次没有晃屁股。现在转过来,自己分开贱逼,现在要用鞋底抽你的贱逼。”三号依旧镇定的命令他。

    方片a早就被磨的满身满脑都是欲望,前面的巴掌突然叫停,只能找三号给与他慰藉。转过身迫不及待的分开双腿,漏出湿淋淋的逼口,双手掰开,色气的咬住嘴唇被抽红的屁股往上提,勾几个小哥现在立马就像按着他使劲的草。

    只有三号小哥淡定的看着他,勾着淡淡嘲讽的笑,举起鞋子对准中间猛的就是一击。

    “嗷啊”手指被抽到疼的他一缩,双腿不自觉的就要合上,二号眼疾手快的掰住他的腿。让小穴逃避。

    三号小哥瞅准时机,一下一下的抽到他的逼上,鞋底就像小时候的戒尺,羞耻又恼怒。但小穴内的空虚仿佛被鞋底填满,每一下的撞击都让小穴猛烈的收缩。

    “嗷嗷啊啊啊”

    二十下抽完,他手下的座椅上的布都被捏的变形,期间除了干嚎慢慢变成了呻吟。

    伸手接过一号手里的黑色假阳具,对着紧闭的逼口戳一下,就见对方双眼猛的一睁,逼口竟然奇迹般的自己张开大嘴,看都不看,对准逼口就往里面塞,“扶住他。”淡淡的对二号和四号说道。

    两人门神一样一人抓住他的一条腿,让他动弹不得,假阳具没有经过任何的润滑,直直的往里面捅。

    刚戳穿逼口里面简直畅通无阻,假阳具丝毫不费劲的直插到底部。插进去之后怕了一下,力道不大。倒是让他的逼内一阵颤抖,“夹紧,现在转身屁眼漏出来。”

    “叮铃叮铃。”短信提醒再次响起。

    他根本顾不上,不过短信像是要爆炸一样不停地在叫,脑子里一想到钱,立马开始挣扎,他的力气很大,声音尽量保持平稳,“等一下,我要看我的短信。”

    三号对着他的屁股就是几巴掌,“看什么,肯定是10086的骚扰的短信。”

    方片a转头怒瞪,声音带着不容置疑,“一会儿想继续玩,现在把我的手机给拿过来。”

    三号被他的眼神一吓,顿时清醒一些,找到他的手机,递给他,打开手机。

    屁眼别被碰,否则任务判定失败。

    你还有一个半小时,加油!

    妈的。这背后的人到底在哪监控他,算了根本来不及想,手机给三号,“屁眼不行,赶快一点搞。我时间不多了。”

    三号号拿过手机放在一边,抓住假阳具的一头,一手扶住他的背一手快速的在他逼穴里抽插,“贱货的逼只有肿着才配被人干!”

    每一下都把假阳具插到最里面他才拔出来,也不管对方是不是舒服,只要能把逼穴草开,一会儿要玩的大一点,才能玩的更爽。

    “啊插插到底了哦要烂了。要烂了。啊啊啊”他爽的不住浪叫。

    三号再次发号施令,“你们俩一人扇一边他的逼脸。”二人接到命令一人一下就开始轮流抽他的耳光。

    三号小哥狠狠的再次撞击到最深处,拔出来立马拿起按摩棒捅进还没合上的逼口,拽掉裤子鸡巴从裤裆里弹出来,对准插着按摩棒的逼口从旁边插了进去。

    他扬起头,逼穴要被撑破了!

    两人精准的扇在他的脸上,“嗷啪嗷嗷嗷啪啪啪要破啪了啪啪逼啪破啪了。”每一句话都被巴掌扇的他言语断断续续。

    “噗嗷嗷啪啪”整根鸡巴没入逼穴,按摩棒也被打开开关,逼穴里除了震荡还有温热的大肉棒,又撑又涨,逼穴里从来没有这么充实过。

    满满的,仿佛每一丝缝隙都被填上。

    三号小哥哪还有刚的镇定,半夜的黄色幻想终于得到满足,虽然对方屁眼不能玩,到现在草着被抽肿的逼,别提多爽了。

    双手从后面捏住他的大奶子,又是扇又是掐,鸡巴在他草熟的逼穴里狠狠的撞击。

    一号坐在一边没事可干,拾起假阳具对着他大张的嘴桶了进去,呻吟跟嚎叫全部用假阳具堵在他喉咙里。

    “终于,安静了。草快点,我手都快撸断了,电影都放一大半了。”

    “哈哈别着急,哦太他妈的爽了。”

    一号只能一边撸自己的鸡巴,一边用假阳具草他的嘴,喉咙被假阳具捅的连连干呕,身上的每个毛孔仿佛都在被玩弄,欲望、疼痛、恶心、羞耻、还有许多他说不清的感受。

    让他第一次身跟心在这场电影院里沉沦堕落,逼里不知道高潮了几次,鸡巴被一号用手指捏住,等三号在他逼里射过之后,鸡巴才被放开,憋的久的鸡巴突然被放开射了对面两人一身。

    他伸手抓住还要在扇的巴掌,拔掉嘴里的假阳具,趴在椅子上气若游丝的对几个年轻小伙说道:“今天就到这了。”

    剩下三个人气死了,都在等草他的机会,“你说不让草就不草了吗?说好猎人游戏。”

    他虽然被玩的身上脱力,但没到动不了的地步,“我记得不是比你们谁先射吗?三号先射了,你们就没必要在比了。”

    “不公平,只有他一人草了你,我们没草好不好。”扇他巴掌的两个人气的脸红脖子粗,只有三号默默的穿上裤子。

    虽有不甘,但并没有多说什么。

    方片a抬头冷眼扫过去,一巴掌抽到四号的脸上,“你不配草。”趴一会儿从椅背上站起来,按摩棒他没有取出来,套上裤子,穿上衣服,打开手机看了一下脸,还好只是发红并没有肿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