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隐家共妻 > 章节目录 No19这几个隐家男人都好奇怪
    木屋里,晏茶被突如其来的雨水淋得浑身湿透,像个落汤鸡一样缩在一边。

    隐蟒那头很快就把火堆点起来了,他三下五除二地将铁架弯曲成简易的支架,固定在火上,然后将装有水的水壶放在上面。

    隐蟒在盖造木屋的时候,把木屋当做是他钓完鱼后临时歇脚的地方,为此特意通了根干净的水管,备了一些野外篝火用的火石和干柴,还有一些常用的应急物件,只是没有来得及准备干净的衣物。

    屋外乌云密布,雷雨交加,炽热的火堆给光线阴暗的小屋内带来暖意和明亮。

    隐蟒谨慎地在火堆外沿弄了一圈隔火带,然后他站起身,想去拿几个多余的铁架搭一个简易晾衣杆,刚想动作,余光不经意瞄到了湿漉漉的一小团,晏茶正环抱双膝蹲坐在墙角边,缩在暗处的阴影里一动不动。

    一进屋就脱下湿衣的隐蟒,此时已经被火堆升起来的温度烤得全身干爽,他走了过去,逐渐靠近,“晏茶?”

    干燥温热的大手贴上晏茶冰凉的脸颊,完了还特意向下贴了贴晏茶的脖颈,一样的冰凉。

    隐蟒蹙眉,语气有些不好,“怎么了?为什么不脱衣服?你想生病吗?”

    晏茶听出了隐蟒的不满,下意识尴尬地缩了缩身子,试图重新汲取身体里的余温,“我、我不想光着身子,我直接烤火就好了。”

    隐蟒有些无语,看晏茶的表情就像是在看自己叛逆的弟弟,他直接上手,意图强行把晏茶身上湿透了的衣服扒下来,“这样是不行的,都等不了雨停,你就会着凉受寒。”

    隐蟒的手劲很大,晏茶环着胸抬手想去挡,但是根本敌不过,他张了张嘴想找个理由糊弄过去,不知怎的隐蟒手法十分奇怪,只一下,晏茶的短袖就被隐蟒从上扯了下来,裸露出了上身的裹胸布条。

    没想到隐蟒的动作能这么干净利落,晏茶瞬间惊慌叫道,“别!你别这样!我不能脱”

    隐蟒皱眉,侧头避开晏茶挥舞手臂的推拒动作,抬起膝盖就把晏茶结结实实压在地上,一手搂住晏茶不住来回动的腰,顺着往上想把他裹胸的布条解开,一手整个伸进了晏茶的裤缝摸到屁股后面,想要把还在滴水的裤子扒下来。

    粗糙的掌心贴触到了难以言喻的细腻柔软,隐蟒手里瞬间僵住,但是下意识的动作远快于脑子里的迟疑。

    木屋内,映在墙壁上的篝火影子忽明忽暗,张牙舞爪地摇摆不定,屋外的雨声雷声很大,但都传不进小屋里正一上一下叠在一处的两个人的耳朵里。

    隐蟒慢慢地移开施力顶压在晏茶腹部上的膝盖,借着屋内忽闪的橙黄光亮,他看到了身下人胸前裸露出来的两团圆润挺翘,两处小丘的最上面,还各自缀着被冰凉雨水刺激到颤巍巍立起来的粉嫩小奶头,精致又可爱。

    隐蟒的右手正覆在一团软丘上,那触感像是摸到极品丝绸,他表情惊讶,“你是女人?”

    晏茶听到了隐蟒的话,抖着身子,想要从隐蟒身下爬起来,他咬牙喝道,“我是男人,我不是女的,我都说了我不想脱衣服,你快从我身上起来!”

    “男人?”隐蟒听出了晏茶话里莫名的坚持,瞬间想到了什么,他扶起晏茶的腰,借着动作,另一只伸进了晏茶的裤缝里,但半路停下的手往晏茶腿心处揉去,隔着薄薄的内裤,隐蟒的指腹摸到了他意想之中,又意料之外的湿润柔软。

    隐蟒的手没有立刻退出来,他贴上了晏茶的耳廓,轻轻呼出的一口气,吹在了晏茶的耳朵边,敏感带被人刺激,晏茶瞬间酥软了半边身子。

    晏茶蜷在隐蟒的胸口,听见一句,“晏茶,你是双性人?”

    晏茶不想说话,被雨水带走身体一半温暖的他,浑身冰冰凉凉的很不舒服,刚才本想找个理由把隐蟒糊弄过去,结果一下就被对方压下扒光了衣服,不仅他上半身的胸部被人看到了,下半身的异常也被隐蟒发现了。

    此时,晏茶的头发都是湿的,整个恹恹欲睡地缩在隐蟒结实有力的臂弯里,感受着对方身上传过来的浓烈滚烫。

    在认知到两方体能差距太大以后,晏茶一点反抗的劲头都提不起来,他只希望等下隐蟒把他埋了的时候,能给他留个体面点的全尸。

    隐蟒注意到了晏茶消沉的表情,以为晏茶是被雨水淋了以后不舒服,他摸了一把晏茶手臂冰凉的肌肤,抱着晏茶走到了火堆旁。

    “不舒服吗?”隐蟒扶着晏茶的脑袋,握住晏茶的发根轻轻将上面的水撸下来,动作小心地没有牵扯到头皮,晏茶还是不说话。

    隐蟒盘腿坐在地上,顺便调整了一下怀里晏茶的姿势,避免让他怀里的晏茶挨到地面,他将自己的那件深红色外套摊开,挂到了篝火边支着的铁架上,等了一会就把那件外袍扯了回来,大概是材质比较特殊,只是随意经过烘烤,深红色的长袍就已经变干了。

    “很冷吗?”隐蟒把长袍披到晏茶的肩上,将晏茶裹了起来。

    晏茶把头转向隐蟒,看了又看,注意到晏茶投过来的眼神,隐蟒弯起嘴角,搂着晏茶的手臂更用劲了。

    切身感受到隐蟒对自己的呵护以后,晏茶心里觉得很诧异,一个两个就算了,怎么隐家的这几个男人在知道自己是双性人以后,不仅没有觉得他奇怪恶心,反而变得更粘人起来?

    是他感觉良好过剩的错觉吗?还是这几个隐家男人真的口味奇特?

    木屋里的静谧,和紧抱着他给予温暖的隐蟒,让晏茶心里有种不真切的恍惚感。

    晏茶身上的雨水干了大半,体温逐渐恢复了正常,木屋外的雨还在下,但是半分没有干扰到屋内紧偎在一起的两人。

    “还会不舒服吗?”隐蟒的声音响起。

    晏茶晃了晃从隐蟒怀里伸出的还有些湿润的脚丫,听到隐蟒的问话后,重新把视线转到了隐蟒脸上,抱着他的男人相貌刚毅俊美,是晏茶喜欢的类型,男人眼神宠溺地看着他,像是怀里的人是什么细碎的物品。

    是梦吧?其实他人还在湖边继续睡着,做出来的意淫春梦,一点都不真实。

    不过既然是梦的话,那我

    晏茶抿了抿嘴,他把缩在长袍里的两条手臂伸了出去,长袍很大很宽,还没有细扣,动作间,晏茶胸脯前的肉色隐隐约约露了出来。

    晏茶直着腰,两条手臂勾上了隐蟒的后颈,两人之间的距离随之贴近,晏茶睁着眼睛滴溜溜地打量隐蟒,隐蟒默不作声,任由晏茶的紧靠。

    果然是梦!感受着隐蟒的安分顺从,晏茶瞬间得出了自己的答案。

    他就说嘛,隐兰流和隐百兆就算了,怎么隐家这几个口味都能这么特别。

    不过这个隐蟒,他是真的很喜欢,长得好看,身材还这么有男人味,性格也蛮好的,一点都不闷,跟他聊天还会主动找话题,是少见的外表阳刚强壮,性格还亲和的男人,有些时候他会莫名让人觉得很有压力,但是那方便应该也很猛吧。

    晏茶维持着勾住隐蟒脖子的动作,突然歪了下头,开口问道,“我的脚,好不好看?”

    隐蟒,“”

    晏茶软软哼唧了一声,“你刚刚抱着我的时候,一直在盯着我的脚,湿了的脚有什么好看的,丑死了。”

    隐蟒抬了下脖子,光明正大地做出了低下头的动作,他认真地去看晏茶翘着脚的动作,眼神落在脚面上,晏茶马上觉得自己的脚背脚心有些发痒。

    隐蟒认真道,“你的脚不丑,长得很好看,我很喜欢,就盯着看了。”

    没想到隐蟒会这么直接地回答他,晏茶瞬间羞红了脸,不愧是意淫出来的春梦,太撩人了。

    晏茶抿了抿嘴,抬起的手臂放了下来,胸口的长袍因此开的更大了一些,直接将胸前鼓涨的乳肉带出大半,但他并没有在意,任由胸前外露,继续晃了晃他伸出隐蟒怀里的两只脚。

    木屋里的温度已经很舒服了,穿不穿衣服都没什么影响。

    隐蟒没有动作,只是继续顺着看晏茶的脚,以及把晏茶牢牢圈在他怀里。

    “你不摸一下吗?”晏茶又出声了,他抬起头,看着隐蟒的眼睛一片澄澈,仿佛在说一件很微不足为道的小事。

    隐蟒,“”

    隐蟒与晏茶对视打量的眼神变得有些深邃,但并不是穷凶极恶的那种,是晏茶可以承受的范围。

    晏茶咧开嘴,露出一个有些张扬的笑容,“我可以让你摸摸我的脚,如果你不嫌脏的话。”

    晏茶特意把那个‘脏’字的发音,咬得很重。

    隐蟒,“”

    就在晏茶觉得梦里面的隐蟒,不会去按照他想的那样做时,隐蟒慢慢低下了身,两个人的脸贴在了一处,甚至只要晏茶想,他就可以动一动,拿自己的鼻尖去蹭蹭隐蟒的鼻尖。

    粗糙的手掌箍住了晏茶的脚踝,弄得晏茶被碰的整个地方,都麻酥酥的。

    晏茶忽然张开嘴巴,伸出小舌头,轻轻舔了舔隐蟒正在紧闭着的嘴巴,然后后仰着退开,有些小得意地看向隐蟒。

    嘿嘿嘿,嘶溜嘶溜。

    隐蟒,“”

    隐蟒呆看着晏茶,忽然就嗤笑出声,笑的俯下身,扶住额头,身子一颤一颤,晏茶感觉到握住自己脚踝的手正在加重力道,慢慢地来回擦抚,摸得他脚背有些发痛,晏茶眼角訫出了泪痕。

    “我算是知道了,为什么我那几个弟弟,会栽在你的身上了。”隐蟒的声音变得哑哑的,像是喉咙管用力吞哽过。

    “晏茶~你真是”隐蟒叹了一口气,话语里听不出半点是在为难,倒像是刻意的纵容和宠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