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A的挨肏方式(炖rou) > 章节目录 在入狱/狱警狠踹鸡巴/擦马桶的抹布堵嘴/警棍
    a市第一监狱海棠分区,早上九点有新的一批人员进入。

    黑桃a脸上一直带着从容且猥琐的笑,对于监狱这种地方他早就已经是这里的常客,反正三年也就出去了。

    这次是他不小心把人弄伤了,被孩子的家长找到告发了他,虽然一开始想要逃跑,谁知道对方还带了很多人,这些人下手可真狠啊!

    不过他顶多也就是强奸未遂,带着银制手铐被人押进监狱,“喂,老吴啊,这是这次的新人。”

    “谁啊。”监狱长抽口烟懒懒的朝他们那边看去。

    “还能是谁,这货都三进宫了。”

    “啧,又是这小子。这回又是摸了哪家小姑娘的屁股还是在公交车上偷拍女孩子裙底风光。”监狱长瞅了一眼他,语气中夹杂着不屑。

    就这种男人,他们都极其看不起的。

    “这回哼,这小子没个五六年是出不去了。强奸未遂人小姑娘才九岁。”签了单子,交接了合同。监狱长就让人把黑桃a带进去了。

    走进审查室,这次审查的人当中,有个是黑桃a没有见过的,那名狱警一脸正气,看完他的案子整张脸都快跟煤块一样黑了。

    黑桃a还在心里洋洋得意,看吧,肯定被哥的丰功伟绩给吓着了。不过既然是新来的狱警,要想在监狱的这几年好过一些,他必须要跟狱警打好关系。

    新来的狱警一般都比较好对付。

    小吴监狱员,眼神冷冰冰的看向黑桃a,“衣服都脱光,别磨磨蹭蹭的。”看着这种男人他想把人捏碎的心都有了。

    黑桃a赶紧脱衣服,把整个身体展示一遍,领自己的生活用品,他率先往前走,偏过头声音中带着讨好,“新来的吧,朋友都叫我黑桃,您怎么称呼。”

    小吴冷着脸丝毫不搭理他,任凭他乱说,“这人我一会儿带过去,c区不是还要监察嘛。”

    同事站在旁边先是看看黑桃a在又看看小吴,这黑桃a怎么看都像是个怂蛋,把人交给小吴,“谢了兄弟,下班请你喝酒。”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朝着c区跑了过去。

    小吴拽着黑桃a一路向前,刚开始他还不明白,但路越走越偏甚至走向了他最怕的a区,a区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他不愿再走了。

    停在那,声音哆哆嗦嗦,“好像不太对,我得罪行还还不至于被安排到重刑区啊。”双手拖着夹板拽住小吴的衣摆。

    他死活都愿意在往前走一步,小吴转头冷冷的撇他一眼,“真的不走。”

    黑桃a吓得嘴唇都在哆嗦,“不不,警官是我哪里得罪过您嘛。您大人有大量就绕了小的吧,小的也就是喜欢看看美女的屁股,也没有没别的爱好。”

    看着近在咫尺的a区黑桃a双腿都在打颤,他不想过去,他自认为从未杀过人。

    小吴四下忘了眼,再往前不到十米就到他们狱警的办公休息室了,不在看黑桃a直接压着对方带到他们的办公司,把黑桃a推进房间顺便把门反锁上。

    抬起手瞟一眼时间,他还有半个小时。

    他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强奸犯,尤其眼前这个罪犯曾经还试图强奸一个九岁的小女孩儿,他要狠狠的惩罚这个男人,一定让他后悔长个鸡巴。

    黑桃a被摔倒地上,还没站起来,眼前的狱警竟然还把门锁上了,难道让他碰见同性恋了嘛,“你你你,不要过来,我要喊人了,警察要强奸犯人了。”他拼命的想要嚎叫,看能不能把人喊进来。

    小吴一脚踩在他的鸡巴上,他疼的昂起头,小吴顺势脱掉鞋子塞进他的嘴巴里。“闭上你的狗嘴,畜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重刑区归我管,今天你就好好受着。”新领的生活用品被扔到一边。

    翻出麻绳把黑桃a绑在办公桌的腿上,拿过一遍擦马桶的抹布用棍子在马桶池子里搅搅,杵着沾马桶水的抹布走过去拔掉他嘴里的鞋子,他刚要开口说话,直接把抹布怼进对方的嘴里。

    往后站他用大脚比划对方鸡巴的位置,对准一脚就踹了上去,“强奸犯,让你强奸,废了你的狗鸡巴。长这么个玩意儿干嘛的。”

    “呜呜呜呜呜呜。”一脚直接踹出了生理泪水,他疼啊,他疼啊!

    小吴对准那个位置每一下都像是要把对方的性器踢爆的样子。

    “呜呜呜呜呜呜。”黑桃a疼的只能呜呜呜的叫,身体一点都动不了。

    但小吴心里很有数,他不会真的废这个人,有些事情根本不需要他出手自然会有更好的人帮他摆平。

    拿着警棍照着对方的肚子,胸上一阵乱抽。直到黑桃a整个身体都布满青青紫紫的印子,对准平扁的臀部,他先敲击了几下,“畜生,你的好日子要来了。”小吴的笑在黑桃a看来比那些杀人犯更让他恐怖。

    抬起警棍。

    咻——啪!

    “呜”痛苦的高昂起头,他头一次这么后悔进监狱。

    咻——啪!

    第二棍叠加在第一棍上,警棍深深的陷进肉里,抬起时屁股上的肉缓慢回到原味,带着烙铁一般的疼痛,让黑桃a只想晕过去。

    咻——啪!!

    “呜呜”嘴边口水滴落在办公桌上。

    第三棍再次与前两击重合,这一棍直接撕裂那两击的肿痕迹,原本的青紫发白起皮,只要轻轻一击这层皮直接像两边爆开。

    黑桃a的头重重的低下去,嚎叫都被堵在喉咙眼里。

    他想如果可以——就这么晕过去吧!

    小吴狱警又看了眼时间,手上的黑色皮手套分开他的臀,一股屎臭味,他嫌弃的捂住鼻子,从地上站起来一脚蹬在他屁股上。

    “草,真他妈的脏。”

    解开他身上的绳子,拽起装死的怂货,“畜生,好好享受你得清晨吧。”

    黑桃a不想在挨打,乖巧的听从狱警的话,他想是不是只要他够乖,狱警就会绕过他,是不是就就不会把他扔进重刑区。

    然而小吴并没有听到他的真心话,黑桃a被扔进了秦爷在的宿舍。

    “呦,小吴啊。新人?可你看我这都住满了,哪还能塞下别人。”秦爷叼着一根草。吊儿郎当的对小吴说道。

    他这个宿舍本来安排是十人间,总是出事他的宿舍现在还只住了五个人。空位很多,小吴就是太清楚才把黑桃a安排到他的宿舍。

    小吴朝对方点点头,满脸正气。推了一把吓的尿裤子的某人,不咸不淡的说道:“别的屋人都满了,你这凑合一下吧。”

    秦爷嗤笑,满脸写着不屑,“倒也不是不行,但这人日后怎么样?爷可不敢保证。”

    “随你。”小吴推了一把已经尿了一地的黑桃a。转身就往外走。黑桃a眼疾手快的拽住对方的衣服,满脸祈求,“不不我不该分到这个区的,我”他连头都不敢转。

    脸色吓得苍白。

    秦爷看着眼前吓的尿裤子的男人,更是提不起任何兴趣,“啧,现在真是什么垃圾都能到重刑区来。”

    “就是垃圾才应该待在垃圾桶里。”一脚踹开黑桃a,锁上门就直接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