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隐家共妻 > 章节目录 No14主动让攻玩pi眼/边让攻指jian边夸/动情
    隐百兆像是一点不知道房间里在发生什么一样,安静地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见没有回应,逐继续敲了敲门。

    隐百兆提高声音,“晏茶?你是睡了吗?客厅我收拾好了,来给你送套睡衣,你开一下门?”

    瘫在浴室地上的晏茶,听着房间外隐百兆的声音,哆哆嗦嗦爬了起来,也顾不上管此时正不断感到瘙痒的私密处,“我在洗澡呢你把衣服放在门口吧,我等一下拿。”

    门外的隐百兆,“我不清楚你的尺码,你最好还是先拿着试一下,如果不合适,我再给你换一套。”

    晏茶一边听着房间外的声音,一边手抖地把床上的衣服裤子拿起来穿上,“应该、应该是合适的,你就放着吧,我一会儿就试试。”

    隐百兆沉默了一下,手指头伸进裤兜,点在了的感应板上,“那我”

    “呀啊!!!”房间里晏茶突然发出一声尖叫,裤子都没来得及拉上就打开门冲出来了。

    隐百兆已经转身要离开的背影,停顿了一下。

    “虫、虫子!百兆,我房间里面有虫子呜呜”晏茶扑在隐百兆背上,死死抱住他的胳膊不放,两条裸露的腿不住原地用力踢甩。

    就在刚刚晏茶提裤子的时候,他清楚地感觉到又有虫子落在他的大腿上,慢吞吞往他腿心里爬,是外壳很硬的虫子,还不止一只。

    “虫子?”隐百兆疑惑道。

    “真的!真的!还是还是那种会往人身体里钻的虫子,有可能是食肉虫,要不然就是寄生虫!噫啊!!!”晏茶不敢停下地跺脚,被自己的预想搞得无法冷静。

    “我去看看。”隐百兆作势要进晏茶房间。

    “百兆,别进去啊!”晏茶为了阻止不管不顾地直接跳进了隐百兆的怀里,他泪眼婆娑,语气哀哀,“里面真的有好多虫子,我没骗你,还有一个都钻进我里面了呜呜”

    隐百兆挽住晏茶腰部的手立时收紧,语气有些紧张道,“钻进去了?钻到哪里了?我帮你看看。”

    晏茶哆嗦着哽咽,“那虫子是在洗澡的时候爬到我身上的,等我感觉不对,它就已经进去了呜呜”

    隐百兆下巴抵住晏茶的脑袋,轻嗅着晏茶身上刚沐浴过后的沁甜味,抱紧晏茶往楼上走,柔声安慰,“我带你去我房间,你不要害怕。”

    隐百兆的房间在三楼。

    晏茶一点力气都没有,软着身子窝在隐百兆的怀里,隐百兆的手臂很稳,给人很有安全感。

    推门走进房间,打开灯,隐百兆弯腰轻轻把晏茶放到了自己床上。

    “晏茶。”隐百兆没有收回挽在晏茶腰上的手,他细细把握着那道纤细的弧度,没有放开。“那只虫子钻到你身上哪里去了?告诉我,我帮你弄出来。”

    隐百兆的声音有些低哑,说话时听起来很平淡,没什么情感夹带在里面,好像真的只是想顺带帮一下晏茶的忙一样。

    晏茶没有吭声,他埋头在隐百兆的胸口,他在逃避现实,因为身体的关系,也因为性格,他无法直白的把自己的求助说出来。

    隐百兆静静等了一会儿,慢慢地要把搂住晏茶的手抽回来。

    “不要走!”晏茶握住隐百兆要离开的手,声音闷闷地叫到,“帮帮我,百兆。”

    隐百兆闻声把手放回去,重新把晏茶抱得更紧了一些,他没有重复刚刚的请求,他在等晏茶自愿开口。

    很快,晏茶自己把头探出来,他把嘴巴凑到隐百兆耳边,“那只虫子钻到钻到我屁股里去了,不是太深,但我手太短,摸不到它,你帮我一下好不好。”

    晏茶人在抖,声音也在颤。

    隐百兆没有出声让晏茶更加紧张,只点头示意可以。

    隐百兆两只手都扶上了晏茶的腰侧,低声道,“你直接骑到我身上吧,这样好弄一些。”

    晏茶听了隐百兆的话,红了耳根,然后又想到要是隐百兆弄不出来,到时候被带去医院的话,自己会更难堪。

    晏茶慢慢叉开两条腿,选择了面对着隐百兆骑坐下去,“你你从后面伸过去吧,不要从前面,要不然你先去带个手套再弄。”

    从后面摸就不会摸到小逼了。

    隐百兆认真道,“带手套就感觉不到虫子了。”

    “啊这嗯”晏茶结结巴巴,“那你就直接这样弄吧,完了再去洗手。”

    晏茶话刚说完,就感觉到腰上的大手向下游移,隐百兆很本分地照着晏茶要求的那样,从挺翘的臀部往下摸,顺着臀缝一点一点到了那处。

    晏茶的屁眼因为刚刚的刺激,已经分泌出了一些润滑的肠液,肛穴周围的褶皱正一缩一缩地舒展。

    “我轻一点。”隐百兆说着,伸出一根手指没进了晏茶的屁眼。

    “嗯哼~”晏茶下意识抬起腰,双手攀到了隐百兆的肩膀处,跪直在床上的他,比隐百兆高了小半个头,刚好可以居高临下地看到隐百兆的表情。

    隐百兆低着头,一脸的温顺。

    隐百兆的手指比晏茶长多了,还很糙,长期手工制作让他的指腹生出一层薄薄的硬茧,指头还没完全进去,晏茶就被弄得有些害怕。

    “百兆,你慢一点~”晏茶软着嗓子要求。

    隐百兆抿了抿嘴,放缓了手上的动作。

    “对~就是就是这样。”晏茶轻轻喘气。

    狭窄的甬道被外来物一点一点破开,想要把它推吐出去,偏偏自己主人却努力放松那处的软肉去吞纳那物。

    屁眼里的虫子察觉到了外来物的存在,开始往屁穴里的更深处爬。

    “呀!!它在钻啊~百兆你快一点!”晏茶哭腔着说。

    隐百兆开始用力,但穴内的软肉咬地太紧,他总离虫子的位置有一节距离,一直到手指整根都插到了顶。

    “好像不行,摸不到。”隐百兆。

    “行的,行的,你再多插几根手指进去,多来回抽插一下,虫子就能跑出来,我刚刚就是这样做的。”晏茶抖着腰,感受到虫子就在离隐百兆指尖的不远处,害怕让他恨不得自己就着隐百兆的手指坐下去,让手指能更进几分。

    “嗯”隐百兆点了点头,又挤了根手指进去,为了让屁眼里的软肉不那么抗拒,他把前面插入的那根抽回来了半截,按照晏茶刚刚的要求抽插紧致的屁眼。

    “嗯~对啊哈~就是这样子,往里面插,不要停哈啊~~”晏茶攀住隐百兆的肩膀,绷紧跪直的大腿。

    隐百兆的动作幅度不太,虽然按照晏茶的要求在做,可总是离屁眼里面的虫子有段差距。

    “你你用力一点好不好嘛~~你这样都摸不到虫、虫子呀~~”晏茶有些委屈,隐百兆温吞的动作于他而言太折磨了,虽然手指头能伸得很长,但是抽插的太慢太轻了,都赶不上他刚刚在卫生间弄得频率,这样下去虫子根本就弄不出来。

    隐百兆听了晏茶的话,手上的抽插速度开始加快了。

    “对!对!哦~~就是这样哈~~再用力一点~~,百兆哈~你好棒哦~~就是这样做~大力啊哈~~”晏茶随着大力的抽插,开始抖着细腰上下起伏。

    屁眼里的嫩肉在隐百兆的抽插下,软烂了一片,粗糙的长指时不时擦到了敏感点,刺激得晏茶前面的小肉棒都挺起来了,吐了吐前列腺液。

    晏茶感受着屁眼被人抽插的强烈快感,全身上下酥酥麻麻爽快地不行,到了后面,他不得不把整个胳膊都攀到了隐百兆的肩膀上,正对着隐百兆的脸。

    手上动作不停地隐百兆皱着眉头,听着耳边晏茶发出的咿咿呀呀地痴叫,脑袋上绷得青筋暴起,额头不住冒细汗。

    晏茶舔了舔嘴巴,突然很想被亲,他下意识放软了腰,顺势重重坐了下去,“啊啊!噫呀~~戳到了!!”

    瞬间矮了头的晏茶把脸贴上隐百兆,顺着起伏动作亲上了隐百兆的嘴唇,蜻蜓点水一样,触到就分开,然后又被惯力带着贴亲上去,“百兆哦~刚刚你、你戳到、戳到那个虫子耶~~再来一次好不好,像刚刚那样用力地啊啊哈,要到了!要到了!!!就要碰到了!!”

    隐百兆听话得加重了力道和速度,直把晏茶抽插的下体流水。

    他干渴难耐地感受着晏茶此时宣之出口的直白欲望,但他没有越轨,克制地像是个苦行僧,甚至在晏茶不经意贴上他嘴巴的时候,都没有打开嘴巴借机回吻过去。

    因为晏茶没有开口要求他。

    屁眼里的软肉剧烈抽搐着,相互挤压,晏茶呻吟不断,扭着腰跟着隐百兆手指的抽插动作用力,很快隐百兆有力地按捏住了甬道里的那只坏虫子。

    “我抓到它了。”隐百兆捏住虫子往外抽。

    晏茶抖得更厉害了,被抽插玩弄到发麻发烫的屁眼,恋恋不舍地夹缩,想要挽留已经熟悉了的粗糙手指。

    “好粗哈啊~手指插得好大啦噫、哈啊~~”,做出夹捏动作的手指弓曲起来粗了一倍,重重压擦着晏茶屁眼里的敏感软肉。

    虫子被隐百兆夹弄了出来,虫子被随手扔到地上,然后被隐百兆抬腿啪得大力一踩,发出了报废的声音。

    怀里瘫下去的晏茶爽得闭不上嘴,透明的口涎不受控制地从嘴角流了出来。

    隐百兆的目光落在晏茶微微张启的红润嘴巴上,汗水从他的脖颈处滑落,喉结不停地上下滑动,看着满是透亮的涎液,像是在看什么琼浆玉露。

    终于,他按耐不住了。

    隐百兆语气讨好地开口,“晏茶,我能吻你吗?”

    晏茶朦胧着蓄满泪水的眼睛,没有回答。

    隐百兆凑到晏茶面前,两人鼻尖贴着鼻尖,他镜片下的眼睛有些湿漉漉得,“晏茶,我很听话了,我现在可以亲你吗?”

    晏茶回过神,看着面前隐百兆脸上露出的克制与卑顺,瞬间有一种如果他拒绝了他的请求,对方也会好好听他话,停下自己行为的错觉。

    刚享受完高潮快感的晏茶,脑袋有些飘飘然,他伸手插进隐百兆有些毛糙的短发里,细细打量着对方忍耐到浑身流汗的模样,像是可怜巴巴地想向主人讨要奖励。

    隐百兆低着头,任由晏茶晾着自己,与平静表面不符的是他越发坚硬肿涨的下体。

    “可以呀。”晏茶呲着牙,笑道,“但是只能亲哦,不准做别的。”

    “嗯。”隐百兆点点头,一脸顺从,迫不及待地将嘴贴了上去。

    晏茶张开嘴,任由隐百兆的舌头伸进来,两个人紧贴在一起,难耐又激烈地相互拥吻。

    隐百兆求吻的样子看着无害,吻起来的力度却很大很深,可他很听话,除了去吻晏茶,没做其他别的小动作。

    吻到后面,动情的晏茶攀着隐百兆肩膀的胳膊,逐渐搂上了隐百兆的脖子。

    中途,晏茶尝试着把舌头退出来换气,隐百兆感觉到了,听话地离开了晏茶的嘴巴,舌尖带出一条长长的银丝状唾液。

    隐百兆搂住晏茶的腰,一直拿鼻子磨蹭晏茶,干咽着喉咙等他。

    换好气的晏茶主动张开嘴,一脸痴态地继续享受着被隐百兆热吻索取的快感。

    --