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A的挨肏方式(炖rou) > 章节目录 巷子口露双xue/粗口辱/bi口塞内裤/勾引地铁
    夜晚十九点零五分

    皇朝ktv的五楼,贵宾室的“选牌”已经进入最后一轮,没有被选上,今晚就可以回去休息了,直白一点讲就是今夜他们没有收入。

    连续两日落牌的方片a摇晃着丰满的大奶子,不屑一顾的抱着手中的绿牌,看着旁边的耳钉男一脸高冷的样子,富婆走过去勾住他手中的绿牌,脸上面无表情,那略勾起的嘴角是骗不了人的。

    “帅哥,跟姐姐走,今晚伺候好姐姐小费随你开。”女孩子暧昧的拽着耳钉男的细长的手指,说出的话暧昧中透漏着有钱。

    两人走后,剩下几个没被选中的。个个都垂头丧气,方片a斜眼瞟他们一眼,愤愤的一脚踢翻垃圾桶,离开这破地方。

    谁说当鸭子能赚钱的,他长得不骚嘛?这比女人还傲人的大奶子,哥还长了个女人的逼,耐操又能玩,除了不能怀孕,哥啥不能干。

    现在的人都什么审美,走出ktv夜晚清冷的风吹散他胸前的薄纱,若隐若现的奶头摩擦着纱边,浑圆饱满的翘臀惹得路边的男人频频往他那边侧目。

    他转身撇了几眼望过来的眼神,双眸中尽是高傲跟不屑,仿佛再说,一群穷逼。

    往上毫不在意挺挺傲人的大奶子,双手拍着自己的翘臀,站在门口,对面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两人视线相撞,他张开嘴但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对方从他的口型中读懂了其中的意思。

    你有钱嘛?没有,你看屁。

    他甚至还在空中伸出一个中指,翻个白眼非常欠揍的转身离开。

    发泄了一通心中的郁闷,悠哉悠哉的准备坐地铁回房子,通过一个巷子口,“叮叮。”清脆悦耳的短信提醒,他本来没打算理会,但发短信的人不辞辛劳的连着发了好几个,无聊的他从口袋翻出手机,最上面的通知栏看到一句,给你五分钟考虑时间,过期不侯。

    他不得不说这句话确实勾起了他的好奇心,到底哪个傻逼玩意能说出这么智障的语言,点开短信。

    第一句:你想赚钱?

    方片a:果然傻逼,现在的诈骗已经这么降智了嘛。

    第二句:能完成为期一周的任务,立马打给你150万。

    方片a:你叫哥一声爸爸,我现在就给你烧300万。

    第三句:如果你接受,定金50万分五次打给你。

    方片a翻白眼:把哥当傻子嘛。

    反正他闲着也是闲着,他到要看看怎么骗他的钱,直接想都没想编辑好接受两个字就发出去了。

    既然以百万开口的诈骗,也不知道整个app程序,还得自己发短信。

    两分钟还没到,他才走出巷子的一半,一个只有刷视频才能听到的悦耳声音,突然在巷子里突然,“支付宝到账10万元。”

    卧槽!假的吧,玩这么大嘛!

    点开支付宝,顿时五个零闪瞎差点吓得他腿软,揉一揉眼睛,不可能吧,不会有人入侵他的支付宝吧。

    被控制了,点开余额,确实有十万的入账,又把余额的钱转进银行卡,很快又收到银行卡的入账信息。

    方片a不得不相信,他现在确实有十万入账,难道这个短信不是诈骗的,就算真是诈骗,他的存款加起来都不到两万块,现在收入10万怎么看都是对方亏了。

    算了不管了。

    靠在小巷子的墙上,平复激动的心情,五分钟过后,“叮叮”的短信再次响起,他迫不及待的点开短信。

    如果你不放心,明天可以去银行查一下款。我们的任务从现在正式开始,时间为期一周。

    好的,爸爸。方片a满脸都洋溢着中五百万的喜悦,屁股上要是有一条尾巴,他都能摇断了。

    你现在的位置,是什么动作?

    ktv的小巷子,正靠在墙上。这就开始了吗?不知为何还有点小期待。

    衣服全部脱光。

    嗯?玩这么开?想想拿了别人十万,脱个衣服而已,也不知平常的那股骚劲儿去哪了,这会儿因为一个陌生短信,他要在肮脏的小巷子赤身裸体。

    脱掉上衣,爆起的大奶子在冷风中跳动两下,蹆掉裤子内裤,下体一篇清凉,别说还挺刺激。

    拾起手机,脱光了。

    他在冷风中站了一会儿,时不时还得谨慎看看周围有没有人会过来,全身每个部位都打着颤,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对面才慢悠悠的继续下命令。

    跪下,双腿分开,逼和屁眼充分暴露在外面。保持五分钟。

    卧槽这人其实是个变态吧!他以前也遇到过好几个玩虐恋的,对方只要钱给的到位,他都会非常的配合。

    规矩他懂,低头看看脏兮兮的地面,衣服垫在地上,想到对方给的钱,立马不在犹豫,跪下去要想把两个穴口充分暴露,屁股是必须高高的撅起双腿也要打开到一个度,双手扶在地上才能把这个羞人的姿势摆正。

    好几天没接到单子,两个穴口也得不到释放,突然而至的冷风吹进几天为滋润过得小穴,吹的小穴有点不适应,没一会儿,被暴露的快感刺激的小穴淫水连连往下滴。

    小鸡吧垂着被冷风从后面突袭,刺激的昂起头,他不知道五分钟有多久,但现在只有有人从巷子路过往里面一看,他就全无保留的被人看见。

    脑中的想法一出,胸口剧烈的跳动,昂着头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小穴和屁穴也跟着紧张的一开一合,喉头不自觉的滚动,身体开始发烫,穴口张着大嘴得不到抚慰,只有冷风偶尔的吹过。

    他想被干!这个想法在脑中一闪而过,惊的他赶忙摇头,把这个危险的想法甩开。

    远处传出有人说话的声音,他跪着的身体一缩,卧槽,心里一直默念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那些细碎的声音他完全听不清,保持着这个姿势在听到一点响动,鸡巴就已经开始不停分泌着淫液,小穴一张一合仿佛在邀请那些人快点过来,快点过来看啊。这有一个待草的逼。

    “叮叮。”短信的提示音,此时格外的刺耳,就连远处的说话声仿佛都停了下来。

    身体猛的一紧,小穴猛烈的收缩,啊啊粗重的喘气硬生生被他吞进喉咙,屏住呼吸,“叮叮”猝不及防的短信提示仿佛惩罚他的懈怠。

    抓起手机,扭动着屁股分开的双腿紧紧夹住,空虚的小穴被勒住,像是找到了慰藉,他的逼高潮了。

    昂着头喘着粗气,点开短信。

    不要脸的畜生,高潮了吧。

    这句粗俗的脏话直击脑门儿,他下意识的吞吞口水。

    把你的内裤揉成一团塞到逼里,穿上你的裤子,在地铁里勾引男人,别想偷懒,我会一直盯着你。

    任务时间不得超过十二点,超过自动判为失败。

    如果任务失败,十万块会自动从你账户消除。

    本来还想随便糊弄一下,看到这句立马收起心里那些小九九,抓起裤子内裤抓出来揉吧揉吧,团成一团,刚高潮过的穴口一碰都是淫液,手指撑开穴口小风一下钻了进去,让他不由自主的一颤,穴内感觉痒痒的。

    捏住内裤用力的塞进去,穴内立马被撑起,他觉得还挺舒服,套上裤子,拾起有些脏的上衣,随手甩了甩,套在身上。

    勾引男人这个任务是怎么个勾引的方法,勾引到他们在地铁草,还是让他们摸胸摸屁股算是成功呢?

    带着疑问,还带着对即将到来的欢愉有些隐隐的期待,每又一步逼里的内裤就往外挤出一点,卡在穴口摩擦着两侧,要不是他穿的裤子比较紧,内裤保不准会掉出来,那人可就丢大了。

    看一眼时间,已经快八点了,这会儿去坐高铁人应该也蛮多的。

    挤进地铁,勾引这事他都不用做,很多人挤在一起,他个头一米八六在地铁很是显高,他正前方的一个人头抵在他的大奶子中间,有时不稳还会在他奶子中间撞来撞去。

    那人知道自己撞在很柔软的地方,但又很有弹性,到一站下去了一些人,终于能够转身活动一下。转过身就对上一双勾人的桃花眼,两对儿傲人的大胸,刚就是撞在这上面的嘛。

    方片a一眼就看出男人的想法,手抓住扶手挺着胸往那人跟前靠了靠,在嘈杂的地铁里用很小的声音对那人说道:“站稳点。不行就扶着我。”

    男人有些讶异,刚一抬头那对大奶子撞到他的脸上,柔软又不失弹性,鬼使神差的把脑袋埋进他的胸口,深深吸一口气,与地铁难闻的气味不同,他的身上有股骚气的奶香味,让男人闻了又闻。

    下一站很快又到了,男人一个不稳又往他胸里埋的更深一点,男人红着脸赶紧把脑袋抬起来,慌张的道歉:“对不起,我”

    方片a指了一个人不多的安全锤的位置,率先走了过去,男人个头比较小也跟着过去,他把里面的位置让给男人。

    男人红着脸挤进狭小的空间,不敢抬头。

    他往前一靠,一只手撑住,男人被壁咚在小小的角落,一抬头那双桃花眼带着电似笑非笑。

    “摸我的奶。”带着蛊惑的声音在男人耳边炸开。

    男人试探性的伸手,左右不安的张望,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抚摸到他的纱边,紧张的吞咽口水,大着胆子用手指戳对方若隐若现的奶头,看着奶头凹进去又弹起来,玩的很开心。

    男人感觉到指尖的奶头硬挺着,一低头看见对方的裤裆顶起小帐篷,食指跟拇指捏住对方的奶头,碾压,另一只手抓住对方的鸡巴,红着脸隔着裤子给他的鸡巴做起了按摩。

    他的呼吸越来越重,奶头在对方手里任其捏扁搓圆,微微刺痛,粗糙的裤子摩擦在鸡巴上,对方温热的手掌从外隔着粗糙裤子恰到好处的给他撸鸡巴,“呃呃”方片a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停靠到站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紧咬住嘴唇堵住难捱的呻吟。

    男人看他脸上都聚集不少汗水,手上的的力道不由的就减少了一半。

    这种隐隐绰绰的抚慰,极大的刺激着他的感官,喘着粗气,“呃别停。”这声音从喉咙深处滚出带着热浪喷在对方脸上。

    男人立马加重力道,狠狠地掐住奶头,抓住鸡巴的手也越来越用力,鸡巴突突两下,只看对方翻着白眼忍着呻吟,鸡巴软了下去。

    撑着的手无力的垂下,靠在车窗边,喘息着。

    “叮叮。”

    打开短信,刚爽完的身体有些无力,看到信息皱紧眉头。

    任务不成功,请继续。

    你还有三个小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